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神鹰伏妖
东旭鹰2018-10-08 16:073,221

  “明玉,不要!”在明玉与妖星决战的半个时辰前,,盈芳大喊着从恶梦中醒来。

  “盈芳小姐,怎么了?做恶梦了吗?”右弼星急忙过去关切询问。

  “我,我做了一个好可怕的恶梦,我梦见明玉为了我变成了魔鬼,好可怕,好可怕!”盈芳满头是汗喃喃自语。

  左辅星娥眉微蹙,悄声嘀咕:“莫非这盈芳和明玉有心灵感应?”可是左辅星却不知道,此时的明玉等人还未曾进入敌人据点。

  “诶?你们,你们怎么在这里?”盈芳这时才发现有点不对劲,“风扬、明玉、小铁呢?”

  “放心好了,他们去给你出气了。”

  右弼星的安慰效果适得其反,盈芳顿时大惊失色,下床匆匆向外奔去。

  “你去哪里?”左辅星急忙边追边问。

  盈芳头也不回地回答:“我要去找明玉,我不能害他变成魔鬼!”

  “可是,可是……”同样追赶的右弼星满面惊异,“可是你知道他们在哪里吗?”

  听到这句话,盈芳猛然停住脚步,回身时刚才那满面惊慌已化为天真可爱的笑容:“两位姐姐,请你们带路,好吗?”……

  魔砂会秘密据点中,妖星已感觉到那炽热温度来到自己胸前,死亡即将降临。

  他脑海中一片茫然,嘴里喃喃说:“妈妈,我就要来了,我不会再让你在下面孤独一人了,等我……”

  手掌拍到妖星胸膛上,看来明玉不彻底“亲手”杀死他,绝不甘心!

  幻术波的能量从妖星的心脏向四面八方涌去,妖星已无半点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

  “喂,装什么死,起来吧!”

  不知过了多久,妖星朦胧中听到声音正在呼唤他,他随口问:“我这是到了哪里?你是来接我的无常鬼吗?”

  拳头重重捣在他肚子上:“你要再废话,我就真变成索命无常!”

  腹部疼痛终于让妖星彻底清醒,他定睛看去,站在面前的哪里是什么无常鬼,依旧是圆脸稍胖的中原狂生明玉,而且他的眼珠颜色已恢复原状,再也看不到丝微血红。

  “我,我还活着?”妖星终于感到心脏依然在跳动,身体也重新充满力量。

  只是这力量同以前躁动好斗的血红妖光完全不同,在神秘力量涌动中,他的内心充满希望,同过去简直判若两人。

  妖星对明玉投以惊诧目光:“我差点夺走你的女孩,你为什么还要救我,你究竟有什么阴谋?”

  明玉故作惊异:“哇,魔砂会高手被别人救的时候,都那么多疑问吗?难道你们魔砂会从来没有救过人吗?”

  “都?你是说你也放过了痴星?”妖星不但善战,也确实很聪明。

  明玉:怎么,痴星没跟你们说吗?

  妖星:她,她根本就没有回来,我还以为她已经被你杀了。算了,这个先不提,你不杀痴星,可能是怜香惜玉,但你明明应该恨我,为什么也会放我一马?

  “哼哼,其实仅凭你乱杀无辜,我也该杀了你。不过,有三个原因,让我不能不放你。”明玉伸出三个手指头,“第一,你昨天如果真要杀盈芳,你完全有机会,可是你没有下手。这至少说明你对盈芳不是完全的欺骗,你对她还是有些感情的。看在我们都爱上同一个女孩的份上,我不杀你!”

  “哼哼,妇人之仁,你就不怕我迟早会将盈芳从你身边夺走?”妖星冷冷问。

  明玉毫不在乎地举起赤水晶:“夺妻之恨,不共戴天,只要你真这么做,我再杀你也不迟。”

  妖星又问:“那么你还有什么不杀我的原因?”

  明玉继续回答:

  “第二,你之所以会这么疯狂地仇视梅花会和我们中原人,我相信是受了别有用心人的误导。

  其实,真正导致你的悲剧的,不是我们,而是贫富分化。

  我们乾坤派祖师爷的愿望之一,就是要最大程度地让为富不仁者终遭惩罚,让自力更生者得到应有的报酬。

  虽然我们中原现在有很多问题,也不能彻底解决贫富分化这种社会现象,但我们乾坤派青年一代弟子无论经历多少困难,也必定要让祖师爷的愿望在古国实现,让类似你这样的悲剧再也不会发生。

  话又说回来,即使是别人误导你,也不是说你一点错都没有,至少你不该杀那些中原偷渡者。

  他们固然不应偷渡来泰宛州,可是你为什么不能将心比心站在他们立场着想?

