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狐仙救命
花富贵2018-07-10 10:094,634

  开口之前,秦甘棠就想了又想,说道:“ 臣妾正想同罗才人说起自己前两日侥幸死里逃生,昏迷之时,做的那个梦。”

  “说来听听。”萧瑜越削薄的嘴唇上下阖动,状似随意地说。

  “臣妾梦见一个身着白衣,后长白尾的女子,来同臣妾说,臣妾死期未至,却不与人为好,早死晚死,都无差别。臣妾贪生怕死,只说还想活着,那女子便说愿意再给臣妾一次活着的机会,之后便化为白狐消失在臣妾的梦中。醒来后,臣妾心有余悸,对之前臣妾的种种作为感到羞愧,遂来此处,想向罗才人致歉,希望她能原谅臣妾之前的种种无礼。“秦甘棠说这些话,真是感觉自己在讲什么神话故事,不说别的听的人信不信,总之她自己说着都觉得有点想笑。这种话,她那个七岁的侄子听了都不会信,也就只能是拿来骗骗这些老封建了。

  萧瑜越听了秦甘棠的话后,半晌没说话,整个祢音阁里就只能听见他喝茶的声音。秦甘棠也不知这萧瑜越究竟信不信自己的话,信了又能信几分,所以站在那儿,浑身都充满着一种忐忑的情绪。

  “狐仙?”萧瑜越终于轻飘飘地问了一句。

  “回陛下的话,是,是的。”秦甘棠感觉自己的后背渗出一层冷汗。

  眼见着萧瑜越又不说话了,秦甘棠便赶紧开口:“陛下来此是为了同罗才人说说话吧,那臣妾就不当这不识趣的人,先行告退了。”

  等了一会儿,萧瑜越才几不可闻“嗯”了一声,秦甘棠立即就从祢音殿。

  刚出了祢音殿,她只觉得腿脚发软,立刻招来红缨扶着自己,在伸手一摸背后竟然一手汗。

  红缨看着她这样子,忙问道:“主子不是去练琴了吗?怎么这样子出来了。”

  秦甘棠握着她的手:“红缨呀,回去赶紧命人给我找点好吃的压压惊,我这刚才可是命悬一线呀。”

  当初为了一时爽,把萧瑜越设定成了这么一个城府极深又极富手段的腹黑皇帝,如今吃了苦头,只后悔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匆匆回到丽景轩,秦甘棠也没管上来的吃食是干是湿,是软是硬,总之她心里就觉得空落落的,非得要找点东西填满了,情况才能有好转。

  因为怕再次碰到萧瑜越,秦甘棠也不大敢跟罗清瑶走得太近,毕竟在她身边遇到萧瑜越的概率实在是太大了。自己不能生路没求到,先把死路给走了吧。越想越亏,秦甘棠渐渐的,也就压下了自己急躁的情绪,谋划起一个稳健长久之计。

  就这么过了几天,忽然有人来报,让秦甘棠准备参加西太后的寿宴。

  原剧本中,秦甘棠这个人物炮灰的早,并没有机会去参与西太后的寿宴,所以她也就以为自己不会被邀请去参与寿宴,但是没想到自己还是被通知到了。

  她可不觉得那么迷信的西太后还会愿意见到自己,可既然已经来人下达了西太后旨意,自己不去,怕是也会被冠上一个抗旨不尊的罪名。所以,即便再不愿意,又有再多疑问,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去。

  就这么不情不愿地等到了西太后寿宴当日,秦甘棠是一点儿高兴的意思都没有。西太后诞辰说到底不过就是一个恶婆婆过寿,有啥可乐的,亏得那些宫里的女人还个个绞尽脑汁想着如何给西太后祝寿,好似在西太后面前得了脸,自己就能一步登天。

  这样想着的秦甘棠已然是忘记了,这些宫里女人的举动,思维,可不都是她给安排出来的吗?自己反倒是先嫌弃上了。

  秦甘棠唉声叹气地坐在梳妆镜前,看着铜镜里那张精致漂亮,却又带了点稚气的脸。

  才想起,这个秦甘棠在剧本里,不过才十六七岁的年纪而已,放在现代,那就是个还在上初中的小孩子啊,于是秦甘棠又一次怨怪起了封建社会对女人的压迫。

  “主子,今日西太后寿辰,你要穿哪件衣服去呢?”

