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各怀鬼胎
东旭鹰2018-10-08 16:073,850

  “怎么样,古国还好玩吧?”涅普顿穿着舒适的罗马长袍问眼前的孩子们。这里就是涅普顿的居所,三神正在此迎接远游归来的圣罗马三杰。

  吉米兴奋说:

  “好好玩啊!那里有好多好多我们没有见过的用具哦,而且要比我们这里便宜很多。

  爷爷,我长大以后,我一定要到古国去办工厂,我要让圣罗马的人都能看到这些用具,用到这些用具。

  然后,我再把我们圣罗马独有的用具卖到古国去,让那里的人也能看到我们的用具,用到我们的用具。”

  “我也有个伟大的计划。”詹姆斯不甘心让吉米一个人出风头,也跳了出来。

  普路同微笑着问自己的孙子:“我们的小詹姆斯又有什么计划啊?”

  “我在古国听到了很多很多有意思的故事,还有各种各样的戏剧。

  但是那些戏剧,比爷爷正在研究的胶片戏剧差很多。

  所以我长大以后,要拿爷爷的胶片戏剧去拍古国的故事送回我们圣罗马来,再用胶片戏剧拍我们圣罗马的故事,送到古国去。

  我要让我们圣罗马的人能看到古国的故事,让古国的人能看到圣罗马的故事。”

  “好好好!有出息,有出息!”普路同就像心里吃了蜜,有这样的孙子,他普路同的研究成果——“胶片戏剧”未来必然在全世界发扬光大,他又怎能不高兴呢?

  朱庇特也抱住小孙女珍妮问:“我们的小珍妮是不是也有更加远大的志向呢?”

  “啊,我,我……”珍妮瞪着詹姆斯和吉米,心中暗暗责怪他们干什么要这么多事,如今她珍妮要是提不出来,不是很丢脸吗?

  “怎么,我们的小珍妮去趟古国,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朱庇特似乎有些失望,可是朱庇特的孙女又岂是普通小女孩可比,珍妮无意中瞥到餐桌上的食物,顿有所思,大嚷道:“我有,我当然有,而且比他们强多了!”

  “哦,那说来听听。”朱庇特放下了珍妮,与其他二神洗耳恭听。

  “我在古国吃到好多好多……我们这里没有的好吃的……”珍妮踌躇满志地说。

  三神不由被这小馋猫逗得大笑起来,朱庇特笑着问:“难道你要把这些东西都吃掉吗?”

  “才不是!不许笑,听我说!”听到珍妮跺着脚发出的“命令”,三神居然真的忍住了笑,不再出声。

  “我在古国听到一句话,叫做:‘民以食为天’。

  意思是,民众第一关心的是吃的。

  因此,古国好吃的东西就非常多,都是我们这里没有的,但是我们这里好吃的东西他们也没有。

  所以,我长大以后,我要开一种连锁店,古国的连锁店卖我们圣罗马的好吃的,我们的连锁店就卖古国的好吃的。

  我要让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人,在我的连锁店里都可以吃到全世界的好吃的!”

  听着珍妮的话,三神的眼中逐渐转为欣赏目光,珍妮一说完,屋里随即响起三神热烈掌声。

  吉米则偷偷对詹姆斯说:“听见没有,珍妮这是想借着家族的事业,把全世界的好吃的都吃个够,还是她够厉害!”

  詹姆斯点点头,叹口气:“唉,我们是不是再开个减肥院,提前给她做好准备啊?……”

  幸好,珍妮沉醉在三神鼓励中,丝毫没有听见好朋友们的对话,不然真不知她将作何感想?

  最后,朱庇特意味深长地提醒孩子们:

  “你们现在懂得我们为什么要逼你们学习古国语了吧?

  古国是个飞速发展的国家,也是我们圣罗马未来必须重视的国家。

  能掌握圣罗马语的人,就等于拿到了适应当今世界的钥匙,而掌握古国语的人,就等于拿到了适应未来世界的钥匙。

  现在,这两把钥匙都在你们手中,今天和未来也就握在了你们手中。

  孩子们,你们是三大家族的继承者,圣殿乃至圣罗马的光辉未来就要由你们来开拓,你们有没有信心完成这使命?”

  “有!”听到圣罗马三杰欢欣鼓舞的回答声,三神满意地相视而笑,暗暗庆幸后继有人。

  送走了欢欣鼓舞的孩子们,圣女如实向三神报告了孩子们这些天的行程,以及他们一行人的经历。

  当听到奇幻居明玉所讲的关于“太阳”那番话时,三神顿时眉头大皱,以至于圣女后面所报告的情况,他们都没有兴趣听下去。

  当圣女离开后,普路同长叹说:“没想到古国民间还有这样的人,我们是不是应该提前除掉他,万一这人真有机会得到古国朝廷重用,岂不是会影响我们对古国民主化的计划。”

  朱庇特大笑摆手:

  “不用着急,我们研究古国这么多年,还不清楚古国的用人环境吗?

  古国政府素来轻视民间青年,这些年轻人不熬到激情全无的年龄,根本就不会有机会出头。

  而且,像明玉这样的狂妄书生,绝对不可能被重用。

  古国官员素来都是谨慎从事、明哲保身,不可能让如此狂生威胁到他们的地位,这种书生理论也永远都会被视为纸上谈兵。

  不过,我是真觉得可惜啊,古国五杰都太愚忠了,他们可都是我们圣殿所需要的人才啊!”

