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初显身手
愿乘行云2018-10-22 22:323,855

  我说:“是啊,比你小小的黑清国强大多了。”

  黑清王子身后的高大青年踏上一步,笑着说:“我们谁都没有听说过中国是个什么国家。就足见这个国家微不足道,根本就是野蛮人的集合,小姑娘在这里吹什么牛?”

  我说:“我来这里之前也从来没有听说过黑清!我们的书籍中也没有记载,只要重要的国家我们的书籍都会记,不记的肯定是不屑于记的小丑之国。”

  高大青年说:“小姑娘没读过书也是很正常的。”

  我说:“我没读过书!你敢说我没读过书?”我顺手把那本临时带在身上的《中国十大考古发现》掏了出来——扔在桌上,厚厚几百页:“我读了几千本这样的书!你读了多少?”---当然这是我在夸张其词,我看的书几百本是有的,几千本,那是我吹牛不用本钱。

  高大青年拣起《中国十大考古发现》翻看,好象也有些吃惊:“你们的书印得好精美。”

  我说:“当然哪,我们最重视文化,我中国每个人都认识字(我又在吹牛了),你们这儿有多少人识字?”

  高大青年说:“我认识的识字的女人连你在内也只有七个人!”一听这话,我不由替黑清的女人们难过,她们显然没有获得受教育的机会,成了普遍的文盲。

  黑清王子很不耐烦地说:“你们别提什么书啊字啊的事情,雷格,我就是要你替我教训教训那个什么雅葛斯。我就是看他不顺眼。”

  高大青年雷格说:“雅葛斯他们没有做什么事,殿下应该知道礼仪,来者是客,不能够随便使用刀兵。”

  黑清王子怒道:“我就是要打他,我特地带你来,你居然……好,我自己动手!”

  他拔出佩剑就向雅葛斯逼去,雅葛斯站起身,面无惧色,冷冷一笑。黑清王子大怒,一剑便向雅葛斯刺去,雅葛斯随随便便地往后退了一步,他身旁的诺威斯拔出剑来格住了黑清王子的剑:“王子不可无礼!”

  黑清王子甩开诺威斯,对雅葛斯说:“我原本指望父王会杀了你,谁知那个毫无主见的父王和懦弱无能的叔父一商量,居然要对你以礼相待,那我就自己来打你一顿出气!”

  雅葛斯淡淡一笑,推开诺威斯,对黑清王子说:“我们在这个地方比试太没有礼貌了,如果你真的要和我比试,过两天在黑清朝堂上比试也是一样的。你作为王子,应该知道私斗是违反传统的。”

  黑清王子瞟了一眼我,突然笑了:“如果是因为某人男女关系而出手,那就不算是违反传统了。”

  我忍不住说:“你身为王子,这么说话,连一点教养都没有!”

  黑清王子笑道:“难道你不是雅葛斯的情人吗?”

  我说:“当然不是。王子殿下是我的恩人。”

  黑清王子说:“既然你不是他的情人,不如跟我走吧。”这句话一说,所有人俱都动容,雅葛斯眼中似乎有火光一闪,冷然道:“凤仪是我的客人!要主人交出他的客人,王子殿下不觉得过分了吗?”

  黑清王子笑道:“这怎么算过分?她是一个女人,一个漂亮女人,又不是你情人又不是你的妻子,按照我们这儿的规矩,任何一个男人都有资格带她走的。”

  雅葛斯淡淡一笑,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黑清王子道:“那我们就一决高下。你赢了,我当然不能带她走,如果你输了,我就带她走。”

  我说:“我是一个独立的人,我愿意跟谁走是我的自由。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做我的主。”

  黑清王子笑着对我说:“我们这里的女人永远是男人争夺的对象,她没有权力决定跟谁走。只有男人们的胜负能够决定她属于谁。”

  我说:“我们中国从来没有这种规矩!”

  黑清王子笑道:“这是黑清,要守我们黑清的规矩!你不愿意跟我走也行,只要雅葛斯打赢了我,你自然毋须跟我走了。”

  我说:“不用雅葛斯跟你打,我自己就可以。只要你能赢我就行!”我之所以敢口出大言,是因为我看出这位黑清王子不是我的对手,刚才看他上楼和拔剑的身手,武艺不过尔尔,雅葛斯的武艺怎么样我反而不清楚。

  我心里还有一种想法,他既然这么出名,他的武艺应该比我高才对,我的潜意识中不能够接受他的武艺不如我这个事实。

  我跟我的父亲学了十来年的武艺,经常和父亲手下的战士们放对,我是个很能吃苦也喜欢下苦功练习的人,父亲手下的战士也有不少是出尽全力也赢不了我的,虽然我很少参加什么武术比赛,可是跟大男人搏斗的经验也是很丰富的,一两千年之后的人们在训练中讲究的科学性和前人的实践加在一起,这种效果与古人凭借实战和经验练习出来的东西相比其实并不差,再加上我忽略了一件事,他们的武艺多半是练习马上功夫,如果在地上打他们靠的是群体性的战阵而非个人的出众能力,雅葛斯虽然智勇过人,但是论到武艺他并不是最出众的,再说他身材并不高大,(他比那个黑清王子还矮了半个头),没有那种力举千钧的力气,在和别人的力量对比上先输一筹。

  在马上打我自然不是他们对手,可是在地上打他们真的不如我。

  这都是以后我才知道的,当时我能够断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眼前这个黑清王子根本不是我对手!

