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驾到
长颈鹿菇凉2018-10-26 09:212,557

  绝不跟老人同住,是齐妙妙跟蓝智结婚前定下的死规矩。

  当初蓝智跟齐妙妙订婚前,双方家庭因为彩礼的问题闹得有点儿僵,要不是蓝智下了非齐妙妙不娶的决心,估计今天就不是她齐妙妙上战场了。

  所以齐妙妙总觉得跟婆婆之间隔着个说不清楚的坎儿。与其在油盐酱醋里把那个坎儿变成一堵墙,还不如保持一碗汤的距离,各自过自己的神仙小日子。

  结婚三年,齐妙妙和蓝智一直还保持着热恋时候的甜蜜和神秘感,想精致的时候下厨整一桌烛光晚餐,不想下厨的时候下馆子打牙祭。周末轮流陪着对方去父母家小聚,两边老人都是客客气气,连杯水都有人倒。

  公众号里控诉的水火不容的婆媳关系,在齐妙妙的身上还真是半点儿都没有。

  但很显然,如今这种相敬如宾的疏离感马上就要被打破。

  “哎呦,看看我这大孙女儿。蓝智,真别说,长得特像你小时候,你那时候就这样,眼睛长长的……”

  “那是,我闺女嘛,肯定像我啊!是吧妙妙?”蓝智美滋滋的看着婆婆怀里的娃儿,还不忘了跟齐妙妙来个互动。

  “是是是,当然是。”齐妙妙满脸堆笑的答应着,心里也没闲着:是你个鬼啊,闺女要是长你那小眼睛,我不得疯了?!

  “哎,蓝智,给我大孙女起名字了嘛?”婆婆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来,“我跟你爸在家商量来着,叫菁菁吧?”

  “妈,我们都起好名字了,叫云朵,蓝云朵。”齐妙妙赶紧插话,还顺便给了蓝智递一个眼色。

  “对啊妈,你看多好听。”蓝智赶紧随声附和。

  “云朵?还蓝云朵?这多别扭啊,再说了,这云彩哪有蓝的啊?”婆婆提高了点儿嗓门,“我看菁菁挺好的,你看,你大姐家的丹丹,二姐家的诚诚,都是叠字,叠字好念,也好叫啊。你说是吧?妙妙?”

  哎?这锅怎么无形中就甩到我这儿了?

  云朵当然没有蓝的了!要是她爹是白医生,这云朵可不就是白的了嘛!

  齐妙妙心里嚎了句,这时候可不能答应,不然这蓝云朵可就变成蓝菁菁了!还蓝精灵呢!

  “妈!云朵可能饿了,我喂喂她吧。”齐妙妙略动了动身子,斩钉截铁的说道。

  对于麻药刚退的齐妙妙来说,刀口位置的疼痛感开始由隐隐约约变得肆无忌惮。

  躺在床上的齐妙妙也从生龙活虎,变得越来越蔫,更别提还要让蓝云朵在自己身上“撕咬”一番。但为了把这个名字之争快点结束,也只有牺牲自己,让这个名字得以迅速的板上钉钉。

  好不容易趁着婆婆去了厕所,齐妙妙一把揪过来准备在床边趴会儿的蓝智。

  “蓝智,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解释的吗?”

  “老婆,月嫂我真的定好了!但是咱妈听说我请了月嫂,非让我把月嫂退了,我心想反正她在家也确实闲着没啥事,过来伺候你坐月子也挺好的……”

  “挺好的?一上来就要改蓝云朵的名字也叫挺好的?再说了,你虽然有俩姐姐,但都是他们婆婆伺候的月子,你妈,额,咱妈毫无经验,她怎么伺候我坐月子?”

  “对嘛,你看我姐姐都是婆婆伺候的月子吧?这回咱妈要是闲着了,她心里肯定有落差啊,小区那些老邻居都知道你生孩子的事情,要是不让她来,你觉得她在那些人面前还能抬得起头嘛。”

  “蓝智,我看你就是向着咱妈说话,你怎么不想想我?居然还一直瞒着我把月嫂退了的事情?再说了,我月子里要是胖了,以后还怎么工作?”齐妙妙有点恼了,要是顺产,她不怕月子里多吃一点,无非就是早点回归健身房。但现在是剖腹产,白医生说半年内最好不要做剧烈运动,胖了怎么办?”

