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军演
白马公爵2018-10-09 16:094,630

  回到自己的小院,东方寻想到一天也没怎么正当的学习练过武,便换了身衣服,来到庭院中,踏上地上的梅花桩,开始练武了。

  东方家有两部绝学,一部是枪法,《破炎枪》。《破炎枪》分为枪不离手,人随枪走,枪出如龙,横扫千军四个境界。

  东方寻从小练枪,到现在已到了人随枪走的境界,人在枪在,等找到了人枪合一的感觉,便可以进入枪出如龙的境界,只是一直卡在瓶颈。

  东方寻也希望能早日像爷爷东方仞那样达到横扫千军,这样至少有可以撑起这个担子的资本。

  另一部绝学是拳法,《龙虎拳》。修炼《龙虎拳》,先有虎形,再有虎势,再到龙吟,最后龙虎共震。

  传言创出这套拳法的先祖,在修炼到最后一境界龙虎共震时整个空气中有阵阵虎啸和龙吟,久久回荡,瞬间击破对手的气势。

  若拳法大成,其拳风可把人衣服震碎,一拳下去,不是成为废人便是陨落。

  遗憾的是,只有那位创出这拳法的祖先达到过龙虎共震以外,便再无一人达到过那种境界。

  东方寻也只是虎形大圆满,还未触摸到虎势。但是不管是枪法还是拳法,不管是何种武功,都要下盘稳健。

  只有稳了,才不会被对手打倒,才可以做到移动灵活,发挥各个绝学的威力。

  所以,练桩扎马,便是东方寻每日的必做功课,自六岁起一直到现在也有七年了,也打下来一定的基础。

  东方寻熟练的走了七遍,便开始扎马打拳,浑身的汗水全然不顾,依然沉浸在这练武之中。一心不可二用,这便是爷爷从小教他的。

  次日早晨,东方寻早早起来,打了一套拳法,又练了一边枪法,这才洗脸吃饭去主厅等候爷爷。

  东方仞整装出现在大厅,只见戴一顶熟铜狮子盔,脑后斗大一颗红缨;身披一副铁叶攒成的铠甲,腰系一条镀金兽面束带;前后两面青铜护心镜,上笼着一领绯红团花袍,上面垂两条绿绒缕颔带,上穿一双斜皮气跨靴,左侧佩戴一柄元戎剑。

  东方仞看见东方寻已到,便吩咐出发。

  来到门口,管家田福已在门口候着,还有东方寻贴身小厮,林旭,门口还有一支小队整装待发严整的在等待。

  东方仞翻身上马,道了一声“出发”,便率领众人朝军营行去,东方寻跟在其后,再后面是林旭。

  林旭是东方寻七岁那年在奴隶市场买回来的,便一直服侍东方寻。

  那年东方寻正跟随着外出办事的田福,路经奴隶市场时,看见奴隶主正用鞭子狠狠抽打着一个被捆绑在柱子上的少年。

  少年在这冬日衣着单薄,咬着发紫的嘴唇一声不吭的受着鞭打。

  这是东方寻第一次看见奴隶,第一次来到奴隶市场,不禁询问田福怎么回事。

  田福给他解释,有些穷苦人家,或者得罪了贵族权势,亦或者是监狱犯人都会被送到这奴隶市场来被贩卖。

  那些贵族权势会来这边看到好的奴隶买回家去做仆人,若是碰到有姿色的女仆也会当丫鬟,也有些则是买下奴隶送到斗兽场进行决斗来供娱乐,总言而之奴隶是不被尊重和没权利的,这便是权贵与平民的差异。

  奴隶主正狠狠地抽着少年,嘴里骂着要把他送到斗兽场去。

  东方寻不忍看下去,央求田福买下这少年,从那以后这少年便一直服侍东方寻。

  因为比东方寻大两岁,所以同龄人之间更容易交流,东方寻知道了他叫林旭。

  林旭不是王城人,因官府县太爷看上他姐姐,设计陷害他们一家,他姐姐不堪受辱,悬梁自尽,而他父母因家中受到重创,人一下垮了,在被卖到王城途中双双死了。林旭自己在逃跑时被发现,才会受到殴打。

  东方寻一直把林旭当做朋友看待,从不把他当仆人使唤,但是林旭深知受到了东方家莫大的恩惠,始终把自己当做一个仆人,忠心伺候东方寻。

  他常说,如果那日没有遇见少爷,说不定就会被卖到斗兽场,那时自己的小命早就没了。为了以后能保护东方寻,东方仞也派人教林旭武艺,虽不是家族武学,但林旭悟性不差,进步很快。