  你是为了自己的母亲拼命工作,他们那么不辞辛苦、不计报酬、乃至不顾生死,不也是为了他们的母亲和妻儿吗?

  而且他们付出比你更多,得到比你更少,最后还要在异乡付出生命的代价。

  你凭良心自问,你这么做对得起他们吗?

  妖星,我相信,你只要理智地思考,就能得到正确答案,更希望你能在余生之年,做些事情来补偿你的过失。”

  妖星闻言宛若被明玉当头棒喝,顿时低头不语,羞愧和痛苦涌入他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

  明玉继续说:

  “第三,我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可能还会犹豫自己是应该去接受盈芳,还是祈祷她找到比我更好的男孩,让那男孩给她幸福。

  你对盈芳所做的一切,让我清醒地认识到,如果你喜欢一个女孩,想要让她幸福,绝对不能假手他人,你必须自己来守护她、爱护她、让她幸福快乐,不受伤害。

  我也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不要再去伤害任何无辜少女。”

  说完这句话,明玉起身便要离去,耳边却突然传来抽泣之声。

  明玉循声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不知何时进入秘密据点的盈芳,以及左辅星和右弼星。

  盈芳止住哭泣,擦干眼泪,向明玉方向走来,轻声说:“谢谢!”

  明玉呵呵一笑,边迎向盈芳边说:“谢什么,谢谢我放过他吗?我救他也不是出于善心,而是因为这血光妖性太强,我正好跟他均衡……一……下……”

  明玉的语速渐渐变慢,是因为盈芳与他擦肩而过,径直走向妖星。

  左辅星和右弼星面对明玉尴尬神情,忍不住暗自偷笑。

  “谢谢你,孟玉龙,我还可以叫你孟玉龙吗?”盈芳问。

  妖星站起身,有些惭愧地注视着盈芳,微微点头说:“当然可以,我的本名就是孟玉龙。而且,从今天开始,世界上不再有妖星,只有孟玉龙。”

  “叫什么孟玉龙,叫玉龙不更亲切?”明玉嘟囔的话语中醋味十足,幸好盈芳并未听到。

  “孟玉龙,我也要谢谢你,也是因为三个原因。第一,谢谢你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第二,你确实给了我一段快乐的回忆;第三,”盈芳带着幸福的微笑,目光向故作不在意他们谈话的明玉扫去,“是你让那个傻瓜懂得珍惜我,如果你愿意,我们永远是好朋友,好吗?”

  妖星,不,应该说是孟玉龙,他充满遗憾、爱护、惋惜等复杂情绪的眼神停留在盈芳美丽面容上,轻声回答:“好的,我们永远是好朋友。其实,我也相信,那个家伙是个比我更爱你的人,你也要好好珍惜他,我祝愿你们白头偕老、子孙满堂。”

  “谢谢!”盈芳忽然抱了抱孟玉龙,然后便回头向明玉走去。

  此时,盈芳泪水正顺着脸颊缓缓流下,而看到此情景的明玉虽然有点醋意大发,却又不敢表露出来。

  孟玉龙当然无法察觉盈芳的眼泪,他只是望着所爱女孩的背影,暗暗叹气,随后便头也不回地向据点出口走去。

  “对了,我要问你一件事”面对明玉,盈芳擦干泪水,神情又凶狠起来,宛若河东小狮。

  “什么事?请问。”明玉虽然嘴上客气,心里却暗暗埋怨:对孟玉龙你那么温柔,对我为什么那么凶?

  盈芳紧盯明玉双眼,凶巴巴质问:“你好像对我昨天的经历知道得一清二楚,你是怎么知道的?”

  “啊,这个,其实,很简单,就是……”明玉装作好像想起什么的样子,“不好,龙大哥他们肯定在和魔星苦战,我们耽误时间太久了,左辅星、右弼星,快跟我去支援。”

  话未说完,明玉手持赤水晶大步流星向基地深处跑去,而盈芳则紧追高喊:“站住!你给我说清楚再走!”

  听到盈芳的喊声,孟玉龙露出苦笑,苦笑中有点羡慕,也有点嫉妒。

  “你也要离开了吗?”孟玉龙忽然听到前方熟悉的声音,他抬头望去,原来是“痴星”水芸。

  孟玉龙若有所思:“‘也要离开’?原来你是想离开魔砂会?”

  水芸点点头:“我们都错了太久,不应将个人恩怨卷入这政治斗争中。我本想来正式向魔星辞行,不过看来不用了。”

  “是啊,不用了,我们该走了……”

  昔日的妖星和痴星,仿佛在黑暗中找到了真正光明,他们共同走向射入几缕阳光的出口,两人越走越远,身影终于渐渐消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