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得罪南山
白马公爵2018-10-15 08:416,050

  李扬被马的反应弄得有些惊慌失措,好在自己的马术不差,不然要是从这马上被甩下去,那自己的脸可就真的是丢尽了,以后还怎么回到门派里见人。

  以前人们见到自己只有避让的份,不想今天竟然有人冲撞自己。想到这里,李扬不禁十分的气恼,稳住马,看着千羽喝道:“哪来的贱民,敢挡本少爷的路?”

  一旁群众看清马上人的衣着后不禁为少年担心。李扬穿着南山派的服饰,而南山派一些弟子的做法也“深入”民心了。

  千羽看见是南山派的门人,心中还是有所好感,解释道:“在下看见这位小孩险些命丧马下,心中不忍,无意冒犯,还望见谅。”

  “无意冒犯?还见谅?呸,你以为你是谁啊,敢跟我们李师兄这么说话。”李扬还未说话,身后的师弟听了不屑的嘲讽道。

  千羽听了眉头一皱,心想以后进了南山派便是同门师兄弟,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还是道:“那请问你们想要怎么样?”

  “怎么样?哈哈,跪下给我们师兄磕三个响头我们便饶了你。”李扬师弟冲着千羽高傲的说着,听着师弟提出的要求,李扬也没有说话,默认了。

  听了这话,群众以及老农都觉得欺人太甚。老农见千羽这样都是为了救自己的孩子,忙对着李扬说道:“大人,这些都是草民的错,就让草民给各位大人赔罪吧。”

  说着就要跪下了,但是李扬看了一眼嘲笑道:“你算什么东西,敢在本少爷面前说话?”

  这话说的让老农很是尴尬,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千羽在听了李扬师弟的话后便已经怒了,但是压着,看见老农为自己说话却遭到如此羞辱,过去拉着老农说道:“老人家,你现在走吧,这里没你什么事。”

  “可是恩人,我走了你可怎么办?”老农还是担心地问道。

  “我没事的,你走吧。”

  “我不放心啊。”老农说着。最后在千羽的搀扶下走到了路旁,站着不愿离去。

  李扬一直高高的看着,没有说话,嘴角挂着冷笑。今天替师傅出来办事,还没进城就遇到这种事情,当然得教训教训。

  千羽把老农送到一边后,冷冷的看了一眼李扬道:“不可能。”

  说完不再理睬李扬他们径直朝前走去。

  李扬十分恼羞,自己父亲乃是南山派长老之一,自己从小在门派里受到尊敬,今日竟被一个不知道哪来的贱民所轻视,这是极大的耻辱。

  “找死,小子!”说着李扬抽出鞭子朝着千羽后背心抽去。

  千羽像是早就料到会这样,回身一把抓住鞭子,用力一扯。李扬没想到这小子会反抗,还用这么大的力,一个不注意,便被拉下了马,来了个狗吃屎。

  群众见状都想笑,可又不敢,只能深深的憋着。师弟见师兄出了丑,忙喝道:“小子,尔敢!”从马上跳了起来,攻向千羽。

  千羽见了,也不慌,看准他的破绽,在李扬师弟近身之时,一拳打了过去,便把他打倒在地,落在了李扬身边。

  虽内力全无,但这些年也不是白练的,在不经意间对付这几个学艺不精的南山弟子千羽还是轻而易举的。

  看着这两人,千羽道:“两位,好自为之。”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看着千羽远去,群众仿佛出了一口恶气,平日里遇见这种事都是忍气吞声,想不到今日会如此痛快。

  李扬和师弟吃了亏,心中对千羽已是恨到了极点,看着远去的背影,心中暗骂道:“小子,你等着,别让我再看见你。”然后灰溜溜的起身上马进城去了。

  千羽把这事当做了一个小插曲,继续朝着终南山前进。天黑了,找个没人的地方生堆火,就这么休息了。第二天天一亮,又接着上路。终于在第二天傍晚到达了终南山脚下,思量了下,决定还是在山下休息一晚,天亮再上山。