  说到衣服,秦甘棠就不得不说了。

  这秦家虽然是武将世家,可是对秦甘棠的宠爱一点都不减少,除去宫里做的那些衣裙。秦甘棠居然有整整满柜的衣裳裙装,各种样式各种款式各种颜色,真的是百式百样。

  不过她现在要低调做人,在加上那个西太后十分迷信,穿的太过艳丽,也会招她厌烦,但是也不能穿的太多朴素,免得落了口实说对西太后不敬。

  她摸了摸里面最不起眼的那套宫装,随口道:“就这件吧。”

  “可是这件会不会太过素净了?主子还是穿着明艳些才能艳压群芳,在皇上面前脱颖而出呀。”

  秦甘棠摇着手指:“no,no,no。你要知道你家主子我现在是众矢之的,人人得而诛之,越是往前冲越容易出问题,只有远离皇上才能好好活着,啥富贵荣华尊荣盛宠,那都得是活着的人才能享受到的。”她拍了拍红缨的肩膀,“所以你记住了,从今天开始丽景轩上下都要以远离皇上为己任,这样才能保证我们长久的活下去,等到大结局,happyending的那一天。我们就可以自请出宫,从此过上自由幸福的生活了。”

  “什么?出宫!”红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秦甘棠看着她的表情,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太过激动说过了:“你别乱想只是个比喻,比喻而已。”

  红缨也是个好骗的,一向又以秦甘棠为主脑,根本不会怀疑有他。尽心给秦甘棠挑了一件不算扎眼又不算质朴的宫装,才算是让秦甘棠觉得她也算是孺子可教。

  然后,秦甘棠画了个不咸不淡的装,穿了套不温不火的衣服就出现在了西太后的宴会。果然不出她所料,所有人的重点都在如何讨得西太后欢心上,她的低调出现,完全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只是没想到罗清瑶竟然跟她一样也穿了青色宫装,为此,秦甘棠就由衷感慨,差不多款式颜色的宫服,自己穿着,简直如套了麻袋一般,自己真是,配不上这衣服了。

  青色的宫服符合罗清瑶一身女文青的气质和肤质,相当衬托她,让她细看便似初春嫩芽般可人。相形之下,自己就成了那个撞衫不可怕,谁抽谁尴尬的“尴尬”存在。

  罗清瑶看到秦甘棠的时候,表情有些惊愕,原以为秦甘棠不会来参加西太后寿宴,却没想到还是在这里见到了她。

  秦甘棠见着罗清瑶后,便主动上前,和罗清瑶打了招呼:“没想到今日你也是挑的这件衣裳,等会儿我一定不会站在你身旁,免得被别人看着,显得我真是俗不可耐,丑的不能见人。”

  罗清瑶因着上次秦甘棠跟自己提醒的那几句话,倒是对秦甘棠不似之前那样冷淡,“秦美人说笑了,怎么会呢。”

  秦甘棠笑着想再多和罗清瑶说上几句话,就被玉美人打断了:“清瑶,你来了,一起进去吧。”

  秦甘棠只好作罢,站在那儿,看着玉美人和罗清瑶手挽手地走掉,自己心里觉得好笑。

  她刚刚是被玉美人是直接无视了了吧。同样是炮灰,你不就仗着你是女四号,晚死了点么?

  秦甘棠对着玉美人的后脑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跟着走了进去。

  “你怎么和她好起来了?她之前怎么对你的,你都忘了?”玉美人拉着罗清瑶,避开了秦甘棠的眼目,说道。

  “没有,不过就是在门口撞见了,我也不好不搭理她,毕竟她还是个美人,我只是个才人。”

  “下次见着她,就躲着点,谁知道她哪天又魂飞魄散的。”玉美人对秦甘棠也是恨得牙痒痒,所以说话间,就显得格外的刻薄。

  罗清瑶只是微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没有再接话,只是眼神略微扫视一圈,看到秦甘棠找了个最不起眼的地方坐了下来,和自己正是斜对面。

  秦甘棠坐在那儿,除了看到后来的一些位份高于自己的妃嫔,不得不起身行礼,其余都是不爱动弹的。

  相较于那些其他的东西,她只对这太后级别寿宴上的食物十分感兴趣。

  红缨说得对,这太后的宴会就是不一样,连糕点都比之前她房里的精致多了。可是周围没有人动手,她也不好意思明目张胆的吃,只能在周围人都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塞一点在嘴里。

  等到西太后驾到的时候,她面前的东西已经少了一大半。

  西太后出场,所有在场的妃嫔全部立身起来,对着刚刚跨入宫殿内的西太后深蹲行礼。

  “臣妾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长乐无极,福寿金安!”

