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春心萌动
关小茜2018-10-13 14:473,433

  重新将房间内的物品仔细擦拭一番后,沈离瞅着天色不早了,便端着茶水前往书房。沈家在关远县,离白府尚有一段距离,父亲与白涵清下棋有些时辰,也是时候启程回白家了。正准备推门进去,沈老爷的声音传出来。

  “涵清呐,离儿自小没了母亲,性子犟得很,以后还请你多担待些”。“爹,对她好是涵清的责任,您放心”。“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还有一私事想请你帮帮忙”。“有什么事您尽管说,能帮的涵清肯定帮”。“离儿的大姐夫在一家银行上班,他们银行最近想提拔一位副行长,你看能不能帮帮他。”白家实力雄厚,白景凌盘踞云山城多年,这点小事对白家来说不难。

  “佳善自小性格要强,夫妻二人为他升职的事闹了不少矛盾,还请你多费些心思。”话语中透着讨好,难得沈老爷会放下身段,不知沈夫人私下闹了多久。不等白涵清回答,沈离的敲门声就打断了对话。

  进屋后将茶水依次端至二人面前,沈离对着沈老爷说:“爹,阿离自小不曾向你要过什么,如今嫁到白家了,只希望不把那攀高枝的名声给坐实了。我相信姐夫会靠自己的能力坐上副行长的位置。”沈老爷一时气结,说不出一句话来,沈离说完道辞后拉着白涵清出了沈府。

  这样冰冷冷的沈离,倒是挺出乎白涵清的意料。在沈家,她经历了些什么?对不亲近之人尚能温柔对待,对自己的家人却很冰冷。

  回到白家,两人关系有所好转,有时候沈离会准备些夜宵送至白涵清的书房,虽说不上几句话,但也不至于过分陌生。白涵清对她温和有礼,偶尔会主动和她说话,但依旧很晚回房,且睡在躺椅上。事实上他虽为白家正房所出,但从小父亲对他不冷不热,出国后又长年不在父亲身旁,父子关系生疏。并且出国的那些年,为父亲出力效劳的一直是大哥,大哥办事沉着稳当,现在深得父亲喜爱。

  学业结束后,母亲直催自己回家,说是偌大的白府没有一人真心待她,兰姨娘都快爬到她的头上了。母亲的性子白涵清自是了解,怎么都不会吃亏,催的次数多了,一方面想着出国后无人在母亲身旁尽孝,另一方面学业结束了也到了回去的时候,就收拾行囊回国。

  原想凭借自己的所学,可以同父兄一起讲白家的版图扩展的更大,也为自己谋的一处出路。哪知,回国没多久,父亲母亲就逼着他娶沈府的二女儿,所娶之人不是意中人,所做之事定当实现自己的抱负。

  新婚以来,他将注意力都投放在事业上,每每办公至很晚,当然不知如何面对沈离也是一个原由。他们现在的婚姻和形婚无差,他给不了她举案齐眉的婚姻,面对温柔善良的她,身世可怜的她丝丝愧疚莫名而生,不知该如何待她。

  这种相处方式大约持续了半月左右,沈离隔三差五带些吃食来书房瞧他。可后来沈离不来了,不主动了,两人见面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心中正疑惑着,某日将东西遗忘在房中折回取时,听见沈离说:“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忙完了自会回来”。大抵明了了是怎么回事,可能人家对自己失望了,觉着自己这颗铁心怎么都感化不了,但有一点他想不通,即是如此为何沈离每晚会在书房等上他一个时辰。

  不过这样见不着也好,见不着了那愧疚感也不会愈发强烈,只是莫名有点想念她低头温柔做事时的模样。小伞提醒他早些回去,说三少奶奶每日都在等他,心中有所动容,差些就早点回去瞧她了。冷静下来,终究没去,既然给不了她正常的婚姻,又何必给人家一个念想,倒不如像现在这样。

  筑好的高墙,有时候只需其中一个小小的石头蹦了,整面墙都会崩塌,白涵清心中垒起的那堵墙在看见沈离坐在火盆旁缝制衣裳,昏黄的灯光倾洒在她身上,手随着针线穿梭在衣服上,周身弥漫着温暖美好时开始摇晃,听到小伞说“三少爷,您回来啦,三少奶奶正在给您缝制冬衣呢”彻底崩塌。

  他仿佛看见一个女子执一掌明灯向着他漆黑的内心款款而来,那灯光给他冰冷的内心注入暖意,很多年不曾感受到温暖的内心瞬间燃烧起来,那种火烈燃烧的感觉驱散了如影随形的孤独感,让他感到充实。

  “今天雪下的大,便早些回来了”白涵清拿下头上的帽子递给小伞,眼神不受控制的飘向沈离,并补充道:“小伞,雪下得越发大了,今日你早些回去休息,这里有你三少奶奶就够了。”虽然心中疑惑今天的三少爷像变了个人似的,但是再傻她也听出了三少爷想和三少奶奶独处,这总归是好事,小伞将帽子挂在衣帽架上后就立马拉上房门退出去。

