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仲颖弃城
东旭鹰2018-08-03 18:265,407

  听到(曹)孟德的话,(刘)玄德震惊之余,也顿时明白了(吕)奉先的异能为什么如此强大。

  “英雄戒”与“忠烈戒”集结了汉光国历代英杰的能量,蕴藏着强大的力量,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将这力量引发出来,也不能直接使用戒指战斗。只有特定条件的异能人,才可以将戒指与自己本身融为一体,从而在施展异能时爆发出强大的威力。

  至于这特定条件是什么,谁也不知道。所以民间传闻,不是人类选择戒指,而是戒指选择主人,只要它认定了主人,就可以帮助佩戴者尽展其能。

  谁能想到,这个卖主求荣的叛徒奉先,不但找到了司隶戒,还能将此戒指为己所用,他究竟何德何能,凭什么取得司隶戒认可?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为了让军心不会受到进一步打击,孟德与玄德隐瞒了司隶戒之事,开始着手部署进攻虎牢大厦。

  说起来,奉先消灭“泰山”,却故意留下了(王)公节队长,绝不仅仅是向联军挑衅。有人质在手,联军就不敢直接破坏虎牢大厦,出于投鼠忌器的心理,明知奉先在大厦中必然有埋伏,也只能犯险派兵救人。从这一点来看,奉先可不是有勇无谋,这位指挥官绝不简单!

  此刻,虎牢大厦一楼、二楼,遍布着埋伏状态的飞熊军,他们的枪口分别对准了大厅的门口与窗户,只要看到联军身影,无论对方从哪里进来,都会第一时间被打成筛子。

  就在熊头兵们严阵以待之时,他们万万没想到,敌人竟然纷纷出现在他们后方。原来,孟德早就用红外线探测器确定了底部两层敌兵分布,从各军中选择总共五十名精兵,让(曹)子廉以异能传送进楼。

  突如其来的战斗,让飞熊兵们措手不及,但令偷袭者惊异的是,熊头兵们除了少数被击毙,大部分人的反应实在敏捷,竟然能瞬间躲开背后射来的激光,准确还击。五十名联军勇士至少一半偷袭不成反送命,剩余战士也都陷入困境中,对方战斗素质与刚才在汜水大厦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幸好,当飞熊军的注意力被吸引开时,孟德统领大队人马从门、窗冲入,被强化的熊头兵毕竟人数有限,既然未能遏制大部队的闯进,后果自然可想而知。何况,孟德、(孙)文台这一班异能高手,对付区区强化兵不在话下。

  一、二楼的迅速失守,并没有影响其余飞熊兵的士气,他们早已停止了电梯的运行,并将楼梯间进行了迷宫般的改造,要想通过楼梯冲到上一层,必须通过整个过道,才能绕到另一段楼梯前。

  当然,每一条过道都布满了荷枪实弹的飞熊军,子廉也没有体力将所有战士传送过重重障碍,看来只能血战杀上一途。至少,从最高层监视屏幕中目睹这一切的奉先,就是如此想的。

  联军战士的苦战过程,始终被奉先默默观察着。他寻找的,是那位杀死华雄的高手。从汜水大厦活着逃出的飞熊兵未能看到攻上楼顶的都有谁,但隐约传说华雄之死是孟德身边的高手所为。因此,奉先格外注意跟随孟德的战士。

  (乐)文谦偶尔奏响令敌人晕头转向的音乐、(李)曼成可以粉碎一切的力量、(夏侯)元让令飞熊兵一时麻痹的能力、(曹)子孝操纵幻墙不断改变迷宫格局、孟德对金属物的随意改造,加上不知什么人发出自动追踪的光箭,固然都给奉先留下深刻的印象。但奉先凭直觉判定,其中并没有足以杀死华雄的高手在。

  他很快又注意到,会使用水泡的文台、会制造疾风的(赵)子龙、能操纵水羽的(陈)叔至、能任意赋予人或物体磁性的(庞)令明,难道说这四个人,其中之一就是杀死华雄的高手?