  李扬与师弟把信交给守城太尉后便又赶了回去。一路上两人都发誓对城门口发生的事对谁都绝口不提。

  两个衣衫朴素的中年人在黄昏时分出现在了南阳城,一个腰间挂着一柄宝剑,一个腰间系着一玉箫。两人一个高大憨实,一个体型相对瘦弱,但却相貌迷人。两人站在路上,并没有吸引过路人的注意。

  “大师兄,师傅这次派我们来到底何事,你到底是知道不知道?”那位系箫的问道。

  高大的师兄回答道:“前几日师傅受到南山派送来的书信,说南山派与北海派有些摩擦,但是大家都是大门大派,不能因为一些小事伤了和气,所以请我们前往做个调解和见证。”

  “他们闹点摩擦和我们有什么关系,真是的。”师弟抱怨道。

  “好了,既然师傅派我们来,就是想让各大门派和气相处的,我们也不能违背了师傅的意思。”师兄宽慰道。看了看天色,师兄说道:“我们先找家客栈住下,明日一早再启程。”

  言罢,带着师弟寻客栈住宿去了。

  天一亮,千羽便上山了。到达山门时已是巳时。

  李扬赶回门派时正好赶在千羽前面,他刚进山门,还没来得及上山,师弟便拉住他小声道:“师兄,你看。”

  说着让李扬往后看。李扬回头一看正好看见千羽,但千羽却没看见他们。

  看到这里李扬心中不由一乐:“你小子终于让我遇见了。”

  他拉着师弟走到了一旁,准备看看接下来千羽会干什么。

  千羽走上前,看见两个南山派弟子守着山门,于是上前准备通报。

  两名弟子看见有人来上前问道:“什么人?”

  千羽解释道:“两位师兄,我是受故人之托来找人的,劳烦两位师兄通报一下。”

  “找人?你要找谁?”其中一名守山弟子问道。

  “我是来找须弥子须长老的。”千羽道。

  听说要找须弥子,两位弟子听了说道:“请你等下,我进去通报下。”

  “那麻烦师兄了。”千羽听了心中一阵轻松。

  其中一名守山弟子看了看千羽,冲着另一个弟子点了点头便进去了。看着那名弟子朝着山上走来,李扬在半山腰对着他轻声喊道:“张师弟,张师弟。”

  张师弟顺着声音看见李扬,忙行礼道:“李师兄,你怎么在这?有什么事么?”

  李扬看着张师弟,问道:“我看山门口来了个人,他是来干嘛的?”

  “哦,你说他啊,他是来找人的。”张师弟如实答道。

  “找人?找谁?”

  “说是受故人之托来找须长老的。”

  “须长老?”李扬听了皱了皱眉,沉思了一会儿。张师弟见没什么事了,便准备往上山去通报。

  “哎,张师弟,你等等。”李扬叫住了他。

  张师弟转身问道:“李师兄,还有什么事?”

  李扬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说道:“这个人在南阳城与我有些恩怨,对我很是不放在眼里,所以我想请张师弟帮个忙。”

  “这……”张师弟听了,迟疑了。

  “放心,以后只要我李扬在山上,绝对不会亏待你张师弟的,这点小事只有你知我知,很简单的。”说完李扬还朝着张师弟使了个你懂得的眼色。

  张师弟听了,思考了片刻,道:“好,李师兄,我相信你,我们师兄弟你不会害我的。”

  “这就对嘛”,李扬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李师兄想让我怎么做?”

  李扬凑在他耳边嘀咕了两句,听完张师弟点了点头说道:“请师兄放心,这点事我一定会办成的。”

  “那就全靠张师弟了。”

  张师弟朝李扬拱了拱手,继续朝山上走去。李扬身边的师弟看着这一切,笑着说道:“师兄,这次定不会让那小子好过。”

  “那是,得罪我还好好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呢。”看着山下,李扬阴阴的道。

  千羽站在山门外静静的等着,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只见那位离去的张师弟才从山上下来,对着千羽说道:“须长老近日在闭关,短时间内不见客。”

  “闭关?那得多久呢?”千羽急切地问道。

  “你要知道,这可是说不准的,长老们参悟武功心法都是不定,而须长老才刚刚开始,所以短时间内是不会出关的。”张师弟说道。

  “这样,那我就在这里等他。”千羽说着走向山门外几丈远的地方等着。

  看到这里,另一个守山弟子正要说话,却被张师弟拦了下来,使了个眼色。等千羽走远了,张师弟才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这位师弟才明白,虽有些担忧,但还是没说什么。

  千羽来到路边坐下后便闭目静心下来,进入冥想状态。两位守山弟子看着这个也没说什么,毕竟是李师兄要为难的人,他们也不能多帮助什么。

  黄昏时分,山道上来了两个人,正是南阳城里那拿剑和带箫的师兄弟。两人经过千羽时,看了看千羽,虽惊奇但也没说什么,直径走到山门口。

  张师弟上前问道:“来者何人?”