  黑清王子好象很吃惊,大概他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挑战过。

  雷格说:“我们王子不会和一个女人打的。”

  我说:“你想跟我打?”

  雷格说:“我也不想,男人怎么可以跟一个女人打,就算打赢了也不光彩!”

  我笑着说:“你们王子岂是我的对手!(我故意这样说的)别太以为自己了不起!在我们中国,如果一个男人不敢接受一个女人的挑战,那是最懦弱无能的行为!”

  黑清王子好象被我这句轻视的话激怒了:“一个女人还敢跟我动刀剑!行,如果你输了,你就嫁给我当我的妻室!”

  我怒道:“当你的妻室?”

  黑清王子笑道:“是啊!我是王子,我的妻子自然应该是名门贵族之女。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不过看你跟雅葛斯王子在一起,又识文断字,举止言谈也颇有教养,想来你的出生也不会太差,你是中国人也好,蒂山人也好,都应该不是普通人家,当能与我为偶。”

  我暗暗发恨,心想: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要以为你是个王子就了不起了,自古以来,世界各国的王子多的是,简直就是可以论斤卖,你值几个钱?看你这轻狂样就烦!嘴里道:“如果你输了呢?我要你当堂向我道歉,而且从此之后不能够出现在我的面前!”

  黑清王子笑道:“我怎么会输?”

  雷格说:“请殿下暂退,这件事让我来就行。”

  雷格的身材很高大,我又不知道他的底细,真跟他放对我还有些迟疑不决。

  雅葛斯说:“凤仪,你不用管这件事。你既然是我的客人,我当然有责任护卫你的安全。”

  雷格说:“我雷格是黑清的侍卫长,听说诺威斯也是殿下您的侍卫长,我们先来斗一次,如果我们已经分出胜负,殿下们就不用再出手了,这样对两国都有好处。”

  黑清王子说:“先前说好的以这个女人做赌注仍然有效!”

  雅葛斯说:“凤仪是我的客人,我无权决定她的去留。”

  黑清王子哈哈大笑:“你不敢跟我打?真比这个女人还不如。你叫凤仪?”他对我说,“如果他们两个分出了胜负,那我们再打一场也可以,你不是说我不敢跟你打吗?只是你如果输了,就嫁给我为妻,反正我是黑清王子,现在也未娶妻,我们还是挺相配的。把雅葛斯的女人抢过来,那种感觉……”他一付很爽的样子。

  我冷冷地说:“好!”

  雅葛斯说:“不好!我绝对不同意。无论是输是赢,你都不是赌注!”

  无论雅葛斯当时是怎么想的,他的反对对我来说真是最大的欣慰。

  我说:“雅葛斯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输,无论是空手还是用剑,他都不是我的对手。”

  这句话似乎镇惊了当场,我的自信和近乎于狂傲的态度可能让所有的人都感到十分惊异,雅葛斯用奇特的眼神看着我,好象从来不认识我了,托弗斯和诺威斯他们欲言又止,卡洛斯转头看雅葛斯,似乎想听听他的意见,齐力克大声说:“你不能够和他打。”

  我说:“谢谢你们,我有这个自信!”踏上一步,对黑清王子说:“王子殿下,请出手啊!”

  黑清王子似乎对我的气势有些惊讶,他说:“我不会和女人打的。”

  我说:“如果你一定不肯出手,那我可要打你了!你对我的失礼行为需要接受……”我不知道蒂山话教训怎么说,一时语塞。

  黑清王子哈哈大笑:“你出手就是了,我怕你打不着我!你的嫩手打在身上应该很舒服的!”

  我说:“那你就舒服一下吧!”顺手一个耳光!

  他完全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竟然一屁股坐到地上,这一下震惊全场!

  雷格急忙扶起黑清王子,他的脸已经红了,上面清晰地映着我的手印。

  黑清王子的眼睛里充满着怀疑惊讶盛怒,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说了几个字,我没有听懂,后来雅葛斯告诉我,他说的是:“你是人还是妖?”他显然不能够接受我一巴掌就能够把他打翻的事实。他仿佛突然暴怒起来,甩开雷格,猛地向我扑过来,我轻轻一闪,顺势用脚一勾,他又跌了个狗吃屎。

  雅葛斯忍不住笑了起来,诺威斯他们也都大笑不已。

  雷格再一次扶起黑清王子,黑清王子对他说:“打打打,你们给我一起动手打!”

  雷格在他耳边说了几句,黑清王子恨恨地说:“好,好,本王子暂且忍了,过两天到朝堂上说。”

  雷格命人扶黑清王子下楼,黑清王子回过头来说:“……女(我没有听懂他前面那个字是什么意思,估计不外是什么妖女魔女之类),你记着,总有一天我要你好看!”

  雷格待他走后,对雅葛斯说:“我家王子无礼在先,这事我们也不能够计较,不过两天之后在朝堂上,我们等着王子。雅葛斯王子,你从哪儿找来这样一位姑娘?”

  雅葛斯说:“路上遇上的。”

  雷格笑了笑,显然他并不相信,他说:“你不愿说实话就算了。”又对我说,“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姑娘这样能文能武的女子,我很钦佩。两天之后,希望也能够看到你!”

  我说:“谢谢。你比你们王子更懂礼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