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突访祭烈院
东旭鹰2018-10-09 07:155,980

  “明玉,明玉,快救我!”

  盈芳不知何候掉进神秘云雾中,无论她如何奔跑穿梭,却始终找不到出口。

  惊惧万分之下,她只有习惯性地大声呼喊最信任的知己——明玉。

  盈芳呼喊果然有用,云雾四散开来,现出通路。

  她迫不及待地跑去,唯恐这道路如昙花一现,错过即逝。

  不知跑了多久,盈芳双脚愈加沉重,最后只能有气无力地步步挪足前行。

  忽然,盈芳脚下踩空,如同掉下万丈深渊。她惊慌地闭眼惊叫,直到后背触到柔软地面。

  盈芳唯恐再遇到可怕之事,躺在地上不敢轻举妄动,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哈哈哈哈……,来吧,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明玉死也对得起古族列祖列宗了!”

  听到熟悉的狂笑声,不祥之感涌上盈芳心头,她匆匆睁眼站身,查看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这时她才发现,这是处陌生山谷,脚下是软绵绵的草地,左右两侧则是高大阴森的峭壁,在她前方正有无数不知来自何处的武士呐喊着冲向这里。

  盈芳回身想跑,却发觉背后竟是死路。

  而在眼前峭壁前,明玉已摆好战斗姿态,狂笑着准备迎战,地上似乎还躺着个容貌模糊的老人。

  “明玉,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些人为什么要追杀我们?”盈芳大声询问,可明玉却视若无睹、听若无声,甚至看都不看盈芳。

  只见明玉全身散放出奇怪黑光,黑光中又有各种彩芒涌动,他似乎正调动全身功力,将要施展什么绝世武功。

  地上老人忽然高声阻止:“师弟,你不能这样!就算你能把他们全部杀死,你也会耗尽功力身亡的,快住手,住手啊!”

  明玉惨然一笑:“对不起,师兄,请恕师弟不孝了。可惜我们乾坤派的领袖不能了解我的一片苦心,我既不能再报效祖国,也不能同您一起完成师父的遗愿了。师兄,请原谅我,您自己多保重吧!”

  话音刚落,明玉跃身高高跳起,落在那些武士中间,多彩黑光离开主人身体,向周围扩散开来。

  “不要啊!师弟!”老人高喊着向明玉发射金光,可是一切都已来不及了。

  盈芳此时正欲上前帮助明玉,但现在的她,却突然张口无声,迈腿无力,如同被妖星点穴般丝毫动弹不得。

  在敌人惨叫声中,明玉最后遗言传入盈芳耳中:“盈芳,对不起了,原谅我!”

  泪水顺着盈芳脸颊流下,眼前所有事物:敌人、草地、峭壁,都随着黑光不断扩散,迅速化为白茫茫的一片,吞噬万物的魔光正慢慢向盈芳逼近而来……

  “明玉!不要啊!”盈芳大喊着从床上坐起,浑身尽是冷汗。

  “震世虎”古威站在盈芳床前,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他实在想不到自己只不过是远远轻声喊了句“盈芳,起床”,盈芳竟有如此剧烈的反应,而且这关明玉什么事?

  盈芳看清古威,不问对方为什么进自己房间,而是急切逼问:“明玉呢?他在什么地方?”

  “他……他……他当然在隔壁!”古威不明所以然、随口回答。

  盈芳迅速披上外衣,鞋都顾不上穿,便向隔壁跑去。

  不过,事实证明她的担心实在多余,因为明玉正流着口水做他的春秋大梦,虽然睡相不太好看,但完全可以肯定他安然无恙。

  盈芳吁了口气,放下心来。这时,她才想起件事情:“虎,你跑到我卧室干什么?”

  “还问我干什么?你也不看看太阳升多高了,你和明玉还睡得那么死。其他人现在都出去查访大日社下落了,风扬怕你们有事,把我留下来照看你们。现在明玉的二师兄在客栈一楼来找明玉,但我就是叫不醒这个懒虫,只好找你来看看有什么办法?”

  古威满腹委屈,一口气将原委道出。

  盈芳这才发现时候已不早,她不好意思地笑笑,便大包大揽下古威的任务:“叫醒明玉?那好办,我小时候经常叫他起床,看我的!”

  说完,盈芳大步走到明玉床前,贴近明玉的左耳大喊:“懒虫,起床啊!”