  “我们是昆仑派弟子,我是张大彪,这位是我的师弟萧胡,我们受贵派掌门之邀特来贵派。”憨实的张大彪回答道。

  “原来是昆仑的张师兄、萧师兄,里面请。”说着两位守山弟子领着他们上山去了。

  萧胡跟在他们后边,看了眼后面拉着一个守山弟子问道:“这位师兄,山门外的这位可是贵派弟子?”

  那名弟子忙回答:“萧师兄说错了,这位并不是我们南山派的弟子,只是找人没找到,在此等着。”

  “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你们南山派做错事在此受罚的弟子呢。”萧胡笑笑道。

  “萧师兄说笑了,我们就算要责罚也不会在山门外,这可是有损我们颜面的。”那弟子也尴尬的笑道。

  于是一行人继续上山来。来到山顶,便是依山而建的建筑房屋,放眼望去鳞次栉比。

  听闻昆仑派的人到了,南山派的几位长老也出来迎接。

  “昆仑派的高徒前来,实在是我们南山派的荣幸啊。”为首的一个白须老者站在台阶上朗声道。

  “昆仑张大彪(萧胡)见过各位长老。”张大彪与萧胡对着几位长老行礼道。

  “这位就是昆仑派的大弟子张大彪?”白须长老须弥子问道。

  “正是弟子。”

  “十年未见,你倒是变化了很多啊,沉稳稳重了不少,看来卫掌门没少费心对你栽培啊。”

  “弟子愚钝,虽十年来每日受师傅教诲,但精进甚微,不如萧师弟。”张大彪谦虚道。

  看着萧胡,须弥子点点头道:“这位弟子看着骨骼就不凡,眼神又有灵性,是块好料子,你们卫掌门眼光可真毒。”

  “承蒙须长老夸奖。”张大彪与萧胡道。

  “长老,两位昆仑弟子远来是客,是否先请他们进去休息?”一旁的弟子提醒道。

  “你看我这记性,天色也不早了,带两位贵客先去休息吧。”须弥子醒悟道。

  张大彪和萧胡在南山派住了几日,原本事情四天便办完了,他们打算和北海派的一道回去了。

  哪知须弥子道长一定要多留他们几日,说是两派好久没有弟子来往,这次要不是为了南山派和北海派的事情,说不定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走动,张大彪和萧胡也只得又多留了三日。

  又过三日后,两位才在众人的目送下离开。看着张大彪和萧胡离去的方向,须弥子长叹了一声道:“昆仑还是比我们更前一步啊。”

  在其身后的李通长老不解问道:“须长老何出此意?”

  “五大派在寻常人眼中没什么分别,甚至连我们都以为我们相差不大,可是我们都错了。昆仑的卫子五本身实力如何我们已经不知道了,昆仑一派低调,很少出现在世人眼前,这正是卫子五的作风。况且卫子五看人的眼力又是所有人之中最狠最准的,看他的弟子,这次光来了他的大徒弟和二徒弟,且不说他二弟子光本身流露出的气质谈吐,还有偶尔间的气势,证明他的根基已很深厚。再说那个看似憨实的大弟子,十年前我见他与如今见他已是天壤之别了,那份稳重不是寻常人朝夕可磨练成的”。须弥子解释道。

  “难道我们南山派的弟子就不能达到这种高度了么?”李通不甘心。

  “让资质不错的弟子认真修炼,收收心吧,不然真的会被落下很多的。”须弥子只得道。心中却是暗暗决定,只要找到那些先天资质不错的孩子,并从小重点培养,就不相信不超过昆仑。

