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洛阳之乱
东旭鹰2018-07-05 21:335,783

  灰羽总部密室中,“让”紧急集结了剩下的几位长使“忠”、“胜”、“珪”、“旷”、“恽”,他将盟友传来的消息告诉众人,长使们无不闻讯变色。更重要的是,灰羽的情报机构也很快证实了这一点,

  羽林军虽然已经削减不少,但即便是司星系中的羽林将士集结洛阳,也绝对不是灰羽可以对付的。如此频繁的调动,那(何)遂高到底想干什么?

  六个人商量许久,终于作出一致结论:羽林派要图穷匕见了!密室内的气氛无比凝重,六人已经意识到灰羽的生死存亡关头已经到来,一旦遂高计划得逞,六长使非但大业难成,更会死无葬身之地,英雄社的忠义之士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让”咬牙切齿吐出三个字:“杀遂高!”……

  此刻,遂高正欢喜万分,因为本初报告,“命运”上的任务已经被不明势力接走,而且保证这两天尽快动手。看来只需要几天时间,国家大患可除,汉光国、英雄社必将从危机中解除出来。

  就在这时,遂高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是他的外甥、英雄社社长兼汉光国执政长——昭宁。昭宁找遂高来,无非是说关于《高度自治条例》,他也有些犹豫未定,想请舅舅来给些建议。

  遂高明白,如果能说服外甥不被灰羽迷惑,就可以多争取点时间。但灰羽无处不在,即便是加密电话也不保险,所以他立即表示现在就到执政长官邸,打算与外甥促膝长谈。

  秘书(陈)孔璋慌忙制止说:“长官,现在这么晚,执政长忽然请您过去,只怕其中有诈。万一是灰羽捣鬼,您就凶多吉少了!”

  遂高毫不在意地回应:“孔璋,你多虑了!昭宁白天那么忙,哪有时间跟我谈这大事?他晚上谈是理所当然的。再说了,现在洛阳城守卫军还掌握在我们手里,灰羽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动我,放心吧,没事!你呀,也别跟我去了,我带着几个卫兵就可以。你在这里专心等本初的消息,‘命运’那里有什么进展,尽快给我发信息!”

  说完,遂高便急不可耐地离开官邸。忧心忡忡的孔璋急忙取出手机,按下一组电话号码……

  遂高的专车很快进入了行政长官邸大院,遂高率卫兵们正要进入,守卫却坚决要求士兵留在院内。遂高知道这是规矩,也不在意,命令部下原地待命,便自顾自向屋里走去。

  遂高刚离开,一队院内巡逻兵便从这里经过,羽林卫兵们无所事事地聊着天,也没有在意。

  突然,巡逻兵们闪电般攻向卫兵,他们手中不知从哪里取出的匕首准确无误地分别扎入各自目标要害,而另一只手紧紧捂住对方的嘴巴,让卫兵们连痛苦叫喊都无法发出,便一个个停止了最后的挣扎。随后,院内守卫们训练有素地帮助巡逻兵将卫兵们拉走。

  不知道院内变故的遂高在官邸过道中,也察觉有些不对,因为除了引领者外,他竟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熟悉的卫兵或工作人员,引领者也比较面生。但想到一朝天子一朝臣,外甥一上任就更换了所有官邸的工作者,遂高这点疑虑也就随之消失。

  在客厅中还没来得及喝茶,遂高就听到了屋外传来脚步声,他急忙起身,就算面对自己外甥,也绝对不能失礼。但看清来者,遂高却气不打一处来,因为脚步声的主人竟然是灰羽六位长使。

  遂高:(冷冷)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让:遂高,你是不是要杀我们?

  遂高:(心中一惊)你,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要杀你们?

  让:如果你不是要杀我们,为什么往洛阳调动羽林军?

  遂高:(茫然)调动羽林军?我没有啊!我只是……(惊觉失言,赶紧住嘴)

  让:(疑云顿起)你没调羽林军,那你究竟做了什么?

  遂高:(怒)你凭什么盘问我?我可是羽林兵团长,我没有必要什么事情都向你交待!

  让:如果你企图对我们灰羽不利,就必须向我们交待!

