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血染黄沙
东旭鹰2018-10-08 16:034,388

  撒鲁沙漠中,就在华元清和文曲星稳操胜券之时,一曲琵琶曲骤然响彻大漠,这正是古国名曲《十面埋伏》。

  华元清、文曲星以及那些没死的杀手随之尽数头痛异常,如同无数小铁锤正在他们的脑中不断砸击。

  华元清强忍痛苦,吹起古曲《笑傲江湖》,《笑傲江湖》充满傲视天下的英雄豪气,立时将《十面埋伏》的杀气抵消大半。

  文曲星突闻箫音,精神顿然大振,立即用毛笔写了一“靜”字。

  庞大“靜”字不断膨胀,逐渐形成墨团将文曲星围在当中,文曲星这才得以调息养神,摆脱那要命的琵琶怪音。

  最可怜的是那些地将苦心培养的大日社杀手,功力低微的他们,在杀气和豪气反复冲击下,个个发出痛苦吼叫,转瞬七窍流血而亡。

  琵琶曲声逐步高涨,而华元清的箫声也在不断提升,以至于墨团中的文曲星也不能完全摆脱杀气、豪气的冲击,不受控制的气血不断冲击着五脏六腑。

  文曲星在墨团中不得不睁眼远望,只见四个人影在风沙中逐渐现形,而《十面埋伏》的琵琶曲,正是来自其中一人的弹奏。

  突然“绷”声响起,仿佛琵琶断弦之声。

  与此同时,箫声与琵琶声提升到极点,不过这极点只有一瞬,随后弹琵琶者与华元清同时倒地,曲声也戛然而止。

  神秘来客中的执剑高手目睹华元清倒下,立即将剑往空中扔去,高喊道:“消业神剑!”那宝剑瞬间化作百把短剑,冲向来不及起身的华元清。

  文曲星大吼声中,带着墨团奋不顾身向华元清前跃去。

  仓促之间,他还随手写了个“禦”字。

  不过,由于事发突然,尽管文曲星神笔如飞,但当他即将与飞剑相触时,这个“禦”字还差三笔没有完成,只能仓促发出。

  只听见“噗”、“噗”几声闷响,几枚短剑分别扎入文曲星的左肩、左腿、右腿,其它短剑则被“禦”字尽数挡散,墨团也因主人受伤,化为墨水渗入沙中。

  持剑者扬手处,所有短剑又全部飞回他手中,依然化作长剑。

  那些击中文曲星的短剑刚应主人命令从目标体内飞出,文曲星立时感到痛彻心肺,伤口处血流不止。

  被击中的文曲星因飞剑冲击正落到华元清前方。

  已受内伤的华元清急忙爬过来为他点穴止血,并埋怨说:“你不是说过只救我们乾坤派的人一次吗?你,你这又是何苦?”

  因为痛苦而脸色惨白的文曲星,勉强挤出笑容:“没办法,谁让我跟你一样都没有女孩喜欢,我可不想这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人享受这种孤独与无奈!”

  对文曲星的玩笑,华元清非但没有丝毫笑意,眼眶还闪出泪花。

  他抬起头,瞪着那些神秘人厉声斥问:“你们是不是慈悲教的余孽?”

  持剑者放声大笑:“哈哈哈,华元清,让你死个明白!我们确实就是你们古国朝廷通缉的慈悲教四大天王,我是增长天王——勾陈。”

  勾陈左边的人亮出奇特竹伞:“看见我的‘慧法宝伞’了吗?这正是我多闻天王‘罗睺’的标志!”

  勾陈右边的人则把手扬起,他身后雾气中隐隐闪现出张牙舞爪的怪兽:“哼哼,看来今天我持国天王‘飞廉’的‘扬善雾兽’可以吃个饱了。对了,那位就是我们二哥广国天王‘计都’。喂,二哥,别在这两个凡人面前丢脸啊,起来,起来!”

  飞廉边说边去扶计都,可是当他走近时,却大嚷起来:“大哥、三哥,二哥他……他已经死了!”

  罗睺闻言勃然大怒,在怒吼声中把手中宝伞撑开,扔至空中。

  顿时万道金光倾泻而出,射向华元清和文曲星。

  文曲星急忙右手执笔写了个“鏡”字,并在电光火石之间将“鏡”字放在特定角度。

  当金光射到“鏡”字,不仅未能突破,反而直接向三位天王折射过去。

  飞廉见机早,急忙跃身躲避,而勾陈、罗睺则措手不及,被万道金光穿体而过。

  飞廉趴在地上满头冷汗地望着两位惊诧满面、站立原地的结拜兄长,他小心翼翼喊道:“大哥,三哥,你们还好吧?”

