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诡异
若許浮華2018-12-07 20:553,418

  姻缘府

  尔岚驱散了府中所有仙娥,拉着小凤凰在她闺房之中谈笑。

  尔岚的闺房素有娴静淡雅之风气,梁中轻垂下的蓝色薄纱如三千瀑布倾泻而下,窗外时常有风吹来,绣有鸾鸟的纱帘随风而动,一如鸾鸟肆意飞翔。

  小凤凰初入此地,也着实被惊讶了一番。

  不仅如此,此地有一种特别的气息,一开门便扑鼻而来,熟悉,却又想不起,便不再管。

  “你姓甚名谁?家在何处?芳龄几许?为何会来此地?”尔岚浅笑着,且亲昵地握住小凤凰的双手。

  在小凤凰看来,尔岚为人很好,便也没有刻意隐藏,她说道“我没有名字,你若要唤我便唤作凤凰罢。嗯…我也没有家,至于岁数的话…好像刚破壳不久。我是跟随臭蛇来的,嗯…他就是你们天界的二皇子!”

  回答完尔岚的问题后,她又晃了晃脑袋,瘪了瘪嘴,说道“姐姐!你这里可是熏了什么香?我闻起甚是熟悉!”

  尔岚听此,眸子闪烁了一番,便莞尔一笑“姐姐这里可没有熏什么香,或许是你与姐姐有缘,初次来此便觉得熟悉呢?”

  小凤凰再次屏着气细细闻了闻,那股熟悉的气息却不复存在。她皱了皱眉,很快便松开,“咯咯”笑了笑,“或许真是我与姐姐有缘吧!”虽如此说,只是她心底总是有些许不安稳。

  “妹妹,你是一只凤凰,自然不可无名无姓,如此与礼不和。若你不介意,可否让姐姐为你取一名?”

  听此,小凤凰笑逐颜开,脑袋如拨浪鼓般点得剧烈。“不介意不介意!”

  尔岚再次笑了笑,松开握着小凤凰的手,交叉搭在腹前。起身走了几步,似是在凝神思考。很快,她惊喜地转身,嫣然一笑,

  “姐姐我见妹妹甚觉亲切,姐姐唤作尔岚,不如便取岚字谐音澜,澜璎,如何?”

  澜璎很开心,自破壳而出便无名,墨紫轩也不给她取 , 如今有了名,她开心的都要飞起来。

  她起身,蹦蹦跳跳的在尔岚周围似乎蹦跶。

  气氛很活跃,尔岚也不自觉弯起了唇瓣,只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幽深的眸子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大抵能观出些不忍。

  良久,澜璎觉得自己在别人闺房蹦蹦跳跳的,不成样子,是以她赶紧规规矩矩的坐好,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让姐姐见笑了,你可别怪罪啊!”

  尔岚莞尔一笑,“怎么会呢?得了个如此活泼的妹妹,姐姐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会怪罪?倒是姐姐担忧,妹妹不愿认我这个姐姐了!”她亲昵的坐在澜璎身旁,如方才一样 ,亲昵的握住澜璎的手。

  她一对柳叶眉淡淡弯了弯,配上一双柔情似水的双眼,与身在闺阁之中身若扶柳的大家小姐一般无二。若不实她之人见此,必定会被勾了魂儿去。这也正是她的过人之处。

  “愿意愿意!我自出世以来便没有亲人,如今得了个姐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她的脑袋如拨浪鼓般上下移动,也在心底暗暗庆幸,运气真好。

  “那便好!那我们便做一辈子的好姐妹,谁都不可反悔!”

  “嗯!拉钩!”澜璎伸出自己手,与尔岚拉钩,笑得像个孩子般。

  于她来说,这便满足了。

  “对了!”她突然想到什么,暗暗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她将手腕上套着的小白取出,递到尔岚面前。

  尔岚的眸子微微闪了闪 ,面上却无表现。

  “这条蛇好像为了救我受伤了,现在还没醒过来。姐姐你能救她吗?”她伸手碰了碰小白头上的犄角,犄角笨重的晃了晃,有些可爱。

  她有些无奈,自己记性竟如此之差,不过还好,没忘记自己的救命恩人。

  尔岚将小白接过去,凝神瞧了瞧。她好像……没什么重伤,却又为何似沉睡了?

  尔岚的眉头紧蹙起来,眸中有淡淡担忧,这条蛇可不一般,将来或许对他们的计划有大帮助。

  她深思了许久,澜璎也没再打扰她,只是突然有些想墨紫轩了。

  “她没什么大碍,睡几天,自然就苏醒了,你不必担心!”

