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死地而后生
白马公爵2018-10-09 16:154,443

  黑暗的地道中仅凭着几把火把照亮着前行的路,一行人都没有说话,悲伤与愤怒弥漫在每个人的心头,大家心中充满了不甘和悲愤。

  张翰扛着东方寻走在中间,默默地没有说话,心中明白肩上扛着的是多么重的重担。

  这是自己的责任,是老将军最后托付给自己的信任,而这小少爷将是东方家最后也是唯一的希望。每个人都可以死,包括他自己,但是小少爷绝对不可以。

  东方寻模模糊糊的感觉自己不停地摇晃着,脖子后面还有些酸痛,直觉和思维一点一点开始恢复,联想起晕过去之前的画面。

  东方寻睁开眼,发现自己被人扛在肩上,周围像是在人工挖掘的地道中,除了火把和映在墙上的影子,便是一片漆黑。

  东方寻挣扎,对着扛着自己的人喊道:“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张翰感到小少爷已经醒来,一行人便停了下来。

  张翰放下东方寻,说道:“小少爷,你醒了?”

  东方寻站起身,看着张翰被火把照亮的脸庞,问道:“这是哪?我爷爷呢?”

  张翰道:“这是祖祠下面的地道,老将军把你托付给我,让我把你带出去。”

  “爷爷还在祖祠?不!我要去找他,我要跟他在一起!”东方寻说着冲动的想往回跑去。

  张翰一把拦下东方寻,挡在这位激动的小少爷身前。东方寻红着眼喝道:“让开!”

  张翰迎着东方寻愤怒的眼神,纹丝不动的站着,看着东方寻。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良久,张翰缓缓说道:“小少爷,老将军正在用命为我们争取时间,东方家每一个人都用血在拖住敌人,你是东方家最后的希望。你若这样回去,岂不浪费了他们的一片苦心。再说,我也不会让你回去的,老将军临别前把你交给我,我便是拼了命也要带你出去,不然末将只能得罪了。”

  说着猛然单膝跪地说道:“小少爷,为了东方家,请一定要活下去。”

  一行人都朝着东方寻单膝跪地齐声道:“请一定要活下去!”

  在这狭小的通道,东方寻静静的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人,慢慢的冷静下来,走上前扶起张翰道:“张叔,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好好地活下去,为了东方家,为了爷爷。”

  张翰看着东方寻,确保他冷静下来后,说道:“小少爷,希望今天老将军所做的一切没有白费。”

  “我们抓紧时间走吧,时间越快我们越安全。”

  东方寻嗯了声,回头看着来时那黑暗的通道,心中默默地说道:爷爷,您放心,孙儿一定会为了东方家好好的活着。只要我活着,东方家便不倒。”

  然后转身毅然朝着前方未知的黑暗走去,那里等待他的是生是死,是绝望还是光明,谁也无法知晓。

  东方家,祖祠前。

  对峙双方剑拔弩张,气氛已经凝重到了极点,所有人都是小心翼翼的。司空痕冷眼看着一切,冷声道:“杀!”

  两边人都向着对面冲去,一场最终的决战开始了。在人数上东方家明显的劣势,所有人围成一圈抵抗着。

  东方轩休息片后加入了战斗,东方仞被人保护着,但是也拿着长枪会把冲过来的敌人杀了。“枪出如龙”,东方轩大喝一声,整杆枪散发着寒人的气势,躲不及的黑衣人则瞬间死在这枪势之下。

  出完这一招后,东方轩拄着枪喘气,他身边则是一圈的尸体。

  短短一柱香的功夫,东方家这边又锐减大半人。就在东方家苦苦支撑之时,司空痕突然召回了所有手下,暂时停歇了。

  各自退回阵地的双方都趁着这间隙休息喘气着。东方仞看着退回来的东方轩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我没事,父亲。”东方轩喘着气回答道。

  东方仞回头统计了下,自己这边只剩三成左右的人了,况且每个人身上都挂着伤。

  东方仞心中尽管心中哀叹,但是脸上却丝毫不变,谨慎的看着司空痕。他不认为对方会这么善良的放自己一马,亦或给自己喘息的时间,定是有什么后招了。

  司空痕与万古辞一开始便站在场外静静的看着,一直没有动手。此刻司空痕看了看夜色,轻笑着对东方轩道:“算算时间也该到了。”

  东方轩喝道:“贼子,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呵呵,没什么,难道你没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一样?”

