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偶遇罗才人
花富贵2018-07-09 10:083,897

  从御花园回来,秦甘棠就开始坐在椅子上,两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对着门外空荡荡的景色发呆了。

  红缨看着她双目无神的样子,心里有些发憷:“主子。”

  秦甘棠回过神来:“啊?怎么了?”

  “奴婢想问问您还用膳吗?”

  秦甘棠看着桌子上的菜,挥了挥手:“不了不了,都赏你们了。”

  红缨看着她的表情更担心了:“今儿个御膳房里换了御厨,奴婢找了机会给您带回来了一碗红烧肉,您前两日不还惦记着吃肉吗?”

  秦甘棠看了看那红光发亮的红烧肉,心里更加难受。她这炮灰女配的命,都不知道还能再吃几次红烧肉。

  她叹了口气:“哎,跟着我,也是辛苦你了。今天太热了,我实在没什么胃口,你也别客气,端去跟他们分了,毕竟以后说不定吃了上顿就没命吃下顿了。”

  她这话一说,红缨吓得跪在地上,嘤嘤唧唧地哭起来。

  秦甘棠抚了抚额头。

  这抱大腿也是技术活,抱得好叫抱大腿,抱得不好就叫老虎的屁股不能摸。

  这罗清瑶的大腿也不是那么好抱的,更何况自己现在在她心里完全是一副恶毒女配的姿态。而后宫里虎视眈眈的又何止一个两个。前有狼后有虎的处境,教秦甘棠不得不处处小心。这脑袋虽然装在她脖子上,可谁知道哪天就又要搬家了呢。

  自己到底要怎么才能让罗清瑶相信自己,和自己亲近呢?这可真是个老大难题,不亚于自己作为现代人时,被日日催婚的烦忧。

  总不能直接跑过去跟她说,我是编剧,我知道后面的剧情,你跟着我混,我保你早登大位吧?那不是成心找死吗?

  秦甘棠眉头皱了会儿,余光扫到放在房间角落里的古琴:“红缨,红缨!”

  “主子。”红缨连忙应声,不知何事。

  “你去帮我约祢音殿那边的位置,我明天要去练琴。”

  “练琴?主子,你以前不是最讨厌练琴了吗?”红缨奇怪地问。

  秦甘棠抽搐嘴角,确实如此。她出身在武将世家,这位秦将军也从来没有打算让自己女儿朝大家闺秀发展,除了宠上天,培养方式也是十分特别。

  大家闺秀的琴棋书画,秦甘棠是一样都不精通,成日里不是捉鸟爬树,就是看些无关学问的杂书。琴棋书画都是进宫之前突击的学习的三脚猫功夫,估计这满宫里随便揪出一个宫女来,自己都能被全盘碾压,现在说什么弹琴,自己都觉得这借口,真烂。

  “人总是会变得,我也想偶尔丰富一下自己。”秦甘棠随便编了个理由。

  翌日,秦甘棠难得的起了个大早,抱着古琴带着红缨就匆匆忙忙地朝着祢音殿去了。

  果然不出她所料,罗清瑶也在。

  秦甘棠盘算好了,自己与其直接去找罗清瑶说那些似是而非的话,引起她的怀疑,倒不如直接来场偶遇,找点共同话题增进一下彼此之间的感情。

  “罗才人,好巧呀。”

  罗清瑶见到她没有那热情,只是恭敬地俯身:“秦美人安好。”

  “罗才人,别见外,叫我秦姐姐就行了。”秦甘棠想不到自己也有这么虚假姐妹情的一天,话刚出口,自己就哆嗦了一下。

  罗清瑶倒也没注意到这些,只是微微点头:“秦美人,也来练琴吗?”据她所知秦甘棠并没有这方面的爱好。

  秦甘棠干干地笑了两声:“是呀,最近在宫里呆的时间长了,想着出来活动活动筋骨。”

