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赴请
白马公爵2018-10-09 16:124,489

  在奇物斋不远的食客来至尊雅间里,一名贵族少年正向与他年纪相仿的蓝衣少年汇报着:“少爷,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后来还是上官小姐解的围。”

  蓝衣少年看着奇物斋的方向,喃喃道:“圣王时期的夜明珠么?东西虽好,可是不一定是吉利。你知道为什么盗墓贼都命短么?后半句问着那贵族少年。”

  “这个,我不知道。”

  “那是因为盗墓是伤阴德的,盗的多了,惹怒的可是神明。这盗墓出来的东西可并不一定好用。只是上官家这有点偏护东方家,难道是?不过,东方寻这低调的人还是得见一见,看看这个人是否值得深交。这样,你拿着我的帖子去,邀他明日来食客来坐坐,记住,态度一定要好,我可不想被人骂没管教好手下。”

  “是。”贵族少年躬身答道,退出了包间。

  “东方寻,你可别让我失望啊。”蓝衣少年望着窗外说道。

  东方寻带着东方雪儿又到处逛了下,买了些东西,在快傍晚时三人才回到了府上。

  还没进门,便听到有人叫自己,回头看见一个衣着华丽地少年手拿一帖子对自己躬身道:“东方少爷,我们家少爷想请您明天在食客来一同喝茶,希望您能赏光,这少爷让我交给您的帖子。”

  东方寻接过帖子看了看,答道:“回去禀告你家少爷,明日我东方寻定来。”

  少年忙谢着离开了。

  “哥,是谁邀请你啊?”东方雪儿不禁问。

  看着离去的少年,东方寻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道:“一个或许可以结交一下的家伙。”

  说完便不多说,领着跺脚的东方雪儿进府了。

  晚饭后,东方仞传人叫东方寻去他书房。在书房里,东方寻站在书桌前,看着爷爷。

  “听说今天你们上街在奇物斋和司空家那小子起了点冲突?”东方仞问。

  “是的。”东方寻老老实实答道。

  “怎么样?”

  “起先他以势欺人,但是在我这没占到便宜,我在仗势上没输,后来上官家出面调解,他丢了点小面子。”东方寻解释道。

  “嗯,不能输了气势,不欺负人但也不能让人骑到脖子上。以后也别忘了。去吧。”东方仞说了几句便让东方寻回去了。

  在司空家,同样是书房,司空白看着眼前的孙子问道:“怎么回事。

  司空释解释说道:“因为一颗圣王的夜明珠,没争过他。其中有上官家插手,吃了点小亏。不过下次我可不会让他这样轻松的。

  “嗯,一次小亏并不代表什么,小小的胜利可以用一个大的失败去打击。你要记住,目光要长远,不要在乎眼前的小失小利。至于上官家,有空我去找上官云那老家伙聊聊。

  “是,爷爷。司空释说道。

  第二天,东方寻练完一套拳法,一套枪法,换了身衣服,带着林旭出了东方府前往食客来。

  两人来到食客来门口,便看见昨天送贴那少年已在门口等候了。见到东方寻到来,少年忙迎上来:“东方少爷,您来了,少爷让我在这等您,请跟我来。”

  说着领着两人进了食客来,来到四楼雅间,打开了一间竹溪涧的包间,对着里面说道:“少爷,东方少爷到了。”

  东方寻进门看见一蓝衣少爷坐在桌前,桌上摆着一副棋,刚才在东方寻进来之前,他显然在看棋。

  听到汇报,蓝衣少爷抬起头,看见东方寻站在门口,笑着招手道:“来来,东方兄,坐。”

  东方寻也笑着说:“想不到秦兄有这雅兴,跑食客来来下棋。”

  “你不知道,我这要是闲下来,便会到处看看玩玩。昨日听手下人说在奇物斋遇见东方兄了,所以特此邀你来食客来坐坐。来,喝茶。”

