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恐惧入骨
愿乘行云2021-05-02 13:123,498

  约克斯说:“我所知有限,只知道好象跟母后有关。当时王兄火冒三丈,当着我们众将的面把齐力克骂个半死,把齐力克气得要跳起来。你知道王兄的性格,他很大气,对朋友和下属信任有加,放手任用,很少记仇。骂过之後也就忘了,对齐力克也完全不存芥蒂,待他如初。但齐力克就不同了,他从此之後怀恨在心,耿耿于怀,时刻想着报仇,说起来也是母后给他惹的祸。齐力克说王兄是暴君,哈,你既然早知道,为什么还要舍生忘死地跟他干呢?他若是暴君,你助暴为虐,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何必跳出来装正义?嘴上说的总是义正词严。可是我倒觉得王兄挺委屈的,连你都不能够体谅他。齐力克曾经半夜去找齐格斯,请求他支持除掉雅葛斯,齐格斯说你尽管干,出了事我想办法,这事是我听齐力克自己说的。那时正是夏天,他们商量了半夜。也就是那晚,他们俩也被齐格斯荷塘里的青蛙吵了半宿,齐力克在去探望王兄病情的时候无意中说到荷塘里的青蛙太吵,王兄马上就想到齐力克肯定是晚上去找过齐格斯,但是齐力克为什么要晚上去找呢,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他派人一查,立即抓到证据。或许他自己觉得愧对齐力克,所以并没有追究这事。没想到齐力克变本加厉,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想杀掉王兄,王兄岂能再忍?何况还有你的因素,我王兄一但遇到跟你有关的事,就会失去分寸,”约克斯笑了起来,“男人的妒忌心未必比女人来得浅了,只是平常隐藏不发,一旦暴发,他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你说他怎能不杀齐力克?嫂嫂,天幸你是个忠贞的女人,没有背叛过他,否则,说实话,我相信我王兄也会杀你!他越是信任越是爱慕的人,一旦背叛他,他的反应会更暴烈。那个姗妮儿,反正他也不喜欢她,留她吃口饭也没什么大不了是不?”

  约克斯冷笑续道:“我不是齐力克,我可没有胆量去刺杀王兄,从来就没胆量。他跟你说我和人勾结反对他,其实,那是扣在我头上的屎盆子,我根本就没做这事!在我心中,我一直都怕他,他象苍天大海一样深不可测!那次他把我下了监狱,放了我出来的那天,他一直瞪着我,那目光好生古怪,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看我,我当时觉得全身发冷,我向来怕他,怕得要命。我想,我们这些兄弟臣子们大多数都和我一样,对他又怕又爱,怕多与爱。他这个人太厉害,玩弄我们就象在玩弄只小猫一样,随便我们怎样都跳不出他的控制!我知道一件事,也相信一件事,就算他马上就会断气了,可是如果这个时候他指着我对其他人说杀了我,那些人还是会听从他的命令,把我砍成肉酱!其实如果这个时候他下道命令要我去杀另外一个人,我也会毫不迟疑地去做,就算我知道他根本就等不到我回来交令了。对他的命令,我的脑子里从来就没有一个不字!卡洛斯跟我说过,如果他事先知道他占有的那个女人是埃琳丝,是他的妹妹,借他两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打埃琳丝的主意。他还说,只要王兄还有一口气,他就会是王兄手下最听话的将领,王兄要他东他不敢往西,王兄要他走一步,他不敢走一步半!他自己也觉得奇怪,他为什么会这么怕王兄?现在王兄快要死了,我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过说真的,我其实也是很悲痛的,我觉得好象天塌了一样。”

  我听到约克斯的话,在悲痛之中又为雅葛斯感到骄傲,雅葛斯啊雅葛斯,你真了不起,想不到约克斯卡洛斯都会这么怕你。我记得雅葛斯说过,爱与敬有时候会在瞬间崩溃,但恐惧感却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

  约克斯说:“凤仪,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我头一次见你就喜欢你,我不明白你怎么会对雅葛斯一见钟情?我对你也是一见钟情!雅葛斯有我英俊高大吗?就算是第一印象,我也比他强多了!我一直认为,做为一个女人,你才是一个男人真正应该爱的女人。凤仪,你美丽动人,而且不好名不好权不好财,忠诚不二,而且你不妒嫉,你是那么善良,那么可爱,具备男人和女人的所有优点,却没有他们的所有缺点……”

  我差点要想笑:“我不妒嫉,你弄错了吧?谁说我不妒嫉?我只会为雅葛斯一人妒嫉!你以为我是个妄图颠倒众生的狂妄女人吗?我从来就没想过,只要雅葛斯一个人爱我我就满足了!我只痴情于他一人!至于别的男人是不是爱我,我根本就不屑一顾!我当然不会为你嫉妒,我从来就没有注意到你。你的行为与我有什么关系?”

  约克斯说:“这也正是我欣赏你的地方,你很忠诚,你的爱是那么的执着。我相信雅葛斯活一天你就永远不会喜欢别的人。可是现在雅葛斯快死了!你还这么年青美貌,难道你愿意把你的青春和生命献给一个死人?还有你的儿女们你不就为他们想想。凤仪,我求你以後嫁给我,我会好好对待你和你的几位王子公主!”