  “那便好!”澜璎终于松了口气,她鼓起的双颊瞬间坍塌,吐出一大口气,吹动了她额间的碎发。

  随后,她们随意聊了些家常,尔岚告诉了澜璎一些关于这三界的事。

  她好似对于这三界几千万年来发生的大战役特别感兴趣,特别是千年前的天魔大战与不久前的那场大战。

  她的脑海中好似有一些沉重的枷锁,总在压抑着些什么。

  ……

  澜璎听的累了,便就在那处睡了。

  尔岚轻柔的走出房门,便见陶羽可怜兮兮的蹲在原地。

  他嘟着嘴,好似有些可爱的怒气,眸中好似还有些许泪光,如此模样,实是跟被主人遗弃的小狗无二区别。

  他的衣服有些乱糟糟的,头发也像是故意弄乱了一番,看起来实是可怜。

  尔岚有些想笑 ,不过她忍住了,舌尖在双颊内四处游走,随后,她正了正脸色,伸手轻柔的抚摸陶羽乱糟糟的头发。

  而后便走了,她的动作看似很快,实际却故意放慢了脚步。

  陶羽蹲在原地,很是欣喜,硬是学着狗狗的动作追赶上了尔岚,跟在她身后。

  且还伴随着汪汪的叫声,他亲昵着抱着尔岚的纤纤玉腿,尔岚终是忍不住嫣然一笑。

  ……

  黑冥国

  墨紫轩带着素云先是去见了此处的国君。他名为黑曜,年岁已过半生,本就有许多白丝,如今更是白发占了满头。

  墨紫轩与素云来时,他正满心焦虑地思虑着救治全国百姓的方法,而墨紫轩,就如朝阳的瞩星照亮黑冥国。

  这是一个小国度,他们迷信神 ,对于墨紫轩的到来,黑曜只当是玄武大神派来的救兵,大喜过望。

  墨紫轩先是寻了处宽阔之处,种了许多粮食,素云帮着分发给百姓,已解燃眉之急。

  而后黑曜告诉他,黑冥国郊外好似有一位隐士神仙,设置了屏障,除了生病的百姓无人进过,旁人也观不得里面。

  墨紫轩猜想,那人定是厌倦天界生活的逍遥散仙,当下便要去寻他。

  “表哥!我与你一同去!”

  经过了这许日,素云好似不再同往常一样矫揉造作了,墨紫轩对她的看法也好了许多。

  是以,他的语气温了几分,至少不同往前冰冷,“你留在城中照顾那些流离失所的人,为免突发状况!”

  “可是……”她还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墨紫轩对她的语气温柔了几分,定是她这几日所为感动了她,她切不可意气用事。

  思及此,素云淡淡笑了笑,转向墨紫轩的眸子里满是爱慕之意,“那表哥快去快回!素云在城中等着表哥搬来救兵!”

  对于此种眼神,墨紫轩觉着不自在,便不多做停留,淡淡应了声便腾云而去了。

  而此处的天界,却是有些不太寻常。

  兮乐这几日一直待在星盘前凝神捻算,可始终忧虑非常。

  星盘对那人的行踪失踪摇摆不定,莫非是有人刻意而为?若真如此,几月后的那场劫难当真是不可避免了吗?

  她眉宇间透露着苍白,而眸子也忽赤忽常,唇瓣勾起又恢复,实是诡异至极。

  突然,她周身萦绕出淡淡的血色之光,伴随着她体内“桀桀”的诡异笑声。

  “斗了这么许日,还不放手?”

  兮乐的嘴唇依旧紧闭,那么,如此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又是从何处来呢?

  “本尊可帮你达成你所有完不成的心愿,你为何还是不愿放手呢?”这一次,伴随着极其强大的压迫之力。

  兮乐直接吐出一大口血,她的身子已在剧烈颤抖,周身的血光已在变深。她的牙齿剧烈打颤,却还是强忍着疼痛,倔强的吐出“你休想!我的心愿我自己会完成!不需要你这恶魔……噗!”

  她终是承受不住,直直的晕了过去。可她周身的血色之光仍未消散,反而愈来愈强烈,强烈到已然看不见这屋内的所有。

  良久,血光消散了,兮乐也渐渐爬起来,可她动作敏捷,全然不像受过重伤。

  她的眸子赤红,发出幽幽的光。她的唇瓣微微勾起一抹诡异而又残忍的笑。

  她粗鲁的抹去嘴边的血迹,瞧了瞧手上沾染着的还未干涸的血迹,啐了一口。

  那是不屑,亦是发怒。

  “死丫头!总有一天,你会为你此刻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片刻,屋内便再无她的身影,而屋内的一切,包括气息都恢复了原样,似乎那种诡异的气息从未来过。

  姻缘府

  陶羽忙着给人界那些痴儿怨女牵红线,好不容易自家媳妇儿出去游玩,如此美妙的机会,他若不利用,就是傻!虽然他真傻!

  许久没用红线了,竟打起了结!他奶奶的!哪个干的嘛!

  陶羽很生气,却也来不及生气。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没有了!他得赶紧解开,是以,他抛开了自己的姻缘杖,撸起袖子,加油干!

  如此一来,澜璎便落单了。

  天上一日,人界一年。

  也没过多久,她竟开始日夜思念起他了!好想去找他啊

  可是又不能打扰他,哎,真烦恼!

  突然,窗外飘进了许多凤凰花,甚美。

  而这些凤凰花好似在指引着什么,澜璎觉得有什么不对,却也跟着那些凤凰花去了。

  她倒要看看,是何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缘生劫,浮生梦(已改至作品《罂粟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缘生劫,浮生梦(已改至作品《罂粟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