  “朱庇特,你不要忘记,古国五杰都是古国相国所欣赏的人,万一被破格录用,确实是我们圣罗马大患啊!”涅普顿忧心忡忡地作出提醒。

  朱庇特显然是成竹在胸:

  “哈哈,古国相国嘛,更不用担心了。

  古国相国是个谨慎的人,不会做出超越常规的事情。

  他现在一心要平衡古国朝廷内部的各种关系。

  如果他私自提拔人才,就必然会引起别人的无端猜疑,引出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五杰才会始终呆在民间,却不能进入朝廷啊!

  我们现在需要关注的,不是这些民间不得志的小家伙,而是迫在眉睫的泰宛州问题。

  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要解决泰宛州问题,古国代君必然要借助非官方的力量,也就是这五杰的力量。

  我们必须让‘双子’加紧联络古国正天派的民主人士,密切监视五杰动向。

  泰宛州,我们既不能让它落到古国人手中,也绝对不能让它落到黑突厥人手中!”

  与圣罗马圣殿相似,黑突厥也有个不可侵犯的圣地——祭烈院,这是黑突厥祭祀为国捐躯者的神庙。

  神庙中最受争议的,就是五十年前因侵略古国等东方国家而战死沙场,或战后被处死的将帅灵牌。

  黑突厥“帝国派”将这些灵牌放入祭烈院,引起了国内反战派人士,以及古国等曾被侵略的国家强烈抗议,他们认为侵略者不应该视为为国捐躯,否则就是变相否认侵略史实。

  今天,祭烈院迎来了一位特殊客人。

  一大早,小祭司就扯着嗓子高声呐喊:“黑突厥民主帝国内阁首辅‘天狼’,祭拜殉国英烈~~~~!”

  在小祭司引导下,天狼身着官服稳步走入正殿,他先恭恭敬敬地向端坐在殿中的大祭司行了个礼,再接过当值祭司剑祭司的三柱香,三鞠躬之后虔诚地敬上,又下跪默默祈祷。

  当这些礼节结束之后,大祭司彬彬有礼地邀请天狼内阁首辅进入内厅。

  大祭司在国内德高望重、万民敬仰,声望仅次于黑突厥帝王“天可汗”,天狼对此举当然是受宠若惊。

  内厅中,天狼大臣刚刚端起茶杯,就听到院外传来震天动地的口号声:

  “抗议拜祭侵略者!”

  “要和平不要战争!”……

  大祭司皱了皱眉,剑祭司立时会意,急忙下令将大殿门紧闭。

  这大门显然是经过特殊处理,所有声音竟然尽被挡诸门外。

  大祭司叹气说:“这些年轻人真是不懂事啊!当年那些与我共同奋战的兄弟们,为了给我黑突厥扩大生存空间,付出了多大的牺牲啊!没有他们的牺牲,哪来我们黑突厥今天的能源储备和庞大的经济基础?这些孩子们真可谓是数典忘祖!”

  天狼连连点头表示同感:“是啊,我们黑突厥这么不懂事的孩子实在太多了,我们作为天可汗的臣民,应当处处以大局为重,不应受人蛊惑,听风就是雨。如今东有古国,西有圣罗马,如果我们再不能团结自强,迟早会亡于他国之手。对了,大祭司,请问您对泰宛州之事怎么看?”

  大祭司发出冷笑:

  “泰宛州以前始终是在圣罗马国控制之下,圣罗马国曾经希望把它和我们黑突厥作为遏制古国的两枚棋子。

  现在,古国是遏制不住了,我们黑突厥也慢慢发展起来,这都完全出乎圣罗马国的意料。

  放眼未来,我们黑突厥要想重新成为世界强国,古国和圣罗马都是我们必须克服的阻碍。

  如果能让他们两败俱伤,这将对我们非常有利。”

  天狼:大祭司的意思是:泰宛州可能会成为他们两败俱伤的导火索?

  大祭司对此看来是蓄谋已久,志在必得:

  “差不多吧,只要泰宛州魔砂会公开宣布独立,古国必然会重兵侵入。

  就算圣罗马不想和古国在撒鲁沙漠发生战争,也会因此种下心结,圣罗马人必然会以其它方式向古国报复。

  况且,现在泰宛州民心不稳,即使古国打下泰宛州,泰宛州的本土武装也必然会有求于我黑突厥,然后在我们支持下把古国闹个天翻地覆。

  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泰宛州独立,对我黑突厥有利无弊!”

  天狼:那么我们黑突厥军是否要参与呢?

  大祭司回答说:

  “我们至少应该表示出支持泰宛州独立的态度,而且要加强对天蜃绿洲的保护。

  虽然天蜃绿洲只是个小绿洲,但控制了它,就等于控制了我们黑突厥进出撒鲁沙漠的要道。

  只要古国在泰宛州呆不安稳,撒鲁沙漠就永远都在我们黑突厥人的掌控之中。

  总之,撒鲁沙漠绝对不能被古国控制,否则我们通往东方的大门就会彻底被古国人掌握,那我们黑突厥人迟早要像几百年前一样重新臣服于古国。

  这是我们任何黑突厥人所不愿意看到的。”

  听着大祭司的分析,天狼连连点头:“那我回去命令军队随时待命,见机行事。”

  “就这么办!另外,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大日社已经潜入泰宛州,帮助魔砂会独立,古国人永远别想阻止这历史时刻的到来,更无法阻止我们黑突厥帝国的复兴!”

  大祭司边说边用拐杖重重地敲击着地面,大殿中回荡着响亮回音,就好像灵牌上的黑突厥战犯们在向大祭司高声应和。

  只是这声音越来越沉闷,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