  遂高:(大怒)我不交待,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让:(冷笑)羽林军兵团长遂高意图暗杀新领袖昭宁篡位,在灰羽逮捕过程中负隅顽抗,我们不得已将其就地正法!

  遂高:(惊,拔出手枪)你们想干什么?

  这六个字成了遂高最后的遗言,因为“让”的身体忽然发出一团灰气,猛地包围住遂高,让堂堂兵团长连动一下扳机上的食指都成了奢望。接着,“胜”的指甲再度变长,穿透了遂高的咽喉,让对方如同安喜县时的“硕”一样倒了下去……

  刚解决完遂高,一个卫兵就惊慌跑来报告:“几位长使,不好了,安保局局长孟德带着警察、羽林军副兵团长本初带着首都护卫军来了,他们嚷嚷着要见执政长与兵团长!”

  六位长使没想到羽林派反应会这么快,他们望着遂高的尸体一时不知所措。“让”突然感觉自己中了圈套,要知道灰羽与羽林派彼此仇视,但至今未敢全面开战,就是因为双方都心知肚明,谁先正式挑起战端,就必然陷入被动。

  如今,为了一条羽林军集结的消息,为求自保的六长使仓促出手,却完全没想到如何稳妥善后。他们本来是想等一小时后,以遂高暴毙为名,再将处理好的尸体送回羽林派。但是如果现在孟德、本初闯入,他们根本就来不及掩饰尸体上的致命伤口。

  “让”略作思索,让“忠”跟自己去见昭宁,其他四位长使前往门口,想办法稳住羽林派。

  四位长使来到门口,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因为别说大门外,整个院落的栅栏围墙外都挤满警察与士兵,而门口处除了孟德、本初,羽林派的子干、公路(本初弟弟)、建阳等都在此处,看起来洛阳羽林派是全伙出动了。

  恽:(壮胆呵斥)你们在这里乱嚷什么?执政长和兵团长正在商议大事,不要打扰他们!

  本初:(怒)你们灰羽在这里干什么?

  珪:我们自然是在保卫执政长!

  孟德:(警惕)保卫工作虽然由你们灰羽负责,但什么时候四位长使一起来管这小事了?而且为什么你们要设置屏蔽系统,中断联络信号?

  胜:我们刚才不是说了吗?执政长与兵团长正在商议大事,为了保密,当然要设置屏蔽系统!而且你刚才的话态度很成问题啊!保卫执政长怎么是小事?为什么我们长使们不能一起来?

  子干:哼,你们灰羽干的大事多了,什么时候把保卫执政长当作大事?而且这么晚,长使们都聚集在这里,实在太不正常了!

  孟德:我不管你们灰羽长使都在这里做什么,既然兵团长出不来,他的警卫总能出来吧?我要问他们几句话!

  听孟德提出这样的要求,长使们暗暗后悔刚才没有留下一个活口,现在人都杀光了,哪里去找羽林警卫出来应付?

  四位长使的略略迟疑,却让孟德等人大吃一惊,如果警卫们出了事,遂高还能活吗?性子最急的公路立即举枪射击,当场便将“珪”击毙,其他卫兵也随即开起枪来,栅栏墙外的士兵纷纷仿效。他们本来就对灰羽恨之入骨,下手当然不会留情。

  “旷”与大部分院内灰羽、卫兵来不及躲闪,便全部倒地。“胜”与“恽”急忙打滚闪避,在少数灰羽不惜将自己当作肉盾的保护下,退到了建筑物内。

  此时,听说舅舅意图谋反被处决的昭宁悲痛未息,就听到楼下传来的战斗声,他急忙往外望去,只见院内遍地尸体。“让”与“忠”急忙将昭宁按低身体,唯恐执政长被误伤。

  这两位长使急忙嘱咐昭宁俯身在书房里,千万不要出屋,两人先出去查看情况。昭宁忐忑不安地倾听着外面络绎不绝的激光射击声,他忽然取出一个戒指,咬咬牙,俯身跑入厕所,将戒指冲入马桶中。

  昭宁刚从厕所出来,就见“让”带着其余三位长使慌张跑进来,“让”大喊着:“羽林派叛乱了,执政长,咱们快跑啊!”

  昭宁慌忙问:“怎么会这样?他们是要杀我吗?”