  千羽这七天一直在山门外冥想等着,饿了就去找点野果,下雨了在树底下躲会雨,连两位守山弟子都觉得过意不去,可是李扬过来看了下,冷笑了几声,又对两个守山弟子夸赞说做得不错,他们也不敢有所善意了。

  张大彪和萧胡从山上下来,出了山门,看见千羽还在路边打坐冥想。

  身上衣服因为雨露水的原因已经褶皱,他自己也很是狼狈,脸色苍白,不过还是一直坚持等着。

  感到有人站在自己身前,千羽睁开了眼睛,看见两人一个魁梧一个瘦长,正看着自己,知道这两位就是前几日进入南山派的人。

  千羽张嘴问道,因为长时间的不动,嘴唇有些干涸,嗓子也有些沙哑:“两位可有何事?”

  张大彪皱了下眉头问道:“小伙子,你在这里做什么?我看你都坐了好久了。”

  “我在这里等人。”

  “你等谁?可是南山派里的人?”

  “是的”,千羽答道,“我等须弥子须长老。但是须长老在闭关,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出关,所以在此等候。”

  “须长老?”张大彪与萧胡对视一眼,萧胡问道:“是谁跟你说须长老在闭关的?”

  “是守山的两个弟子,他们上去通报后告诉我的。”

  “小伙子,实话跟你说吧,我们刚从南山派出来,在里面见到了须长老,他并没有在闭关,也没有闭关的意思,所以是不是有人骗了你?”萧胡继续道。

  “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他们为什么要戏耍我?”千羽否定道。

  “那么就是须长老不想见你了。”张大彪最后猜测的给出了个结论。

  “不想见我?可是他曾对我爷爷有约,有朝一日我们家有人求他,他必倾力相助的,如今怎么可以这样失约呢?”千羽开始红了眼,吼道,正要站来想冲上山去理论,却因为坐太久又起得太猛,身子踉跄的要跌到了。

  萧胡眼疾手快的连忙扶住他,并安慰道:“你先冷静下,身体要紧。”

  张大彪沉思了下,问道:“你来南山派找须长老究竟所为何事?”

  站稳身子的千羽答道:“我家中惨遭歹人陷害,仅我一人逃生,爷爷临终前嘱咐我前来南山派找须长老,投靠南山派,不想如今却是这个样子。”

  说罢,千羽也失了神,本来以为按照爷爷的说法,找到须弥子就可以进南山派,这样自己就有着落的地方,让自己变得更强。

  可现在须弥子不愿见自己,进入南山派更是不可能了,接下来怎么办,一时间,千羽也暂时没了打算。

  看了看张大彪,萧胡轻声说道:“大师兄,我看这少年与我们有缘,不如就先带回师门,到时候由师傅定夺如何?”

  张大彪看了下千羽,思量了片刻点点头说道:“好,我看行。”

  于是萧胡便对千羽说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你现在可有什么打算么?”

  “我叫千羽,打算?”千羽迷茫了下,说道,“我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既然南山派不肯收我,那便去其他地方看看。”

  “是这样的,我们是昆仑派的,如果你还没有什么打算的话,不如先跟我们去昆仑,到时候说不定可以进入昆仑,你觉得如何?”萧胡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这样可以么?”千羽问。

  “可以,你可以去试试,说不定就可以进昆仑,不过最后能不能进也要看你的造化了。”

  “好,我跟你们去。”千羽道。现在他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了,就去昆仑碰碰运气。

  “我叫萧胡,这位是我们昆仑派的大师兄张大彪。”萧胡介绍道。

  “张师兄,萧师兄。”千羽分别行礼道。

  张大彪点了点头,说道:“好了,既然你决定跟我们走,那我们就上路吧。”

  “好。”说完千羽看了一眼这个欺骗和伤心的地方,暗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终有一天我千羽会回来的,到时候我会让你们后悔没有让我进入南山派。

  跟上张大彪和萧胡的脚步,三个人便离开了这终南山。

  南山派守山弟子也在晚上时才发现这个在山门外打坐了七天的人不见了,不过也只是当做没撑住放弃了,告诉李扬时,李扬一脸的不满足,仿佛还没有出够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情江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情江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