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傀儡戏
半世癫狂2018-11-05 15:242,772

  太平间,又叫停尸房、殓房、陈尸所、往生室。电视剧,电影里称为义庄,是医院停放遗体的场所。可能是一间房、一层楼,或一幢独立的大楼。太平间有些是有冰柜的。一个人离世之后,遗体很少立即火化,而是会在太平间停放上两、三天,因为要给予后人有充足的时间安排葬礼仪式,以确定死者不会突然复活,然后才落葬。或死者身份不明,需要验尸或DNA指纹分析。死因不明,家属要求病理学医师验尸。警方需要死因调查等等原因,还有就是有些地区风俗要求特别,如僵化或尸体防腐。

  为啥叫太平间呢,中国人喜好用吉祥、洁净的词语避开凶险、厌恶的事物,民俗物象大都具有特定的文化寓意。棺材称寿材,停尸房叫太平间,汤饼隐寓长寿,瓜皮帽隐寓六合统一,梨不分着吃,住居“前不栽桑(丧)后不栽柳(溜)”。

  在命定、被动意识的背后,又透露出脆弱的主动意识。人死了,活着的人自是伤恸,于是就有传说人死后可以上西天极乐净土的说法。就是人死后“可以”上天堂或者下地狱。中国人所谓的西天传说是“如来佛祖”所在的地方,俗话说这是太平极乐世界,西方把天堂视为“上帝”居住的地方,你想那里能不安乐太平嘛?停尸房之所以叫太平间,大抵意义如此。

  人都想太太平平过一生,结果只有死了才能太平。其实太平的说法就是为了图个吉利,毕竟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还有鬼怪一说,毕竟太平间中都是自己的故人,让其太太平平的走完一生,都是后人的心愿,太平间比停尸房更好听一些!这里面寄托了活着人对死者的敬重和思念,寄托着生者对死者的美好祝愿。

  殓工,太平间或殡仪馆工作人员的统称。

  老路是个要饭的老头,早先打仗那会儿从老家逃难出来,四处漂泊居无定所,后来解放了,就靠打工度日,慢慢年纪大了没了气力,就靠乞讨为生。街道看他一个老人每天坐在街角乞讨,一是可怜,二呢,影响我们社会主义新中国形象,就安排他进了市里医院当了个雇工,负责看管打扫太平间,就住在太平间隔壁医院给腾出来的一间小仓库里。在他看来,这是个少找的好活儿,不仅不累。一日三餐住宿都免费,晚上还不耽误睡觉,而且还有工钱给。自己一把年纪了,无儿无女,每天晚上习惯到医院后门外买一点卤味就着喝点小酒听着收音机里的小曲,挺惬意,日子过得很满足。

  这太平间位于医院后门边上不远,但是后门一般只有早上殡仪馆车来拉尸体和医院进材料时才会开,后门的钥匙也归老路管。每天一早老路就等着给殡仪馆的车开门,这时一般家属也会给个白包,少则几毛多则几块,也是一笔不少的收入。

  就这样天天的过着,早上忙完就开始打扫卫生,到了下午三四点基本上也就没活了,这时老路会去医院职工澡堂先洗个澡,出来后也就到了饭点,直接食堂打了饭回到自己小屋。但要等到晚上九点以后后门外面卤肉摊出来买了卤肉顺道打上四两酒,这才开始晚饭。慢慢时间久了就跟那摆卤肉摊的老王头成了朋友,后来老王头到了十一点多收了摊就会提了特意留下的一点卤肉敲医院后门,老路听到就过去开门俩人坐在老路的小屋里一起喝点,老王头也是光棍一个,无牵无挂的,俩人无话不谈,经常边喝边聊,困了就睡在老路这小屋里,这样的日子一晃过了好几年,风雨无阻。

  这年冬天,这老王头竟然一个星期都没来找老路喝酒,老路几次出去寻他发现也没出卤肉摊子。几年的酒友突然不辞而别,他这心里挺不舒服的,也吃惯了老王头的卤肉,猛的换了吃食,也是不太习惯。

  从老路来这上班,这太平间一向安静。可是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到晚上十二点后,太平间就开始发出窸窸窣窣的动静,闹得老路睡不着觉,提着手电去查看过好几次,屋里依旧是那么十几张病床,尸体都盖着白单子挺挺的躺在上面,一切正常。正在烦恼,突然听见有人敲门,开了门一看竟是老王,进了门老王向他讨水喝。

  “我说老王头,你这几天是咋了,也不过来找我喝酒了,我这几天出去转了几次了也不见你出摊了,是不是有啥事了?”

