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白之冤
东旭鹰2018-10-09 07:203,798

  为了忏悔过去的罪行,星帅,不,应该说是幻门三弟子阿萱,同始终对她不舍不弃的水将悄然离去。

  阅读着明玉送给她的《幻门秘籍》,回忆起当年往事,阿萱的泪水再次忍不住涌出眼眶。

  自此一别,不知和调皮淘气的小师弟何时才能重聚?

  念及此处,阿萱不由悲从心来。

  此时明玉却并未怀念唯一的师姐,而是在茅屋中斩钉截铁向盈芳解释:

  “没错!是师姐嫉妒我们的感情,故意让你产生‘我偷袭你’的幻觉。不过,看在师姐已向我跪地忏悔的份上。好盈芳,就不要和她计较了,好吗?”

  真不知此时沉湎在同门之谊回忆中的阿萱,听闻明玉的“求情”,究竟会做何感想?

  虽然躲过盈芳追问,回到西京的明玉却逃不过古威、太清子等人的声声埋怨,只有与明玉同屋的风扬、武天宇微笑不语,好像对日帅的逃走毫不在意。

  当然也并非每个人对明玉都是横眉冷目、咄咄逼人,也有些例外。

  一是碧霞、雷霆由于有事外出,未曾赶及对明玉的口诛之战;

  二是盈芳忙于记录现场实况,也错过大损明玉的绝佳良机。

  当碧霞和雷霆走入客栈明玉房间时,明玉如同涅褩高僧般端坐不语。

  在他面前,就只剩下佟忠依然在讲什么“放虎归山,后患无穷”之类的训斥警告,其他人早已累得回房休息。

  盈芳忽然察觉明玉有点不对,走近仔细观察,原来这小子竟坐在板凳上陷入梦乡。

  据说这“坐睡”功夫是明玉在私塾时的得意绝技,未曾想事过多年,“功力”竟丝毫未减,只气得佟忠差点把水晶掏出来,教训不知轻重的小师弟。

  “奥一给,奥一给(黑突厥语:了不起)!”佟忠循声回头望去,称赞明玉者原来是随碧霞等进屋的黑突厥官差。

  他顿时心生厌恶,起步走向屋外,却被碧霞拦住:

  “老前辈,不要误会,这黑突厥人不是敌人。

  他的名字叫宅龙,是黑突厥著名神捕,他曾多次协助我们古国刑部对付大日社。

  若不是因为他与我们古国人走得太近,处处受黑突厥帝国派的排挤,现在恐怕早已升任刑部高官。

  而且,他与明玉可谓生死之交,是我们的朋友!”

  碧霞解释让佟忠脸色稍有缓和,客套两句后,便径自离屋而去。

  这时,盈芳向明玉走去,施展出“破魔大法”,这大法说也简单,就是轻轻捏住明玉鼻子。

  别说,这招真是百试百灵,明玉不消片刻便像牵鼻耕牛般“手舞足蹈”告别了“周公”,猛然醒来。

  明玉正欲与盈芳理论,却察觉到黑突厥老友宅龙正在面前,这才睡意全消,急忙热情接待。

  不知过了多久,几人总算安静下来,开始秘密交流情报。

  “我的兄弟们埋伏在西京各个城门,结果虽然没有查获日帅踪迹,却发现一辆神秘马车。”宅龙用流利古语回答,“这车子的车厢遮掩得严严实实,而门口守城军问都不问,便直接将车放入。我亲自去跟踪,根据车痕深度便可肯定,车中人体重近似日帅。另外,我发现车子从祭烈院后门出来时,车痕比入院时要浅,说明其中乘客已经下车。”

  武天宇兴奋地拍拍宅龙肩膀:“好兄弟,辛苦了,看来明玉猜得没错,日帅果然是祭烈院的人。”

  “唉!可惜我们没有证据,刑部除了宅龙和他那帮兄弟,谁也不可能帮我们取证。祭烈院又早已开始提防宅龙,所以要动祭烈院,太难了!”碧霞忧心忡忡。

  盈芳取出两张隐身符,狡黠一笑:“那我们再去拜拜‘鬼’,不就行了?”

  雷霆摇摇头:“你们上次闯的祸还不够啊?现在九大祭司尽在祭烈院,如果被他们发现,这麻烦可就大了!”

  风扬沉吟片刻,下定决心:“我看可以试试,我们不要都去,只派几个功夫好、脑子快的人晚上进去察探,必有收获。这次除了佟忠前辈,就不必再麻烦其他各派的兄弟姐妹了。至于进祭烈院的人选,我和武天宇算前两个,至于另外两人嘛…………”

  “嗯~,碧霞和雷霆,一个职业捕快,一个职业军人,他们两个正合适。”明玉积极推荐、不遗余力。

  可惜,风扬对此建议一一否定:“他们两个和古威、华玉婵、宅龙以及佟忠前辈必须引开祭烈院暗探的注意力。所以,只能看你和盈芳肯不肯去!”

  “好啊,我去!”盈芳兴高采烈满口答应,她对于充满刺激感的冒险都是兴趣十足。

  这时,所有目光投向明玉。明玉扫视着心狠眼辣、不坏好意的兄弟姐妹,斩钉截铁作出回答:“别算我,我又胖又笨,绝对不是合适人选。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去,就不去!你们打死我都不去,坚决不去!不去,不去!……”

  当天深夜子时,四道身影悄然来到祭烈院后墙外。

  “我真的要进去吗?难道你们不需要有人在外面接应你们吗?”明玉满脸委屈问盈芳。

  盈芳点点头:“当然可以!我再重复最后一遍,我对你素来公平,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进去,要么这辈子都别见我,你选择吧?”