  她说完这句话,罗清瑶也不接茬,空气一度安静下来。

  直到宫里的琴先生来了,秦甘棠也没在找到开口的机会,反而是坐在那儿,急的抓耳挠腮,像只不安生的猴子,惹得罗清瑶多看了几眼。

  可当她真的有摸有样的练起琴来,倒真是献丑了一番,别说原身这个角色就没点起弹琴这一技能点,就是她本人,也没练过啊!弹起的曲子,根本是荒腔走板,比弹棉花的都还不如。

  秦甘棠伸着脖子,对着忍受不住摧残的罗清瑶难为情地笑了笑。

  而坐在她对面的罗清瑶,的确也不负她笔下才女之名,捏箫吹得一曲高山流水,连秦甘棠这种不懂乐理的,都忍不住跟着摇头晃脑起来。

  一曲终了,秦甘棠不禁拍手称赞:“罗才人吹得真好,这可是给西太后寿宴准备的曲子?”

  罗清瑶双颊微红:“这萧妾身一直不太拿手,曲子也奏得很是心虚,秦美人觉得如何?”

  “合适倒是合适。”秦甘棠的眼珠子一转,心里庆幸。

  来祢音殿果然是正确的选择,她原本就打算提醒罗清瑶,若是在西太后的寿宴上弹奏古琴,便会被这宫里最善妒的女人宁妃惦记上。

  这个宁妃不但得宠,而且母族强大,给罗清瑶吃了不少苦头。

  “但是,我听说宁妃娘娘当年就是一曲箫声引来了皇上的赞赏,从而入了当年的祁王府。这些年,哪个敢在宁妃和皇上面前献一曲箫?那不是拨了宁妃的脸面。”秦甘棠这话说的漫不经心,说完便打量着罗清瑶脸上的神色。

  罗清瑶心里“咯噔”了一下,想起自己一开始便想着古琴既已打听到被肖婕妤捷足先登的定下了,未免场面尴尬,自己就在西太后寿宴当日,献一曲箫,也是可以的,虽不及古琴得心应手,却也不会丢了脸面。

  只是她没听说过宁妃最擅长的是箫,但宁妃的手段她是见识过的。再有就是,自己提出奏箫时,明明玉姐姐也对她的这个提议表示了赞同,怎么现在却得知,宁妃最擅长的,也是箫?而且这种时候,秦美人来同自己说这些话,到底有何意?

  “嗨,我跟你说这些事做什么,总归你是擅长古琴的,跟箫又有什么关系。真是没人同我说话,就自己没话找话了。”秦甘棠哼笑一声,好像很是不好意思地看着罗清瑶:“难为你还没嫌我无聊。”

  “怎么会……”罗清瑶看着秦甘棠,从脸上,是一点儿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秦甘棠又装模作样地拨弄了几下琴弦:“哎呀,这琴我实在是谈不来,罗才人如果不介意可能为我弹奏一曲。”

  罗清瑶因为刚才的事情对秦甘棠稍微放下了些戒备,便没有拒绝。

  秦甘棠听着她弹得曲子,心情简直就如万千家长的心态一般。恨不得昭告全世界,你瞅瞅,你瞅瞅,这可是我写出来的女主角,就是这么完美,就是这么才艺双全。

  秦甘棠甚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罗才人若是在太后宴会上弹奏这么一曲,一定会大放异彩的。”

  罗清瑶听着秦甘棠对自己的夸赞有些不太自在。这秦甘棠确实与以前大不相同,以前的她嚣张跋扈。她偷偷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秦甘棠,只见她正一口一个糕点往嘴里塞,好似饿了数日,哪里还有有往日端着架子的影子。

  “对了,你准备了什么给西太后献礼?我这种连寿宴都去不了的,也只能好奇这些有的没的了。”秦甘棠忽然问。

  “还没想好,总归是太后诞辰,还是要慎重的。”

