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门前僧道多(已修正)
江中月影2018-10-24 19:271,502

  有容又在诈尸了。

  我游到她身边,甩着尾巴“啪啪”的打她的鱼头——谁让她丢下我一个人逃跑来着?一会儿她回过来我就说不小心甩到的。

  我正“啪啪”甩的起劲,却突然听到有容怒道:“阿云你干嘛呢?”

  我浑身一震,讪讪的回头看着她:“我看你这次抽的挺久的,太担心你了,所以才打你的。”

  “呸!你明明是公报私仇!你肯定是在怨我自个儿跑了没带你!”她怒瞪着我说道。

  我心虚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有容的气势便消了下去:“好啦!这次是我对不起你,可你身上也没绑个绳子让我拽啊!我以为我跑了你马上就会跟来的,谁知道你这么笨。”

  既然她服软了我自然也不好计较了,我一向都很讲理。

  她拱了拱我:“哎,你知道我刚刚在给谁作法?”

  我想起了远之君被家仆匆匆叫走的画面,他那祖父若是一直卧病,他应当不会这么悠闲潇洒的到处晃,今日听到消息匆匆回去,应是事发突然。

  我歪着脑袋想了想:“难不成是远之君?”

  她呆了呆,呐呐道:“你这笨脑瓜什么时候开窍了?就是他,他那祖父被吊死鬼给看上了,要拿去当替身。”

  我问道:“那吊死鬼为何看上他祖父了?寻个年轻的去迷不是更好?这么老了,肯定怕死的紧,迷不走的。”

  “你懂什么?”有容白了我一眼:“这吊死鬼寻了他祖父,也是一念之慈,毕竟年纪这么大了,去阴间也受不了多少罪,若是寻了年轻的,人间一日,阴间一年,不知道还要受多少年的罪。”

  自尽的亡魂寻替身方能继续轮回,这是阴间惩罚人类轻贱生命的律例,正常过世的亡魂,若不需下狱受刑,是住在地府的,而自尽的亡魂不能住在地府,他们需要找到替身才能住进地府等待审判,这条律例甚得我心,起码对于修炼的动物来说,这是公平的。

  我问有容道:“那你后来将那吊死鬼怎么办了?”

  有容哼哼道:“还能怎么办?我又不能送他去投胎,只能将他赶走罢了。”

  说到投胎,我倒是想起玄真君了。

  人间一日,阴间一年,如今二百余年过去了,也不知玄真君有没有投胎成人。

  阴间地府我去过多次,每年七月十五,地府大门洞开,我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去地府里转上一圈,地府的天是昏黄色的,日夜如此。

  地府大门的守卫手里有一本册子,说了姓名便会告知亡魂所在,我问了两百余年,都说没有玄真君的记录。

  阴间只分两部分,互不相干,如果守卫不知道玄真君的去处,那就说明玄真君不住在地府,不在地府,就在地狱。

  我自然是不希望玄真君在地狱的,那里的刑罚惨无人道,我进不去也不敢进去,进不去是因为守卫森严,不敢进去是怕真的在那儿看到玄真君。

  后来我年年去寻,年年寻不到,渐渐便松懈下来,我自然是希望他投胎了,可我心里清楚投胎的希望是渺茫的。

  有容见我久久不出声,拿身子撞了撞我:“阿云,你想什么呢?莫不是我说到投胎,你又想到杨玄真了?那个道士有什么好的?能让你挂念这么多年。”

  我如实答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挂念他,只是觉得他死之后心里总是空落落的难受,便耐不住要去寻。”

  大约是因为他是第一个对我这样好的人,是以我对他的依赖很深。

  她又过来蹭了蹭我的身子,安慰道:“你也别想太多,要我说啊,那杨玄真不在地府里住着,那就是妥妥的在地狱里受着刑罚。你难道没听过这么一句吗?‘地狱门前僧道多’。为什么呢?这类人本当六根清净,看的比寻常人通透,最后也守不住底线破了戒,阎王爷对这类人那是深恶痛之。那杨玄真对你动了心,发配到地狱里那是妥妥的。你就安心修炼,等他出了地狱投胎了,你也好化个实形和他长相厮守啊!”

  要我化成实形,以我现在的进度,估计还得两三百年,玄真君若真的在地狱里受刑……光想想就惨绝人寰啊!

继续阅读:你死了(已修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之书生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