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江湖
善士2018-10-22 23:282,183

  日渐西斜,太阳的余晖洒落在这座边陲古城城上,城中的一切都披上了一层金色的纱衣,为这座城市增添了几分异样的美。

  “程兄,今日多谢了。眼看天色渐晚,我看我们不如去客栈中点上几个小菜,把酒言欢。”苏冥对着与他在余晖下形成巨大反差的程二说道。

  “不行,不行,那怎么行。今天中午就是苏兄请客,这晚上一定得我来安排。我看别的地方也没什么好吃的,要是苏兄不介意的话不如去寒舍,我亲手抄上一两个小菜,我们兄弟两个想怎么喝都行。”程二摆摆手,一副你不同意我就告辞的表情。

  苏冥看拗不过这位程二兄弟的热情,只好点点说:“既然程兄都这么说了,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那今晚就听程兄的安排了。”

  “哈哈哈,这才是兄弟嘛。苏兄放心,我程二的手艺不比那些酒楼大厨的手艺差,正好前几天我从山中猎来一头鹿,吃了一些,还腌着一天大腿,今天正好借此机会请苏兄尝一尝我们这边关的野味。”程二单手虚引,做出请的动作。

  在程二兄弟的带领下,苏冥跟着程二在梁城小巷中七拐八拐的来到一处僻静的胡同,看上去似乎是一处有些年代的胡同了,胡同两边的房子看上去都有些年头了。

  程二领着苏冥径直来到胡同尽头的那个院子门口,院门在时间的洗礼下早已斑驳不堪,门上贴着两张显得破旧的门神,已经看不清楚是哪两位门神了。

  随着“嘎吱”的伴奏声,两人走进一处不大的院子,院子的东南角落杂乱的堆着一堆瓦砾,对面的角落则是一颗不大的枣树,可惜上面没有栆。

  “让苏兄见笑了,我程二实在是没什么本事,就这个院子还是祖上留下来的,我连翻修的余钱都没有,就只能这么将就住着。”程二回头对苏冥说道,看上去显得有些不要意思。

  “程兄说的哪里话,程兄日后一定能有所成就的,必定能光耀门楣。”苏冥笑着说道,这些客套话苏冥还是懂的,毕竟他只是没什么江湖经验,又不是一根筋。

  “那就借苏兄吉言了。”苏兄请里面坐,我去烧水给苏兄泡上一杯茶,这茶虽然不是什么好茶,但是这山间苦茶喝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

  “好,那有劳程兄了。”苏兄拱拱手,在堂屋的客座上坐下,观察着这间略显破败老旧的屋子。

  看来程二所言非虚啊,他的确是过的有些穷困潦倒,看着样子生活也就勉强能过下去。

  苏冥看着这堂屋,摆设简单,一张八仙桌,一套椅子,然后就是苏冥屁股下的的椅子和旁边的主人家的椅子,还有中间的一张小茶几。

  上面摆着一套简单的茶具,一个茶壶,几茶杯。这就是整个堂屋的家具摆设。

  堂屋的右手边应该是主人家的寝屋,左手边还有一间,应该是客房。

  苏冥坐的也无聊,就站起身来准备去厨房看看程二在忙些什么,是否需要帮忙。

  没想到他刚站起来,程二就走进来了。

  “怎么?苏兄有事?”程二看他起身,询问道。

  “哦,没事。我想我闲着则没事可做,打算去问问程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苏冥笑着说道。

  “哈哈,都是些许小事,哪里需要苏兄帮忙。程某一个人很快就弄好了,苏兄再坐一会儿,我拿茶壶去泡茶。”说着让苏冥坐下,自己拿着茶壶又回去厨房了。

  苏冥听他这么说也不执意去帮忙,只好无聊的坐在椅子上摇着手中的折扇,颇有些翩翩公子的风范。

  几分钟后,程二就提着茶壶回到了堂屋。

  “苏兄,来试一试我们本地的山茶,虽然带点苦涩,确也别有一番风味。”说着提起茶壶倒了满了两个茶杯。

  自己先端起一杯,轻轻吹了吹,喝了一口,然后做出请的手势,让苏冥也尝一尝。

  苏冥端起茶杯,却不曾喝,叹了口气说道:“程兄可有什么难处,若是有可以说出来,我或许可以帮衬一二。”

  “苏兄何出此言?我没有什么难处啊。”程二有些奇怪的问道。

  “程兄这杯茶里是放了蒙汗药吧。”苏冥放下手中的茶说道,脸上倒也没有什么愤怒之色,倒是有几分惋惜。

  “苏兄再胡说些什么,我好心好意请苏兄品尝一下这山间苦茶,若是苏兄不喜欢大可拂袖而去,我程二绝没有二话,但是苏兄为何要这样说来败坏我程二的名声。”听见苏冥的话后,程二气急败坏的说道,看上去苏冥真的冤枉他了。

  “程兄不必在演戏了,我天生嗅觉就异常灵敏,当程兄从茶壶中倒出茶水得那一刻我就察觉到茶水有问题了。”苏冥看见程二的样子,依旧很平静的解释道。

  “哈哈哈,就算你不喝茶有如何,你以为我只有这么一招?”这是的程二终于私下虚伪的面具,面目狰狞的对着苏冥说道。

  “程兄是指你院子那颗篦树吗?篦叔虽然少见而且与枣树类似,但是很不巧我有幸见过。所以我就从程兄的房间里拿了一个香囊,还望程兄不要见怪。”苏冥说着从腰间拿出一个香囊在鼻前嗅了嗅。

  “你……”程二看见他手中的香囊气急败坏,一个“你”字之后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突然他提起茶几上的茶壶就朝苏冥脸上砸去,同时身体灵活向后一闪,身形闪进了房间之内。

  苏冥早走防备,那茶壶岂会砸中他,只见他手中折扇一合,点向飞来的茶壶,那茶壶竟然一个旋转就亲亲飞回茶几上,滴水不洒。

  “可惜了这一壶好茶啊。”苏冥摇摇头惋惜道。

  此时那程二已经从房间内出来了。手中拿着一把雪亮的钢刀,身上散发出凌厉的杀意,“小子,我本不欲害你性命,你下了阎王殿以后莫要怪我,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太聪明。要怪只能怪你踏入了我的江湖。”

  说着程二手中钢刀已经直奔苏冥面门而去。

  ps:各位久等了,今天还算有点时间就抓紧码了一章,希望各位的支持。感激不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