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破致幻七女报父仇
老四2018-11-05 15:213,446

  所谓自来石,其实并非自来,而是由人为制造的,就是在石门背后打造出凹槽,一旦门被关闭,与凹槽相契合的巨石就会正好嵌入到凹槽内,将石门卡住,类似门闩的作用,这样,盗墓贼就很难从外部直接打开石门,很大程度上进行了防止墓室被盗的功能。

  我把什么是自来石刚跟大伙儿说完,突然发现在石门直角向左的墙壁上早已被人打了一个直径1米左右的盗洞,看样子是爆破的结果,我用手电照了照,估计应该是上一伙儿盗墓贼没有办法打开自来石,只好在侧面炸一个盗洞,从而进入墓室, 洞口碎石满地,我招呼黑子他们过来准备从这个盗洞进去一探究竟,却不想竟没有人回应我,我转身看去,却哪里还有人?

  这一下可让我有些犯迷糊了,我们是从耳室的正上方掉下来的,耳室是离主墓室最近的地方,中间仅有一条墓道作为连接,路程较近,且也不复杂,这几个大活人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难不成这几个人已经商量好了准备背着我前去摸明器不成?

  想到这我心里打上了一百个问号,可是转念又一想,即使夏建国和张大麻子能背着我干出这种事情,黑子却绝对不能,那是我一起玩到大的发小,为人我是最了解的,这中间肯定有什么为题,可是想破了脑袋还是没有发现问题出在哪里。于是我也顾不上那么多,只能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我一猫腰钻进了那个盗洞,隐约间有一股带有花瓣芬芳的香气直入鼻腔,能够在墓室内保存这么久的香气应该是用特殊的油炼方法提取的,而且应该量也特别大,否则的话早就在空气中被挥发没了。我用手电四处照了照,赫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盗洞口处跪着一个人,不,应该是一具尸体,我深吸了一口气,手电的光束直接照在那具尸体的脸上,这一看吓得我亡魂皆冒,那跪着的尸体不是别人,正是与我同行刚才不见了踪迹的张大麻子,此刻张大麻子眼睛瞪的如同铜铃,瞳孔内敛极小,嘴巴张得特别夸张,显然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我马上四下搜索,看能不能找到黑子和夏建国,他们肯定是在我刚才观察盗洞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神不知鬼不觉的盯上了,四下里依旧黑乎乎一片,我喊了两声不见回应,再看张大麻子不知何时站了起来,两只腿如同树尸一般,小腿折叠在大腿下面,用膝盖在地面上前行,动作极其敏捷,我不敢怠慢,马上从腰间亮出尼泊尔弯刀,照着张大麻子的面门挥了下去,张大麻子身子一偏,这一刀落空,那本已骨折的手不知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一下子将我打倒,接着手中的兵器脱手,我也来不及多想一伸手将手中的手电砸向张大麻子,然后赶紧去捡刀,哪成想张大麻子速度极快,一张大嘴直愣愣的向我脖子咬来,我心道不好,马上抬腿准备将其踹飞,千钧一发之际,但听‘咚’的一声,张大麻子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冲击了一下,后退几步直接倒在盗洞散落的碎石堆里。我回头看去,借着那手电筒的余光看的清清楚楚,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黑子,可黑子现在表现极其异常,双目不见半点黑色,口中发出‘呕呕’的低吼,俨然是一个怪兽,我大叫:“黑子,黑子,你怎么了?”

  黑子并不搭言,只是冲着我怪叫,时不时带着冷笑,看的我浑身发麻,我也来不及思忖,扬手就要拼命,那形如怪兽的黑子一抬脚我便不省人事。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转醒,迷迷糊糊之间便听到黑子等人在叫我的名字,此刻只觉得头昏脑涨,四肢无力。

  黑子嘴里含着一口水,‘噗’地一下全都喷到了我的脸上,我这才觉得神志清醒,四肢也逐渐的恢复了,看着这三张熟悉的面孔,我下意识的就想起身拼命,倒是黑子一把按住我:“老关,老关,冷静点,刚才……咳咳……刚才你中邪了?”

  中邪了?听到这话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怎么会中邪了呢?明明是你们……啊,看到眼前的情景,想想刚才的见闻,我明白了,是我中邪了。我问黑子,你们怎么没事儿呢?

