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死灵娃娃(1)
苏玄白2018-10-21 09:522,492

  翌日早上,摄魂堂的客服人员通过电子邮箱回发给我一封审核信息,告诉我“愿望”申请已经获得通过,让我于第二日下午前去摄魂堂办理愿望实现的业务。除此之外,还让我搜索添加了一个微信名为阿颂的男子为好友。

  对方的信息上地区一栏写着泰国清迈。头像则和我昨日选择的那个丑陋的婴孩模样类似。我不知道客服让我添加的这人是谁,不过对方很快通过了好友申请并给我发了一条回应消息。

  对方发来一张面目狰狞,肤色发红的婴孩图片问我是否确定选择“死灵娃娃”?然后文字后面是一通疑问表情符号。看来对方对于我选择死灵娃娃这一项颇为惊讶。

  死灵娃娃?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我惊了一下,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还是为之颤动,光名字听起来就足够诡异的了。

  我对死灵娃娃知之甚少,也不知道死灵娃娃是什么名堂!于是就回了“确定”想看看对方接下来要搞什么鬼。

  等了很长时间,阿颂才回复我:“林先生,您这个业务目前可能没有办法做,因为婴灵太少,我们在小范围内暂时还找不到尸源。现在这里的交易实在频繁,我们资源匮乏,供不应求,无法提供给您更多的婴灵寄养。”

  这句话回复地莫名其妙,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婴灵太少?什么叫做找不到尸源?我发了一个疑问的表情给他。

  很快阿颂回复:“您若是真的急的话,我可以催促一下他们,让他们尽早动身去寻找尸源,不过我得提前告诉你,最近国内的需求量增加,有不少国内使用婴灵的明星对我们提出要求,希望能够更新婴灵系统,最简单的死灵娃娃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欲望了。不过,你若是等着急用,我可以替你想想办法!”

  这句话让我起了兴趣,看来阿颂认识了不少国内的明星,还有不少的明星和摄魂堂之间存在着交易关系。

  那么,阿颂所说的死灵娃娃到底是什么东西?它和要实现我的梦想之间存在着什么关系?为什么国内的明星也需要所谓的死灵娃娃呢?我突然之间对死灵娃娃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于是问阿颂说:“这个东西,贵吗?你们还没有告诉我价格呢?”

  我想好了,如果对方报价太高,我就立马把它当成骗子拉黑。可是没想到阿颂说:“你选择的这个等级的死灵娃娃是目前所有婴灵中能力最强也是最具有反噬作用的。他会给你带来怎样的好处我还不知道。不过他的效果却是非常好……额,怎么说呢!鉴于你是第一次接触死灵娃娃。我会最大程度给你优惠点。”

  “你就直接说吧,多少钱?我看看我能不能接受!”

  “你年收入多少?听说群演收入不高,我担心你……”

  “担心我什么?”

  “我担心你负担不起这个价格。”

  我想想自己可悲的收入,被阿颂一句话堵住了嘴,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心想还是算了,对方可能就是个到处招摇撞骗的骗子,无非就是利用我们群演急于成名的心理实施诈骗罢了。

  那个老王估计是个托儿,整天混在群演当中四处分发小卡片向急于成名的群演推广这个诈骗公司。

  我顿时恍然大悟。觉得既然负担不起这个价格,也免受被骗。与其异想天开,还不如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正准备删除阿颂时,他忽然回复说:“这样吧,如果你实在没钱也无所谓,我先不给你要钱了,反正等你成了大明星之后就有钱了,到时候再给也不迟。”

  接着,他又发来消息说:“如果你明天有空,可以按照我发给你的地址过来找我,我刚从泰国回来,手里还有一尊死灵娃娃,你先拿去用用,看看效果如何。”

  后面是一串陌生的地址。

  “等你成了大明星之后……”

  我反复读着这句话,心说这人怎么就确定我以后能成为大明星呢?他难道真的有什么手段可以送我走上成名之路?

  我心里顿时乐开了花,本来还对对方不太信任,但是他既然都说免费了,我也没有什么理由再拒绝他。再者,我对那神秘兮兮的死灵娃娃也颇感兴趣。于是第二天在演完一部战争剧里的尸体角色之后,就拦了一辆出租车,按照他给我的地址找了过去。

  夜幕降临之时,我到达了阿颂住的民宅区。

  这是一个偏僻的城乡结合部,不远处就是高大的城市建筑群,那里星光熠熠,万家灯火,一派繁华。

  和这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类似农村的地方,没有什么高大的楼层,相反基本上全是低低矮矮的平房,穷酸的样子倒是让我想起了国外的贫民区。

  到了晚上七八点,除了零星的几户灯火和几根孤零零冒着光的路灯,大部分人家已经熄了灯。丝毫没有一点现代文明的生活气息。

  我站在一条大道上,目送着渐渐消失不见的出租车的身影。高大的梧桐树的树叶像魔鬼的爪子一样在头顶来回晃荡,远处是空荡荡的大街,街上有三三两两的人影,周围还响起了一阵狗吠,但是很快归于沉寂。

  夜风吹在脖颈上,我有点脊背发凉。走在这寂静的大路上,有种置身于荒山野岭的感觉,真不知道阿颂为什么会住在这种地方。

  沿着手机导航,我走入村子深处,在拐了七八个弯之后,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眼前是一个宅院,方方正正,有点像四合院。

  门口有两尊姿态威严的石狮子,左右门檐上挂着两盏白色的无字灯笼。灯笼里亮着光,在浓浓夜色里泛着幽幽的白光。

  我心里有点寒,按照传统,一般在家门口挂白色灯笼,那就意味着家中有人死了。

  难道今天我不赶巧,阿颂家里死人了?

  红色漆皮大门虚掩着,透过虚掩的门往屋里看,可以看到漆黑的大院中有一间亮着光的房间。

  我看了一下门牌,清水路48号。

  这里正是阿颂的住址,不过这是四合院,里面究竟还住着多少人我不知晓,所以也没有冒冒失失的就走进去。我给阿颂发了条消息,告诉他我来了,问他有没有在家。

  等了两分钟后,阿颂回了信息:进来吧,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轻轻扣响大门上的铜环,然后推门而入。

  阿颂的四合院即便是在夜里,也显得古朴沉寂,前脚刚踏进来,就能闻到空气里流动着刺鼻的气味。那气味闻起来有点像……酸臭味……像是暴露在空气里腐臭的尸体一般。

  借着偏方窗户里的光,我缓缓走向那间房间。

  院子里静悄悄地,风声掠耳,四周静的可怕,真有点如入无人之地的感觉。

  我站在光亮的房间门口,以为阿颂就在房间里。于敲了敲门:“您好,我是林涛,请问里面有人吗?”

  话音刚落,忽然听见啪啦一声,屋内有瓷器摔碎的声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索魂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