  这时,飞廉听见“哗”的声响,他以为是华元清和文曲星又发动了进攻,急忙起身后撤。

  可是飞廉刚跑了两步,感觉有点不对,他回头看去,原来是罗睺的宝伞从空中落到地上而已。

  飞廉刚吁了口气,又听到沉重两声,他吓得又随即趴到地上。

  待他抬头观察,看到的却是倒地身亡的勾陈和罗睺。

  飞廉脑子顿时乱成一团,四大天王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他究竟是该退,还是该留?

  “呃!”声呻吟让飞廉清醒过来。

  原来,文曲星仓促使用“神笔功”,牵动经脉,刚才被华元清暂时止住的伤口又开始流血,让文曲星异常痛苦。

  飞廉发出狞笑,他大吼一声,身后又开始凝聚雾气。

  随着飞廉右手前指,雾气直向华元清和文曲星呼啸而至,而那只可怕的怪兽已经张开血盘大口,意图将古族青年全部吞噬。

  华元清正要为文曲星止血,目睹飞廉发动了进攻,他急忙将短萧再次放到唇边,一曲《秦王破阵乐》转眼让飞廉陷入无尽深渊。

  这最后的天王仿佛看到无数大唐勇士向他猛扑过来,剧烈疼痛让他狂吼不已,偏偏又无法动弹。

  雾气怪兽已扑至华元清面前,狰狞利齿准备将“济世佛”细细咀嚼,而华元清根本视而不见。

  文曲星眼见此景,又急又气,却根本帮不上忙,因为他的伤口已开始剧烈疼痛,右手也好似失去了力气。

  文曲星这才知道,勾陈剑刃早已涂过不知名的毒药,那是种让敌人受尽百般痛苦再慢慢死去的毒药。

  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怪兽突然发出阵阵惨叫,与雾气共同消散,因为它的主人飞廉已魂飞魄散、一命呜呼。

  《秦王破阵乐》充满皇者霸气,飞廉这个跳梁小丑又如何承受?

  既然承受不起,那飞廉付出的代价就只有——死!

  满头汗水的华元清倒在文曲星身边,他很清楚在愈加冰冷的沙漠之中,内伤难愈的他已再无生还可能。

  更不幸的是,从他刚才对文曲星伤口的观察中得知,文曲星也绝对熬不过今夜,难道这就是他们的最后归宿吗?

  “怎么,你也坚持不住了?”文曲星强忍痛苦问。

  华元清苦笑回答:“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如果不是我执意要来找烈阳冰魂草,就不会……”

  “算了,我不怪你,你是个好样的,不过我也是!”

  文曲星说完,两人大笑起来,如果现在有人听到他们的笑声,谁也不会相信这是两个只剩半夜生命的古族豪杰。

  文曲星仰望天空繁星,忍痛感慨叹息:

  “我只是遗憾不能去中原齐泰了,那是我的祖籍。

  我的祖父是跟梅花会从齐泰撤到泰宛州的,在泰宛州留下我们这一支子孙。

  听我祖父说,他有个儿子在中原是乾坤派弟子,当年他老人家临终的愿望就是能够再见见自己的儿子,可惜那时泰宛州与中原关系紧张,这个愿望根本无法实现。

  我一直希望能到齐泰寻找我的亲戚们,却为了梅花会大业,始终未能成行。

  现在……唉,说这个也晚了。”

  华元清则露出惊喜神色:

  “太巧了,我听明玉说过,他的祖籍也是齐泰,而且他的曾祖父也是随梅花会撤到泰宛州去了。

  明玉从祖父到他这一代都是乾坤派弟子。

  他曾经跟我说:

  虽然他现在泰宛州的曾祖父必然去世了,但是他相信他的曾祖父会在泰宛州为他留下一脉亲戚。

  如果将来泰宛州独立危机解除,他定然会去寻找那些亲戚。

  我看,很有可能你们就是一家人。”

  文曲星闻言兴奋起来:

  “是吗?哈哈,原来我要找的人我已经见过了。

  好,我们家族的人果然个个都是好样的。

  行了,现在,我没有什么遗憾了,能跟古国太医院院长、乾坤派五英之一的济世佛共同采药、共同杀敌、共同死在这片撒鲁沙漠里,值了,真值了!”

