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将仇报
长颈鹿菇凉2018-10-24 22:042,590

  面包车走了,几个热心肠的跑过来问赵菲菲需不需要帮忙叫120。在得到确切的拒绝后,都一一散去,只剩得赵菲菲和齐妙妙两个人站在马路边上。。

  “菲菲,你没事吧?用不用我陪你去报警啊?”齐妙妙想起他们刚刚争执的场景,依旧心有余悸,“那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用不用我陪你去报警啊……”

  齐妙妙自顾自的说着,赵菲菲却一直都没有回应。她今天原本为了月例会穿了一套考究的藏蓝色套裙,如今外套已经被扯得皱皱巴巴,黑色丝袜上也刮破了几个大洞,原本琯在脑后的长卷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散了,一部分仍旧盘在头上,另一部分完全散落下来,遮住了一半的面颊。她却丝毫没有关注自己的形象,只是低着头,眼睛看着脚尖。

  “我觉得还是报警吧,那种人一旦招惹上很危险的……”

  “够了!”赵菲菲突然一声怒吼,打断了齐妙妙的话,“齐妙妙你够了吧!”

  “哎,赵菲菲,你发什么疯啊!刚刚那么危险,是我救了你哎!你不感激也就罢了,冲我吼什么吼啊!”齐妙妙也来气了,“早上月例会删我文件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现在居然反咬一口!”

  “齐妙妙,你别以为你刚刚帮了我,我就要对你感激涕零,告诉你,我赵菲菲无论怎样都不会让人可怜,更何况是你!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就要对我居高临下?”赵菲菲一改平日里柔声细语的模样,愤怒的看着齐妙妙,凌乱的头发使她看上去有些可怕。要知道她平日里可是最在意自己形象的,连出门喝个咖啡都要对着镜子补上半小时的妆。可现在,脸上的妆容早已经被泪水冲刷的花里胡哨,表情也狰狞而扭曲。

  “好好好!我算是明白了,你赵菲菲就是一条毒到心眼里的蛇!算我多管闲事,今天救了你,以后再让我遇见这种事,非帮着那个人把你丢到车上去不可!”齐妙妙嘴角勾了勾,从鼻腔里冷哼了好几声,才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句话。

  简直气死人!即便是救了路过的陌生人,也不会被这样反咬一口。齐妙妙只觉得自己就是那个救了毒蛇的农夫,活该!傻缺!没心眼!

  “好了好了,老婆,你就别生气了,云朵都想你了,还不赶紧抱抱她。”回到家里,齐妙妙依旧在心里愤愤不平,越想越觉得今天救下赵菲菲简直是自己人生的一大败笔。蓝智看着齐妙妙的样子,安抚了半天还是不奏效,只得把怀里的小东西往齐妙妙身上一塞。

  “我想你了。”

  那个念头又传入了齐妙妙的脑海中,是蓝云朵。

  自从齐妙妙回公司上班,和蓝云朵互动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每天早上6点钟就要爬起来喂奶、洗漱、化妆,婆婆总是一大早做好早餐,硬逼着齐妙妙吃完再走。中午时常因为巡视卖场或者准备方案,直接叫个外卖对付一下。晚上要是加个班,回家的时候蓝云朵早已经进入梦乡。今天虽然回家略晚,但蓝云朵还没有睡,圆圆的脸蛋儿上,因为包裹住厚厚的小包被而显得红扑扑的,格外可爱。

  “我也想你了。”齐妙妙心下一暖,脸上开始笑盈盈的。

  “嘿,还我也想你了,就好像云朵跟你说她想你了似的。”蓝智在一旁揶揄。

  “云朵就是跟我说了,但你听不到,嘿嘿……”齐妙妙抱着蓝云朵乐开了花,这种对话只有她们娘俩能感知到,这是这个小包子跟她最密切的联系,即便是已经没有了脐带,这种神秘的连接也让齐妙妙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满足感,甚至完全消退了今天经历的太多不愉快。