  东方寻也常常把他带在身边,有什么要紧事也派他处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城外走去,等出了城门又行了一个时辰就远远的能看见飘着旌旗的军营了。

  整个军队军阵严整,很远就能感受到气势滔天,一股肃杀之气席卷而来。

  在军营门口早已有诸位将军站立等候了。东方仞下马,迎着众将官而去,东方寻与林旭等人紧随其后。

  “老将军,一切已准备就绪,可以开始了。”一武将说道。

  “皇上和众位大臣们都来了?”东方仞问道。

  “皇上龙撵才到,各位大人们已经到了有一会了。”

  “恩,那便前去看看。”东方仞走在前头领着众人朝着军营中心走去。

  “寻儿,这是虎将军王刚,在他左边的是狼将军李雄。”东方仞边走边给东方寻介绍着这些将军。

  王刚、李雄看向东方寻抱拳答道:“见过少将军。东方寻连忙抱拳还礼。”

  “以后你得多向两位将军多多学习,将来得靠他们,他们有勇有谋,是国家的栋梁,你可不能怠慢他们。”东方仞继续给东方寻教导道。

  “是,孙儿知道。”说着又向两位将军抱了抱拳。

  两位将军抱拳答道:“少将军年轻有为,将门出虎子,况且东方家一门忠烈,将来少将军必定能带领我们为国开疆拓土。”

  众人皆附和着。

  在军营的正北方建有一座高楼,现在正有很多甲卫站列在那里。从这架势就可以判断出皇上已经在城楼上了。

  东方仞节奏不乱的带着众人上了楼梯,来到城楼上。

  只见城楼正中一名四十来岁身着龙袍的方脸男子坐在龙椅上,在其下方站列着两排身着官府的官员。见状,东方仞领着众位将军走向皇上,单膝下跪道:“老臣东方仞参见皇上。”

  东方仞身后众将整齐的跪下道:“参见皇上。”

  站在左侧队列最前面的一个老者,双手向下搭在前面,眯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听见东方仞这动静,眼皮微抬,看了一眼又重新保持原来的样子。

  皇甫仁正手拿一本册子在看,听见东方仞来了,连忙放下手中的折子,对着东方仞道:“老将军来了,快,赐坐。”

  说完身后马上有宫人搬来椅子。

  东方仞对着皇甫仁谢恩后便坐下了。这是一名太监匆匆从外面赶了进来,跪地对皇甫仁道:“皇上,时辰已经,可以开始了。”

  皇甫仁听罢一挥袖子道:“知道了,下去吧。而后转身看着东方仞道:“老将军,那就请开始。”

  东方仞闻言,站起身,对着皇甫仁一躬身,道:“老臣领旨。”

  之后便吩咐身边的副将几句,副将便急匆匆下去了。东方仞这才对着皇甫仁道:“皇上,请移驾观礼台。”

  皇甫仁起身对着众人道:“既然如此,众位爱卿就随朕移步观礼台吧。”

  说完便在太监的引领下走出了城楼,身后是东方仞还有司空白等一干众臣。

  来到观礼台,只见在两侧点将台上分别站着红蓝两房将领,两边各聚集着五千左右的人马。在看见观礼台这边发出开始的旗语后,两边各开始出兵。

  红蓝两方各自将军们来到防御工事上,看着下面两军整齐排列,士兵身穿皮甲,手握长矛,执盾牌,骑兵则穿铠甲,连马匹也装备着铁甲,整个军威严整,一看就知道不容小觑。

  东方仞转头对着两位将军说:“开始吧。”

  两位将军领命,对着身后的通讯兵打了个招呼。通讯兵挥动通讯旗通知两阵营副将军开始演练。两副将军立刻下命各自变换阵型,开始缓缓向对面行进,准备进攻。

  然后又似有命令似的,两边同时冲锋,步兵在前,骑兵在两翼,中间为弓箭手,两军军演皆用没有枪头的长枪、弓箭和未开封的大刀。领军如狼似虎气势汹汹的往对方阵营杀去,每个士兵都红着眼,把对面当成了真的戎狄蛮夷。

  东方仞曾说过,只有在训练时演练程度越高越凶残,才会在战场上少流血少牺牲。

  “你们是国家的栋梁,是每家的顶梁柱。你们的父母日夜盼望你们能平安回家,现在你们多流汗多流血,在战场上才能更大可能的生存下来。”每个士兵与将军对于这句话记忆犹新,也是这句话成为高强度训练的动力。