  听闻此言,东方轩暗中观察自己身体,同时司空痕笑着对万古辞道:“看来那‘神仙散’果然了得。

  万古辞也笑着道:“‘神仙散’,传说神仙服下也会变回凡人的神物自然非凡,不然怎会如此珍惜呢。”

  “可惜为了这次计划,所有的‘神仙散’都用了,今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再有机会得到。”司空痕惋惜的道。

  “唉,大少爷,话可不能这么说,这次能扳倒东方家,所获得的利益可也非‘神仙散’能比,相信司空老爷子也会这么认为的。”万古辞出言提醒道。

  “我也只是感叹而已,又岂会真的为了这外物误了与万兄的大局呢。”

  在听到“神仙散”的时候,东方仞与东方轩心里一惊。身处王城,又深居如此之位,哪怕没见过“神仙散”,但是它的名头还是听说过的。

  “神仙散”,出自西域,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传闻就是神仙服下此药也会法力全失,变为凡人。

  服下“神仙散”后,它的药性会逐步的侵蚀人的根基,直到内力全失为止,而期间越使用内力,则会加快毒性的蔓延。

  当然,也因为“神仙散”药性的独特,也十分珍惜。相传百余年间在西域十分有名,后因药性实在过于阴毒,配制此药的门派便被人合围灭门了。

  如今流传于世的“神仙散”更是稀少,这次司空家能弄到这数量的“神仙散”,也确实花费了他们数十年的收藏积累。

  东方轩调动内力,发现越来越吃力。想到最近越来越容易累,东方轩已经猜到原因了。

  东方仞看了看东方轩的脸色便已经知道答案了,问道:“好手段,可是令我不解的是,你们是何时下的毒?”

  “也罢,既然老将军你这样问了,也不能让你一世盛名的英雄死的莫名,我就告诉你吧。”万古辞叹了口气道,“老将军你可还曾记得军演结束时皇上御赐的美酒?”

  “什么?难道你们那时候就已经设计好了?”东方轩大惊的问道。

  “嘿嘿,若不是有万全的准备,你以为我们今晚敢如此冒风险么?”司空痕在一旁阴阴的笑着说道,“你们东方家所有子弟都已中了‘神仙散’,也就是说,从此你们东方家再无崛起的可能了。”

  “你们好卑鄙!”东方轩咬着牙怒道。

  “不过好歹让你们也过完了七十大寿,不枉你们东方家这些年的功绩了。”司空痕笑着看着东方仞说道。

  “哎,别的我不想多知道,我就想问,皇族是否也参与了此事?”东方仞在得知原由之后,似瞬间苍老了很多,也不做过多的宣泄,握着枪问道。

  “哼,皇甫家还指望着你们给他打江山呢,现在他们还不敢卸磨杀驴。不过你们也别指望他们回来救你们,禁军城防所有的人都已经是我们的人了,你们还是断了这念头吧。”司空痕冷冷的道。

  “想不到我堂堂东方家不是死在战场之上,却是灭在你们这些逆贼手里,真是苍天要忘我东方家啊。”东方仞对着黑夜长叹道,进而转向皇宫的方向喊道,“皇上,老臣只能为帝国尽力到这了!”