  “嗯,蓝智,你有空吗?”蓝凌敲了敲主卧的门,打破了这儿片刻的宁静。

  “有,大姐,什么事呀,进来说吧。”蓝智打开卧室门,迎了迎蓝凌。

  “也没什么,今天丹丹老师给我打电话,说她这几天状态有点不对,我想回家看看她。”蓝凌没有进主卧,只是在门口跟蓝智简单说了一句。齐妙妙心下明白,蓝凌在这几住了也有一周了,不论如何跟孙明谈判,那个家蓝凌暂时是不想回去了。但丹丹就成了一个尴尬的存在,若她还小,一并带过来住几天就罢了。可她今年就要中考,蓝凌不想这么早跟丹丹摊牌。叫着蓝智一起回去,估计也是怕遇见孙明。

  “行,姐,我跟你一起去。”蓝智一口答应,转身返回卧室换下家居服。

  “等等,我也去。”齐妙妙刚回家,衣服还没来得及换,也赶紧站起身来,小心翼翼的把刚刚睡着的蓝云朵放到婴儿床里。蓝凌怕遇见孙明,齐妙妙更怕蓝智遇见孙明。万一再一个话不投机,孙明可有的是办法再让蓝智进去一次。

  蓝智开着蓝凌的宝马X6一路疾驰,不出十分钟就到了城郊的别墅区。这儿虽然属于城郊,但交通和环境都格外好,所以别墅也卖得格外好。

  “丹丹?丹丹?”蓝凌用指纹开了锁,一进客厅就喊丹丹的名字。

  “呀,太太回来了?”在厨房里正擦拭白色大理石台面的保姆王姨听到声音,赶紧出来迎接,手上的橡胶手套还没来得及摘掉,“吆,蓝智跟妙妙也来了?我去泡茶……”

  “嗯,丹丹呢?她今天怎么了?”蓝凌问。

  “不知道,今天小李把她接回来的时候人就不太对劲,问她是不是学校里跟人吵架了也不说,这不晚饭都没吃几口,就把自己锁屋里了。我看灯一直亮着,估计还没睡呢。”王姨压得了嗓门,指了指二楼。

  “好,我去看看。”蓝凌回头示意蓝智和齐妙妙先坐下,自己上了二楼。

  王姨回到厨房,叮叮当当的准备着。齐妙妙和蓝智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打量着这栋房子。他俩结婚的时候,孙明的公司还没有做的这样大,蓝凌一家就住在他们隔壁小区一套一百五十平米的房子里。那时候孙明已经很忙碌了,蓝凌也常常忙着应酬,王姨算是孙明的老家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于是叫过来帮忙收拾家务、做做饭什么的。三年前,孙明和蓝凌搬到别墅,因为公公不喜欢被街坊邻居说攀附了这个有钱的女婿,任凭蓝凌和孙明怎么邀请也都是婉拒,所以蓝凌和齐妙妙也极少能够有来这栋别墅的机会。

  这是一栋联排别墅,房前有一块小院子。蓝凌喜欢种花,孙明喜欢奇石,所以院子里做了一处小假山,只留出一条蜿蜒的小道通到客厅,其余位置全部中上了郁金香。

  齐妙妙坐在沙发上,扫视着周边的摆设,一看便是蓝凌的审美,白色底板的墙壁,配上蓝色皮质沙发,还有灰色的羊毛地毯,格外简洁清爽。

  “我讨厌你们!你们爱离婚不离婚,我谁也不跟!”

  “砰”!一声歇斯底里的喊叫和摔门的声音从二楼传来,吓了蓝智和齐妙妙一跳。

  “丹丹……你怎么把门锁了?把门打开……”蓝凌也急了,用力的拍打着孙丹丹的卧室房门,但那扇卧室门却丝毫未动,无论她如何叫喊,里面的人也没有丝毫动静,“王姨?王姨!把二楼卧室门的钥匙找出来!越大越没规矩了,我还没怎么说话,就把门锁了!”

继续阅读:无心插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