  “三少,你回来时衣服上着了雪,将这身换上吧”,自他进来时一直不曾说话的沈离终于开口,这些日子他感到沈离有些故意疏离自己,看着她手拿衣裳走过来时心中一股暖意,眼前这乖巧温柔的沈离才是他熟悉的。

  将衣服换好后,白涵清拿着本书坐到火炉附近,身上暖洋洋的,眼睛有时却不自觉的往沈离身上跑,一股躁动油然而生。面上强装在认真看书,心思飘去了哪里只有他自己知道。

  屋子里静悄悄的,书也无法看进去,白涵清终是忍不住先开口:“今天着实有些冷,我准备休息了,你呢?”温柔的询问声在空气中散开,沈离惊讶地抬起头来,“我……我也准备休息了”说着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软糯的声音传入耳朵,微红动人的面庞映入眼帘,那软绵绵的呆呆的样子带着几分可爱,那股躁动劲儿在体内更加强烈了,忽生了欺负她的念头。

  “过来”他朝着她招手,沈离带着疑惑走向他,今天的白涵清和往日一点都不一样。“帮我把衣服脱了”,说完后手不自觉的摸了摸微红的耳朵,脚更是不听使唤的走近沈离,让两人的身体靠的更近。

  沈离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一向拒绝她靠近的冷漠三少,刚刚居然叫她帮他脱衣服。瞧着沈离半天没动作,白涵清继而补充:“照顾好丈夫是妻子的职责,沈二小姐不会不知道吧。”

  沈离的脸瞬间红透,慢吞吞的抬起手来解白涵清衣上的扣子。他比沈离高了许多,解最上面一颗扣子时有些吃力,白涵清见状故意放低身子,扣子倒是解的顺畅了,可温热的气息不断喷洒在她白皙的脖子上,身子紧张的一动都不敢动,气氛瞬间暧昧极了。

  “三少,好……好了”扣子解掉后衣服很快就退去了,一气呵成的干完后沈离将头埋的低低的,声音如蚊子般微弱。不用想,她的脸蛋肯定红红的,白涵清越发觉得逗她有趣,这羞答答的模样宛如一只怯生生的兔子,很是可爱。“嗯,我先去休息了”他的嘴角挂着笑意,无比宠溺的瞧着她,当然低着头的沈离没有看到他这副样子。

  沈离打理好一切准备休息,白涵清刚刚的反常举止令她恍惚,感觉自己置身梦境。所以当她看到白涵清躺在床上时,感觉这个梦越发不可思议了,便使劲的往自己身上掐了下,可那人居然还在,再用力掐了几下自己,用手揉了揉眼睛后,瞪大乌黑明亮的双眸朝床上看去,那人竟然靠在床上朝着自己笑,沈离心想这个梦也过于真实过于美好了,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涵清被她那一系列的动作逗笑了,沈离正色眯眯的瞧着他呢,这堂堂的大家闺秀,沈家二小姐真的颠覆了他对大家闺秀的印象。

  不一会儿,沈离就走到了床边,忽然用手轻抚他的嘴角,边抚摸边亲昵的说:“像这样子常笑笑多好看”沈离眉眼间尽是笑意,好看的面庞更加明亮美丽,眼里似有星星在绽放,看的白涵清呆住了,他知道沈离长得美,但是这般温柔赋有生机的沈离,让她的美更生动更令人惊艳。

  时间仿佛定住了,一个嘴角微微扬起的靠在床上,耳朵红彤彤的,一个坐在床边温柔的抚摸那人的嘴角,脸上皆是温柔笑意。砰砰砰的心跳声与急促的呼吸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响,最终这幸福美好的画面被一声咳嗽打破。

  白涵清因为身体不大舒服,才早早回房休息,这会子靠在床上棉被滑落到肚子位置,上半身露在外面,抵不住寒意咳嗽起来。一声声咳嗽声在身边响起来,将沈离拉回现实,原来不是在做梦呐。

  顷刻间,脸红的要滴血似的,手更是不敢有任何动作。“没想到沈二小姐这般开放啊……”说着便躺下去休息,沈离又羞又愁“是要拿被子去躺椅上睡还是……”忽然听见躺在穿上的人说:“今晚烦请沈二小姐分半边床给我,感激不尽”。

  看来今晚是要和他同床共枕了,白涵清都这样说了,自己去躺椅上睡感觉不太好,刚刚他还奚落她这个大家闺秀,不知道照顾好丈夫是妻子的职责呢。

  沈离脱掉外衣,合着里层衣服躺在白涵清身旁,心砰砰砰的跳个不停,脸一直红彤彤的,身体僵硬的躺着,脑海中不停闪现白涵清做的一系列反常的事。旁边的白涵清也没好到哪里去,他面上毫无波澜,耳朵却是又红又烧,心跳速度也比平常快上一些,自然也是无法进入梦乡。

  夜越来越深,沈离慢慢扛不住,身体逐渐放松,听着身旁轻轻浅浅的呼吸声,白涵清万分郑重地对正熟睡着的沈离说:“阿离,涵清以后会照顾你的,好好珍惜你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影照离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影照离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