第四章 世事难测
东旭鹰2018-10-08 16:085,034

  魔砂广场上人山人海,虽然并非正如魔砂会官吏所报,有二十万之多,但也不下十万人,人人都在等待着帝星的莅临和那兴奋时刻。

  在离魔砂广场不远的酒楼上,昨夜还在泰宛州执政官官邸苦战的古族武士们,静坐等待着古族与黑突厥帝国派之战的最后结果。

  就连受伤的破军星和天罡星也不愿在家静候消息,定要到现场来目睹帝星如何做出出卖祖先的卑劣勾当。

  盈芳此刻忐忑不安,她怀中紫色“传音符咒”正熠熠发光。

  此时在撒鲁沙漠南端,另一张同形同色的“传音符咒”正握在“百战兽”雷霆手中。

  当初代君姬元托“护国神”武天宇带给风扬、明玉的“嘉奖信”,其实正是姬元对于泰宛州问题的指示。

  他请求民间五杰同华元清以文化交流团的名义,前往泰宛州联络梅花会会长紫微星,

  (古威因曾在“天下大会”扬名,泰宛州人有不少人认识他,所以在明玉建议下,没有随同前往)

  力争在帝星开始独立投票宣传演讲前,配合梅花会消灭支持分裂古国的黑突厥帝国派大日社,让帝星有所顾忌不敢轻举妄动。

  姬元还在信中交待,若行动失败,在帝星宣告独立之时,五杰当立即通知雷霆,由雷霆率领三十万大军以最快速度攻入泰宛州,并击溃盘踞在天蜃绿洲附近的黑突厥部队。

  但信中姬元再三嘱咐:“骨肉相残之军事统一,为下下策,未到万不得已,能免则免。”

  如今,已到这最后一步,无论是乾坤四杰,还是西域三十万乾坤大军,个个手心捏汗,人人心神不定。

  这一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决定了泰宛州的命运、古国的未来,甚至或许将为四十多年前的古国内战画上最后句号。

  不过为画完这个句号,又需要多少古族人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代价呢?

  (泰宛州)

  帝星此时整理好衣衫,正在临时凉棚中准备上台进行演讲,他已经下定决心:

  无论黑突厥人如何对他,到了今天这步,他已骑虎难下,只能将独立大业进行到底。

  魔砂会出身的泰宛州将军匆匆骑马奔来,不等座骑停稳,他便慌慌张张地跃下马来,冲进凉棚报告:

  “禀告帝星大人,据探子回报,西域三十万乾坤军蠢蠢欲动,而且已有至少万架乾坤重炮已向我方瞄准。”

  “什么?”凉棚中的官员纷纷心惊,每三人中至少有两人吓得摔碎了茶碗。

  “慌什么?”帝星似乎早有预料,大有泰山崩于前而不动之意,真不愧是一代枭雄,“黑突厥那边准备得怎么样?只要他们肯出手,三十万乾坤军、上万乾坤重炮又算什么?”

  “禀告帝星,黑突厥在天蜃绿洲附近大约有一万左右部队集结,不过完全没有出兵迹象,反而好像是准备接应什么人。黑突厥本土更无大部队出动的消息。”

  “什么?他们现在还没有出兵迹象?”帝星猛地起身,这回他再也无法镇定自如,完全失去了往日风采。

  一个官员急忙安慰帝星:“大人,我想可能黑突厥还不知道古国部队的动向,我们立刻派人通知他们就是……”

  “哗啦”声响,这是帝星狠狠地将茶杯摔碎在地,让那官吏不敢再多言。帝星气急败坏地疯狂怒吼:

  “不知道?这绝不可能!没有人比他们黑突厥更关心古国军队的动向!哼,黑突厥人一再声称全力支持我们独立,我看他们根本就是要作壁上观!”

  “不、不会吧?”刚才劝解的官员虽然口中如此问,但同所有同僚般,都是心中无底、忐忑不安。

  帝星一拳捶在桌上,心中暗想:“我该怎么办?”

  “帝星大人,时间到了,请您登台!”小吏在门外报告。

  魔砂会出身的文官武将面面相觑,他们再次习惯性地将目光投向领袖、那个老谋深算的魔砂会会长、泰宛州现任执政官——帝星。

  帝星望着部下们焦急而期待的眼神,自己也不知道这下一步棋究竟该如何走?

  他现在只要踏出凉棚,那真可谓“一言丧邦、一言兴邦”了。

  帝星沉默无语向外走去,六神无主的魔砂会官员们也只能摇头叹气紧随其后。

  当帝星出现在民众面前,在万民欢呼之中,远处的紫微星轻声问风扬:“如果此时帝星宣布独立,是否乾坤大军随即便会进攻我泰宛州?”