  奉先不由转向垂头坐在他身后的公节,他翕动嘴唇正想说什么,却突然闻到淡淡的血腥味从门外传来。

  奉先不惊反喜,兴奋问:“你们才是真正的主攻者,对吧?能干掉我所有的卫兵,现在才被我察觉到,你们确实有本事,但我想知道,你们的损失如何?”

  这时,房门打开,涌入四个人,竟然是玄德三兄弟与北海特战队指挥官“(武)安国”。原来,被子廉传送的不仅是一、二楼的突击队,玄德等人则是直接被传送到最高层。只不过他们为了十拿九稳,消灭了这层楼的所有卫兵,才冲到这里,因此也损失了不少战士。

  安国满怀愤怒地回应:“你的卫兵确实够厉害,我的部下有二十六人用了同归于尽的招数,才干掉他们!我要为我的兄弟们报仇!“

  奉先傲然一笑:“我这一层的兄弟有八十个,看起来都被你们杀了!要报仇,似乎我的仇更深。所以,别找任何借口,要打架就直接动手,我到要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

  玄德关切望向奉先身后:“公节队长怎么了?”

  奉先冷笑回答:“我把你们都骗了,他早就死了,否则怎么把你们骗进楼来?放心,你们很快就能跟他见面了,不过是在另一个时空,一个被我们称作‘阴间’的时空!我会亲手送你们去的!”

  见奉先如此狂妄,安国愈加愤怒,双手摆动,远处天空好像有所异动。奉先回头定睛望去,惊诧发现高空中无数锤状流星飞来。

  就在流星即将撞破窗户进入时,奉先猛地发出一道光芒,将安国击中。

  随着安国吐血倒地,那贴近窗户的流星雨全部消失无形。玄德兄弟急忙过去打算救治安国,却听到奉先说:“别看了,没用了!他的异能虽然强大,可惜起效太慢,只要杀了正主,异能就消失了!好了,轮到你们三个了!”

  (张)翼德:(怒)好一个认贼作父的奉先,今日让你见识我燕人……

  奉先:住嘴,只有赢我的人才配告诉我名字,能动手就别动口。(一打手势)你们过来啊!

  见奉先如此嚣张,翼德手中瞬现电流,凝为电矛,杀向对方。

  奉先随手变化出光盾,与电矛刚接触,光盾又猛地化为光索,沿着电矛回旋冲向翼德。

  就在翼德避无可避之时,云长手中发出藤蔓,居然可以将光索打散。

  碎索化为片片光镖,又冲向云长与翼德。

  云长聚藤为刀,转如旋风,挡住光镖。

  翼德则散矛为电,将飞向自己的光镖击落。

  玄德手中光芒凝聚,攥拳打出,向奉先发去数十光球。

  奉先周身金光闪烁,化为光鞭,只挥动几下,就将光球全部扫散。

  散落光球霎时回到玄德手中,变作两柄光剑,恰好格挡住奉先的光鞭。

  奉先突然将长鞭收回,眨眼之间,光鞭不见,一柄金光闪烁的方天画戟在主人手中,抵挡住此时杀来的云长藤刀与翼德电矛。

  手持双剑的玄德也加入了战团,奉先浑身再现金光,劲力暴涨,将玄德三兄弟弹开。

  玄德三人虽然被劲力撞飞,却没有一人撞到墙壁,各凭本事稳稳落地,又各自手持异能武器再杀向奉先。

  奉先发劲不仅震开了三名强敌,也震碎了落地窗玻璃。他见那三人来势汹汹,干脆跳窗而出。

  玄德三人也不甘落后,紧随其后。四个人从几十层高的大楼跃下,在急速下坠中展开激战,等到四人安然落地时,已经过了几十招。

  三兄弟分立三边,各自准备再战。奉先双手紧握光戟,依然冷笑:“不错,不错,厉害!请允许我正式自报家门,我是飞熊军临时总指挥吕奉先,你们怎么称呼?”