  “临死前,能跟你这个梅花会北斗七星的文曲星成为好朋友,我也值了!”华元清说完,再次和文曲星同时发出大笑,但大笑之余双方又几乎同时咳嗽起来。

  原因很简单,华元清和文曲星剩余的生命力已经不多,他们每个人都是在强忍痛苦,故意谈笑风生,不想让另一个人担心。

  “你会吹我们齐泰故乡的曲子吗?能不能最后为我吹一首。”文曲星提出最后要求。

  华元清:我只会吹一首《盼子归》,你听过这个曲子吗?

  文曲星:就是那首小儿子任性离家出走,老母亲盼望他早点回家的曲子吗?

  华元清:是,就是那首!

  文曲星:何止知道,我还会唱呐!这样,你来奏曲,我来唱。

  “好!”华元清将短萧又放在唇边,他现在已经不能再使用“心曲”,只是将最后生命全部注入到箫曲之中。

  沙滩上刮过阵阵劲风,风中传来了华元清的箫音,以及文曲星那低沉而又充满深情的歌声:

  “春花满枝头,飞燕鸣啾啾,小儿可曾还家走,老母久等候,青丝化白首。

  轻舟载莲藕,烈日让人愁,小儿还记归途否,早日乘轻舟,归来饮凉粥。

  转眼又中秋,圆月照高楼,儿孙满堂皆敬酒,唯娘空悲愁,不见子上楼。

  白雪飘三九,北风冻冰厚,眺望远路额头皱,儿在万里外,可知母担忧?……”

  忽然,歌声断、箫曲散,狂风卷起“白砂”,吹落在两个古族青年的身上。

  华元清和文曲星头靠着头,安静地躺在撒鲁沙漠之中,一个紧握短萧,一个攥着心爱毛笔,就好像两人只是刚刚睡着。

  或许当明天太阳升起时,人们又能听到那悠扬的古国箫音,看到那书写于天地之间的古族墨字。

  不知过了多久,阳光再次撒向撒鲁沙漠,但箫音、墨字并没有重现。

  出城寻找华元清和文曲星的梅花会紫微星、北斗六星及乾坤派四杰恰好赶到这里。

  望着眼前的十几具尸体、散落在沙滩中的黑突厥猛士刀、四大天王衣襟上独特的红莲标记,他们不用问,也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事情。

  华玉婵的好友盈芳泪流满面,使劲摇晃着华元清的尸体,呼唤着他的名字,多么希望华玉婵的唯一亲人只是睡着而已。

  而其他三杰所能做的,也只有流下那无法阻止、夺眶而出的泪水,哭泣着劝盈芳接受这残酷事实。

  北斗七星亲如一家,其他六人默默跪倒在文曲星面前。

  他们自幼相识,一起加入梅花会,共同立誓要做番大事业。

  如今壮志未酬,文曲星便早早地离开了他们,他们的心中的愤怒与痛苦,又岂是言辞和泪水可以表达?

  紫微星双拳紧握,背转身去,眺望远方的天空和沙漠,泪水不听话地沿脸颊留下,但他却不愿意让部下们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

  一只手拍在紫微星的右肩上,明玉熟悉的声音响在他耳边:“会长,节哀,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明玉师叔,你们昨天在我师父面前说的话,你还记得吗?”紫微星轻声问。

  明玉默默点头,无声回答。

  紫微星淡淡说:“我们梅花会绝对不可能跟乾坤派合作,去挑战魔砂会,无论与魔砂会有什么恩怨,我们梅花会自有办法解决,否则难以面对泰宛州百姓。”

  明玉不发一言,这样的答案已在他意料之中,不过紫微星下面的话则让他与其他三杰精神一振。

  “但是,那位风扬公子说得对,对于黑突厥大日社和泰宛州独立阴谋,那不仅仅是我们泰宛州一地之事,而是事关整个古族安危。我代表梅花会恳求你们乾坤四杰,与我们联手报此血海深仇,把黑突厥大日社这帮帝国派混蛋从泰宛州,不,从整个古国赶出去!”

  紫微星愤怒声音响彻撒鲁沙漠,随着那呼啸而去的狂风飘向远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