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调戏
夜尘2018-10-25 10:242,217

  “神说,你该活,你就可以越活越好。神说,你该死,你就应该主动献出灵魂。”神王脸上空前的虔诚,一字一字念出来。

  瞬间金色的大字逐渐显现,最后形成一个金色的囚笼把他们罩进去,神王眼看着囚笼越缩越小,笑的癫狂,“哈哈哈哈,你们都去死吧!”

  “神如果造福世界,可得信仰,可得永生。神如果不分是非,不辩善恶,那屠神又如何。”折玄双手结印,嘴里念着一段晦涩的文字。

  眼看着就要成功的神王,见到被折玄念出来的字,同样形成一股力量将囚笼撑开,惊讶的嘴巴张的老大。

  他永远都不会想到,折玄在诛仙台下面不止活下来了,还突破了最后一步。现在的折玄已经站在和他一样的位置上,谁想要杀死谁都已经不可能。

  “都给我滚!”神王眼睛瞪的老大,大喊道,跌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息。

  “我们还会见面的。”折玄深深的看神王一眼,一手带着锦黎,一手带着霜华,按照霜华给出的坐标传送到冥界。

  在折玄三人刚一进入冥界的时候,冥王就已经知道霜华受伤的消息,立刻出现在大殿上。

  “你们在我还没发火之前快速离开。”冥王简单明了的说完,抱起霜华进后面的屋子里。

  锦黎看向折玄,带着询问发眼神。

  “走吧!”折玄说,锦黎一声不吭的跟折玄离开。

  尽管她同样担心霜华,但是一想有冥王在,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就慢慢的放心了。

  刚走出冥王殿,折玄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锦黎这才发现,折玄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折玄,你怎么样啊。”锦黎紧张的搀扶住折玄。

  “你主人当然没事,不是答应过你会好好的吗,怎么可以食言。”折玄咧嘴笑了下,看在锦黎眼里却是那么苦涩。

  如果她也可以很强大多好,那样就不会连累身边的人了,锦黎顿时冒出这样的念头。

  一想到自己打伤神王的那一拳,锦黎只觉得血液一阵沸腾,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那样强大的力量,她无论再怎么尝试,都用不出来,让她好一阵失望。

  “折玄,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害你变这样的。幽羽其实说的没错,我就是害人精。只要和我都关系的人,都会被我害的很惨。”锦黎低着头,轻声的说。

  “你是我的宠物,身为你的主人当然要承担保护你的责任,别多想了。”折玄努力的抬起手,摸摸她的脑袋以示安慰。

  “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你们。”锦黎眼圈泛红,眼泪眼看着就要掉出来。

  “好了,傻鱼。”折玄说,“我们快点找个安全的地方吧,我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需要立即修炼。”

  “嗯。”锦黎用力点点头,凭借她在冥界生活的这段时间,很快就带折玄找到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

  那是一个不大的院落,锦黎之前和霜华住过。折玄坐到床上,也不避讳锦黎,直接脱去身上染满血迹的衣衫。

  原本月白的衣衫,除了下方还能看出来点本色,其它地方都已经被血液染红,可见他在诛仙台下面的战争有多么惨烈。

  锦黎出去打来一盆热水,将毛巾浸湿,小心的擦拭他身上的血迹。锦黎没有多想,自然也没有脸红。

  一道又一道的伤痕让锦黎眼圈红红的,有的地方肉已经翻卷出来,那该多疼。

  锦黎为折玄梳洗干净,一个人跑出去哭了,她为什么总是为别人带来灾难。

  大哭一场之后的锦黎眼睛红肿着,小心翼翼的推开折玄房间的门。

  折玄正盘坐在床上,身上不时有光彩闪烁,身上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折玄上半身一直没有穿衣服,墨黑的长发披散下来,随意搭在后背上。

  锦黎好奇的看了一眼,只觉得大脑一阵充血,一想到自己刚才竟然把双手放在上面,不禁打了个哆嗦。

  刚才真的没有仔细看,就算摸过也不是故意的,应该不会长针眼吧!罪过罪过啊!

  锦黎俏脸通红,急忙转过身去。

  “小鱼,过来为主人宽衣。”身后响起折玄的声音。

  “我可以拒绝吗?”锦黎捂着脸,缓慢的转过身来。

  “主人受伤了,不便运动,你不会这么狠心,看我刚刚愈合一点的伤口再裂开吧!”折玄故意可怜巴巴的说。

  “我帮你穿。”锦黎一咬牙放下手,看到的正是赤裸着胸膛的折玄。

  看前面比后面更刺激,原来一个人的身材可以这么好,锦黎在心里赞叹一句。直到折玄说话她才抬头看向折玄的脸。

  “等伤口好了再看会更迷人。”折玄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

  “啊!”锦黎似乎被吓了一跳,心脏怦怦的跳,脸红的似乎能挤出血来。

  “看过要负责哦,你主人到现在还是单身呢。”折玄笑着划开空间,从里面拿出月白色的衣衫,放在肢体已经僵硬的锦黎手上。

  “傻了呀,看一眼差不多够了,留着明天再看。”折玄抬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

  锦黎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把衣服给折玄穿上。不能看了,真的不能再看了。锦黎在心里默念,但满脑子都是他赤裸着的上半身。

  “穿反了。”折玄笑着看她慌慌张张的样子,心情大好。

  “哦。”锦黎急忙给换过来。

  “系错了。”折玄说。

  “哦。”锦黎急忙将带子扯开重新系。

  锦黎的额头已经渗出密密麻麻的小汗珠,原来最痛苦的事情不是等待,而是面对折玄的裸体。哦不,是裸胸。

  “你说你是不是应该支付点儿观看费,这可是你主人的第一次赤裸着被别人看见。”折玄俯身看着她,锦黎的身高刚过他肩膀一点,自然要仰视。

  锦黎楞楞的看着折玄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脸,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隔了一会儿,她听到折玄的笑声才睁开眼。原来折玄只是帮她拿走头上的一根草叶。“你去草地上打滚了吗,竟然头上粘着草叶。”

  “呃……”锦黎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的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

继续阅读:第17章 负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妖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