  秦甘棠咽了下嘴里的东西,好似跟她聊家常一般说道:“西太后菩萨心肠,一心向佛,虽然对我网开一面,还能喘着气跟你聊这些,却也是不愿意见我的,你若是有心,倒是可以从这些方面想想。”

  罗清瑶被秦甘棠说的一愣一愣的,心里就陡然生出了一点想法来,却还是不敢完全信任她,问道:“秦美人,你怎么知道这些?而且刚才你说宁妃那些话是从哪里听来的。”

  秦甘棠刚塞了一块糕点在嘴里,听了这话差点喷出来。

  她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眼珠在眼眶里转了一圈:“其实,我……”

  “皇上?!”罗清瑶看向秦甘棠身后,忽然脸色大变。

  秦甘棠整个人的脖子都硬了,身体宛如被冻住,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罗清瑶则是就地蹲了下去行了礼,见秦甘棠没有动作,好心给地拉了拉她的裤脚。

  秦甘棠赶忙跪倒地上,跟着罗清瑶一起说道:“给皇上请安。”

  萧瑜越不说话,她和罗清瑶就这么在地上跪着。

  秦甘棠懊悔不已,她光顾着跟罗清瑶在祢音殿偶遇,却忘了这里原本的情节就是罗清瑶在祢音殿练萧,萧声正好被路过的萧瑜越听到,将他吸引了过来。

  自己怎么就好死不死地撞上了这个时间点呢,可萧瑜越不说,她们也只能在地上跪着。

  秦甘棠就跪在地上,时间一久,恨不得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才舒服些。可是萧瑜越不说让她平身的话,自己就是蹲跪到双腿麻木残废,也不敢动一下啊。

  时间一久,渐渐的,秦甘棠就有些只支撑不住,身体晃动,心浮气躁的。

  果然躲开萧瑜越是正确的选择,毕竟他这个大变态极其的小心眼,爱记仇。只因为罗清怡的事情,就能记恨到现在,对罗清瑶也是隔三差五变着花样的折磨。

  自己这次慢半拍,一定会被他死死记住,往后的日子,可就是更加艰巨难捱了。

  “平身吧。”萧瑜越绕过她们坐了下来,悠闲悠哉地喝着茶。

  秦甘棠就等着这一句,刚准备站起来,却又因为起的猛了,一屁股就真给坐到了地上。

  疼啊,秦甘棠龇牙咧嘴,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对上的,就是萧瑜越那双似笑非笑的目光。

  靠!他竟然还有闲情逸致来看自己的笑话!人性呢?笑笑笑,你就等着你后半节剧情里怎么被虐吧!

  腹诽归腹诽,到了现实里,秦甘棠却只能是收起自己那古怪的表情,低着头,偷偷用眼神瞄一瞄萧瑜越。

  别说,当初自己形容这个萧瑜越,简直就是帅字贯穿一生,现在只是粗略看一眼,还真是不比那些气质型男差。

  “怎么着,不愿意起来了?”萧瑜越自然是发现了秦甘棠的小眼神儿,挑了挑自己浓黑的眉毛,刻意说:“既然你那么喜欢……”

  “不不不,皇上的话,还是要听的,这就起,这就起……”秦甘棠料想到了萧瑜越接下来要说什么,要是真让他说出来了,自己怕是真要跪死在这祢音殿里了。

  起了身后,秦甘棠就那么站在一边,缩着身体,有些猥琐的样子,跟身旁还是镇定自若的罗清瑶简直就是两种强烈的对比。

  “死过一回,你倒是跟以前很不太一样了。”萧瑜越不阴不阳地说了这么一句,秦甘棠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干脆本着沉默是金,少说少错的原则,只是憨笑两声,糊弄了下。

  “刚刚朕听着你们两个人说话,说着什么,继续说下去。”

  秦甘棠用力吞了一下唾沫,想着自己该怎么应对萧瑜越的问题,他可不是自己现在能推心置腹的人,一句不小心就很有可能送上自己的人头。

继续阅读:第6章 狐仙救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N号的宫闱生存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