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磊
啵啵复啵啵2018-11-01 15:453,829

  次日清晨,谢春秋猛的自宽大的双人床上弹了起来,有些懵的四下打量了一番,才意识到自己搬了家,他又做了一个恶梦,梦中他躺在棺材当中,而百洁则依依不舍的欲将棺材盖给他合上,当谢春秋焦急的想要告诉她自己并没有死时却怎么也说不出话。猛搓了一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下,谢春秋便早早下楼直奔关押老刘的监牢而去,昨日对高杉说出要去看望老刘的想法时,高杉一边说他有情有义又要他尽快去,因为老刘的时间不多了。

  火种基地的监牢不同于一般的那种牢笼,能关在这里的晶人大都实力强悍,给他们活动空间几乎等同于给了他们开门的钥匙,于是陈利民想出了一个既能保证安全还能节省材料和空间的办法,将他们锁在墙上。看着在阴暗走廊内被分别扣住脖子,腰和脚踝的老刘谢春秋着实有些愤愤不平,毕竟老刘从头到尾都是为了他们火种基地在卖命,如今反而落得如此下场。谢春秋是以探视的名义进来的,在他表明身份与原由后,值守的卫兵告诉他有四十分钟的探视时间,不敢多耽搁谢春秋连忙靠近了老刘小声轻呼:“老刘,老刘醒醒啊,我是谢春秋我来看你了!”

  随着他的呼唤,老刘微微的睁开了浑浊的双眼,只不过一天不见似是被人抽走了精魂一般,整个人死气沉沉仿佛行将就木的老人,他盯着谢春秋一阵打量,而后才有些痴傻的嘿嘿一笑有气无力的道:“我认得你!”

  谢春秋一听他认得自己,暗自松了一口气,也不敢废话连忙单刀直入的问:“你说你认识百洁,那你现在知道她在哪么?你是怎么认识她的?她现在还好么?”只是一串连珠炮说出去,老刘依旧嘿嘿的傻笑,并没有回话。

  有些着急的谢春秋便双手搭在老刘的肩膀上使劲摇晃了起来,可是老刘不但没有恢复正常,反而因为害怕发出杀猪一般的尖叫声,这让他无比恼火,就在抓耳挠腮的时候背后阴影当中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小伙子,你别逼老刘了,他本来就已经受了极大的刺激,再加上晶体入脑,现在是又疯又傻。”语毕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谢春秋闻声转身望去,对面墙上锁着一个约莫五六十岁披头散发的晶人,于是他便问道:“请问前辈像这种情况下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那晶人闻言沉默了一阵之后道:“办法倒是有一个,我看你也是晶人怎么看着有些面生?”

  谢春秋听闻他有办法,便恭敬的回道:“我叫谢春秋,是咱们晶人大队一小队新上任的副队长!”

  那晶人闻言赶忙又仔细打量了谢春秋两眼才道:“你就是那个连杀两只二级丧尸的谢春秋啊,小伙子不错放在以前古将军那里也配得上一个小队长的职务了。”

  谢春秋闻言有些惊异的道:“您认识我?”

  那晶人嘿嘿一笑道:“昨天我女儿来看我时提过你呢,说起来我还算你顶头上司呢!”

  谢春秋闻言脑子一转,恍然大悟的道:“您是谭磊,谭队长吗?”

  谭磊语气一正:“对我就是谭磊!”

  谢春秋闻言这才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破烂的衣衫当中隐约透出绿色的晶体,直至延伸到脸颊两侧才算结束,右臂最前端是一条一米多长的棍状晶体,此时整条右臂连带着棍状晶体都被加扣了好几道锁,谭磊整个人几乎都是贴在墙上没有丝毫挪动的空间。于情于理谢春秋都赶忙上前拍马屁道:“原来是谭队长,您的事迹我在基地里到处听人说,是我学习的楷模!”

  果不其然,谭磊闻言高兴的哈哈大笑,谢春秋也心中无不得意的陪笑着,只等着谭磊告诉他唤醒老刘的办法,却见上一刻还哈哈大笑的谭磊却突然表情一收,严肃的盯着谢春秋打量了半天,这前后变化之快直让谢春秋都有些懵。

  接着谭磊又嘿嘿一笑道:“高杉干的好事情我听我女儿说过了,凭我女儿的姿色你没有动她,我很感谢你。但是也让我知道了你的为人,坐怀不乱的不一定是正人君子,加上你来火种基地不过一个星期,就得到各方面的赏识拉拢,这正说明你是个精于心计,有目标且极其自律的人。”

  面对谭磊的话,仿佛裸体示人一般的不自在充斥着谢春秋,震惊于这人眼光的毒辣,他也暗自提高了戒备冷言冷语的道:“不知谭队长说这些是要干什么呢?”

  谭磊见气氛有些尴尬,于是话锋一转满脸笑容的道:“不过小伙子你心术很正,这点才是我最欣赏的,你答应我两件事,我就告诉你让老刘清醒过来的办法,如何?”

  谢春秋自然不敢轻易答应只道:“那您先说说看吧,只要是我能办得到的自然不会推诿!”