  “哇!”明玉惨叫着捂耳坐起,“天呐,这么多年,你还这么野蛮啊,叫人起床不能小点声吗?人吓人,吓死人啊!”

  古威冷笑说:“我小声叫你一百遍,你理都不理,看来还是凤厉害!行了,快起床吧,你二师兄在楼下找你,说是你们事先有约定。”

  明玉边穿外衣边四下张望,发现其它床铺都是空无一人,皱着眉头问:“那个……怎么就剩我们三个了,其他人呢?”

  “他们兵分两路去查案了,武天宇、碧霞、雷霆一路,龙和华玉婵一路。”

  听到古威的话,明玉很夸张地大笑三声:“武天宇他们确实是去查案了,不过我看龙大哥和天机仙,现在肯定是在逛街。好了,刷牙洗脸吃早饭,吃完早饭和我师兄到祭烈院玩玩去!”

  “什么,祭烈院?明玉,十几年前有个地方教化副使,就是因为来黑突厥时,私自去了祭烈院看风景,回国就被撤职了,我们还是不要私自行动了吧?”明玉的大胆计划着实吓得盈芳不轻,她急忙提醒好友。

  “怕什么?”古威满不在乎,“我们三个又不是官,都是平民老百姓,无职可撤。而且,我早想把祭烈院那些混帐灵牌砸了,鹰,我跟你们去!凤,你要怕,你自己留在这里好了。”

  “谁说我怕,去就去,反正我是飞鸽社社员,有海外采风的责任,我不过是替你们着想罢了。”盈芳嘟着嘴,表达着不满。

  明玉拍拍手:“好,既然意见达成一致,吃完早饭我们就走!记得昨天伙计说了今天早饭是黄鹿汤,嘿嘿,黄鹿汤可是黑突厥一绝啊,我等了已经很久了。走,刷牙洗脸完毕就吃早饭去喽。”

  “等等!”古威的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媚笑,“早饭时间已经过了,黄鹿汤肯定是喝不上了。还有半个时辰就到午饭时间了,不然我们先吃午饭吧,听说午饭是手抓羊肉饭……”

  没能喝到黄鹿汤的明玉化郁闷为食欲,居然吃下一大盆手抓羊肉饭,致使客栈老板曾一度计划要放弃住宿费包含餐费的许诺,但最终考虑到本店声誉,只能打碎牙齿肚里咽——忍了。

  吃饱午饭,众人(包括佟忠)一路散步消食,走到“神圣”祭烈院。

  虽然祭烈院门口有几个身穿雪白祭袍的小祭司在看守,以防止外国人闯入此圣地,可是贴上了盈芳的“隐身符”,就算九大祭司同在门口巡逻,恐怕也难阻这四个古国人进入。

  隐身后的明玉、佟忠、古威、盈芳慢慢走到正殿里,看到几个虔诚的黑突厥人正在数百灵牌前祭拜。

  最前方的十四块灵牌上的名字,就是当年的黑突厥战犯——黑龙、黑虎、黑豹、黑犬、苏克台、阿卜东等。

  明玉等摘掉隐身符,大模大样走进正殿,四下张望欣赏着壁画与建筑风格,却毫无拜祭之意。

  今日负责看守正殿的是九大祭司中的“剑祭司”,他发现祭烈院中混入几个古国人,本来就几分气恼,又目睹来客目中无人的嚣张气焰,更是火冒三丈。

  剑祭司强压怒火,轻咳一声,上前用黑突厥语问:“诸位是来祭拜我们黑突厥英烈的吗?如果是,就请上前敬香,如果不是,就请离去,否则莫怪我剑下无情。”

