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龙虎湾
洛神画长安2018-10-18 10:002,586

  请客,那是一门学问,人是社会性动物,从小到大都在交际,或家人或朋友或亲人或恋人或同事,每种的请法都不一样。这里边深究起来,那可就海了去了,三天三夜讲不完道不尽。

  一个成熟而又满是风韵的美女前来相请,那是好事,一般是红鸾星动了,可她若是提拎着一把管制刀具,那就该动的八成就得是凶星了。

  但鸦鹊是凶星吗?她应该是,可她又不太像。毕竟她没有表现出足够的敌意,那把漂亮的白色唐刀更像是装饰品。她修长的身形微微鞠躬,拱手道:“本家家主,有请女神移步寒舍一叙。”

  她身后的一条小巷内驶出一台巨大的轿车,车头前高傲的竖立着双M的标志。

  “哇!迈巴赫齐柏林!?”修惊讶了,这种千万级别的传说可不是随随便便可以看到的,男孩子总对精密而昂贵的机械感兴趣。

  “这钢铁兽有那么好吗?”安菽皱眉,修垫着脚撑目的望着那台越来越近的迈巴赫,眼珠都要瞪出来了,自己施展法术的时候,他可没有那么大的兴趣和反应,是不是该给他点教训才可以了?“我叫应龙吃了它吧?应该会很有趣的。”

  “不行,不行,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件机械的艺术品呢?”修连忙说,他并不怀疑安菽有这样的能力,毕竟她是神,有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也是很合理也很符合逻辑的。

  迈巴赫将近无声的滑到路边,停在两人的身旁,华丽的复合配色在雨水下显得更加的富贵逼人,6米2长的车身充满了压迫感,如果不是那个黄色的车牌,会让它更加的完美。

  “两位,请。”鸦鹊走近,拉开车门,毕恭毕敬的鞠躬做了个请的手势。

  越是靠近,修就越能确定的感觉到她手里那把唐刀是真的,因为质感和份量不会骗人。一把凶器,既使藏在华美的刀鞘里,也不会让人觉得那是塑料,从鸦鹊拿刀的姿态而言,就不是轻飘飘的,而是需要一定的力量把握的。而刀柄的做工与材质都无一不显露着需要它承受和传递的的冲击力之大,只有坚固的材质才能经受得了。

  这不是啥鸿门宴吧?修懵了懵。这女人忽然就悄无声息出现在路灯上,又能轻巧的蹦下来,足够说明她身怀绝技了。而她又点明的说,请天命之相,也就是她明白安菽的来历。那……她有什么目的?修马上拉住安菽,拖她到一边,压低声音说:“大神,那个,我们还是不要跟陌生人走的比较好,谁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再说了,她有刀。”

  安菽看了看修,奇怪的说:“想上车的不是你吗?我并没有要进钢铁兽肚子里的打算呀。”安菽摆摆手:“你以为我是没有矜持的神吗?你以为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供奉本神吗?我很挑剔的,当初黄帝……”

  “好,好,好,别说了。”修赶紧合十双手,鞠躬一拜,“大神所言甚是,赶紧别念叨了。”不然半小时停不下来。“不过,人家有迈巴赫,不算阿猫阿狗吧?”

  “钢铁兽不是满大街都是的座驾吗?有什么稀奇的吗?”安菽不懂,不就是坐骑吗?还有啥区别?比较大吗?那以前她可是见过猛犸象兵的,够大吧?照样不如骑马的帝王地位高啊。“能不能别理这个女人了?我饿了,赶快找地方给我吃饭。”

  “那么快?你的胃是最大号的粉碎机吗?”修摸了摸内袋的钱包,瘪瘪的,真怕自己会被小小的她吃垮掉。

  “女神,快到午饭时间了,寒舍已经备下盛宴以供奉女神。”鸦鹊的听力似乎也很灵敏,立即接过话来。

  “态度挺好的,也懂恭敬,好吧,本神就勉为其难的暂时接受你的供奉好了。”安菽随即就忘了自己的矜持和身份,转身撇下修,径直坐进车里。

  “咦!?”修目瞪口呆,说好的矜持呢?说好的高傲呢?说好的女神架子呢?就这样在美食与胃口面前放下了?

  “你愣什么?还不快上来!”安菽不耐的在车上瞪着修。

  “先生请。”鸦鹊点头示意修上车。

  修坐进车里,和安菽一起坐在车后的主位上,鸦鹊则坐去了前排副驾驶,迈巴赫是有隔断的,完全的为乘客开辟了一个完美的**空间。不得不说,车身真的很宽很长,修都完全能躺着了,车子安静,平稳,压根感觉不到震动和噪音,如果不是窗外的景色在倒退,修根本就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一台行驶的车辆上。

  修东摸西摸了一阵才想起来自己的处境,连忙对安菽说:“大神,他们有钱有武器的,又对你知根知底的,怕是有所图谋啊!我们就这样傻傻的上车了,怕是凶多吉少,怎么办?”

  安菽的表情惬意,显然对这台车的舒适程度非常满意,她对修说:“你赶快买台这样的车来供奉本神。”

  “我哪买得起!?”修震惊了,他原来以为安菽只是能吃而已,平常应该挺好相处的,谁晓得她胃口那么大直接开口就要豪车了。

  “为什么买不起?”安菽是没有穷富概念的。“那你可以自己去狩猎,抓一只回来。”

  “这又不是野生动物!”修抓狂,“这是工业品,人做的,需要钱去买的。”

  “刚刚你不是捡到了一张吗?”安菽不以为然。“还不去买?”

  “那我需要天天去捡,这东西需要1000多万张刚刚那样的钱,也就是说,我捡到腰椎间盘突出都捡不够。如果钱是树叶,我需要把一整片茂密的森林都给摘秃了。”修传输着1000万的概念。

  “愚蠢的人类。”安菽看都不看他一眼。“需要什么是神的事,而满足神是你的事。”

  “不对,那也得力所能及啊。”修不忿的说,转念一想,不对啊,自己不是和她说车的事,而是危险的事啊,哎呀,安菽真是太会转移注意力了。“大神啊,行行好,别东拉西扯了,我们现在等于在别人贼船上了。他们有钱又有刀的,万一图谋不轨,杀人分尸,灌水泥沉江底,可怎么办?”电影里可都是这种刺激的情节。

  “你也说了,他们是人呀。而我是神,谁能对我怎么样呢?”安菽嗤之以鼻,修整天瞎操心这种无所谓的事,赶紧接受食物的供奉才是正事,不是吗?

  庞大的齐柏林穿过城市,往郊外开去。中海市区外不远的地方,有座风水极好的半山海湾,叫龙虎湾,里面是豪宅大院聚拢的小区,是有钱人的聚集地,依山傍海。海湾里水质清澈沙滩洁白,还有一个规模很大的游艇码头,等同于这座小区的私人海浴场。龙虎湾从来不对外开放,这里占地虽大,可是却只有寥寥十几个住户,价值几何就说不清楚了,城里传说的一品名城一亿一户的身份放到这,可就是连门都进不来的。

  车辆很低调的避开每一家的门户,拐进最靠海边的一家,院门打开,十个身着制服的黑衣人守着门口,纷纷对车辆鞠躬致敬。

  修看着车辆进了院子还开了将近十分钟的距离,就大约能估计这院子大得有多离谱了。

  一个中年男人,身材健硕,气宇轩昂的背着手,站在大屋门口的阶梯上,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转千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转千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