  “请。”东方寻也抬手道。

  “不知东方兄对这棋局有何见解?”秦纵横出声问道。

  东方寻放下手中杯,看向棋局,眉头略微的紧紧一皱,而过后又渐渐舒展开来,秦纵横在一旁也不出声,这是含笑看着。

  “这局棋看似龙腾深渊,有冲破云霄之势,但是实则十面埋伏,危机重重。白子已挡不住对方数回合,黑子已把白方逼入绝境了,白方已无胜算了。”东方寻沉思了片刻道。

  “哦?那如果你执白子你会如何应对?”秦纵横不禁问道。

  “我只能尽量拖延落败的时间罢了。”东方寻很肯定道。

  “我们来试试。请。”秦纵横做了请的手势。

  东方寻执白子,便开始落子了。两人十回合后果如东方寻所料白方败落,但东方寻也尽了努力拖延住溃败的形式,使得最后败的不是很惨烈。

  “好功力,想不到东方兄对棋艺还有这般研究。”秦纵横不禁夸赞。

  “这棋盘便如战场,棋子如士兵,学了兵法,把它融入其中,便胸有丘壑了。”

  “说得好,来喝茶。”

  两人移步到窗前喝茶去了。东方寻喝着茶,缓缓道:“秦兄不简单啊,连这香炉里都有着西域龙涎香,这可是只有皇族里才有享受的啊。”

  “哪里,家族曾在西部与西域人打过交道,得到些这香料,虽不像皇族进贡的极品,但也是上品。倒是东方兄对西域文化似乎也很了解。”秦纵横淡淡的道。

  “我只不过是待在家里看些杂书罢了,终是些纸上的东西而已,像这龙涎香也是从《史志》上对西域中所了解的。”东方寻细细品着茶。

  “哦?那我可要多跟东方兄好好交流交流了。”

  接下来两人便聊了很多各方面的话题,每个话题都会让两人从谈话中有不同的收获。

  两人一直谈到下午,直到申时才分开。秦纵横亲自送东方寻到门口,两人相互作揖分别,秦纵横说道:“下次有机会,希望还能和东方兄像这样畅聊。”

  “我也很期待。”东方寻笑着回应道。

  直到东方寻消失在视线里,秦纵横身边那手下才问:“少爷,你觉得这人怎么样?为何你对他如此客气?”

  “这个人不好说,表面上很平常老实,但是才学和心智以我现在还不能够完全的看透。这人好歹也在四王之列,所以还是不能轻视,至少目前不能为敌,先与其交个朋友。”秦纵横看着前方缓缓感叹道。

  东方寻回到府上,晚饭时东方仞问道:“秦家小子怎么样?”

  东方寻放下碗筷,恭敬道:“值得一交,毕竟目前还没有恶意。”

  “嗯,各大家族都在暗中找着盟友,为了共同利益而结盟。但是,寻儿,你要记住,世上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共同的利益。”

  “孙儿记住了。”

  接下来东方寻又变成了闭门不出,在家每日努力练武。

  还有半个月东方仞七十大寿,府上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准备东方仞的大寿了。许多旁系亲属、远在外边的亲戚也赶到王城,听说连远在边疆的二叔东方轩也正在赶回来为老爷子祝寿。

  田福也特意跑到东方寻小院,嘱咐这段日子东方寻不要外出,在府上接待来客。

  龙腾大陆上所有东方家的亲戚都来,哪怕沾点亲的也来凑凑热闹混个脸熟,所以说这次东方仞的七十大寿可谓是热闹非凡。

  过了几天,东方寻的二叔东方轩也赶了回来。东方寻听了,也放下手中的事情,急忙去找二叔了。

  从小没见过父亲,二叔又是父亲唯一的弟弟,所以感情就跟更深了,而二叔也从小都很疼自己。刚走近二叔的院子外面,便听到里面传来了二叔和东方雪儿的笑声。

  东方寻推门喊道:“二叔,我是寻儿,听说你今天回来了,我来看你了。”

  东方轩听到自己侄子的声音,放下抱着的东方雪儿,走到院子里,看见东方寻正站在院子里对自己作揖:“二叔,我来看你了。”

  看着几年不见的侄子,东方轩心里也十分的高兴,大手一挥:“好小子,几年不见,长高了不少,看样子进步不少啊。”

  眼前的中年人三十出头一点,魁梧的身材,满头的乌丝,脸上五官分明,英俊刚硬的线条,与东方仞年轻时有着八分的相像,一双眼睛尖锐如鹰,这是常年带兵训练出来的,身上带着一股军人的气质。

