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恶梦初醒
东旭鹰2018-10-10 08:283,679

  “铃铃铃!”急促铃声,将床上的风扬吵醒,他迷迷糊糊地爬起才发现,原来声音来自床边的传话筒。

  风扬揉揉眼睛,急忙摘下说话筒,由于经常使用“传音道符”,所以风扬对类似物品倒不陌生,他熟练地对说话筒用圣罗马语问:“请问是谁?”

  “风先生吗?用餐时间快过了,需要我们把晚饭送到您房间吗?”听到餐厅侍者的问话,风扬奇怪地望向床边闹钟。

  他来的时候按照圣罗马时间是两点,而现在则已是七点了,没想到不知不觉之间,他居然睡了五个小时。

  “哦,不用麻烦你们了,我下去吃吧!”……

  于是,风扬在享受了丰盛的圣罗马晚餐后,走出旅馆开始欣赏美丽迷人的洛尔顿夜景。

  见到著名的赫特旅馆走出风度不凡、玉树临风的异国青年,有不少圣罗马少女的目光立即被吸引过去。

  最有意思的是,有对情侣,少男突然发现今天女朋友与往日不同,带着无限爱慕的眼神望向自己。

  正当他暗暗心喜时,才察觉到风扬刚刚从他背后走过……

  沉浸在都市夜景中的风扬丝毫没有发觉到任何异状,直到喧闹声将他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风扬循声望去,发现不远处有个酒馆,双脚似乎不由自主地将主人带向那里。

  可是,风扬却没有发现,他起步之处有一路牌,上面的圣罗马文意思是“科尔斯街”……

  走入热火朝天的酒馆,风扬意外地看到不少在这里酗酒的古族人,这时他才猛然意识到:这条街就是“关东女人”,而醉生梦死的酒客就是他深恶痛绝的逃亡官吏。

  想到这里,风扬突生莫名杀意,似乎恨不得将叛徒们尽数杀尽。

  他慢慢向那些人走去,紧握双拳让附近气流都有所颤动,杀招随时都可能发出。

  “先生,您需要点什么?”耳边响起的女侍者声音打断了风扬思路,他随之察觉到失态,急忙散开双拳,惊出冷汗。

  “先生,您没什么事情吧?是否需要我帮忙?”女侍者奇怪发问。

  风扬如同大病初愈,勉强挤出微笑,向女侍者摆摆手:“不了,谢谢,我只是进来看看。”

  风扬正要尽快离开这里,回去反省失态原因,面前却突现沾满酒气的大手,醉醺醺的古族语声音随即响起:“小伙……子,你,你也是……刚从古国,出来的吗?古国……还好吗?”

  说话者是一中年人,他的肚子由于啤酒灌得太多,与孕妇无异,双眼眯缝成线,似乎根本睁不开,可他还是勉强支撑站起仰头盯住风扬。

  对方模样突然让风扬想起一人——前楚州督造使(负责监督建设的官职名称)——邱风。

  说到邱风,就不能不提三年前端午节的著名惨案。

  那年,为方便民众在端午节观看赛龙舟,楚州官府特地提前半年在楚江上修筑了数座号称“古国名桥”的巨型石桥。

  据官方报道,石桥每座可以承载千斤之重,换句话说,至少可让四百个成年人共同站在石桥上观看龙舟比赛。

  端午节终于来到,楚州百姓们扶老携幼、兴高采烈地前往石桥,还纷纷夸赞楚州官府为百姓们做了件好事。

  可是,就在竞赛的龙舟从其中某石桥下穿越时,灾难骤然降临,几乎一半石桥因为载重过多,发生崩塌,遇难百姓及伤亡龙舟桨手多达上千人,而且大部分尽是老弱妇孺。

  从早晨到中午,不过仅仅几个时辰时间,就不知有多少舐犊情深的父母痛失爱子,多少山盟海誓的情侣痛失爱人,多少老人白发人反倒送了黑发人!

  此案一出,举国震惊,工部、刑部、御史院都派出专人调查,但楚江中的冤魂却再也无法复生。

  调查很快就有了结果:原来是楚州督造使“邱风”受贿三万两黄金,将筑桥工程拨给不法商人实施。

  商人偷工减料,无论是施工质量、还是筑桥石材,都存在严重问题,才会导致惨案发生。

  虽然真相大白,可此时的邱风,早在案发不久,便带“小妾”借口去法兰克进行考察,随即转道逃亡圣罗马。

  注视着面前千刀万剐不足以赎其罪的家伙,风扬压抑住心中怒火,在此人对面坐下问:“想知道古国怎么样,为什么自己不回去看看呢?”

  邱风使劲摇头:“不行……不行!回去,回去会被砍头的!”

  “怎么会呢?你是喝醉了吧?”风扬佯作不解。

  “因为……我,是个,畜生!呃!”邱风打着酒嗝,指着自己说,“我,为了……一万两黄金,害,害死了一千多条人命,最小……最小的孩子,才……才三个月!我,不是人,回去……回去一定……会被砍头的!”

  听到邱风自供,风扬却心中大惊,因为当初《飞鸽传闻》报道,这贪官携带受贿的三万两黄金潜逃,但邱风为何说是一万两呢?