  剑祭司说完,就打算拔剑吓唬不知死活的古国人,可不知为何,无论如何用力,爱剑在剑鞘之中动也不动,他不由大惊失色。

  剑祭司哪里知道,就在他接近之时,古威已猜出对方是用剑高手,便眼疾手快预先赋予对方剑鞘内部磁铁石的吸力。

  此时别说剑祭司区区一人,就算“天下十大力士”出阵,这宝剑也无法出鞘。

  目睹剑祭司窘样,明玉等人装作完全不懂对方意思,径直绕开他向里走去。

  只是在擦身而过时,明玉、佟忠、古威故意挡住其他小祭司的视线,让盈芳顺手迅速在剑祭司背后贴上透明“定身符”。

  殿内祭司察觉不对,顾不上那些古国人,在不能动弹的剑祭司周围乱成一团。

  香众们发觉剑祭司怪状,又瞥见古威威猛之相,心知不妙,也纷纷匆忙离去。

  外面混乱声,让大祭司不得不眉头紧皱走出内殿。

  当他视线中出现那几个古国人时,他立刻意识到对方身份。

  “对不起,这里不是古国人该来的地方,诸位还是请离开吧。”大祭司年轻时,曾追随黑虎元帅侵略古国,古族语自然说得不错。

  “我要没有看错,您就是这里的大祭司吧。”佟忠上前抱拳发问。

  大祭司并不知眼前这老人是谁,他更不会想到此人就是他当初指使魔星偷袭的梅花会名将——佟忠。

  因为,在大祭司脑海中,佟忠现在应该依然是个武功全无的废人。

  “没错,我就是,您有什么事情吗?”大祭司故作慈祥和蔼之色,如果不知底细者初次与他相逢,绝对无法联想到他就是指使大日社搅乱古国的元凶。

  明玉大大咧咧拱手相问:“听说祭烈院是祭奠黑突厥英雄的地方,是吗?”

  见大祭司微微点头,古威冷笑说:“我看不见得吧,这前面十四个灵牌上的名字全部都是血债累累,他们又怎能算是英雄呢?”

  大祭司大笑回答:“哈哈哈哈,客人说话未免太片面。

  看起来,诸位是来自古国,这些亡者虽然是侵略过你们的故乡,对于你们来说确实是万恶不赦。

  但是,当初他们之所以会战死异乡,并非是为自己,而是为了我们黑突厥乃至整个东方啊!

  自古以来,我们黑突厥本是北方偏僻小国,各种资源都相当匮乏,不但发展经济相当困难,而且还时常遭受天灾地震,每个人都不知道明天会怎样。

  幸亏我们天可汗圣明,仿照西方日耳曼帝国建立君主立宪制度,全国军民,上下一心,才让我国国力有所发展,可是资源匮乏却难以解决。

  当初你们古国名义上是梅花会在统治,而古国代君、梅花会会长‘土府星’实际上完全听命圣罗马,梅花会政府充其量也不过是圣罗马的殖民政府而已。

  圣罗马利用此优势,从古国廉价购入资源,再将产品高价卖给古国百姓。

  这样做,圣罗马不但变相加重了古国的负担,还破坏了东方商业,进一步遏制了我们黑突厥的发展。

  为了生存,我们黑突厥只有进行圣战,英雄使命就是要推翻圣罗马人的殖民政权,建立真正属于东方人的古国政府。

  然后,在我们先进文明的黑突厥率领下,创立‘东方共荣圈’,共同对抗西方殖民者。

  只可惜,我国国力薄弱,又不能得到古国人民的理解,最终战败。

  所谓‘成王败寇,弱肉强食’,那些战胜者自然有权将罪责推给我们战败者。

  但对于我们黑突厥来说,这些人不但是我们黑突厥的英雄,更是整个东方世界的英雄!”

  “放屁!”古威的评价似乎总是一成不变,也总是那么客观。

  盈芳更给予明确评价:“无耻啊,无耻,这是怎样的无耻!”

  佟忠双眼则似乎要冒出火来,他不由厉声呵问:

  “如果你们真是为了古国人而战,为什么要屠杀那么多无辜的古国百姓?

  为什么要在我们的国家里奸淫掳掠、无恶不作?

  又为什么将我们古国的财物、粮食、资源全部掠夺到你们黑突厥,而让大批古国百姓饿死?

  这个世界上,有如此凶残暴虐的英雄吗?”

  大祭司轻蔑地冷笑诡辩:

  “古国百姓不识大义,不了解我黑突厥苦心,居然甘心帮助圣罗马的走狗与我正义之师作对,是自食苦果。

  对于野蛮人,我们实在没有时间跟他们讲道理,只能杀一儆百。

  至于什么奸淫掳掠,不过是圣罗马人及其走狗的诬陷之词,我国政府已多次对此进行反驳,我也不必在这方面多费口舌。

  还有那些资源,那都是为了更好地驱逐圣罗马及其走狗而筹备的军用物资,我们只是有计划地征收而已。

  虽然在此期间,有些古国百姓饿死,那不过是你们古族的某些败类中饱私囊所致,我们顶多是用人不当,又怎么能全怪到我们头上?”