  风扬沉吟不语,不知应如何回答,最后只得默默点头。

  紫微星叹息说:

  “风扬,我必须跟你说实话:

  虽然我们不赞成魔砂会的分裂古族计划,但乾坤派毕竟是我们梅花会的死敌,梅花会的弟子又大都是出生在泰宛州本土的新一代。

  如果乾坤军攻来,我们只能全力以赴保卫泰宛州,否则我们就难以面对泰宛州百姓。

  到时候……到时候我们便是敌非友了!”

  风扬紧闭双眼,他非常清楚紫微星的意思。沉默片刻后,他用传心术对紫微星说:

  “不管你们如何选择,我们永远当你们是朋友,而且现在还未到最后一步,说什么都太早。

  如果帝星真敢宣布独立,我们乾坤四杰已经商量过,即使血洒泰宛州,也要除此奸佞。

  只要此贼可除,泰宛州可免兵灾之祸,古族可免骨肉相残、国土分裂之灾。

  所以,我们乾坤四杰宁肯身败名裂,也绝不让黑突厥人得逞!”

  紫微星满面惊诧注视着风扬,没想到乾坤四杰已作出这样决定。

  可是,不要说这是否真能解决问题,即使真能成功除国贼、免兵灾,风扬等人也必死无疑。

  此时,帝星扫视着台下民众,心中如同波涛翻滚,不知自己现在究竟该说什么。

  而不知真相的小官吏们已示意民众安静,静待帝星的豪言壮语。

  面对支持魔砂会的百姓以及特地赶来的某些外国代表,帝星缓缓张嘴喃喃说:

  “各位……各位使节及代表团、各位贵宾、亲爱的国人同胞,我……我……我这里特别感谢远道而来的各位嘉宾,以及全世界热爱民主关心泰宛州的朋友们。

  大家……大家都知道我们泰宛州……泰宛州有三百万民众,我一向认为……认为没有伟大的领袖,只有伟大的人民可以……可以成就伟大的国家。”

  听到这里,台上台下除了熟知内幕的官吏外,其他人已是议论纷纷。他们不明白素来能言善辩的帝星大人,怎么今天说话如此磕磕巴巴,几乎可以和圣罗马执政官“忽斯”相提并论。

  卖水晶棺材的老板则眼中含泪、小声嘀咕:“你们哪里知道,帝星大人已经不幸牺牲,这必然是魔砂会为了安定民心派出来的替身啊!帝星大人,您放心,我定会誓死守住这个秘密!”

  帝星也感觉到自己的失态,可是矛盾心理让他不知从何说起。

  忽然,他那敏锐目光注意到远方高楼上的紫微星、风扬等人,脑海中灵光闪现:

  “诸位国人同胞,你们应该还记得,几天前是我们梅花古国的建国纪念日。

  在八十年前的那天,梅花会创始人‘天龙星’前辈大力倡导民主自由,率领人民推翻了女真人专制统治,开创了东方民主自由新时代。

  可以说,没有天龙星,就没有泰宛州今日的民主自由。”

  帝星这段话让大部分人大惑不解,不知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棺材铺老板嘀咕着说:“哎呀,不好!魔砂会真糊涂,怎么找了个梅花会的作替身?”

  梅花会高手们则在远处冷笑,紫微星冷冷说:“这国贼有什么资格提我们天龙星前辈,真是咄咄怪事!”

  帝星当然听不清台下和远处的议论,他依然自顾自的表演起来:

  “自从四十多年前,梅花会退守泰宛州,从那时候起,梅花古国的主权就属于三百万泰宛州人民!

  梅花古国就是泰宛州,泰宛州就是梅花古国,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否定的事实。

  泰宛州是个主权在民、享有充分自由与人权的国家,具备完整的朝廷制度,是无可置疑的政治实体。

  而且,泰宛州为天下经济发展、以及前不久维护巴比伦和平做出了卓越贡献,理应得到应有的尊重和认可。

  可是,乾坤古国朝廷执着于已过去四十多年的战争,始终将我们视为敌国,他们的武力威胁始终是泰古之间最大的‘恐怖阴影’和‘黑暗势力’。

  现在在西域,有超过一万座的乾坤重炮正瞄准着泰宛州,这是泰宛州百姓及全天下民众绝对不容坐视的严重威胁。

  这样的‘恐怖阴影’和‘黑暗势力’不仅直接威胁着泰古和平的现状,更是东方稳定与天下安全的最大隐忧!!”

  听到这里,台下的民众纷纷鼓掌喝彩起来。他们本来对于独立不独立并无所谓,主要就是想发泄对中原的不满,来释放心中恐慌,追求所谓“泰宛州意识”。

  帝星针对中原的讲话正好说到听众们的心坎里,当然是赢了个满堂彩。

  棺材铺老板兴奋地拍手称赞:“这个替身,别看是梅花会的,可是讲的真好,还真有几分帝星大人的风采。”

  而高楼上,梅花会高手们听得是莫名其妙,乾坤四杰则是手心捏汗。

  看起来,帝星似乎是执意要夸大军事威胁,无论以什么名义,定要促成泰宛州独立事实,与中原为敌、与全古族为敌了!