  “哎,年岁大了,这身子骨不行了啊,这几天也没出摊,歇着那。”

  老路借着灯光仔细端详这老王头脸色铁青,很差劲。

  “是勒,你这脸色好差劲勒,看医生了没,怎么说的?”

  “没事没事,过几天就好!我这是过来跟你道别的,远房有个侄子听说我身体不好,这就过来接我过去养老了。”

  “那是好事啊,你这身子骨不舒服就别大晚上再来回跑了。”

  “咱这多年的老伙计了,不亲自打个招呼,心里过意不去啊。”

  “得嘞,老伙计,我这见你没出摊就买了只肥鸡,这早上死人家属给了瓶西凤,今儿个,这就给你送行吧。”

  俩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喝着,老路说起:“这两天不知道是咋了,这夜里隔壁总是闹动静,我这心里不踏实啊,你说咱这一把岁数了,倒也不怕那些神神怪怪的,就怕是闹了老鼠,万一啃了尸首,我这不好交代啊。”

  “你这老小子,一定是晚上喝高了,发了癔症了!说那些干啥,来咱走着。”

  “咱拿了这份工钱,还得了这些好处,当然得负责了,我一会儿得进去转一圈看看,不然不放心呐。”

  “甭操心了,你这么一说,那隔壁估计是有死人不消停。”

  “娘的,听你这一说,心里毛毛的,你咋知道是死人闹动静勒?!”

  “我啊,小时候跟着个道士当过一段徒弟,我这师傅可是真本事,我跟着他亲眼见过好多邪乎事勒!”

  “那咋整啊,这回头你跟你那侄子走了,我自己天天一人,这样天天闹腾,我可受不了。”

  “我听师傅讲过,这正常的死人呢都是白眼白,明个白天你挨个检查一遍,如果有尸体眼白是红的,那就是他在闹鬼!”

  “真的假的,听你说的这么邪乎。”

  “咱哥俩酒友一场,这几年没少喝你的酒,我这有本书是当年俺师傅留下的,你这现在干的营生难免不干净,就留给你吧,也许有用!”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本发黄的旧书。

  老路接了就要翻看,被老王头制止了。

  “大晚上的正喝酒勒,这会儿看个鸟,明个再看。”

  几日未见,俩人喝着聊着不觉间这就听见鸡叫了。

  “老伙计,不早了,我这就走了,你保重了!”老王头这就起身到了别,开门就走了出去。

  “那啥,等天亮再走啊,这还黑灯瞎火的勒,别急啊,让我送送你!”

  老路拿着手电慌慌张张的跟了出去,哪还有老王头的影子!?站在门外癔症了半天,心下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天一亮,老路就慌忙的进了隔壁太平间,依次掀开太平间尸体上的白单子一具具查看,却发现每具尸体都是白眼白。待到掀到尾末那具,赫然发现老王头平静的躺在那,老路心下叹了口气。

  “老伙计,你这急急慌慌的走,我心里就约莫这是出了啥事了啊,没想到你这人竟没了!”

  当下伸手翻开了老王头的眼皮,铁青的脸色衬的血红色的眼白分外刺眼。

  到了晚上,老路一人自斟自饮,心里不是个滋味,感叹世事无常,这人说没就没了。就依旧像原先一样,多备了一副碗筷,倒了一杯酒:“老伙计,我知道人鬼殊途,你若还没走,就自己喝点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殓工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殓工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