  最终两军杀的不相上下,每个士兵将军都有受伤但还是圆满的结束,最后又演练了几种阵型和各个兵种的相互配合,另东方仞大为满意,也让东方寻长了见识。

  皇甫仁最后满意的对着全军将士进行了赏赐,同时握着东方仞的收道:“老将军,这支军队就全靠老将军你了,它在你手里,朕,放心。”

  东方仞连忙微躬身道:“此乃老臣分内之事,为皇上分忧,保家卫国乃老臣之职责。”

  皇甫仁看着东方仞满脸的笑意,连道三声“好”。

  “来人,拟旨,兹东方老将军忠心为国,赏东方府黄金万两,每人一杯西域贡酒。”

  “臣谢主隆恩。”东方仞单膝跪地谢恩道。

  从头至尾,司空白始终保持着入定的样子。最后整个军演在申时便全部结束了,皇上摆驾回宫了,众朝臣也客气的对东方仞言道一声“告辞”都回城了。

  司空白落在最后,在临上马车时,又把头微微偏了下沙场的方向,眼中露过一丝精光。

  皇上走后,东方仞又亲自给所有的将士进行了训话,鼓舞将士们继续努力训练,然后才正式结束了一天的军演,在众将军的送别下离开了军营。

  路上,东方仞走在前面,头也没回的问身边的东方寻:“寻儿,对于今天的军演你有什么看法。”

  东方寻想了想,老老实实的回答:“今日军演,士兵将领士气很足,厮杀充满杀气,上战场可不惧戎狄蛮夷,至少在士气上不输于他们。但是,我觉得在布阵上面还是有很大提升的空间,让每个将领也学习兵法,在军中推广,可细致到每伍,这样哪怕是在地形天气不利时,也可以小团体作战,对于敌军的破坏和我军的生存有很大的提升。另外,军中经过多年的培养,已形成军魂,况且这军魂是其他所不可比拟的,这也是我们的一种优势。暂时,我就只有这些想法了。”

  东方仞捋了捋胡子,放心的说道:“你这些年纪,有这些看法,也很不错了。对你,我没有像司空家那个小妖怪一样的希望,但是我希望你能担负起东方家族的荣耀。你那父亲自你出生之时便不见了,如今也没有音信,也怕是凶多吉少了,我就当他死在他乡了。你父亲不愿去军伍,喜好四处闯荡,但幸好有你二叔在,不然,定由不得他。你二叔性子稳,虽没立过什么惊天地的大战功,但是凭一身本事在西边镇守边疆,也未使敌军前进一步,在军中个有不败熊王的称号,好歹也不堕了东方家的威名。到了你们这辈,你二叔生了女娃,也只有你这一根独苗了。那些旁系虽有些出色的男丁,但我们大家族终究讲得还是个血统。所以等你成长些无论如何你都得去军中帮助你二叔。东方家的威名不能就这样的断了,我们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虽然东方家男丁少,但雄威血名还存在。今日带你看军演,是想让你开始接触军队,再过一两年便先在我账下做个亲兵,慢慢融入军伍。”

  东方寻不声响的骑着马听着爷爷这番话,也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跟自己说这么多,但是东方寻知道,这是爷爷发自内心的话。

  一个近七十的老人了,还为家族的兴衰支撑着,那是多么不容易。东方寻眼中蒙上了水雾,好在夜色掩盖了这一切,没有人看到,他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寻儿知道了,寻儿会把这些铭记在心上的。”

  东方仞迎着黑夜说道:“知道就好。记住,治军要严也要仁。严方可令出即行,而仁则是仁者无敌,你可要记牢。”

  说罢又对林旭说:“林旭,以后你多跟在少爷身边,跟他一起学文习武,努力将来成为少爷的左膀右臂。”

  林旭马上躬身诺道:“是,老爷。”

  “以后的天下就是你们年轻人的了,是光明还是坎坷就看你们的了。”东方仞看着前面的黑暗感慨道。

  “爷爷,如果将来是黑暗,那我也会杀出一条光明来。”东方寻振振的说道。

  “好,好,好。这才是我东方家的好儿郎。”东方仞连夸三个好,为东方寻这不屈的精神喝彩。“我们快点回家,别让家人等久了。”说罢,扬鞭一声驾,众人都随着东方仞加快了速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情江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情江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