  他心中疑云突起,企图用读心术查探邱风心中秘密,却立时头疼不止,似乎是由于太过疲惫,意识无法集中所致。

  邱风根本看不清风扬脸色的变化,依然在感叹:

  “小……小伙子,当官……当官难啊!当地方官,更难!

  你,你要想当好官,就不是自己人,他们都会排挤你!

  我当初,当初也他妈的……是个热血书生,立志要……要当海瑞,要当包龙图,当邱青天!

  可是,真戴上乌纱帽,根本就都是放……放屁!

  这钱,钱来了,你……不拿,你就是要告密,你就是叛徒!

  你,你拿了一次,你下次敢不拿,就先把你……卖出去!

  最后,你不敢不拿,越拿越想拿,越拿越怕拿,越怕就越不能……不拿。

  然后呢,然后呢?就跟我……跟他们,都一样,有家不敢回,有国不能投!

  我们他妈的算什么……算什么……”

  风扬听完贪官自诉,忽觉此人七分可恨之中尚有三分可怜,等听到对方已无可言,才发现邱风早已醉成烂泥。

  风扬本想就此离去,可是当他想到那两万两不翼而飞的黄金时,又不由停步。

  最终,风扬做出决定,借口送“大醉猫”回家,在这贪官家中寻找蛛丝马迹。

  在向酒店老板打听清楚贪官住址后,风扬扶起邱风向酒馆外走去,邱风边走边醉醺醺地嘀咕着:

  “我没醉,呃!……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知府大人,我还能喝,还能喝……”

  虽然风扬身手不凡,但扶着不停乱吐又将近两百斤重的家伙,他也是狼狈不堪。

  好不容易找到邱风住宅,风扬刚敲门,门未打开,女子埋怨声首当其冲:“你又死哪疙瘩去了!……”

  声音戛然而止,因为这女子突然见到英俊潇洒的风扬,一时说不出话来。

  风扬对年龄不知比邱风小多少岁的关东女子微笑说:“你好,大姐,我在酒馆碰到他喝醉了,所以把他送回来。”

  “哦,哦,那……那就别傻站着了,快进吧!”青年女子忙不迭地打开门,将风扬和邱风让进来。

  风扬刚走进屋子,眼前豁然一亮,这间别墅虽不是一流豪宅,但也绝非圣罗马普通民宅可比。

  单看那墙上名画、壁橱里的奇珍异宝,风扬就敢肯定这绝不是一万两黄金便可维持。

  但奇怪的是,这么大的别墅似乎只有两人而已。

  “大姐,怎么不请个仆人帮忙打理家务呢?”风扬吐出心中疑惑。

  “嗨,叫啥大姐,我才不过二十有七。其实吧,我早说要请个仆人,可是我这位爷儿们啊,就是不肯,说谁也不放心!那个,那个啥,你先坐着,我去给你烧点咖啡。”

  见那关东女子匆匆往厨房走去,风扬不敢再耽搁,立刻打算查找相关证据。

  他刚刚站起身,脑海中突然响起声音:“杀了他,杀了这官僚,杀了这血债累累的凶手!”

  风扬闻听此声,脑中随之疼痛不止,手指也不由自主开始异动,对准邱风。

  风扬急忙尽力控制鬼缠身般的古怪行为,不停告诫自己:“要冷静,不要冲动,不要听这声音的,有人在捣鬼!”

  “快点杀了他吧,不然你的愤怒是无法停止的,只有鲜血才能让你摆脱我的控制!御霄龙,听我的,杀了他!”神秘声音继续响起。

  “我不!”风扬努力尝试清醒,力图摆脱怪音控制,但身体却似乎完全不受控制,右手食指已经伸出,气流正在指前聚集。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脑中催促愈加迫切,风扬手指猛然飞速向邱风额头点去。

  “不!”风扬极力大喊,可一切已迟,气指功力从邱风天灵盖射入,带着脑浆从后脑击出。

  这个可恨又可怜的贪官,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因突然袭击,离开了世界。

  “大哥,你说啥呐?”那关东女子听到动静,过来询问,目睹眼前惊人情景,她不由发出连玻璃都几乎被震碎的尖叫。

  附近类似古国巡捕似的圣罗马巡警,听到尖叫声,急忙纷纷奔向这座别墅,匆忙撞开大门,一窝蜂地冲入。

  面对死不瞑目的尸体和茫然若失的古国青年,巡警首领紧张兮兮地用警棍对准风扬用圣罗马语警告:

  “不许动,我们将以谋杀罪罪名对你实行逮捕。你有权不说话,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对你不利的呈堂供词,你可以请律师,如果你请不起,我们可以为你请。”

  两个巡警随后上前将手铐铐在风扬手上,不由分说将他往门外推去。

  风扬一头雾水,任由别人摆布,他根本不清楚,在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似乎在起床后便被遗忘的回忆,正在慢慢回到他脑海之中。

  突然,他感觉到异样意识正在附近,他在感觉指引下向原处望去,那个在旅馆五楼遇见的圣罗马人,正在别墅对面向他打起飞吻手势。

  风扬正要说什么,却被巡警们强行按头推上警用马车。

  望着飞驰而去的警用马车,圣罗马人露出胜利微笑,他回转身得意洋洋、喃喃自语:

  “对不起啊,御霄龙,是你的读心术比不过我‘双子’的催眠术。你技不如人,还是认命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