  这一套词在场的人都是烂熟于心的,所以喊起来,就很整齐划一,很有仪式感。

  秦甘棠就蹲在地上,缩成一小团,腹诽:西太后这个老太婆在她剧本中,就是个没什么长远眼见,又偏好这场面功夫的。和东太后那个本就出自大家贵族的千金,不管是从头脑,还是气质上,都是差了一大截。唯独能说得上好的,也就是老皇帝还在的时候,她那一张冠绝六宫的脸。

  可老了就是老了,再好看,也不可能改嫁,只能老死在宫中,再好的容颜也只能让她在宫里慢慢褪色。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端庄大气,比得过东太后,前几年非要说一心向佛,成天的礼佛听禅,却半点儿佛性都没沾染上,性格却是更加固执难处了。

  秦甘棠深刻了解在场的所有重要人物的性格,所以知道,自己今天只要不冒头,不露脸,西太后也不会想起自己这么个“晦气”的人。

  “都起来吧,今天是哀家的寿辰,本意是不想这般铺张的,可皇上一片孝心,哀家实在是不能不成全。”西太后坐在主位之上,拿腔拿调地说着。

  秦甘棠和其他妃嫔一起起身,稍微向后弯了下身,看着周围无一人落座,惊得她又立即站直了,唯恐被西太后看到自己。

  低着头,一身冷汗,眼睛贼溜溜地看了看四周,发现似乎并没有引来什么关注,她这才庆幸起,自己这位置挑的好,前面还有那么多妃嫔给自己当着。就跟当年上课,自己生怕被老师点名上黑板做题的心态是一模一样。

  罗清瑶却是看到了她吐舌头的怪表情,差点笑出声来。这秦甘棠,还真是跟以前大不一样了。

  “哎呀,太后,皇上这是孝顺您呢,别人都羡慕不来的。这满宫里谁不知道皇上最是心疼您?陛下刚才还派徐顺海来告诉臣妾,今儿个一定要让您尽兴。您看这寿宴上的东西,都是皇上亲自采办的,别人都羡慕不来的。各宫里的姐妹都来给您贺寿了,您可要高兴着点的。不然,皇上得怪我们这么多人,都没办法让您开怀一笑了。”

  坐在最靠近西太后位置上的一个头戴宝石金簪的女人,掩着嘴,十分讨乖地说着西太后爱听的话,不过三言两语就让西太后忍不住带上了笑意,抬起手一指:“就你最会说话,惯是会哄人的。”

  秦甘棠不用回忆都知道,这个嘴巴甜的跟吃了十斤蜜一样的的女人就是宁妃。

  宁妃顾琴这个女人,家势跟罗家有的一拼,当年和罗清瑶的姐姐罗清怡一同嫁给了还没有登上皇位的萧瑜越。

  与罗清怡不一样,顾琴对萧瑜越可是死心塌地,所以萧瑜越登基之后,也没有亏待她,直接封了妃位。宁妃是出了名的生了一张巧嘴,八面玲珑。可满宫里一同伺候皇上的女人谁不知道,她是口蜜腹剑的主儿。

  而顾琴自己心里也始终憋着一口怨气。当年她和罗清怡一起嫁给萧瑜越,却因为她是庶出,只封了侧妃,始终被罗清怡压了一头。后来罗清怡自己作死,原以为皇上会念着多年情分,封她为后,可最终,还是败给了这该死的庶出身份上,无人提及立她为后。

  为此,罗清瑶进宫之后,她就把所有的气都撒在她的身上。而得罪女主罗清瑶,自然注定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这点上,秦甘棠是深信不疑的。

  “可不是姨母,今日这衣服也是昨儿个皇上派人送来的,听说丝线都是皇上特意挑的。这件衣服穿在姨母身上就是比寻常人更好看谢。”秦甘棠用脚趾头也能猜到另外一个说话的就是西太后那个厚着脸皮赖在宫里的外甥女关嫣儿。

  “行了,都别等了,开始吧。”西太后双手一搁,她身边两大马屁精护法宁妃和关嫣儿,立刻心领神会的走到她身边,一左一右地扶着她坐下,开始捶肩捏背。

  宴会开始,只见一群身姿婀娜的舞姬鱼贯而入,浑身金饰装扮,身着彩绸,丝乐之声不绝于耳。

  秦甘棠看着那闪瞎狗眼的金色佩饰,浮夸的表演,华丽的场面,惊讶地合不拢嘴巴。她不仅有种拍手鼓掌的冲动,果然里里外外都符合西太后的气质。

  塞了块栗子糕到嘴里,秦甘棠咀嚼了几下,正打算继续欣赏那些小姐姐优美的舞姿,就听到门口的太监通报道:“宁安太后到。”

继续阅读:第7章 溜须拍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N号的宫闱生存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