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雪飘圣京
愤怒的小工2018-10-20 11:292,255

  呼啸一天的冬风入晚之后终于小了许多,满天的大雪这时已洒落满院。圣妖国皇宫的夜,皎白如丝,映照着雪花,却更显得寂静深邃。

  自熙帝三年前的那次扩建之后,圣京的皇宫也亭屋过千,气势恢宏,颇具人族都城洛都之风。深夜望去,一眼望去,诛多宫阁楼台如座座挺秀的峰峦装饰着这恢宏的皇宫。巍巍的假山,冻结的池塘,翠绿的千叶松在宫灯的掩映下全闪着一层幽幽的青光、

  便在此时,宫外却有几个人裹着厚厚的裘衣,迎着漫天大雪直向皇宫。

  “站住了,做什么的?”宫门前守护的侍卫看见来人急忙问道。“不认得我了吗?”对面人群中有人大大咧咧的回了一句。侍卫们挑起大红灯笼,才瞧清来人正是熙帝的近侍卫长牛在天,那是宫中侍卫的顶头上司,十几个守卫急忙将腰背再挺直了几分,向来人敬了个军礼。

  牛在天看了看皇宫,又看了下身后几人,干笑道:“快到太子殿下寿辰了,咱们侍卫可的好好看着,别让人族的高手混了进来。”几个侍卫急忙挤出笑容,陪着自己的上司呵呵的笑,却未发现牛在天的手有些颤栗。

  牛在天几人迈入皇宫,就有一阵寒风卷着雪粒扑打在脸上,虽牛在天等人已是修炼多年的大妖,此时却也将脖子缩在裘衣内,心底泛起阵阵寒意。

  几人之中却又一人高昂阔步,神色自若。此人身材颀长,身披金色裘衣,胸左开襟,露出里面的雪色木锦。这锦袍是妖族中最崇尚的雪白色,夜里瞧去,颇有脱尘之概,再加上他那顾盼自雄的眼神和嘴角上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更显得此人卓尔不群。

  牛在天看了几人几眼,忍不住暗道:“耶律楚的确是我妖族中百年难得一见的大才。我们这次刺杀皇帝,那是大逆之罪,事若不成,身败名裂,九族皆灭。偏这耶律楚竟如此沉得住气,难道耶律楚此次真的已经得到楼主的支持?”

  原来圣妖国眼下这位熙帝耶律熙本是个胸怀大志之皇帝,自登上皇帝后,重礼礼贤,南征北战,使得魔族、兽人族相继称臣。熙统原年,熙帝更得妖族中有着至高无上地位的山海楼楼主的支持兵发人族,双方大战十载,死伤无数,最后双方在洛都定下了“洛水和议”。但此后熙帝便郁郁寡欢,更喜欢上了夜以继日的纵酒狂欢和有致幻效果的果精,无度的放纵终于将睿智干练的熙帝泡的喜怒无常,性情大变。数年前开始妄杀大臣和各族族长,而且多是一时兴起之后,不辨亲疏不问罪责的亲子手刃,几年来弄的妖族中个个自觉朝不保夕。

  耶律楚的父亲耶律雄是熙帝的亲叔父兼养父,也是圣妖国三朝重臣,当年熙帝登基他更有从龙之功。耶律楚是耶律雄的幼子,自小就素有才名,更是妖族新一代中最早到达春生境界幻,八岁入山海楼,十八岁从军征战,素来怀有大志,目视云汉。因他是熙帝堂弟,父亲又有从龙之功,自身又立下了赫赫的战功,仕途一帆风顺,被熙帝封为兴王兼丞相、太子少保。耶律楚大权在握,愈发的张狂,早已不将熙帝放在眼里,唯一忌惮就是自己的师尊山海楼的楼主。

  这两年熙帝贪酒性爆,弄的妖族生怨,耶律楚自认为时机成熟,便加紧培植党羽。近侍卫长牛在天、圣京统领耶律德本是熙帝心腹,却因暴戾的熙帝无故责罚而怀恨在心投靠耶律雄。耶律雄广结重臣近侍,已经惹得熙帝生了疑心,数日前更是遭到熙帝的质问怒斥。耶律楚深知凡举大事者必兵贵神速,不可有妇人之心。

  便在两日前,酒后神志不清的熙帝竟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皇后姬氏,更将在场自己的女儿侍女等一并杀害。耶律楚眼见熙帝丧心病狂,自认时机已到,精心谋划后便带着妖族两大族族长姬山、蛟形龙,兵部侍郎宗正部首领及牛在天、耶律德等几个亲信,以牛在天诈开宫门,直入皇宫。

  这一晚,这是圣妖国熙统二十八年元月初八的深夜。

  从宫门到熙帝的寝宫这一条路似乎格外的漫长,深宫的夜也格外寂静,几人的脚步声显得格外的刺耳。宗正部侍郎耶律齐突然踩到一推积雪,脚一软,几乎跌倒。牛在天一把抓住,耶律楚沉声问:“怎么了?腿软了么,都是修行多年的大妖,幻化人形已经数百年,今日要被一堆积雪绊倒,那可要被天下妖族耻笑。”近侍卫长牛在天喘息了一声,嘀咕道:“莫说宗正大人,便是我的腿也有些软,咱们这事万一出个差错”

  话未说完,一人猛地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低喝道:“走到这一步,岂能回头?我姬氏一族侍奉帝王百年,他说啥就杀,此等暴君,不诛之,何以安天下?”牛在天的嘴被此人扣的生痛,正待发作,瞧见此人目光如炬,正是姬氏一族族长姬山。姬氏一族本是妖族中的大族,历来皇后皆出自姬氏一族,虽姬山在人妖两族大战中负过重伤,一身修为已退步太多,但其在妖族中有着莫大的影响力,这也是兴王在此次行动中的意外助力。

  “走”说话的是耶律楚,他表面不见丝毫异样,心里却也忐忑不安:今日我等形此事乃是范了师尊的大忌,但耶律熙不死,明日我也将身首异处,只有诛杀了耶律熙,再向师尊晓以大义,再说我等此举乃是救妖族于水火,师尊也无理过分追究。愿列祖列宗庇佑,为了妖族的千秋大业,一定马到功成!

  耶律楚侧目回顾,却见身后三道黑影已经跟了上来,一颗心逐渐安定了下来。

  这三人两个为一奶同胞的兄弟,长相十分相似,乃是犀牛修炼幻化而成,虽与牛在天同为牛族但却不不姓,名唤宁不凡、宁不奇,师从妖族大宗师刀神,据说两人配合天衣无缝,在妖族中难逢敌手。另一人一身黑衣,细看只看竟不能看清其面目,放佛隐于黑暗之中,在场这些名动四方的大妖竟无人认出其身份。

  牛在天望着这二人,暗叹:我老牛修行多年,自以为一身修为只稍逊宗师,真是坐井观天,但观这三个乡巴佬我一个也打不过,宁氏兄弟我或可抵挡百招,可这黑衣人我却万万不是敌手,耶律楚竟笼诺到这样的高手,也当真处心积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忆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忆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