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冲突
白马公爵2018-10-09 16:113,771

  李总管拿起桌上的盒子,按着一定规律在盒子上转动着,不一会只听“啪”一声,盒子被打开了。

  “慢着,”东方寻出声道,“这盒子好像很有趣,拿过来看看。”

  李总管递了过去。接过李总管递过来的盒子,东方雪儿和林旭也围过来看看这到底是什么盒子,引得东方寻这么好奇。

  “呀,这盒子没有锁孔。”东方雪儿惊奇的叫了出来。

  东方寻仔细看着手中的盒子,只见盒子正上方雕刻着梅花,在四周分别雕刻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兽,每一兽身上都有一片凸起的小点。细看正面的梅花,看久了又像真的梅花似的,会开花凋谢有变化。

  “想不到,这盒子也是件好宝贝啊。”东方寻称赞道。

  “东方少爷好眼力,这盒子乃鲁大师大弟子起白亲手制作的梅盒,曾花三年时间到各地选取上好的材质,盒子上的花纹设计又亲手雕刻,采用无钥锁,内部又精细设置,只有正确的开锁方式才能打开,强硬手段也是打开不了的,只会连带盒内东西一同销毁。后世有很多模仿起大师制作此梅盒,但是远远不及这真品。此次为了放置这夜明珠,本家也花了大心血,拿出这收藏好好久的梅盒。”

  “那这梅盒该怎么打开呢?”好奇的东方雪儿问道。

  “东方小姐,看到盒子正上的梅花图案了么?奥秘就在这里。只要盒子主人设定了开锁方式,上面的梅花数和梅花色泽就会变化,然后通过正确旋转四周的小凸起才能开锁。”

  “原来是这样啊,好神奇啊。”东方雪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不光是东方雪儿,连东方寻和林旭也是第一次听说这梅盒,不禁对梅盒多看了几眼。看了看盒子后,东方寻打开了盒子,只见盒盖刚打开,一阵璀璨的光瞬间冲破盒子,众人的眼前一亮,一束柔软的光射进眼睛。

  “哇,好美啊!”东方雪儿赞叹道,眼中已经充满了喜爱之情。

  这边的动静也吸引了三楼其他人,纷纷围了过来。

  只见梅盒中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珠子正安静的躺在其中,看见这夜明珠,东方寻不禁想起“岁星之精,坠于荆山,侧而视之色碧,正而视之色白”。

  虽说以前也见过夜明珠,但是像这么美的还是第一次见到,正不愧是圣王所收藏的。

  众人都在为之惊叹之际,突然从楼梯口传来一声:“这东西我要了”。

  众人回头望去,只见不知何时在楼梯处出现了一行人,各个衣着华贵,中间白衣镶金边的少年手持一把檀香扇正睥睨众人,年龄与东方寻相仿,但多了一副目中无人的傲气。他身旁的人也脸上略带傲慢的看着,夹杂着一丝嘲讽。

  “是司空释司空少爷。”人群中有人出声道。

  东方雪儿嘟着嘴不满的看着司空释一行人道:“真没礼貌。”

  东方寻至始自终都没有回过头,他合上盖子,对着李总管说道:“这东西多少钱,给我包起来,送到我府上。”

  李总管从司空释出现便认出了这位恶少,现在看见两位爷都为这一件东西争起来,着实为难了,毕竟卖给了谁都得罪了另一方,而两边又恰恰都得罪不得。

  李总管偷偷地擦着冷汗,正不知道该如何之际,只听司空释旁的一个跟班出声了喝道:“大胆,没听见我们少爷要了么,识相的话赶紧给我放下。”

  “你才大胆,什么狗东西,敢这么放肆。”林旭向前一步怒喝道。

  东方寻捧着盒子转过身,对林旭摆了摆手,看着那小厮冷冷的说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而越到后面声音越高。

  “是东方少爷。”有人出声道。

  众人一看是东方寻与司空释,这王城有名的四小王中的两个,而如今遇到一起又相互争执,有人看热闹,有人则冷眼旁观着。

  刚刚东方寻一直背对着大家,所以司空释一行人并没有看清这家伙是谁,现在转身了,才看清是东方寻。

  那小厮看清后一下子收敛了气势,没想到自己刚才冒犯的是这位爷。

  就在小厮为难之际,司空释发话了,他收了扇死,对东方寻拱了拱手道:“原来是东方兄,刚才不知是你,多有得罪,李三,还不快给东方少爷道歉。”

  后半句则是对着小厮喝道。

  李三战战兢兢的给东方寻鞠躬赔礼道:“东方少爷,刚才小人不知是您,对不起。”

  林旭此时不满的说:“就这么一句对不起,那天下人岂不人人都可先骂一句再道歉,先杀人后赔礼了。”

  司空释看向东方寻,见他没发话,只是把玩着手上的梅盒,笑了笑道:“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东方兄这样,会不会太不给我面子了?”

  东方寻没有看向司空释,转身把盒子递给了身边的李总管,边道:“说的不错,打狗确实还得看主人,但是狗身上的脾气可都是跟着主人学的不是?我们这种身份自然不会对一个下人动手,但我想说的是,如果今天换了旁人,这东西岂不就是司空兄的了?所以我善意的提醒司空兄一句,管好身边的狗,别让他到处咬人,到时候给你惹麻烦。”

  司空释这边人们都脸色不好,想出声反驳,但司空释没发话,也不敢乱了规矩。

  李总管等人听了都一头的冷汗,心想这两王一见面就唇枪舌战,剑拔弩张的,弄的旁人都一阵紧张。

  司空释脸色也不好,阴着脸:“哼,多谢东方兄提醒,我家的狗,我会管教。倒是东方兄觉得能拿下这梅盒?”