  我冷笑道:“娶我,那墨琳儿呢?”

  约克斯说:“凤仪,我娶了你,和她离婚得了,你当然是正妻,你是雅葛斯的王后,怎能委屈做妾?我想任何一个男人娶了你都不敢拿你当妾,把雅葛斯的王后当妾谁有此胆量?他不怕天下的男人群起而攻之吗?哈哈!”

  我只觉得全身发冷,这个约克斯,好生无耻,不顾叔嫂名份。他明明已经娶了墨琳儿,做了托弗斯的妹夫,他还想利用我,利用我和雅葛斯的关系,想名正言顺地得到雅葛斯的遗产,这个混蛋!莫非他以为我真的看不出来?爱我?当我是三岁小儿?

  约克斯说:“怎么不说话了?我把什么都跟你说了。你也得跟我说说啊。”

  我说:“说什么?”

  约克斯道:“答应嫁给我!”

  我说:“不可能!”

  约克斯道:“别说得那么绝。”

  我嘲笑道:“你不就是想合法地得到雅葛斯的遗产吗?我还不想当你的工具!何况,你王兄还活着!”

  约克斯笑道:“你难道真的还相信会出现奇迹吗?还想着王兄啊?嫂嫂,你很聪明,很可爱。拥有你这么好的女人,王兄居然不知道珍惜,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难道他不知道,人一死就什么都没有了?他这个人,象狮子一样勇敢,象狐狸一样狡猾,象鹰一样敏锐,做君王他是合格的。我觉得就算把他放到古往今来世界万国之中,象他那样合格甚至于极端优秀的君王也是不多的,他无愧于一位伟大的君王!别的民族我不知道,可我相信蒂山人会狂热地爱戴他,永远爱戴他!可是他做人呢,他太失败了,在我看来甚至是完全失败!历史上比他更失败的人都不多!他的亲人们没几个人是真心爱他的,恐怕唯一的例外就是就你!你确实是真心真意地爱他的,可是为什么你也会屡次离开他呢?如果说一次离开是出于冲动,屡次离开就不能够用冲动来解释了!内情只有你自己才明白!不过我怀疑,你是不是因为女人的问题不能够满足吧?哈哈,雅葛斯只知道国家,只知道军队,在军国大事这方面他简直是料事如神,算无遗策,可他却忽略了妻子做为一个女人需要的东西,他做丈夫实在是不够合格,恐怕还不如我,我甚至怀疑过他到底会不会做丈夫?有的事情他未免太克制自己了。跟这样一个男人在一起的女人也是倒霉。还有我们的母后,我感觉得出母后对王兄的控制欲甚至情欲都要超过母子之情!母后对王兄的情形很奇怪,我都觉得简直不可理喻!做儿子,他有弑父之嫌,对母亲,没尽孝道;(我心想,其实雅葛斯对生母一天孝道也没尽到)做兄弟,我看他所有的兄弟都不会希望有这么样一个兄弟,他实在是冷血无情,对妹妹也一样,埃琳丝被卡洛斯给糟蹋了,他非但不给妹妹出气,反而顺水推舟地把埃琳丝嫁给了他,你不用猜也知道,卡洛斯和埃琳丝能够恩爱吗?他们能够凑合着过下去,全都是因为雅葛斯的高压之下,不敢说不而已。卡洛斯是不敢得罪埃琳丝,再说身为雅葛斯的妹夫,政治利益是很明显的;对身为妻子的你呢,他对你并不忠诚,而且他这么年轻就快死了,他还不满三十岁,害妻子青年守寡,一生伤心,失去依靠,算得是个好丈夫吗?做父亲,他更不合格,冬儿公主才三岁,小王子不满周岁,幼年丧父,对所有孩子来说是人生最大的悲剧!”

  约克斯说:“你觉得我说得有理吗?一个人做人这么失败,还有什么值得眷念的?时间会让你忘记一切!你仔细想一想吧,你嫁给我,我做摄政王,立大王子为君,这是双赢的事。你还可以为我生儿育女……”他笑道:“王兄肾上受了伤,是被父王给射伤的,子嗣艰难,他那么多女人都无法怀孕,可你却仍然能给他生孩子,即使你流产了也毫不影响你的生育力。冬儿和两位王子都那么像他,而你的忠贞也无可指责。帝国上下都无人质疑冬儿公主和王子的血统。你的田太肥了,种再烂都没关系。象你这样能生养的女人在所有的民族中都是珍宝!我相信我如果娶了你,用不了多久你就能硕果累累,我很健康。”他顿了顿,道:“我现在先走了,明天我再来找你,到时候请给我一个答复。”

  只听一个声音说:“你把一切都说透了,难道还想走?”是波利科。

  约克斯笑道:“我即然敢独自进宫,自然有所准备,若是我回不去,哼……”

  波利科道:“难道你想兵变?”

  约克斯道:“不是!我手下那一点点人马,如何兵变?”

  波利科道:“那你想怎样?”

  约克斯道:“你管我怎样,总之我是做足了准备的。”

  波利科道:“看来你是志在必得了!”

  约克斯道:“是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