  明玉似乎有意帮对方补充:

  “没错,没错,大祭司说得太对了。

  那些老头、儿童、妇女如果不是与你们黑突厥作对,就不会被你们无端惨杀。

  而且简单地杀还不行,老人要拿去给你们的新兵练杀人,儿童要拿来喂你们的军犬,至少那些少妇少女……我不说你也心知肚明。

  反正你们只要咬死口不承认,无论是幸存受害者的揭发,还是你们自己士兵的口供,都是诬陷之词。

  因为,你们黑突厥人是高尚的、文明的、优秀的,所以就算那些军人确实畜生不如,但是打死你们也不能承认。

  小人狂生一个,不学无术,有件事情要向大祭司好好请教:

  既然那些资源是为了救我们古国人所用的军用物资,为什么最后都划归到你们黑突厥大商人名下?

  你们强迫古国工人做苦工,导致他们身死异乡,为什么那些所谓的老板也是那些大商人?

  今天,你走出大街看看,你们黑突厥最著名的几家店号,谁家财富没有我们古国人的鲜血在里面?

  你再查查历史资料,这十四个主战者,谁又和那些大商人没有关系?

  大祭司,你再仔细统计,在那场残酷的战争里,白白牺牲的黑突厥和古国百姓大概可以用百万计算吧?

  但是换来的呢?

  却是我们两国的国力大衰,唯有你们黑突厥大商人积累了大量财富,成为最大受益者。

  这是为了黑突厥吗?这是为了你们的天可汗吗?

  正因为你们这些所谓‘英雄’的光辉业绩、穷兵黩武,你们黑突厥才至今不容于世界,被邻国敌视。

  我们古国与黑突厥的民间敌视态度不能化解,也主要是拜所谓的黑突厥‘英雄’,以及你们这些徒子徒孙所赐。

  在我看来,他们和你们都是黑突厥的耻辱,是你们真正阻碍了黑突厥走向世界的道路!

  如果你们还算是黑突厥武士的话,就应该在天可汗和全国人民前面剖腹自尽,以死谢罪!”

  “够了!”大祭司怒不可遏,完全撕破了伪善面具,忍不住放声怒吼,“滚,你们都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们,撒宾古,撒宾古(黑突厥语:滚)!”

  古威以仇恨目光注视着眼前披着祭袍的疯子说:“哼,这种是非颠倒、黑白不分的地方,我们多呆会儿,都会窒息。明玉、盈芳、佟前辈。我们走!”

  古威说完,便大步流星与同伴们向外走去。

  试图解救剑祭司的小祭司们虽然不懂古族语,但是也意识到古族来客对大祭司无礼,便纷纷企图进行阻挡。

  古威二话不说,双手在空气中向外甩动,所有小祭司随即向后飞起,牢牢地贴在墙壁之上,无一例外。

  大祭司眼见部下受挫,恼羞成怒,举起手中拐杖,发出纯黑能量。

  明玉、佟忠听到动静,不约而同地转身向后。

  明玉伸指发出棕黄光芒,佟忠则变化出五法合一的幻术水晶,并放出血红斗气。

  棕黄光芒顷刻间与飞来的黑能量同归于尽,而斗气则将大祭司狠狠打翻在地。

  盈芳用黑突厥语嘲讽说:“没想到这就是你们祭烈院的待客之道。根据黑突厥《自卫法》,我们完全属于正当防卫,如果你们要打官司,我们奉陪到底!”

  大祭司没想到古族人早就连黑突厥自卫法都研究过,其实即使盈芳不说,大祭司也不愿把败给古族人的事情传扬出去。

  因此,他只能悻悻然地目睹这四个古族人拂袖远去。

  就在当天夜晚,祭烈院异变又起:

  十四个战犯的灵牌无端起火,迅速将它们尽数焚毁。

  为此,祭烈院出动所有祭司搜索疑犯,却发现根本没有外人侵入的痕迹。

  大祭司做梦也不会想到,明玉在“瞻仰”灵牌之时,乘机设下定时幻火波。

  等夜深时候,幻火波会按时起火,准确无误地将十四个灵牌全部焚毁后再熄灭无踪,绝不会伤及无辜灵牌。

  不明真相的大祭司,在重新制作灵牌后,只得将它们全部转移到相对安全的内殿中,专供黑突厥高层人士祭拜。

  从此,普通黑突厥百姓再也无缘得见十四灵牌,这成为黑突厥帝国派信徒的最大遗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