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怒火
夜尘2018-10-25 04:212,115

  忽然,后脖颈一阵剧痛,锦黎再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在闭上眼睛的瞬间,锦黎依旧念着折玄的名字,她好害怕,可是为什么他还不来救自己呢!

  不知道过去多久,锦黎缓缓睁开眼睛,便被眼前看到的东西吓傻了。

  她被关在一个密闭的屋子里,那个屋子大概只有几平米那么大,没有窗子,门也被紧紧锁着。墙壁上四个角落镶嵌着四颗发光的夜明珠,不过依旧很昏暗。

  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会让人不自觉的产生恐惧感,特别是地上还爬满了深褐色的小虫子。

  每一条都有小姆手指那么长,身体很细,脊背上长着毛茸茸的刺,锋利的牙齿不时的上下咬动几下,发出让人牙酸的声音。

  锦黎被丢在的那张冰凉破旧的床,距离地面的小虫子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她想动,却一点都动不了。她的手腕和脚腕都被铁链绑在床上,单薄的身体已经在瑟瑟发抖。

  折玄,你在哪,为什么你还不来救我,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你是我的主人吗,你不是说要保护好我吗,你怎么可以食言呢。

  锦黎现在算是知道什么叫做叫天天不应,两行泪水从她精致的小脸上滑落下去。

  忽然,门开了,刺眼的白光从门口射进来,锦黎眨了好几次眼睛,才适应这样的强光。

  “你是谁?”锦黎用戒备的眼神看着走过来的人,想要躲闪却无能为力。

  “这个不是你应该关心的问题,你还是想想自己和谁有仇吧。是她求我毁了你,所以你要怨恨的话,也别来怨恨我。”走过来的人白发苍苍,瘦骨嶙峋,脸上爬满皱纹。但声音却异常的尖锐,特别是那双手,白皙的像女人一样。

  锦黎眉头紧皱,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怪人,心里一阵恐惧。面对冥王的时候,她也恐惧,但那是对死亡的恐惧。而现在,她的恐惧是因为不知道这个人要做什么。看着地上一层小虫子,她就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我认识的人只要折玄和幽羽,他们不可能这样。求求你,就算要死也让我死个明白吧。”锦黎绝望的闭上眼睛,她应该是第一条刚化形成人,就要死去的鱼精吧。

  “你倒是想的开,很对我脾气。要不是我答应那人的请求,说不定我会舍不得这么做。”白发老头桀桀的怪笑一声,“不过我这人有一个好习惯,就是说话算数。我答应不说出去,就一定不会说出去。所以,你还是自己想去吧,给你一分钟。”

  锦黎脸色苍白,无力的看一眼白发老头,“我不知道是谁要害我,但是你杀了我,折玄一定会为我报仇。我相信你的死法,一定会比我惨一万倍。”

  “别人怕折玄,不代表我也怕他。他现在自身难保,哪有时间管你。”白发老头被她的威胁惹怒,爬满褶皱的脸更加狰狞。

  “本来想让你多活一阵,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的去死,那就死吧。”白发老头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片薄薄的刀片,在光亮下渗着寒光。

  白发老头向前走一步,贴在那张破床上,原本就佝偻的身体弯下腰,使他看上去更苍老。一双浑浊的眼睛透着沉沉的死气,仿佛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魔干尸。

  “用你的血液喂养出来的巫虫,一定会比普通人血更强大。”白发老头手里的刀片落在锦黎的手腕上,血液顺着床边滴答滴答的落到地上。

  满屋子的血腥味将沉睡中的巫虫唤醒,一条一条的小虫子爬到锦黎落下去的血液中,让人头皮发麻的唰唰声混在滴答滴答的声响中,犹如一场最恶心的演唱会。

  “等他们吃饱了就会爬进你的身体里,吃掉你的皮肉,吃掉你的内脏,最后再吃掉你的骨头。哈哈哈哈!那时候的你就连一块骨头渣都剩不下,你说这样的死法是不是想想都觉得刺激。”老头笑的癫狂,桀桀的笑声传到锦黎的耳朵里,根本就是一个噩梦。

  锦黎清楚的感觉到血液在流逝,因为失血过多,她已经看不清东西,满脑子都是折玄的身影,为什么他还没有来?

  手腕一阵刺痛,她知道都是那些虫子的功劳,可她现在连抬抬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砰的一声巨响,小屋的门被一道仙力毁成粉末,这时白发老头才惊恐的回头看去。一身白衣的折玄犹如神抵一样站在门口,如实质的杀气从他体内散发出来。

  折玄的手狠狠掐在白发老头的脖子上,“上一次没杀你,竟然还敢惹我,如果嫌自己命长早说,我亲自送你入轮回!”

  直到这一刻,白发老头才感觉到恐惧。怎么折玄的仙力会一次提升这么多,顿时连恐吓带求饶语,无伦次的大喊,“你不能杀我,神界有仙规,上仙不能随意杀人。”

  “哼。”折玄随手把他甩出去,老头摔在墙壁上把墙砸的粉碎,直接喷出一口鲜血。

  折玄挥手间发出一道仙力,将那些个小虫子全都扫到一边,急忙将锦黎抱起来。

  “锦黎,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折玄啊!”折玄将她抱在怀里,一脸的心疼。

  “折玄……能看见你……真好……”锦黎费力的抬抬眼皮,看见那一抹月白,沉沉的睡了过去。

  终于他来了,他没有抛下自己,这样就够了。

  折玄抱着昏迷中的锦黎走过去,凝成实质的仙力将白发老头捆起来。“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我会慢慢折磨你,直到你求我杀你。”

  “你这样做,神王一定不会饶恕你。只要你放了我,我保证今后看见你一定绕路走,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老头哀求道。

  “在你囚禁锦黎的时候,你就应该做好死的准备。”折玄冷笑,将满地的虫子全都拢在一起,控制着仙力输出,将那一团虫子挤压成肉酱。

  “看着你的徒子徒孙死了很心疼是吧,放心,这只是开始。”折玄阴冷的看着白发老头。

继续阅读:第10章 疗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妖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