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闪过的记忆(4)
今晚蓝月亮2018-10-31 12:003,267

  14

  星志在残月女神最大的船舱内练剑,星苜虚坐在一旁,看着大步流星的星志挥舞手中光剑。

  剑痕划过,万千光影闪现,犹如无数枯叶在狂风吹袭中簌簌而落。

  星志所使剑法独特,与比卜族自古流传的运剑法则大相径庭。

  星苜虚一边观摩一边琢磨,星志究竟是在哪里习得此种剑术?

  自幼便开始学习比卜族传承剑术的星苜虚,对火、水、风、雷、沙、冰六元素的运用是相当讲究的,每一招、每一式都体现出六元素的特点。但在星志所施展的剑术之中,却暗暗隐藏着两式与众不同的剑招。而且,沙、冰二元素技能在他的剑舞中也起了变化,似乎不再是沙、冰二式。

  星苜虚不解,便将心中疑问向星志叙说。星志暂停练剑,嘴角露出怪异的笑,问星苜虚一句话:我刚才舞剑的时候,你是不是感觉我所使用的剑招总共有八式?

  星苜虚微微点头。

  星志继续说:沙、冰二式之中,你是否看出有些奇异?

  星苜虚连忙点头。

  那你觉得那两式剑法,更像什么?

  沙不像沙,更像高山;冰不似冰,更似沼泽。

  隐藏其中的两式剑法,又像什么?

  这个倒说不准。我只觉得其中一式逍遥如上九天,另一式沉稳如同大地。

  你猜得不错,隐藏的二式正是我独自领悟并创造的天地二式。

  天地?

  恩,天地。天、地、水、火、雷、山、风以及沼泽,这八式剑法就是我所深信的剑诀奥义。

  星苜虚感到迷惑,六元素不是只有火、水、风、雷、沙、冰六个吗?怎么现在连天、地、山和沼泽都冒出来了?真是弄不懂。

  星志看着侄子困惑的神情,嘴角仍是怪异地笑,可他的眼神中却多了一丝担忧。

  15

  “第二十八循环10257年,冰月55日

  天空一片灰蒙,大概要下雨了。

  由中午开始,莲儿就一直腹痛难止。

  大夫说,她快要生了。

  但是直到傍晚,莲儿仍在不断呻吟。

  大夫说,有点儿麻烦。

  ……

  第二十八循环10257年,冰月56日

  经过一天的煎熬,莲儿终于诞下婴孩。

  我问大夫,莲儿怎样?

  大夫皱眉,是难产。皇后已经进了水晶,暂时保住性命。

  真的要进水晶?

  这是唯一的办法。

  我无语。默默地站在那里。

  侍从抱来我的孩子,问我:主,王子还未改名,他叫什么名字好呢?

  看着熟睡的孩儿,看着他在睡梦中无邪的面容,我突然觉得心里异常平静。

  就叫苜虚吧。星苜虚。

  ……

  第二十八循环10257年,冰月57日

  前线传回紧急军情。

  我军在追击天萨族部队到达隐月主星时,中了京基顿设下的埋伏。由于追击敌军而无限拉长的战线,被天萨族分散、围困并逐一打击。韦将军突围时受了伤,只带近卫返回西京。我军士气受挫,全面撤退时遭到追击,仅有五千万士兵撤回西京。

  一听这消息,我脑里突然一片空白。

  韦于中计!

  原来天萨族的撤退只是引诱我们孤军深入的圈套。

  长老们慌了手脚,人人只知道互相责怪、埋怨。

  韦长老提议,让韦于守住西京,由全长老带上近卫军立即前往救援。

  其他长老纷纷附和。

  我想,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只要守住西京,我们就还没有输。

  正当我准备下令时,前线再传急报。

  天萨族发动灭星舰,西京被灭星炮毁灭!

  我手一松,辉月权杖应声落地。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

  第二十八循环10258年,火月5日

  西京一役,我族损失三亿精锐。天萨族长驱直入,势如破竹杀到皇城附近。

  皇城已被包围,我只剩下十二名守护战士、三千多万的近卫军以及将近100亿手无寸铁的平民。真正能抵挡天萨族铁蹄的力量,就只有守护战士和近卫军了。

  这是比卜族自二十八循环开始至今最大的危机。也许,这也是最后的危机了。

  星志来了,还带来他的战士。

  我向他摆摆手,让他快逃。

  星志坚定地看着我,然后说:我不走!要走就一起走!

  为什么你还要对我这么好?我,我抢了你的女人!

