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谁呢,在岸上吹着鼻涕泡儿玩(已修正)
江中月影2018-10-24 19:271,787

  钟玉越发不耐烦了,他双手交叉捧在胸前:“表妹,若是能得功名,最少的俸禄也能抵得上你家三家铺子的盈利,你说你爹怕你跟着我吃苦,这不是明摆着说我考不上吗?”

  他顿了顿,语气越发不耐道:“刚刚你还在说我考上功名是手到擒来,现在又暗示说我考不上,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瑧表妹连连摇头道:“不是不是,表哥,你听我说,我爹的意思是,你家贫,或许连赶考的路费也凑不齐……我爹那个人,你是知道的,他肯定也不会替你筹路费。若是……若是你去求亲,我就从我的嫁妆里拿出钱来给你去赶考,我……我也是真的很喜欢玉表哥你。”

  她说到后面声音越发小了,脸也红红的,我见着倒真有几分真心的意思。

  钟玉听了这番话,久久不做声,就这样双目空旷的看着远方,我有些着急:你倒是给个准话啊!

  我在他面前游来游去,见他发呆的厉害,便甩起尾巴“啪啪”拍打着水面,他听到声音遂低下来头看我,我见他轻轻一笑,朝我眨了个媚眼。

  我登时一顿:这厮不会以为我是吃醋了吧?

  他依旧没有说话,倒是那瑧表妹听得声音朝我望过来,或许是要打破沉默的尴尬,遂笑道:“玉表哥这大锦鲤是哪儿来的?之前没有见过。”

  钟玉的心情看起来好了很多:“卧龙潭里捉回来的,每日里无聊时逗弄一番也挺有趣。”

  瑧表妹看着他,呆了呆,道:“这么大条的锦鲤,能有什么乐子?看起来傻乎乎的,除了吃怕是什么都不会。”

  我登时恼了,游到她面前“啪啪”的甩着大尾巴,溅了她一身的水。

  我见她呆看了一眼溅湿的裙摆,一张秀气的脸登时恼怒起来。

  她看了看钟玉,面色越发不好了。

  我也见到了,钟玉正笑的欢。

  他向我比了个口型:淘气。

  我乐呵呵的荡了荡尾巴,游到他面前讨赏。

  他蹲下身来,悄悄说道:“一会儿奖励你吃大馒头。”

  哦,希望大馒头不会太大,不然我的下巴又要掉了。

  瑧表妹忍着怒气道:“玉表哥,你怎么不帮忙?”

  钟玉抬起头:“帮忙?”

  他低下头,嘀咕一声:“这也要帮忙吗?一条锦鲤就够了吧?”

  于是我见着他从荷塘里鞠起一捧水,全泼到了瑧表妹身上。

  “这样可以了吗?你要是嫌少,我这塘里还有一条锦鲤,保准把你泼个够。”

  哎哟,我真是……好喜欢钟玉这样的思路。

  我在水里快乐的甩着尾巴,“哗啦啦”溅起许多水珠,甩了他一身,他也不恼,冲着我狡黠的笑了。

  “玉表哥!”我见着瑧表妹原本苍白的脸因为羞恼涨的通红,心里真是无比畅快。

  “表哥若是不想去提亲,明说就是,犯不着用这等欺负人的法子侮辱我!”她开始哽咽起来,眸中泪光点点,果然哭起来也是风情万种。

  我想起自己化成虚型后哭起来的样子,登时有些羡慕她了。

  卧龙潭里的时候,常樱终于有一次寻了机会将我打了一顿。我心里气不过,晚上化了虚型就跑上岸哭将起来,有容找到我时,我正哭的厉害,后来她是这样告诉我的:“我当谁呢,在岸上吹着鼻涕泡儿玩。再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你,那哭的叫一个丑。”

  后来我就再也不敢哭了,因为我自个儿一低眼也能看到硕大的鼻涕泡吹出来,当时觉得好玩儿,我便哭哭停停,泡泡没了,我就继续哭着鼓出一个来,一个人逗着自己哭了半天。

  往事不堪回首……

  我见钟玉直起身子,对她说道:“我的确也不想去提亲,我有心上人了,她不嫌我穷,你且回去吧!往后别再来了。”

  我见瑧表妹原本恼红的脸顿时又白了回去,津津有味的想:她去学那川剧变脸的手艺,应当是不错的。

  她张了张嘴,见钟玉仍旧目及它处,并不看她,遂悻悻的转身走了。

  钟玉见她走了,遂摆出一张笑脸蹲下身来与我说道:“呆头鱼,感不感动?我可为你推了他们家的婚约了。你要知道,我那姑姑家可是大商户,下面有十来家铺子,我要是娶了瑧表妹,嫁妆也够我活一辈子的了。”

  我翻了个白眼:你要是后悔,你就再去追回来呗!

  他见我并不兴奋,索性坐在塘边,又说道:“呆头鱼,其实我还真没有去赶考的路费,刚刚瑧表妹说可以资助我,我不是不心动的,可是我有你啊!你这么聪明,一定有办法帮我的对不对?”

  路费这种小事,本大仙去骗,哦不,蒙几个富户就有了,而且本大仙还不求回报,权当积德,压根不像瑧表妹那样拐三拐四的要求那么多。

  我甩着尾巴溅了他一身水表示答应,他笑着起身道:“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放心,我一定考个功名回来,到时候我带着你一起去姑姑家扬眉吐气!”

继续阅读:化实形(已修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之书生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