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小洛
白马公爵2018-10-12 08:313,326

  晌午时分,正是天气最炎热之时,坐在阴凉处正休息的千羽突然听到一阵打闹声,睁开眼看去,却是在富豪区一帮家丁正在殴打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

  少年倒在地上正双手抱着头蜷缩在地上被他们打得连声求饶,可家丁们还是和管事对这少年拳脚相加。

  一个瘦弱的少年如何经受得住一帮成年人的殴打,渐渐地少年的求饶挣扎声越来越弱,眼看怕是不行了,管事这才喝令制止了家丁们继续殴打。

  虽说这穷人的命在他们眼里不值一钱,可这毕竟不是他们家的奴隶家丁,这样在家门口打死,多多少少还是要赔钱,但这钱主人肯定是不可能出的,只能由自己出。

  不管多少钱,这钱都是自己的,犯不着为了一个乞丐害的自己破财,所以管事最后还是制止了。

  “呸,小乞丐,偷东西敢偷到我们家,真是不想活了,这次饶了你的贱命,下次长点记性,不然可没这么好运了。”管事骂骂咧咧的说道,“我们走。”

  随后招呼家丁们一起进了府,留下少年一个人躺在地上。

  附近两边看热闹的人很多,富豪这边笑着指指点点,穷人那边则皱着眉头却也不敢上前帮忙,怕惹祸上身。

  看到管事进了府,大家看了一会觉得没什么热闹可看了,这才慢慢散去,谁也没有再去理会那个少年。

  太阳下,少年在地上已经躺了多时,已经挣扎不起来了,整个人都是昏的,有被打的也有饿的,感觉自己浑身一阵阵的痛在刺激着自己,左手好像没有了知觉。

  肯定是断了,他这样想着。头上被打的流出了血,虽然没有流进眼睛,但是却也不敢睁着,又没有人来帮助自己,总的来说,少年已经放弃了希望,躺在地上等死了。

  一阵脚步传来,虽然很轻,但是从脚步的轻重可以判断来人由远及近。

  感到眼前有人,少年只有力气眯着眼睛,看见一个和自己一样身高大小的人站在身前,身影模糊,但却又是那么的真切。

  然后少年感到自己被人扶起,架在一个人身上,慢慢的走着,然后便失去了知觉。

  千羽看了看四周,看见没人上前,心中一阵哀叹,想到早上老板请自己吃馒头临走又送自己馒头,深深被这善心所感染,于是站了起来,走向那名少年。

  站在他眼前时,千羽感到他努力睁开眼想看自己,但是也只是细微的睁开了一条缝。

  千羽扶起少年,走向阴凉之处。穷人区里的人看向自己,对自己的举动没有丝毫想上来帮一把,冷酷的站着冷眼看着。

  千羽叹了一声,扶着少年走远,离开这块地方。

  少年醒来时感到嘴十分的干,嘴唇都像粘在了一起,想喝水。他努力地张开嘴,说道:“水。”

  已经是晚上了,千羽找到了间破旧但是没有人的小屋,让少年躺下,自己生了火。

  正坐在火堆边时,听见少年一个微弱的声音:“水。”

  千羽起身对他说:“你等会,我这就给你去拿水。”

  说着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千羽拿着破碗盛着水进来了,扶着少年起来,把水给他喂了下去。

  喝了水的少年过了好一会才缓了过来,感觉脸上的血迹没了,像是被谁擦了,左手被包裹着,尽管浑身还是很疼,但是比先前好多了。

  少年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间破屋里,倒塌的东西零星散落着,整间屋子勉强可以挡风。屋子中间生着一堆火,火堆旁边坐着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影子被拉得很长,投射在残破的墙上。

  千羽感到休息了一会的少年有动静了,转身问道:“你醒了?”

  “你是谁?”少年问。

  千羽想来下,说道:“我叫千羽,外来的,看见你被打,心中不忍,便帮了你一把。对了,你叫什么?”

  “我叫小洛,谢谢你。”小洛道。

  说完两人陷入了沉默。在这沉默中,一阵咕噜的声音打破了这气氛。两人四目相对,小洛感到更多的是尴尬。

  “你饿了么?”千羽问。

  “嗯。”小洛点了点头。

  千羽从怀中拿出了早上老王送给自己的馒头。老王一共给了自己三个馒头,中午和晚上一共吃了一个,油纸里还剩两个。

  千羽想也没想的把馒头都递了过去。小洛接过油纸,打开,看见两个馒头,虽然已冷,但还是用右手拿起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显然已经饿了很久。

  看着跟自己一样大小,但是比自己瘦弱许多的小洛,千羽知道,他一定受了很多苦,经常挨饿才会造成这么营养不良的。

  “你慢点吃,喝点水。”千羽把水递了过去。

  小洛接过水,就着馒头,很快吃完了一个,吃第二个时,突然地小洛低着头却吃得很慢很慢。千羽就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小洛吃,直到他吃完,两人才开始交流。

  “你是哪儿人?”千羽问道。

  “我本是东部青林城的。”

  “青林城?我听说过,那个在东部靠海的城市?”