  黑子一叹气:“哎,其实,刚才你去盗洞前查看的时候我们就都中了邪,那会儿你们三个先是平白无故的消失,紧接着再出现的时候就变成了怪兽,我最先看见的是夏建国,我俩对打起来,我一个没留神被这老小子一脚踹到地上,这可好,由于力气太大,正好把我舌尖咬破了,黑爷爷这才恢复神智,我一看你正和老张厮打在一块,情急之下,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我一口舌尖血吐在了老夏的脸上,这家伙愣了一下也恢复了,我也不敢耽搁,马上去救你们,可这会儿舌尖血不够用了,我只能将你俩打晕,你们昏倒的时候我用小刀把你俩舌尖划破了,看情况,哈哈,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黑子说完一屁股坐到地上:“这TM地方可真邪,也不知道是不是下了诅咒或者这该死的墓主人会什么妖法,那咋就平白无故的出了这事呢。”

  我这会儿也坐了起来,隐隐间觉得舌头有些发麻,喝了一口水,看了看张大麻子现在的状态这才放心,刚才着实把我折腾的不轻,我努力回忆我们失控前的场景,噢,对了,果然是这样。

  原来我刚到盗洞口的时候就已经闻到了墓室内传出的那股香气,那时我们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被这股香气带来了致幻的效果,先是导致视觉失常,所以会看不见身边的同伴,后来便是大脑中出现了对现有现象的幻觉,从而导致我们几个会对对方大打出手。我将我所能掌握的情况跟大家说了一遍。可是问题是接下来的香气不会因为我们此时的清醒而消失,那么我们即将面对下一轮的致幻。

  黑子说虽是误打误撞破了这个该死的幻觉,为了保持清醒,我们只能无限制的将舌头划破,只要有舌尖血的存在应该是可以应对眼下的情况的。

  事实证明舌尖血确实有破解香气致幻的功能,可能不能可持续这也是个问题,眼下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我们也只能这样。

  进了墓室之后,那股香气越发浓郁,我用手电照了一下,原来在墓室四周有一圈有一道相连的灯台,每盏灯台上有着小拇指粗细的棉芯,三米左右一盏,约莫有七八十盏,每盏灯台之间有青铜制成的敞口油道,走进了会发现,油道内早已凝固,香气的源头便是这里,我拿出那枚捡来的打火机点燃了一盏灯台,然后黑子等人拿起灯台将剩余的灯台依次点燃,瞬间整个墓室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众人面前,只不过那火焰呈绛紫色,营造出一种说不出的气氛。

  但见一口金丝楠木的棺椁居中稳稳的躺在宝床之上,金丝楠木由于木质坚硬不易腐烂,加上产量稀少,可谓是木材之中的珍品,早在晚清时期,政府曾一度下令禁止民间砍伐及使用金丝楠木,当年慈禧太后命内务府在云南挑选金丝楠木后运回北京,仅仅运费就花了近10万两白银,可见其价值非凡。再说眼前这具棺椁,上面的油彩可能是因为年代久远也可能是因为墓室被破坏的缘故,漆皮早已剥落多时,依稀可见左右两侧的漆画,左右各四只仙鹤,或振翅高翔、或云端漫步、或旖旎翩然,画工细腻,栩栩如生,正中间的采用浮雕的手法一颗威武霸气的狮子头藐视苍生,显然以前也是着过彩的,现在也剥落了,这颗狮子头与我们所熟悉的狮子略有不同,脑门的位置赫然生出第三只眼,这只眼的周围雕有细细的云纹,眼珠的位置不知用的是黑色晶石还是其他,在绛紫色的灯光下越发明亮,让人看一眼便觉得胆战心惊。

  本身这古墓内怪事就多,我赶紧告诉大伙儿不要盯着那狮子头的第三只眼看,看多了恐有不测。

  这会儿张大麻子出声了:“哎,关老板,你们看看,那个棺椁好像被人撬开了一个缝,在我这嘎达看可明显了。”

  说着我赶紧站到张大麻子的位置向棺椁处望去,果然那棺椁被撬开,不说也知道,肯定是打盗洞的这伙儿盗墓贼干的。我跟大伙儿说咱们看看就好,千万不要过去。

  我转头向棺椁左边的墙壁望去,墙上雕着壁画,有“令车”、“主薄车”、“咸阳令”的题榜。在该画像石中部有七位衣着为女子形象的人手执各种兵器,围攻一队路经石拱桥的车马队伍,并发生激战,桥梁中央本来在车马里的人跌落桥下,同时受到桥下舟中人夹击,场面十分混乱。

  类似此类画像在汉代画像石和壁画墓中也所发现,最著名三例就是1993年山东莒县东莞镇出土的汉代画像石、公元151年建立的嘉祥武梁祠和1972年内蒙古和林格尔东汉壁画墓等。其中山东莒县东莞镇出土的2号汉代画像石的内容和形式,据介绍“整个画面以桥为中心,桥上桥下有五名女子,手执长剑、盾牌等兵器,一辆马拉的诏车行至桥中央,车上主人已跌落桥下,左右各有一名女子,乘船持兵器勾镶刺向他。画面右上角有榜题,为‘七女’二字”。

  当下我心中已经了然,那墙上的壁画乃是汉朝时期屡屡应用的‘七女为父报仇’的典故,这座墓可能被我低估了,这八成是汉代古墓,正当我思忖之时,壁画上的七女突然跃然而出,个个美若天仙,手持兵刃,大喝着向我刺来,来势迅猛,我哪里还有时间躲避,情急之下赶紧向后直挺挺的倒下以求躲避,哪成想只觉得背后阴风阵阵,恍惚间只觉得有种刺肤之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宫野乘之星海未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