  没错,你是抢了莲儿,可是,我和你始终是兄弟!

  谢谢你,我的兄弟!你走吧!京基顿的大军就快攻破守军的防线。

  那你呢?你不一起走?

  走?可以去哪里?这里可是我们比卜族的根呐!

  去深蓝!在那里我们可以休养生息,天萨族不会找到我们!只要时机成熟,我们就离开深蓝,反攻天萨。

  那我们的族人呢?皇城里的“辉月女神”号宇宙舰载不了这么多平民,包括晨光在内剩余的二十艘护卫舰能载的人更少。而且,皇城被天萨族重重包围,我们要怎样突围?

  主,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转身一看,原来是全长老。

  全长老一身戎装,手中提剑,意气风发地说。

  主,这里由我坐镇,天萨族怕有一段长时间不能攻陷。他京基顿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对平民做些什么,否则人族联盟不会让他们有好日子过。只要比卜族皇室仍在,我们就有东山再起的一天。主,你走吧。老夫会在这里等你回来。

  主,你走吧。身旁的侍卫和神官们都跪下恳求。

  看着众人充满期待的眼神,我把心一横,说:

  谢谢你们!我一定会回来的。到了那时,就是我们反攻天萨的时候!

  ……”

  16

  十年前的某一天,还是小孩的星苜虚看着窗外虚无的太空,生出疑问。

  他问侍从,残月女神航行了多久?

  侍从深思片刻,答道:已经有六年外加一百二十一天。

  我们还要漂泊多久?

  我不知道。除了大将军王,没有人知道。

  我们要到哪里?

  深蓝。大将军王常说那是一颗散发着蓝光的星球。

  它与家园相比,哪个更美?

  大将军王说,家园只有陆地与湖泊,深蓝却有一望无际的大海。

  大海好看吗?

  我不知道。也许吧。

  深蓝?那是一颗怎样的行星?

  ……

  后来,侍从死了,再也没有人与星苜虚谈论起深蓝。

  在星苜虚的脑海里,大概那是个深蓝色的行星。

  直到某一天,星志突然对星苜虚说:快到了。

  什么快到了?

  深蓝快要到了。

  17

  “第二十八循环10258年,火月6日

  看着睡在巨型水晶里的莲儿,我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心很酸。

  莲儿——

  在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我竟然流下了眼泪。

  莲儿,我输了。我快要失去我的一切。

  ……

  我错了,我没有听你的话,阵前换将,用只懂空言的韦于代替华孟。

  ……

  一切都该结束了。

  ……

  第二十八循环10258年,火月7日

  当我登上辉月女神号的同时,全长老率领的三千万死士也开始向皇城东面的敌人发动进攻。

  三千万,这是我们仅存的战斗力,与天萨族强大的兵力相比,这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他们的任务只是吸引敌人的注意,好让我们由皇城西面突围。

  东面的战斗开始四个小时后,皇城西面的敌人也开始前往东面支援。

  终于到了突围的最好时机。

  辉月女神以及二十艘护卫舰全速起航,直冲向敌人兵力薄弱的皇城西面。在冲击包围圈的时候,我们遇到部分天萨族部队的拦截。在损失两艘护卫舰后,舰队终于冲出包围圈。

  正当我稍微放下心的时候,侦察员来报:皇城北面出现天萨族的灭星舰队!

  东面的战斗仍在继续,爆炸、燃烧的光芒闪耀不断。再过半小时,光芒闪烁的频率逐渐减少。到了最后,再也看不见那让人心寒的光芒。

  侦察员再报,皇城南面的天萨军派出五十艘追击舰向我们舰队追来。

  韦长老带着八名守护战士以及十七艘护卫舰折回迎击。

  我想下令让他们不要再去送死,却被身旁的星志使劲拉住。我看着他,他无奈地摇摇头,然后代我下令:让辉月女神号与晨光护卫舰准备超太空跳跃。

  当虫洞打开后,韦长老率领的殿后部队仍与天萨族的追击队交战。

  同一时间,灭星舰队做好发射的准备。

  十五道如同死神目光一般的光芒一闪即过,皇城在这巨大的爆炸中成为永远的星尘。

  辉月女神开始超太空跳跃的那一刻,我看见皇城唯一的卫星——辉月。

  我知道,它将在漫长的岁月里,形单影只地在宇宙中流浪。

  我也是一样。一样无家可归地流浪。

  万念俱灰的那刻,我决定将辉月女神号改名。

  从今以后,它叫残月。残月女神。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与海之诗:星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与海之诗:星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