  玄德:原“赤羽”战士刘玄德!

  云长:我名叫关云长,也是“赤羽”出身,华雄就是我杀的!

  翼德:你爷爷我张翼德,今天就要杀你这驴奉先!

  奉先:(不满)我是双口吕,不是马户驴,你们赤羽连文盲都收吗?

  翼德:哼,忘恩负义之辈,连驴都不如!

  奉先:(大怒)我敬你是条汉子,你却越来越放肆,我先杀了你!

  说着,奉先挥矛直取翼德,但玄德手中的光剑又化为光球打来,云长也化刀为藤同时杀向奉先,逼得奉先挥矛自保,又后跃到原处。

  三兄弟并未就此住手,光剑再化光团、电矛重变电流,藤刀散为藤蔓,同时向奉先全力攻去。

  奉先周身光芒大涨,形成光罩,竟让所有攻击如卵撞石,尽数化为粉碎。

  然而,这些不同类型的攻击都是来自异能,并不会因此就消失。

  对于玄德来说,只要周围存在着异能以外的光明,就有数之不尽的光弹。

  而云长和翼德异于常人的体魄和精力,让藤蔓与电流源源不绝。

  一时之间,奉先处于被动挨打局面,虽然光罩中也不时发出光箭,却很快被三兄弟的异能攻击所吞没。奉先素来是擅长攻击别人,不习惯被动挨打,这时落得如此狼狈,他怒从心底来,借用“司隶戒”的力量,让异能能量来了一次大爆发。

  于是,不只是近在眼前的三兄弟,就连不远处犹豫不前的联军士兵,也纷纷被奉先威力所波及,纷纷飞起,撞上墙壁或摔落地面,惊喊声与惨叫声此起彼伏。

  玄德三兄弟凭借非凡身手,毫发无伤、稳稳落地,刹那间异能武器再现手中。

  奉先还要再战,忽然感觉那“司隶戒”突然不再赋予自己力量。他心中大惊,如果此时玄德兄弟再杀来,他必败无疑。

  关键时刻,奉先背后的空间猛然裂开一道缝隙,继而扩展为可供一人进出的时空门。门中有人轻声说:“奉先大哥,总务长有令,让你立刻返回洛阳!那边儿事情成了!‘高陷阵’我已接走,你也撤吧!”

  奉先的惊愕神色再度转为得意笑容,面对三兄弟说:“你们以为成皋的一万特种兵就是飞熊军主力吗?哼,你们错了,真正的飞熊军比你们想象得更加庞大!你们都上了总务长的当了,一群笨蛋!不过,你们三个人的名字我记住了,希望下次还能跟你们打个痛快!”

  话音未落,奉先迅速钻入时空门中,当玄德兄弟忙不迭发出远程攻击时,时空门已经消失无影,所有攻击都落了个空。

  奉先的突然撤退,将剩下的飞熊军全部丢给了联军,虽然熊头兵个个凶悍无畏、不惜以同归于尽的方式战斗,但毕竟人数与总战力都居于劣势,结果全部被消灭,无一幸存。

  战局初定,孟德很快得到了两个消息。一是联军大部队已进一步向河南星逼近,二是成皋外围的铁羽军,已经全部向洛阳撤退。

  结合玄德转述的奉先留言,孟德再生不祥之感。如果联军特战队消灭的不是飞熊军主力,飞熊军主力究竟在哪里?明明成皋敌军即便失去了飞熊军,人数依然占据绝对优势,但仲颖却选择将部队撤退,他的部队下一步意欲何为?

  这时,戏志才匆匆在孟德耳边低语几句。孟德闻言大惊,立即召集各路幸存指挥官,急切告诉大家一个消息,那就是仲颖有可能将挟持中央政府撤离河南星,目的地是刚被铁羽军及飞熊军突袭占领不久的雍星系京兆星。

  孟德建议各特战队立即联手潜袭入洛阳,至少救出伯和、子师等人,让英雄社总部脱离仲颖政府的控制。

  听到孟德的建议,山阳特战队指挥官“(袁)伯业”喃喃说:“可是本初军团长下命令给我,让我原地不动啊!再说,洛阳守军几十万,咱们现在用就几千人,去了也做不了什么啊!”