  “废什么话,来人!上!”司空痕不耐烦的说道。

  黑暗中冲出的人不断地向着东方仞的包围圈冲杀过去,而却司空痕带着万古辞静静的站在一边毫无插手的意思,因为他们知道,结局无非就是一个,一个他们设定的、谁也逃不了的结局。

  王城,东边的一所弃宅的古井里,一行人正静悄悄的从枯井里爬出来,围着枯井警戒着。等到最后一个人出来后,张翰命人道:“快,把所有痕迹清除,把井口封起来。”

  等到完成这一切后,一行人弓着腰在黑暗的掩护下,朝着东门走去。街上来来回回巡逻兵并没有发现躲在黑暗中的东方寻他们,等到巡逻兵走过后,一行人又出来继续前行。

  东门上,一个哨兵注意到了东方寻一行人,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高深的感知力,因为他知道,如果东方家还有人活着,想逃出这里的话,如果是选择东门的话,那么应该快到了。

  在他细细观察下,果然发现了端倪。他走下城墙,来到城下两个哨兵身旁,两哨兵见了忙行礼道:“队长。”

  “嗯,”哨兵应声道。但在下一刻突然出手,在两个手下没反应过来时把他们的脖子捏断了。

  远处阴影中东方寻一行人正在为如何走出这城门为难时,突然看见这诡异的一幕,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张叔,这……这是怎么回事?”东方寻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们先再等等,实在不行我们就硬闯出去。”张翰也一头雾水,带有疑惑的说道。

  哨兵队长看着前方的阴影有点压低声音并不想惊动他人,说:“出来吧,我知道你们在那,我没有恶意。”

  话说出去后空荡的道路一点动静也没有。东方寻看着张翰出声道:“张叔。”

  张翰看了看月色,咬了咬牙,说:“没办法了,再不出去,那帮人肯定会发现的。先不管有没有埋伏,就算有也得杀出去。”

  哨兵队长看着前方良久没有动静,正思考这用什么方法来说服他们相信自己,却看见从阴影里走出来一群人。

  “我等你们很久了,跟我来吧。”哨兵队长说着转身径直朝城门走去。东方寻一行人则诧异的面面相觑,但现在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张翰道:“走。”

  领着一行人跟了上去。

  来到城门前,张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们?”

  哨兵队长看着张翰,又看向东方寻,出声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要的是你们得赶紧出城,东方家不能没了种子。”

  言罢,打开了城门。为了不惊动他人,哨兵队长只把门打开的容一人可通过,东方家众人便一个接一个的通过。

  张翰走在最后,东方寻倒数第二个,在张翰快要走出城门时,哨兵队长叫住他:“等等。”

  说着在自己身上用剑划了一道伤口,把众人惊住了。

  “壮士,你这是干什么?”张翰忙上前。

  哨兵队长摆摆手,用手捂着伤口道:“我不能让他们怀疑,只能装作被你们袭击后让你们逃离,所以待会麻烦你把我打晕。”

  张翰与东方寻皆为此感动,道:“今日大恩,来日必报,只求壮士留下姓名。”

  队长笑笑道:“我们只是觉得东方家不该受如此对待,至于我是谁,若有缘,日后定会知晓。请记住,他日你们东方家归来,还有盟友愿与你们一同并肩作战,共杀鬼怪。”

  张翰与东方寻对着队长深鞠一躬,队长说道:“快走吧,逃得越远越好。”

  张翰一咬牙,走上前把他打晕,然后出城去。踏出城门最后一步时,东方寻还是回身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位壮士,把他的容貌记在了心里。

  不知是上天的怜悯还是祖辈的保佑,让东方寻他们从东门而出,若是走了其他门便再无生机了。

  一行人终于通过了东门,在阴影的掩护下,快速向着远处跑去遁逃。王城那么雄伟,众人跑了近半个时辰才算脱离了王城的视线。

  东方寻站在半坡上,回头看着远处黑暗着笼罩的王城,零星的灯火就像一条没睡醒横卧在那里的龙。

  看着这个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城市,如今却被逼得离开,而且还是和自己亲人阴阳分离的场景,东方寻却也只能把这份悲愤暗暗地隐藏在心里,不知不觉中,心中已埋下了一颗复仇的种子。

  今日我屈辱离开,他日定会风光回来,那时候,那些拿了我的,都给我吐出来,欠的人命,都用血来偿还。东方寻心中暗道。

  张翰看着东方寻,看了看王城,说道:“走吧,小少爷,我们会回来的。”

  东方寻最后看了一眼王城,毅然转身,跟上了张翰的脚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情江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情江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