  明玉二话不说,豪气四射地右手向前甩去:“把‘隐身符’和‘穿墙符’给我,我带路!”……

  贴上隐身符的武天宇,望着同样隐身的明玉那雄纠纠、气昂昂向前迈进的背影(佩戴隐身符者可以互相看到同伴身影),他不由叹息感慨:“我算知道什么叫做‘一物降一物’了!”……

  没过多久,四大高手顺利穿墙进入祭烈院,随即分为两队侦察。

  虽然剑祭司也曾率巡视祭司们从盈芳和明玉跟前经过,却丝毫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明玉更是毫不客气、一脚将剑祭司绊倒在地。

  气急败坏的剑祭司急忙爬起,却不知被什么绊倒,只能对偷笑部下们怒吼:“笑什么笑,难道你们没摔过跤吗?明天把这里的地面好好整理整理!”

  虽然听不懂剑祭司说什么、但明玉依然窃笑不止,直到被盈芳狠狠地敲了下脑袋,才再也不敢耍宝,乖乖跟随红颜知己继续向前侦察。

  不知调查过多少屋子,却始终不见日帅身影,鲁莽的明玉甚至碰动了装垃圾用的特制木桶,差点暴露目标。

  幸好夜祭司饲养的小猫从这里经过,才勉强掩饰过去。

  不知不觉,两人已来到祭烈院后面的小花园,这里除了人造湖水和假山,再无他物。

  贪睡的明玉伸伸懒腰说:“算了,怎么找也找不到,我们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盈芳并没有理会明玉,而是在假山上敲敲打打起来,明玉笑问:“怎么,盈芳,你以为假山里有秘道吗?你不会是密室破案的书看多了吧?”

  明玉边说边习惯性往身后石壁倚去。没想到只是轻轻倚靠,石壁竟在外力作用下如同大门向内打开,措手不及的明玉随即发出惊叫,叽里咕噜地滚下。

  “明玉!”盈芳慌慌张张地沿着显露出的台阶匆匆而下,终于在走完三十六级台阶后得见明玉鼻青脸肿的新造型。

  明玉头昏脑花起身怒骂:“这是谁做的破机关门啊?轻轻一碰就开,这也叫机关门吗?”

  “好了!你想把祭烈院的人都引来啊?既然发现秘道,就进去看看再说。”

  被盈芳叱责得不敢还嘴的明玉,摸摸脸上痛处,只好随盈芳步步向里走去。

  秘道狭长而不漆黑,因为每隔五米就设置了油灯,仔细观察灯火,就可推断出今夜刚刚有人添过油,否则不会如此明亮。

  眼前道路逐渐宽阔,明玉暗暗从灯中聚集了足够的火幻波,盈芳也掏出两张“破魔符”,两人都作好战斗准备。

  他们紧张之下,竟忘记了现在正处于隐身状态,敌人根本很难发觉到他们的存在。

  宽敞的石室终于出现在一凤一鹰的面前,而某高级祭司趴在石室中央,毫无异动。

  明玉和盈芳小心翼翼接近对方,忽然察觉不对,因为这祭司看起来浑身上下似被什么东西烧焦,即使未死也必然身受重伤。

  明玉轻轻将祭司翻过身,对方脸部竟然佩戴着古怪面具。

  盈芳不禁略感惊奇:“这面具好眼熟啊?噢,对了!是我们古国南方的‘湘君’面具。”

  “屈原《九歌》中的湘君?这面具怎会出现在黑突厥?”

  明玉浓眉紧锁,他左手依然紧攥火幻波,右手则随手摘下对方面具,死不瞑目的面孔展现在他们眼帘中,更让他们心悸不止。

  因为,对方正是古国英杰寻觅多时的日帅,刚刚被人杀死、尸首尚存残温的日帅。

  更让明玉惊讶的是,从日帅伤口看,极像是被明玉五行波形成的幻火术所伤,可残余幻术波的感觉又似乎和火幻波有细微差别。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此等程度的伤害,绝不是佟忠水晶波或者阿萱魔幻波可以造成。

  秘道内传来纷乱脚步声,看来是被明玉及盈芳的惊叫所引来的八大祭司匆匆涌入通道。

  两个古国年轻人急忙闪身躲避,以免被敌人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八大祭司陆续走入石室,当他们目睹日帅尸体,第一反应几乎都是震惊,随即便围到日帅身边或怒吼、或悲泣、或默然叹息。

  盈芳这才注意到,八人面具竟全部是《九歌》中的诸神,但明玉并无心思去研究此等历史文化,右手拉着盈芳悄悄走向石室出口。

  美丽端庄的灵祭司双耳微动,便察觉到石室内有外人走路的声音。

  她急忙起身前奔,循声发出海蓝夺命光芒。

  明玉见状不妙,挡在盈芳身前,将蓄势已久的火幻波顺手发出,火幻波与海蓝光芒相撞抵消,灵祭司居然被逼退足有五步之远。

  察觉异状,除了紧抱日帅尸体哭泣的夜祭司外,众祭司纷纷起身。

  大祭司声音沙哑地问部下:“刚才是什么人?”

  灵祭司甩甩疼痛右手,恶狠狠回答:“火幻波只有古国乾坤派的明玉才能发出,他准是贴了会干扰我灵力的道符闯入。另外他还有个同伴,两人已经逃向秘道出口。”

  “火幻波?明玉?对,这伤痕只有幻门武功才能造成,定是明玉古国猪杀了我女婿!去,去把他给我抓回来,我定要把他碎尸万段、千刀万剐!!!”

  随着大祭司悲痛交加的怒吼,灵祭司、宝祭司、岁祭司、雷祭司、剑祭司、毒祭司一拥而上,誓要捉拿明玉,为大祭司报这血海深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