  “二叔也越来越英俊了。”东方寻调侃道。

  “哈哈哈,你小子。来,过来坐,让二叔好好看看,也给二叔讲讲这几年怎么样。”于是东方轩抱着东方雪儿和东方寻坐在院子中聊天起来。

  接下来几天,东方寻一有空便跑到东方轩小院来找二叔聊天,两人也常有很多话题可以聊。

  毕竟作为东方家的男人,在文学见识和武艺上都是出类拔萃的,再加上这几年在塞外边疆,有了更多的见识,对于东方寻还是有很多教导作用的。

  东方轩在《龙虎拳》上已到初窥龙吟的地步,《破炎枪》则是大圆满到横扫千军之势。

  来,再用你的虎势来攻击我。平时不多见,东方轩抽空就指导一下东方寻。

  东方寻摆出虎形,蓄势,猛地扑向东方轩。

  刚要近身,便被东方轩轻易的挡住,边格挡边说:“虎有形,但势不足,虽有那么点虎势,但不够。记住,虎乃林中之王,有的是王者之气,你虽已摸到些边缘,还有欠缺。想象自己是王者,巡视领地的那种君临天下之势。”

  东方寻每攻击一次,东方轩都会指出其中不足,不知不觉东方寻慢慢的在进步。

  距离大寿越来越近,整个府上也越来越忙碌。东方轩回来后的不久,东方仞找了东方轩。

  还是在书房,东方仞坐在书桌前,看着长得像自己年轻时的二儿子,也是充满了感慨。

  虽然在外他是让敌人不敢越边界半步的不败熊王,在朝野也有很大的名声,但终归还是自己的儿子,三十出头能有这样成绩,东方仞也感到骄傲。

  东方家男丁本稀少,东方寻年纪又小,如果东方轩能回来撑起这个家东方仞也不担心,只是朝中无将,守不住边疆,东方轩不得不留在外面。

  这次回来也是因为好几年没回家,以祝寿之名皇上才得以让其回来,祝寿一结束又得赶回边疆驻守。

  “说说边疆那边的情况吧?”东方仞问道。

  东方轩直了直身子,道:“是。边疆那些西戎虽然发起了几次进攻,但是都被我们挡住了,他们没占到什么便宜,损失很大。虽然我方也死了好几万将士,但自那以后便没有什么大动静。从我方斥候得到的消息,好像西戎正派人向中原和谁取得联系,如果两者达成协议,我们将背腹受敌,被他们里应外合。所以现在急需找出西戎在和谁联系,还有就是需要增派将士前往边疆。”

  “想必你已经听说了不久前我军行进了军演,你可知道为何?”东方仞捋了捋胡子问道。

  “孩儿不知。”

  “在这寻常的情况进行军演,那是因为戎夷三国都派出使臣来求和,而大梁这边却丝毫没有动静。”东方仞道。

  “所以这次军演其实是在示威是么?”

  “不错,敲山震虎,想必大梁那边也会有所思考。”东方仞道。

  “好了,你说的这些情况我会在给皇上的奏章里写明,至于将士,你这次可以把虎狼军带一半走,另一半还是得去把大梁看死。”东方仞思量之后道。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些其他的,看着已白发皱纹的老父,东方轩只能抱拳退出嘱咐父亲早点休息。

  东方轩走后,东方仞开始在灯下书写奏章。听着蜡烛燃烧的啪啪音,东方仞对着书房出声问道:“那边的消息怎么样了。”

  “据收到消息,丞相近日与魔教人会面,可能是魔教教主,还曾与上官家家主见过一面,不过出来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一道黑影在黑暗中恭敬的回答,好像他一直在那里似的。

  “那狐狸既然要动了,我们也得留心点,你们继续盯着他们。”

  房间又恢复了安静,像从来没有人出现过一样。

  这是东方家的秘密卫队,影子卫。可以说,每个家族都有这么一直秘密力量藏在暗处,毕竟想要生存下去,所有的实力总不能展现在他人面前。

  与此同时,司空家家主正听完他们家族暗部队的汇报后,命令道:“吩咐下去,做好准备,等他大寿一结束,动手。记住,一定要做的全面,让那个人别失手了。”

  等暗部队下去后,司空白看着烛光自语道:“这次大寿,也是你的大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情江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情江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