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予珺2018-10-15 11:262,184

  “妖火!”

  “这是天火!灭不掉的!”

  “这是老天爷的惩罚!”

  前来的火政和林府里灭火的仆人,都被这熊熊燃烧的烈火震惊了,众人节节后退,议论纷纷。

  那烧的肆意的野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林家院子,周遭的邻家,也纷纷逃窜,生怕被那天火波及。

  “天火!只有等天自己熄灭了!”一柱仗老者,面髯白须,扶着长须佝偻着背叹到。

  见此情形林夫人一咬牙,只能先行离开,望着这无名的烈火,恐惧渐渐涌上心头,想到过往的许多事,一向跋扈的她,突然觉得有些路或许真的走错了,又或许这真的是对林家的惩罚。

  林夫人闭眼,准备离开,命令众人撤退,而自己也准备离开。

  “夫人,火小了!”

  一男子慌不迭当的对林夫人喊到,林夫人睁开眼,那本是煊天燃烧的无名烈火,以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变小。

  从房檐一点点弱下来的的火,伴随着脱落的檀木房架,从铺天盖地的气势,变成了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火花。

  一小仆望着那似乎还在挣扎的小火花,大着胆子踩了上去,抬脚小火花也消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一切平息,刚才一直强撑着的林夫人瞬间双目空洞,六神无主,瘫坐在了地上。

  被人扶起的林夫人,看着眼前废墟,突然想到了什么,不顾众人眼光,跑进了一堆灰烬的厢房,顾不上自己灰头土脸的模样,在土堆里翻找着。

  “夫人您不如先安顿下,明日再来?”有人劝着林夫人,可是她充耳不闻。

  鬓角碎发黏在她的额头上,她不管不顾在土堆里翻找着,终于,从里边拖出来一柄长剑,剑鞘沾灰不可辨认,她像宝贝一样,用衣襟上仅存的一点干净,小心擦拭着,拔剑出鞘,那猛烈的火并没有灼此剑半分,剑带寒光凌厉到众人皆叹。

  她长舒一口气,望着这九天玄女以尧光山之石所铸的长剑,伴随着她的丈夫征战沙场多年,每每带来的都是凯旋之音:“我就知道,你还是在意我们娘俩的。”

  将军府里宾客喧嚣,靖王面色红润,招呼着往来宾客,他和林皓璟有着多年交情,靖州偏远,毗邻荒漠,可是却占据了不小的绿洲,自然为其他部落小国所觊觎,多国联盟齐齐攻打靖州,靖王不敌求援,因此结识了传说中师从九天玄女的常胜将军林皓璟。

  段尧和林粲各拽着一朵喜花的两头,二人一齐走向了厅堂,三拜天地,缔结情缘。

  林粲一切做的落落大方,段尧弯着眉眼,望着红盖头下的女子,一向骄傲而不羁而又威严的不容置疑的少年将军,突然仿佛变成了邻家少年。

  “呦,快看!咱们将军还会笑呢!”一身高八尺的魁梧男子,咧着一口黄牙,一边拍手一边喊到!

  众人闻声望来,段尧闻声脸上窘色一闪而过,瞬间恢复到了往常的严肃镇定。

  “多嘴!”段尧瞥了一眼那魁梧的汉子,严肃说到。

  看到段尧神色严肃起来,那人并没有住嘴,反而接着说:“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林粲妹子小时候老子还给她洗过澡呢!这有什么!”

  话一出口,林粲全身一抖,默默向后退了几步,旁人忙不塞了一鸡腿到那汉子嘴里,堵住了他的嘴。

  段尧面色沉静,命人将林粲扶了下去,紧接着转头望向了刚才那汉子,他的右将军田晟。

  本来还在和旁人喋喋不休的田晟,突然看见少将军面露微笑,是那种眼神深邃嘴角上扬的微笑,不同于刚才那让人如沐春风般的感觉,田晟突然一股寒意从脚底蔓延。

  上一次看到这个微笑,还是他们的将军以区区二百人兵力,诈降精兵五千的羌人,擒贼先擒王,深入敌营,直取寇首,群龙无首若无眼苍蝇,乱作一团,不战而胜。

  “额……将军啊,那个,祝您和林粲小妹妹白头偕老,早生贵子,那啥???额……”田晟一介武夫,本就不善文墨,说这几个词已经是废了好大劲,只想瞬间脚底抹油开溜。

  看着越来越近的段尧,田晟摸着头装傻充愣嘿嘿傻笑,被段尧一把拽上前,段尧身形颀长,和田晟相比瘦弱了些,可是常年的锻炼下,确实瘦削而精壮,可同时运满弓搭十箭,箭无虚发。

  “早就听闻田副将想喝这京城美酒了,今天可一定要喝个够。”说这段尧单手拎起田晟领子,另一只手拿起一陶罐醉清风放至嘴边,咬掉瓶堵甩置一边,对着田晟仰起的脖颈灌了下去。

  段尧单腿梗着田晟大骨,不得动弹,田晟一边喝一边求饶,众人一边看热闹一边哈哈大笑,直到田晟保证以后绝对不拿林粲开玩笑后,段尧才放开。

  远处的靖王得空间歇,望着儿子,眼里的欣慰渐渐盖住了原本的阴霾,他早知道儿子和林粲两情相悦,如今喜结连理倒也名正言顺。

  众人还在喧嚣热闹之间,段尧虽然迫不及待想立刻去见林粲,可是碍于这满堂宾客,只得一一应酬。

  林粲从出阁到现在,一直没有言语,直到独自一人坐在婚房中,确定周遭无人后,她掀起了盖头,望着洒满红枣花生桂圆莲子的婚床,这是撒帐,她知晓的。

  两支有她小臂般粗的龙凤呈祥红烛在燃烧的,火光的映照下,她望向了房中的铜镜,女子面容恬静姣好,眉眼间那澄澈透明也刚好,多一分显得市侩,少一丝人又显得有些蠢了。

  房门响动,林粲慌忙坐回床边,盖好盖头。段尧身上酒气很重,可是神智还是清醒的。

  二人无言,林粲紧张的攥着衣襟,而段尧也是小心翼翼的,双手捏着喜帕的边角,一点点提起,一张恬静的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见到林粲的一瞬间,段尧本来心有千言万语,那多年思念伴随着的缱绻情愫,他都想告诉给林粲,可是这一瞬间,他的胸腔只有愤怒,望着眼前的陌生女子。

  “你是谁!”段尧单手死死掐着面前女子的脖颈,瞬间声音都变得冰凉。

继续阅读:第三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仙铺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