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已修正)
江中月影2018-10-24 19:271,163

  我后来是被有容拿大尾巴甩醒的,我想她被我甩了两次,定是来报仇的,然而我想到自个儿丢下她一个人逃掉的事,便心虚的不敢瞪她。

  我也不敢大声与她说话,气势弱弱的问:“有容,启长老打你打的重不重?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她瞪着我道:“长老的功夫咱们都有数,你说呢?”

  我越发心虚了:“我也是知道他功夫好才逃的,要不我就死扛着了不是?咱俩这么多年好友,我有多义气你又不知道。”

  有容听了这番话,略略沉默道:“其实长老就打了我一鞭,也没使全力,我还是受得住的。”

  于是我有些后悔刚刚因为心虚没有瞪她了。

  她逼近我道:“刚刚我睡醒时没见你,你去哪儿了?”

  我张了张嘴,如实告诉她:“钟玉让我去他梦里约会,我趁你睡着时偷偷去了。”

  “啧啧啧啧啧啧!”她摆出一副万分鄙视的姿态来,“这叫什么?重色轻友?为好友两肋插刀,为美色插好友两刀?你不会是去他梦里拿他开牙了吧?”

  我想我之前没有告诉她是对的,她一定会意淫出我与钟玉的苟且来,这不果真来了。

  我佯装叹了口气道:“若果真我是去与他苟且了,我乐还来不及。可我差点儿就被他的梦境给困死了,你现在能见到我,也是我的命大!”

  她果然来了兴趣:“什么意思?快说来听听!”

  于是我与她说了钟玉的梦境,有容听了,思索道:“两山平滑如镜,不断有滚石下落,我怎么听着,这么像滚石地狱呢?”

  我心一惊:“滚石地狱?这是什么说法?”

  有容答道:“咱们平日修炼,读的多是道家经典,道家对阴间地狱之事描述甚少。我偶然一次见到了佛家的《地藏菩萨本愿经》,那里面提到了各式地狱,我闲来无事便去查了查其它关于地狱的记载,其中有提到这滚石地狱的,说罪人攀附其上,至山顶时被滚石带下来,再攀再滚,周而复始。不过能进地狱的大多是前生作恶之人,钟玉看起来德才兼备又斯文的很,怎么也不像前生是大奸大恶之人啊!”

  我想,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种事,读书人做起来最顺手了,像什么衣冠禽兽啦、道貌岸然啦、冠冕堂皇啦,都是与他们挂钩的,钟玉的人品具体怎么样,是值得商榷的一件事。

  我自然是不想围着钟玉打转的,想到他裤子被我扒下来的画面我就觉得尴尬。

  于是我拿鱼头顶了顶有容:“刚刚启长老说化实形指日可待了,如今你吸人阳气,不知道会有多大影响。”

  有容道:“长老说我本该这几日就能化实形的,但是如今吸了三个人阳气,自当再救三人性命才行,唉,一步走错满盘皆输,幸好的是还能补救。”

  我想了想,道:“你不是刚刚救了远之君的祖父吗?如今还缺两个。”

  “这几日我倒是占了一个产后鬼的卦,就在这东南方向十里之内,可惜我们只能晚上出去,也不知能不能救人命。”

  我道:“可以不可以的,权且试一试吧!这几日我与你轮流去守。白日我们没有办法,晚上总该努力点。”

  有容点头应了。

继续阅读:产后鬼(已修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之书生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