  说话间,昭宁的师弟“伯和”也惊慌跑来,忙问怎么回事?他本来是偶然探看师兄住在这里,没想到遇上这大乱。

  几位长使顾不上解释,拽着昭宁与伯和便进入了密道。六个人踉踉跄跄地踏上一辆矿车状的车辆,随着“让”按下按钮,小车沿着轨道一路驰去,等到众人下车又爬到地面上,竟然已经置身洛阳城外。

  “让”告诉昭宁,自己安排的队伍马上就来接应,这时他愕然发现一个问题:“执政长,你从孝灵领袖那里继承来的‘英雄戒’呢?”

  昭宁:(故作惊慌)糟糕,刚才走得匆忙,可能英雄戒掉了!

  伯和:(急)师兄,那东西怎么能掉呢?它可凝聚了我们汉光各民族历代英雄的力量,是我们英雄社领袖的标志啊!

  胜:(也着急起来)对啊,如果那东西落到叛军手里,就糟糕了!我,我这就去把英雄戒找回来!

  恽:(急忙拽住胜)你疯了,回去就死定了!现在城里都是羽林派的人,我们留在洛阳的灰羽兄弟都很可能全军覆没了,你去就是死啊!

  忠:没错,胜,你不要冲动!那戒指不过是个象征,其中的力量多少年来都没人引发出来过,羽林派得到又怎么样?执政长与伯和都在我们这里,他们又能推举谁出来作领袖?何况连遂高都死了,他们又服谁?

  昭宁:(强抑心惊)到底我舅舅怎么死的?

  伯和:(大惊)遂高兵团长死了,这怎么可能?

  让:(冷冷)他阴谋叛乱,已经被我们处决了!

  伯和:他可是兵团长啊!就算真是叛乱,也应该通过法庭审判再定罪,你们灰羽是情报机构,哪里有处决的权力?

  让:事急从权,当时情势十分危急,如果我们不及时下手,就会反受其害,恐怕连伯和你也没机会逃出来。别忘了,是我们救了执政长和你啊!

  听“让”这么说,素来对灰羽没好感的伯和反而心中更加起疑,昭宁暗中拽动师弟的衣服,让伯和霎时明白,他们两个已经被灰羽绑架。

  这时,“让”听到不远处有什么动静,便让“恽”和“忠”过去看看,但两人一去,许久不见回来。“让”心生疑虑,让“胜”留在原地“保护”昭宁兄弟,自己如疾风闪电般过去查看。

  “让”奔跑了没多久,便愕然发现那两位兄弟已经倒地身亡。他正仔细观察尸体上的伤势,周围土壤中突然蹿出数名熊头人,不过貌似完全没有攻击“让”的意思。“让”对熊头人的出现并不意外,只是冷冷问:“你们终于来了,‘健侠’在哪里?”

  “我在这里!”随着这话语,飞熊军的真正老大现出了身形,他竟然就是铁羽军团长——仲颖。

  让:仲颖,你是对的,羽林派叛变了,我的兄弟们大部分都被杀了,刚才你们有没有在这附近看到什么高手?

  仲颖:我看到了玄德三兄弟,我们恶战了一场,把他们打跑了。赤羽始终是最麻烦的羽林。

  让:是他们三人就解释得通了,不然谁还有能力神不知鬼不觉地暗杀了我的兄弟?

  仲颖:对你兄弟的事情,我很遗憾!

  让:已经过去的事情遗憾也没有用,羽林派如今一定在跟我的灰羽部队激战,不知道你带了多少人,能否稳定大局?

  仲颖:我现在身边就有飞熊军三千人,个个能够以一敌百,河南星外围还有我直属的两个舰队兵力四千万,其中两千万陆战军已经开始往洛阳降落了。

  让:(惊愕)你是怎么做到调动这么多军队过来,而让羽林派毫无知觉的?

  仲颖:这个简单,那个傻瓜袁本初私下早就暗中发报给我,希望铁羽军能派兵来支援羽林派剿灭灰羽,实际上就是又想消灭灰羽,又不想连累到羽林派。于是,我的大军一路从羽林派地盘畅通无阻地赶来,而且还是打着羽林军的名义。你的灰羽也没搞清我们到底是谁!