  “老婆,你在我心里,咋样都是好看的。”蓝智如同狗皮膏药一样,笑嘻嘻的黏过来,搂着齐妙妙的脑袋。

  齐妙妙是属纸老虎的,这一点儿蓝智可摸得透透的,只要死皮赖脸一点儿,答应自己那是迟早的事儿。

  “我不管!蓝智,我限你今天把月嫂给我请过来!不然你就别叫我老婆!”齐妙妙气哼哼的推开蓝智靠过来的大脑袋,下了最后通牒。

  剖腹产最难熬的,是过了麻药劲儿以后。齐妙妙感觉自己的刀口像是一直有人拿着小刀在不停的划拉,每划拉一道,那疼痛感就更深一层。最要命的是,拔了尿管后,去厕所的距离明明只有几步远,却每次都要像要被发配边疆一样,要蓝智和婆婆两个搀扶着,忍着剧痛一步步的向前挪动。每挪动一步,齐妙妙都觉得自己这生娃的决定一定是在脑袋里灌了一整个太平洋才做出来的。

  好不容易在上了一次厕所后,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

  “来来来,妙妙,快把这碗猪蹄汤喝了。”婆婆端过来一直跟脸盆差不多大的碗,小心翼翼的端到齐妙妙的床前。

  “妈,我是剖腹产,伤口恢复期不能吃这种带葱姜蒜的东西。”还没等婆婆端到脸前,齐妙妙已经开始本能的拒绝。

  “嗨,妈怎么可能忘了呢,所以这猪蹄汤没放葱姜蒜和花椒大料,来,尝一口,我炖了一下午呢!”婆婆耐心的劝着,可齐妙妙低头一看那飘着的大油花子,心里一阵儿犯恶心。可是挨不住婆婆那期盼的眼神,齐妙妙索性豁出去了,闭着眼睛轻轻嘬了一口。

  “呕……”

  一阵恶心的感觉从嘴里蔓延开来,那猪蹄特别的腥气混着油腻腻的汤,让齐妙妙没忍住吐了出来,最可怕的是,汤居然没有盐!

  “妈,我在食堂打了点儿饭菜……”蓝智推门进来,晃了晃手里的保温桶。

  齐妙妙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趁着婆婆回头的功夫,在婆婆的头顶上比了个自杀的手势,用口型说:救命,救命!

  蓝智瞬间明了,比了个OK的手势,上前接过齐妙妙手里的大碗:“哎,妈,这碗里是猪蹄吗,真香哎,我喝一口尝尝?”

  “喝什么喝,这是给妙妙的,人家妙妙还一口没喝呢,你跟着瞎起哄什么!”婆婆一把夺过碗来,佯装生气的轻打了蓝智一巴掌。

  “我这不是看着您炖的汤太香了嘛,但就是有那么一丁点儿的热,要不您先吃饭,我给妙妙吹吹,保证妙妙一口气全喝下去!”蓝智再次夺过碗,放在自己嘴边轻轻的吹着。

  “这还差不多,我跟你说啊,妙妙的奶还没下来,多喝点汤好。再说了,汤可是不会让人胖的,全是营养呢!”婆婆一边说着,一边转身把蓝智在医院食堂打的饭菜放在旁边的小床头柜上。

  在婆婆转身的瞬间,蓝智和齐妙妙挤眉弄眼了一番。

  “老公,差不多凉了吧,给我吧。”齐妙妙提高了嗓门,把碗接了过来。

  “凉了,凉了,你尝一尝。”蓝智配合的也抬高了嗓门,压低身子半蹲在床边,在齐妙妙的手里把汤一饮而尽。

  “老公,我喝完了……”齐妙妙在一旁给蓝智加油打气,看着汤剩下最后一口的时候,赶紧配合着说出了台词。

继续阅读:被职场抛弃的妈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