  谭磊脸色一正道:“第一!这火种基地就是一滩烂泥死水,你要是陷得深了,几年后便会如我这般生不如死,请你答应我干完你的事,立马离开这里。”

  谢春秋闻言心中一暖,心知这谭磊竟是为自己好,再加上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爽快的答应了。

  谭磊随即又开口道:“这第二件事情就是,在你离开时请带上我女儿,将她交给古旭尧将军,而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能让她住在你那里,得到你的庇护。”

  随即又面色沉重的解释道:“我时日不多了,一但我被流放我女儿怕是生不如死,本来我是指望高杉的,不过上次的事之后我便改变了想法,这个人功利心太强,女儿交给他说不好会沦为他攀附关系的工具。”

  谢春秋闻言深以为是的点了点头,而后斟酌再三之后郑重其事的道:“您的这两件事我答应了,您放心在我将谭淑媛交给古旭尧将军之前一定会尽力保她周全的。”

  谭磊又盯着谢春秋的眼睛看了很久,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道:“你没有一口答应下来我很欣慰,其实到了古将军那里你也可以投靠于他的,在那大家都是晶人不会有监牢,也没人会歧视我们。好了你找找看老刘太阳穴上应该有块晶体,颜色应该是的把它挖出来老刘自然就会清醒,这里不见阳光老刘的晶体又长的急,所以硬度低你应该可以挖得动”

  谢春秋闻言赶忙鞠躬道谢,便拧身往老刘那边走去,却见这时谭磊又开口道:“不过那之后老刘就会彻底陷入疯狂,恐怕最多一两天便会被基地处决”

  背对谭磊的谢春秋闻言身形一定,也不回身有些诧异的问:“不是流放么?”

  谭磊答到:“流放是为了缩在那里消灭更多的丧尸,老刘这样的流放出去只会变成丧尸的养料。”

  呆立片刻后谢春秋攥紧了拳头义无反顾的朝老刘走了过去,只留下一个背影渐渐没于阴影当中,而后便是老刘发出的一阵凄惨的叫声……

  谢春秋是被卫兵驱赶出监牢的,看着身上老刘的血渍,他有些茫然,剧痛之下渐渐苏醒的老刘只说了一句话:“她让你好好活下去”那之后任凭

  谢春秋再怎么追问甚至捶打老刘都无济于事,被响动引来的守卫随即就要抓捕谢春秋所幸谭磊开口才得以幸免于难,即便如此还是在被赶出去后警告以后不准来监牢了。

  缓缓的踱步回家,谢春秋好半天才从混乱的思绪当中缓过来,老刘的这句话并没有任何作用,只是徒增烦恼罢了,再三斟酌之后,仍不甘心的谢春秋决定最后再找与老刘比较熟的王安全再打探一下,或许从过往的经历当中能够找到蛛丝马迹。

  随着一阵敲门声过后,开门的是身着轻薄粗麻连衣裙的李丽,胸前的两点凸出让谢春秋很不自在的将视线移向了别处,随后略显局促的道:“嫂子,王哥在家吗我找他有点事。”

  李丽看着谢春秋那副窘迫的模样开心的一笑道:“在呢,来你先进来我给你叫他去。”随后格外热情的双手一搀,便把谢春秋迎进了门,柔软的触感包裹了整个左臂,就这么飘飘然的坐在一张软凳上之后,便见李丽扭着腰肢边叫喊着王安全的名字边走进了卧室,被裙子勾勒出来的迷人臀线又是让谢春秋一阵痴迷,不禁暗自羡慕起了王安全的艳福。

  约莫三五分钟之后,王安全睡眼惺忪的从房子内走了出来,而背后跟着的李丽则已经换上了一身较为保守的裤装,只见王安全揉了两把脸之后便笑着对谢春秋道:“春秋老弟这一大早的来找我,怕不是昨天晚上你嫂子做的饭没吃够又想来蹭一顿吧!”

  谢春秋接着王安全的话又开了两句玩笑才转向正题道:“王哥你和老刘认识多长时间了”

  王安全道:“哎呀那可就长了去了,我们认识就是因为末世来临的时候一起逃亡,说起来可得有二十年了。”

  谢春秋好奇的道:“能和我讲讲么?”

  王安全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个不过也不在意,耐心的讲了起来:“当初我随着逃跑的人群从蓉城市区一路跑到了这里,在这遇到老刘之后我们又随着另一波人一路往北跑进了晋岭躲了很久,中间在山里也是一起吃了不少的苦头,直至后来古旭尧将军把这边给打下来,我们听到风声才跑了回来,我以前就是个泥瓦匠,当初火种基地建设之初就得到了重视,而老刘来了火种基地之后,因为他以前是保安没啥特长就一直做苦力所以混的比较差,直到后来我们先后都长出了晶体才渐渐混出头的”言罢还无不得以的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李丽。

  谢春秋捋了捋之后问:“王哥你说你是在这里碰到老刘的,那他以前是在这里当保安么”

  王安全闻言点了点头道:“这里以前叫蓉城大学开发区分校,老刘以前是学校的一个保安。”

  谢春秋闻言暗自思索,难道是这老刘以前在学校里见过他与百洁,按照这二十年前来算老刘估计也就二三十岁,在这血气方刚的年纪里见到百洁这般姿色的美女自然会留下很深的印象,而经常伴在她左右的谢春秋自然有很大的可能被连带着记住,可是假如说老刘只是见过他们二人,那百洁托老刘带的那句话又是怎么回事?一想到百洁的叮嘱谢春秋心里就有些酸楚,事情显然不会这般简单,不过这事情一时半会不会有新的进展,只得又与王安全闲聊了几句才起身告辞。

  待谢春秋刚一出门便看到了带着个破行李箱双手抱胸站在家门口的谭淑媛,见到这个妞他顿时就有些头大,而身后的李丽则是一脸暧昧的看了两人一眼便轻轻合上了门,心知谭磊肯定已经告诉了她,谢春秋不得不迎着谭淑媛似笑非笑的娇媚表情走了过去,同时心中哀叹这以后恐怕是要多一个拖油瓶了。

继续阅读:私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