  让:(兴奋)羽林派这帮傻瓜不会想到,你实际上是来帮我们的。有你的大军、再加上弥罗国宇宙安全部的背后支持,我们一定可以反败为胜!……(忽然察觉不对)等等,你是说,铁羽部队伪装成羽林军到的这里?

  仲颖:(微笑)没错啊!

  让:(神情严肃起来)那你报告说羽林军向这里集结,以及我们灰羽情报员报告的羽林军,实际上是你的铁羽军?

  仲颖:(笑容不变)当然!从头到尾只有我的铁羽军往洛阳集结,羽林派根本没胆量调动河南星外的羽林军。

  让:(怒)那你为什么要用假情报误导我?你挑动我们灰羽跟羽林派提前全面开战,你目的到底是什么?

  仲颖:我能有什么别的目的?无非就是赚钱嘛!我当官是为了赚钱、组建飞熊军是为了赚钱,跟你们合作是为了赚钱,跟弥罗国宇宙安全部合作颠覆汉光英雄社,也是为了赚钱。一切都是为了生意,你要多谅解啊!

  让: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我这两个兄弟都是你们飞熊军杀的,目的也是为了赚钱?

  仲颖:实在不好意思,有人在“命运”充值了十万金币,要你们六颗人头,还是那句话,一切都是为了生意,多谅解,多谅解!

  听仲颖这么说,“让”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但他身为灰羽首领,怎能甘心束手受戮?“让”身形未动,却从身躯里向四周猛地发出灰濛气体,竟然将仲颖和熊头人们全部束缚住。

  那些熊头人本来就不是异能人,只不过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普通战士,配备上特制战斗服,熊头也不过是精心制作的战斗头盔而已,所以一旦被异能所制,根本无法摆脱。

  “让”深恨被仲颖所欺骗,拔出一把小匕首,决定先给仲颖来一个割喉。可惜,“让”所喜欢的残忍画面却未能出现……

  短短瞬间,缠绕着仲颖的所有灰气都被这位“健侠”吸入鼻孔中,而仲颖随手打出一拳,便令拳气钻入灰羽大首领体内,“让”顿时七窍出血,颓然倒地。

  仲颖松了松筋骨,缓缓走到即将亡命的“让”面前,蹲下轻声说:“感谢你们灰羽为我铺平了道路,你们‘十长使’实在太辛苦了,都早点去‘休息’吧!未来的路,我会替你们走下去,英雄社的命运我来替你们灭绝,你们就安息吧!”

  话刚说完,仲颖又是一拳打在“让”的胸口上,让对方咽下最后一口气……

  正在“保护”昭宁与伯和的“胜”,见老大依然迟迟不回,心中愈加恐慌。突然,他听到什么响声,神经紧张地蹦起,望向声音来源,却看不到任何东西。他试探询问:“老大,是你吗?”

  问话没有得到丝毫回应,这让“胜”三人愈加恐惧,有时,寂静也是能摧毁人类安全感的最残酷的武器。为了以防万一,“胜”决定立刻转移,他留下灰羽专用暗号,便亮出长指甲、以半命令的口吻,让昭宁兄弟随自己离开。

  刚走了没几步,忽然数根银针准确无误地向“胜”飞来,他慌忙用长指甲将所有暗器拨开。随即,一个人微笑走出,对“胜”说:“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胜长使,居然死在我这个小人物手上!”

  “胜”正要讥讽对方的狂妄,却感到剧痛从手指迅速传向五脏六腑,再看自己从指甲到手臂,刹那间已经完全化为墨黑。不敢相信自己双眼的“胜”,就这样无力倒地,等待生命完全消逝……

  伯和护住师兄昭宁,厉声喝问:“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那使用毒针者,毕恭毕敬地行了个军礼回答:“铁羽军团直属舰队长‘郭多’,特来援救行政长!”

  注:

  恽:对应东汉末年“十常侍”中的“夏恽”。

  忠:对应东汉末年“十常侍”中的“赵忠”。

  珪:对应东汉末年“十常侍”中的“段珪”。

  旷:对应东汉末年“十常侍”中的“程旷”。

  郭多:对应东汉末年董卓集团的“郭汜”。

继续阅读:第二章 一手遮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三国英雄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