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鬼谷家的聚餐
洛神画长安2018-10-18 11:062,481

  “恭迎上神驾临凡间。”一个模样器宇轩昂,事业有成的男人对你鞠躬致敬,那是很有面的事。修虽然知道对方不是对自己鞠躬,可他也在安菽身边呀,他有些受宠若惊,连忙鞠躬回礼,他没有接触过所谓的成功人士,可这个地位明显不同的男人,不言而喻就是鸦鹊的家主,他散发出来的气质就是那种位高权重的稳当。修当然不会因为对方有钱而有什么自卑心理,有的只是去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而受到高规格接待的手足无措罢了。

  “你鞠什么躬啊?”安菽拎起修,看着他说:“你要记住,你是我的神侍,我是你的神,你只能供奉我和恭敬我,别的人,不需要。明白了吗?”

  “人以礼待而以礼还之,这是家教。”修小声的说。

  “可是我不是人,我是大神。”安菽又扬起了她好看的下巴。的确,以她的身份来说,千古往来,能和她相提并论的大神只有开天地的盘古和女娲娘娘能比她高一阶了。“接受凡人的礼拜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可,可我是人啊,我得讲礼貌。”修说。

  “你已经不是人了。”安菽说。

  “嗳?你怎么骂人呢?”修不忿。

  “我赐予你神体的时候,你已经脱离人的范畴了。”安菽看着他。“你的身体会慢慢的变化,你拥有多少神力,就拥有多强的身体。后羿就是如此,他一个人可以单挑十个金乌。”

  “那我也可以?”修震惊了,一人干十日啊。

  “你不可以,你会被烤成烙饼的。”安菽转身就走,理也不理修。对鸦鹊说:“带路,本神要看看贡品。”

  “大神请随我来。”男人站出来,微笑着说:“鄙人乃鬼谷家主焮牲,为女神带路。”

  安菽没有表示,在她眼里,除了烛九阴为自己挑选的修之外,所有的凡人都可有可无。

  焮牲很懂规矩,站在左侧后一位,伸手让主位看到前进方向即可,不会站到主位的同排或者在前方,那是不敬。同时,他的态度也多是恭敬,没有谦卑的意味含在内。

  鬼谷,千古名门,由东周卫国人王诩所创,王诩号鬼谷子,行事诡秘,社会纵横、自然地理、宇宙天地玄妙;其才无所不窥,诸门无所不入,六道无所不破,众学无所不通。他可证得的弟子门人无数,诸如孙膑、庞涓,张仪、苏秦,毛遂,徐福,皆是门下,他们翻云覆雨,惊世骇俗,大有作为。鬼谷子堪称万圣先师,万圣之祖,绝不为过。秦大一统后,鬼谷即隐埋,蜿蜒流传至今不灭。

  鬼谷大宅采大隐于市之局,外表洋楼而内里却满是木雕梁横飞龙走凤,屏风九叠云锦铺张,括机齿轮裸露在外的机关遍布,一派复古奇观。

  饭厅似乎很远,饶了很多路都还没到,当然也不排除焮牲故意炫耀自己根据地的可能。

  终于在通过了一段直直的绿茵长廊后,走到了饭厅,饭厅四面通透,置于塘中,类似一个加了玻璃罩的凉亭,但是却大得多,一张八仙桌,四下排位。焮牲引导安菽于首座坐下,点头示意守候一旁的黑衣弟子上菜。

  其余弟子纷纷奉上香茗,安静,有序。鸦鹊没有入座,站到了焮牲的身后。

  安菽是大神,虽然看着年纪不大,可她实际年龄已经是所有人不可望其项背的了,地位也高,她是神,而其他人只是人,她不说话,其他人自然不好开口。

  焮牲是家主,也是主人,总得拿捏着姿态,不好开口笑谈,一来显得人轻浮,二来也显得宴席不够庄重,这毕竟是供奉之餐,没人会在清明时谈笑风生吧?

  气氛不太好,尴尬得很,没人说话,修有些坐立不安。这时他的手机叮咚了一下,是微信的声音。

  干嘛呢?消息是他同学死党发的。

  忙着呢。

  大周末呢,这午时还没到呢,你也不用正法,忙屁啊?

  哦,亲戚来了,陪吃饭呢。

  这样啊,跟你透露个消息,刚刚我去上网,看见你的梦中情人被学校的体育特长生追呢,好大的玫瑰,哎哟,绝逼花几个月伙食费的。就那富二代,叫啥林精彩,在他那宝马车上喷JC那个。

  我X!这太岁头上动土呢?墙角挖老子这了!?这能忍?我应该以他妈为圆心,以他爸为半径,围绕着他家族谱,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喷到他坟头长草。有钱了不起啊!

  别说,有钱挺了不起的,我也想过被人骂:有钱了不起啊!的生活。

  操!没出息!看哥的。

  修用手机在桌子底下对着外面的院子来了几张照片。鬼谷家的院子那可是上上之选,深得苏州庭园的精髓,无处不风景,动静皆壁纸。修把照片发了过去。

  哇!大哥,这环境不错啊,哪儿啊?

  中海最高档的餐馆,一道菜几万上下。

  吹死吧你!

  修在桌下和朋友聊得火热,他不饿,菜上了。安菽已经开始吃了,焮牲喝着茶,微笑的看着这个传说中的女神大快朵颐。

  安菽吃相其实挺秀气的,就是筷子拿得有点低,导致她看起来会像在啪啦啪啦扒饭一样,其实不大口。

  “你真能吃。”修聊天间歇抬头说她。

  安菽有吃的就不回嘴了,忙得很,没空。

  饭桶。修用嘴型说着,他可不敢出声,怕被雷劈。

  “古代,粮食产量底下,部落里经常挨饿。粮食是一种极其重要的资源,和现在的石油一样不可或缺。肥沃的土地是粮食的生产源头,每个人都在争抢,黄帝与蚩尤之战的开端也是因为粮食,土地。”焮牲看向修,微笑着和修解释。“即使作为被部落供奉的女神,我想她经常也不会得到贡品,所以她吃那么多其实是为了储存,神的身体是极致的纯洁的,她的嘴巴应该是通往仓储中心的入口,吃下去的食物会在饥荒时再拿出来分享给她的信徒们。神是不会肚子饿的,这应该是她的习惯吧。心里时刻的惦记着子民的神,多么的仁慈。”

  “再拿出来?从哪里拿?”修的目光不由的看向安菽的下半身。

  “啪啦!”一道闪电凭空在修的头顶劈下来,修全身焦黑的瘫软在地。

  “你最好不要多嘴多舌,我只要供奉而已。”安菽看了一眼焮牲,继续吃饭。

  “女神恕罪。”焮牲起立鞠躬致歉。

  安菽不再说话,安静的吃着。

  “看清楚她的攻击了吗?”焮牲嘴巴没有动,声音却传进了过鸦鹊的耳麦。

  “看不到,凭空出现的。”鸦鹊嘴巴也没有动,声音同样传入焮牲的耳麦。

  “你有把握挡住吗?”

  “如果固定在头上劈下,有六成把握,如果不是固定的攻击方向,一成都没有。”

  “神,就是神,那么难以让人捉摸。鸦鹊,如果劝不下她,那你就准备动手,天命之相的秘密,必须留在鬼谷家。”

  “是,家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转千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转千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