  东方寻依旧一脸淡淡的道:“这恐怕就不是司空兄担心的了。”

  “这东西我也很喜欢,所以,哼。”司空释道。

  正在双方又陷入僵局,李总管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奇物斋一伙计来到李总管身旁,对他耳语了几句,李总管眼睛一亮,诧异的问:“真的?”

  随后看向仆人来时的房间。只见房门虚掩,从那半掩的门缝里还是可以看到一个紫裙少女倚在窗边,脸上带着面纱遮住了容颜。

  仆人肯定得点了点头,李总管这才放心下来,既然上面都这样说,自己也好办事了。李总管对着东方寻和司空释作揖道:“两位少爷,可否看在上官家的薄面上不要再争执了。刚上官小姐传话来,希望两位可以各退一步,另外这有本店金卡一张,赠与司空少爷与东方少爷略作为补偿。有这张金卡,以后凡在奇物斋名下所有店铺,均可享七折优惠,望司空少爷收下。”

  司空释听罢,眉头皱了一下,问道:“这是上官雁上官小姐的意思?”

  李总管忙道:“是的,司空少爷知道,上官家正在逐步的让小姐打理事物。小姐今在此见到两位争执闹得很僵,望两位各退一步,故特此让在下给两位赔罪。”

  “这东西我要了。”东方寻似没听见这般,就这么一句。

  “你!”司空释听罢,不禁一怒。

  李总管一头的冷汗,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正在不知如何劝解的时候,从那半掩门的房间里传出了上官雁的声音:“东方公子,司空公子,请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算了吧。”

  司空释看向上官雁,只见她并未转身,但仿佛把发生的一切看在眼里。司空释思量了下,笑了笑,把手上的扇子一展,道:“既然上官小姐亲自发话了,那我就给小姐一个面子,这事就算了。”

  东方寻也向上官雁的方向微微颔首。

  “谢谢司空公子,他日雁儿必定亲自道谢。”上官雁清脆的声音传来。

  “我们走。”司空释转身带着一众跟班走了。

  在李总管身边的仆人也回到房间内,把门带上了。

  把目光从房间里收回来,东方寻问身边的李总管:“李总管,你们这可有什么名家字画类的宝贝没?要名贵些的。”

  李总管想了想后,道:“有,我带你去看。”

  说着领着东方寻三人进了另一间房间,关上门,从一架子的盒子里拿出一幅字画,小心翼翼的展开,并介绍道:“这幅字画是从一落魄贵族手里买来的,经检验,是真迹。而最稀奇的是这字画出自剑圣李太白和其夫人杜时明之手。世人皆知剑圣李太白不仅练得一手好剑,并写的一手好字,其夫人则画的一手好画。这幅《春晓图》,就是出自这对夫妇之手,并且在字画上,还融入了李太白的剑道,据说观摩此字画可令人对剑道有很大的提升。”

  东方寻也来了兴致,仔细观看后说道:“确实是幅好字画,从材质到笔墨皆是上品,字迹笔画锋利,暗藏剑道。这画我要了,连同那梅盒一同从到我府上吧。相信价钱你是会公道的。”

  李总管连声诺诺:“那是那是,东方少爷能来奇物斋也是对我们上官家的支持,我这就派人把东西给您送到府上。”

  “林旭,你跟着李总管去付下钱吧。”东方寻吩咐道。

  说罢,林旭跟着李总管出去了。一关上门,东方雪儿便开始问东方寻了:“哥,这画是真的?还有那李太白真在字迹中融入剑道了?”

  看着好奇心重的这个妹妹,东方寻耐心解释道:“这幅字画确实是真迹,按照书上记载的判断,是出自李太白之手。且世人皆知李太白善于剑和写字,其夫人善画,两人合作一幅字画也并非不可。况且我初观这字,有浩然正气之势,与剑圣李太白记载的剑势相同。哪怕不是真迹,但这字迹中的剑道对我们还是有很大帮助的,我们没有亏。”

  “司空家真是太可恶了,尤其是那个司空释,什么嘛,仗着家里在外面欺压别人,还跟哥哥并称四小王。”东方雪儿抱怨道。

  “好了,别放在心上。他这么神气傲慢自一开始就是这样的,以后少跟他们接触就好了。至于什么四小王只是好事之人乱说的,哪能当真。”东方寻安慰说。

  “可是我就是觉得他没哥哥厉害。”东方雪儿嘟着小嘴。

  东方寻看着这个妹妹,不禁笑了,溺爱的摸了摸雪儿的头道:“好了,不要因为这些小事不开心,等会出去哥哥给你买东西。”

  东方雪儿瞬间开心了,问道:“真的么?你可不许说话不算话。”

  东方寻笑着点了点头。等林旭进来时,三个人在李总管的陪送下出了奇物斋。临离开时,东方寻对李总管道:“李总管,别忘了替我向上官姑娘说声谢谢。”

  “一定一定。”李总管承诺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情江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情江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