  “是的,就在那个青林。”

  “那你家人呢?”

  “我父亲是一名渔人,家中有一条小船,常跟着大家一道出海捕鱼,母亲则帮大户人家做针线活为生,一家过得也平淡幸福。”小洛徐徐讲述着,眼中充满着对以往幸福生活的回忆,接着像是回忆到了伤心悲愤的地方,小洛眼中满是仇恨和愤怒。

  他接着说道,“可是,大地主家贪心,为了霸占整片沿港海域,收买各渔家的船只,并禁止一切除了他们控制的船只外一律不准下海。船是每个渔家的命,谁愿意轻易地卖出。所以一开始,大家都不愿把船卖给大地主,也没在意大地主的话,依旧下海捕鱼。大地主见没人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便贿赂官府,动用官人,把一些渔人以乱民罪抓起来,还毁了他们的船只。大家这才意识到了严重,小心起来了。有些人找大地主,想得到大地主的许可。可大地主要求每家每月上交给他一百两,他就同意这些渔民下海。可是普通老百姓,每月最多挣得也就二三十两,除了生活,哪有那么多的钱给他。东部靠海的小村子本来就穷,过日子都精细到每个铜板的地步,所以这一条路便走不通了。于是有些人便被逼无奈,只好把船卖给了大地主,可大地主却又以一百五十两每条船的价格收购,渔民们当然不同意,所以大家只有偷偷地下海。父亲为了怕被发现,每次都是晚上把船划到很远的地方才敢捕鱼,白天靠着帮别人搬运货物赚零钱。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过了一个月,一个月后的一天夜里,父亲照常出去打鱼,可是被大地主的人发现了。他们当着父亲的面把船砸的粉碎,还把父亲打到吐血。我们是听邻居说才知道,立刻和母亲把父亲抬回家。连夜请来大夫,大夫开出药方,经过几天的休养,虽然还是躺在床上,但父亲已经有了好转。可是这时候,大地主又派人来我家大肆的打砸,还警告说不会让我们好过。接下来几天他们每天都来闹,父亲的病情又恶化了。最后被他们气的在一天夜里吐血身亡了。为父亲治病花光了积蓄,家里没有钱了。但他们还是不肯放过我们,到母亲做工的大户人家里挑拨威胁,使得母亲也失去了工作。辗转找了几次工作,都被他们威胁,东家都欺负和虐待母亲,为了这个家母亲忍着,半年后,实在熬不住了,最终母亲劳累而死。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了,因为担心他们还为难我,母亲临终前让我出来,不要再回去了。”

  “怎么会有如此霸道无情的人,这都是什么世道?”千羽听了忍不住气愤的骂道。

  “世道?呵,官府与有钱人勾结一通,称兄道弟,我们这些穷人哪还有什么生活的余地。”小洛冷笑道。

  “那你今天为什么被他们打?”

  “我来到樊城,想找份工作,可是一直没找到,实在饿得不行了,溜进了他们家的厨房,想找点吃的,可是没想还没等我找到,就被他们发现了,现在,我这条手怕是废了。”说着,看着草草包扎的左手,小洛一连后悔的道。

  千羽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好。正在这时,小洛却冲着千羽说道:“不过多亏了你,今天还是保住了一条命。”

  “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得到尊重,每条人命都是一样的,这世界还是存在善与爱的,所以我帮了你。”

  小洛怔怔的看着千羽有些失神,收回心神后反问道:“那你呢,你家在哪?怎么会跑出来?”

  千羽看着燃烧的火焰,从那火焰中仿佛映出一张张熟悉的脸庞,他缓缓道:“我来自北方,原本家中有一个疼爱我的爷爷,一切都很美好,可是家中突然遭了土匪,杀了我全家。我也是在叔叔的保护下才得以逃脱,叔叔却不幸死了,现在这世上就剩我一个人了。”

  言罢,两人沉默无语。良久,千羽说了一句:“今日你受了伤,早点休息吧。”

  说完就找了个地方睡去了。小洛看着睡去的千羽,没说话,但心中有什么生根了。

  这天夜里,上天把两个孤苦无依的人拉在了一起,让他们在这件破屋里相遇,也是命运一起的开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情江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情江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