  孟德:(不满)可是如果我们不去,就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了!

  令明(铁骑特战队指挥官):(为难)对不起,孟德军团长,寿成师团长也是如此下令的,再三嘱咐我们不能轻举妄动。所以,抱歉了!不如,我们等到大军赶到,再一起行动吧!

  (张)稚叔(上党特战队指挥官):刚才跟飞熊军一战,我们损失惨重,又失去了唯一的异能展战士,实在是有心无力了!

  (张)孟高(广陵特战队指挥官):(叹息)唉,我们本来就没有异能人,加上刚才那帮熊头兵不要命的攻击方法,让我军也是不堪再一战。孟德军团长,虽然你跟我哥是朋友,但我确实没有力量帮你救社长了!

  子龙:(满怀歉意)对不起,孟德军团长,我虽然刚刚被任命为这支特战队的指挥,但是同时得到带队撤出的任务,而且公孙伯珪军团长命令我军立即执行任务。

  孟德:(怒)你们这都是干什么啊?我请求你们进军,这不是帮我啊,是帮汉光国、帮英雄社!如果不能把握这次机会,发挥我们的特战优势,救出伯和社长他们。国家就会更加混乱分裂、人心将会进一步离散!现在,这或许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文台:(起身)孟德说得有道理,我“江虎”经过补充与刚才的牺牲,现在还有五百多人,我愿意带队跟你去洛阳。

  玄德:(起身)我们就兄弟三个,没补充、没牺牲,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为了信仰,如果您不嫌弃,我们跟您走!

  孟德:(兴奋)好,有你们三个在,就不怕奉先再来阻挡我正义之师!另外,我“骁骑”八百多人加上“江虎”五百多人以及英魂三兄弟,未必不能成大事。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出发,各位请自便吧!

  当玄德起身经过子龙身边时,子龙满怀歉意地说:“……对不起,玄德,这次我和叔至不能跟你们并肩作战了!”

  玄德笑着回应:“我知道你们身不由己,不像我们兄弟那般自由!没关系,只要我们能活着回来,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于是,奔赴洛阳的两支特战队,外加玄德兄弟,几乎动用了成皋城中被丢弃的各种交通工具,一千多人才直奔洛阳而去。虽说比起成皋四十万守军,这点人不堪一提,但是走在大路上,也算是颇为可观的场面。

  可惜好景不长,刚进入洛阳郊区,铁羽空军便呼啸而来,通过雷达及时察觉的孟德立刻命令众人放弃交通工具,纷纷隐藏。

  这些羽林军训练出来的精锐战士,实在不简单,军令一下,不到几分钟便疏散得干干净净。敌人的空军将那些又一次被丢弃的车辆群炸成碎片,便扬长而去。

  孟德与文台、玄德经过简单商议,认为铁羽军既然已经察觉到他们的意图,最好还是分兵两路更合适。于是,孟德决定带“骁骑”与英魂兄弟为一路,文台统领“江虎”为一路,从两个方向往市中心挺进。

  文台按照计划,率领兄弟们正秘密前进,却意外发现在这汉光国的首都街道上,异常安静,甚至有些破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黄)公覆与爆破组则忽然发现到处都安放着定时炸弹,由于数量太多,根本来不及拆除。经验丰富的公覆更是一眼看出,炸弹都是威力强大的燃烧弹。

  听清报告的文台大惊,急忙下令全部进入下水道,同时通知了孟德。幸亏这命令及时,当最后一名“江虎”战士从井盖处钻入,燃烧弹几乎同时爆炸,昔日繁华的首都竟然瞬间完全陷入火海之中……

继续阅读:第一章 各自抉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三国英雄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