  当热烈掌声慢慢停息,帝星继续按照自己的计划讲下去:

  “靠天吃饭要饿死、靠人打仗会失败,如果我们没有自我防卫的坚定决心和能力,泰古的和平、泰宛州的安全将会失去最后倚靠。

  长远来看,我们与古国应该正式结束敌对状态,并且透过协商谈判,建立双方面的互信机制、同步检讨双方军备政策,甚至共同研议形成‘撒鲁沙漠行为准则’,做为泰古永久和平的具体保障。

  如果双方之间能够本于善意,共同营造‘和平发展、自由选择’的环境,未来梅花古国与乾坤古国或者泰宛州与古国之间,将发展任何形式的政治关系,只要三百万泰宛州人民同意,我们都不排除。

  为了古国与我们泰宛州的未来关系,我认为双方都应认真思考、并且采取实际行动来‘管制军事’,以降低泰古军事威胁的状态。

  所以我提议,今天我们将就‘古国是否应该对西域裁军减炮’进行投票,我们要让古国人看到泰宛州人民爱和平、求生存、求发展的坚定信念。

  如果古国乾坤派不能体会三百万人民单纯良善的心愿,继续对泰宛州施加武力威胁和政治孤立,无理地将泰宛州阻绝于世界环境之外,那只会让泰宛州的民心越离越远。

  乾坤古国还必须知道,梅花古国在泰宛州存在、泰宛州在天下存在的事实。

  我们绝不容许任何人以任何理由加以否定,这就是泰宛州人民集体意志之所在。

  如今,我们数十万民众站在魔砂广场上,不分族群、年龄、性别,手牵着手,如同不可攻克的城堡。

  我们要郑重宣告天下,泰宛州不但要站起来,还要勇敢的走出去,向四海永续发展、屹立不摇。

  这绝不是几十万大军,一万座重炮所可以阻止的!

  现在,我宣布,‘古国是否应该对西域裁军减炮’投票,现在开始!”

  随着帝星宣布,酒楼上的高手们听得是目瞪口呆,不过总算是可以松了口气。盈芳悄悄把手伸到怀里,大漠另一边雷霆手中的道符随即发出红光。

  雷霆看清红光,轻轻抹去脸上汗水,下达了“警报解除”的命令,然后便钻进屋中反锁上门。

  他之所以急于回屋,是因为他很清楚,随着命令下达,过不了一柱香的时间,极力主张“武统泰宛州”的鹰派军官们便要来向他兴师问罪了……

  魔砂广场边的酒楼上,望着了楼下潮涌般已忘记最初目的,只知道狂吼“古国裁军”的泰宛州民众,风扬缓缓开口问:“好像……好像西域是否应该裁军,这应该由全古族来决定吧?泰宛州民众投票是不是有些片面?”

  紫微星满面苦笑:“不好意思,我实在没想到今天居然闹出这种笑话,让诸位同胞见笑。”

  明玉拍拍紫微星肩膀,安慰他:“师侄,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谁的故乡没几个白痴啊?不必自责了。”

  “什么白痴啊?那一看就是因为痛失爱妻,精神受到巨大刺激的症状。”盈芳很肯定地作出判断,“所以明玉哦,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珍惜我,不然我让你比他更神经!”

  小铁用力点着头,应和着盈芳的说法:“没错,没错,没想到帝星对妻子感情如此之深,如此下去,泰宛州让这样的人当执政官,岂不是彻底没救了?”

  北斗六星并没有发表什么评论,他们只是共同做出非常经典的动作,据说这动作后来在泰宛州非常流行。

  那就是向帝星的方向伸出大拇指作个夸奖手势,然后来个180度大转弯,大拇指朝下,手用力上下晃动。

  这时,某小吏走上酒楼,冲紫微星微微鞠躬:“紫微星大人,奉帝星大人之命,这件东西送给您。帝星大人还让我转告您一句话:从此,他与您以及您的朋友就两不相欠了。”

  小吏说完,献上个包袱,随后微微行礼、转身离去。

  紫微星大惑不解地正要解开包袱,却被身边的天罡星抢去。

  天罡星责怪说:“师兄,你不怕这里有机关吗?帝星能送你什么好东西?还是让我替你打开吧!来,大家都躲远点,我用棍子把这包裹挑开。”

  “行了,二师侄,我敢断言帝星现在没心情跟我们耍花招,赶紧打开看看什么东西,别吊我胃口了!”明玉不满呵斥。

  学乖的天罡星不敢再和明玉犟嘴,乖乖打开包袱。

  众人看清包裹里的东西时,个个呆若木鸡,谁也想不到帝星竟会送来这件东西。那,就是绿水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