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溜须拍马
花富贵2018-07-11 10:103,326

  秦甘棠差点惊掉了下巴,这宫里人人都知道,东太后跟西太后一直不对盘,虽然从来没有明面上斗过,可是却也是暗地里相互较劲,互相看不上眼的。

  所以一般两位太后办宴会,对方都不会参加。

  秦甘棠记得她当初写这一段的时候,东太后也没出现,这剧情怎么有点不一样,还能不能尊重一下她这个原作者了?

  只见太监又高叫了两声,门口才姗姗出现一个人影。可那人明显年轻许多,断然不会是东太后。

  秦甘棠定睛一看,竟然是东太后的侄女张姚灵,不现在应该叫贵妃娘娘。

  只见她端着身姿,脚步轻快地走到西太后面前,行了个跪拜大礼后直道:“臣妾来迟,还望太后娘娘恕罪。且祝太后娘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西太后翻了个白眼:“这门口的也不长眼,连人都不认得,就胡乱通报。”

  “回太后娘娘的话,是妾身让他们如此通报的。姑母最近身体抱恙,不能亲自出席很是遗憾,便让灵臣妾带着她的手口谕来参加。来人,速速把贺礼呈上来。”只见几个婢女端着盘子疾步稳健地进入大厅,高举托盘,跪于地上。

  张姚灵低着头,摆着恭恭敬敬态度说道:“姑母说这上等的白燕最是美容养颜的圣品,知道太后娘娘近日礼佛操劳,特意为太后娘娘送来,还请太后娘娘为了皇上,为了后宫,保重凤体。”

  秦甘棠听着她说的话,撇了撇嘴,满宫里什么样的燕窝找不到,偏偏送这种随处可见的东西,送个礼如此不走心,估计也是故意给西太后添堵。可西太后偏生又拿不出东太后一个错处,也只能是强咽下这口苍蝇了吧。

  她以前以为自己的戏已经够多了,穿越过来这几天,才发现这宫里的人一个比一个戏多。

  人生活得这么抓马,也是蛮累的。

  秦甘棠叹了口气,轻轻摇摇头。

  果不其然地听到西太后不悦地说道:“回去后,你代哀家谢过姐姐,就说这礼,哀家很是喜欢。”最后那半句,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恨得牙痒痒,多半也就是这种样子了。

  张姚灵得了平身的话后,便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宴会才继续了下去。

  宴会过半,秦甘棠吃的也七八分饱了,抬头只见关嫣儿附在西太后耳边说了几句话,西太后的目光飘向罗清瑶那边,眼神里倏然多出几分冷肃。

  秦甘棠打了个寒颤,这就是要到重头戏了,想着这时辰也差不多了,萧瑜越也应该快来了。

  “哀家听说你们还准备了节目要给哀家祝寿,这时辰也不早了,还不赶紧展现给哀家看看,这是准备藏私到什么时候呢。”西太后发了话,底下的妃嫔们也开始互相看着,推搡着,一直分不出个谁来第一个展现。

  不多时,只见人群中站起来一个穿着粉嫩的美人,对着西太后行了个礼,道:“太后娘娘,妾臣妾与罗才人排了一出节目,想为太后娘娘诞辰助兴。才艺不佳,还请太后娘娘多多包容,不要怪罪臣妾。”

  两把古琴,一左一右地摆放上,肖婕妤为主,罗清瑶为衬,弹奏的是西太后最喜欢的《心经》也算是投其所好。

  秦甘棠虽然不同音律,却也边听边摇头。看来她说的话,罗清瑶还是听进去了,不出头就不会招惹祸端。

  但是一曲终了,秦甘棠却瞄到宁妃和关嫣儿交换了个眼神,她心里顿时咯噔了下,这俩丫的不会再给罗清瑶下什么绊子吧。她的剧里好像没有这么一出,不知道她擅自给罗清瑶避过一次祸端后会不会对后面的剧情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思及此,秦甘棠就不免担心起来。就在她发愁的这段时间里,另外几个妃嫔的节目也都表演的七七八八了,紧接着耳边就传来西太后的声音:“时辰也不早了。”

  旁边的宁妃说道:“太后是乏了吧?既然如此,那各位就把礼物呈上来给太后娘娘瞧上一眼,便退下吧。”

  她这话一出口,秦甘棠嘴里的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这宁妃说话全顾着讨西太后高兴,还真是一点儿不顾及在别人眼中,她这话的无耻程度还都到了什么地步了。直接伸手讨礼物,这种骚气的操作也是很厉害的。

  宁妃说完这些话后,西太后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老神在在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由着关嫣儿给自己按压着太阳穴,却又突发奇想地闹出了一个幺蛾子,非得妃嫔带着贺礼上前祝寿,每个人都要说几句吉祥话。吉祥话还有讲究,除了要好听,还要不重样,这参加宴会的人,没有五十也有三十了吧,三十多句不重样的吉祥话,谁不知道越是前面的人就越占便宜,越朝后面的人越吃亏。

  女主罗清瑶自然就在最后了,等到她的时候,好话也是说的差不多了。

  “臣妾罗清瑶,前来给西太后祝寿,祝寿西太后万寿无疆,昨日今朝,一佛出世,苍生之福。”她低着头,一副镇定平稳的样子,走到了西太后面前跪下,双手呈上一副画卷。

  西太后还是维持着自己不动如山的姿态,只让自己身边的宫女前去展开卷轴。

  画卷在太后面前缓缓绽开,只见画上画着一位观音娘娘。送观音的倒是不稀奇,在罗清瑶前面就有好几位贵妇送了观音,所以她这画像,不算惊喜,也不算出奇。

  可关嫣儿看到罗清瑶的礼物之后嗤笑了一声,自己正愁着怎么给罗清瑶使袢子呢,这人家就自己主动送上门了,可不得好好挖苦利用一番?

  “这罗才人也太随意了吧?仗着姨母性子随和,随便一幅画就拿来当礼物。”关嫣儿在一边吹冷风。

  西太后闻言,皱了下眉头,刚要开口,只听外面有人宣:“皇上驾到。”

  秦甘棠嘴里的东西还没咽下去,鼓着腮帮就直接跪倒地上,只见一双明黄的靴子从她眼前路过,带出一阵凉风扫在了她的脸上。她的心跳加速,头几乎埋到身体里,还没起身就传来一个声音。

  “太后娘娘,奴才看这画上的观音与娘娘倒是有些神似呢。”一听声音,就知道,说话的是徐顺海。

  众人没有抬头,听了这话却集体倒抽了一口凉气,刚才关嫣儿的话明明就是编排罗清瑶,可徐顺海这话一出,明显就是纠正了刚才关嫣儿的话,又有几分偏袒罗清瑶的意思。

  西太后看了看自己儿子的脸色,再定睛重新细看那幅画,确实不太一样,再细致一看,这观音的眉眼都跟自己很有几分相似。

  “这观音怎么画的跟哀家如此相似?这岂不是对观音娘娘的大不敬?”西太后心里虽然有喜,但嘴上还得鸡蛋里挑骨头。

  “太后娘娘此话差已,在臣妾心中与观音娘娘一样。为人和善,和蔼可亲。臣妾未有一见观音菩萨的机会,但在见到太后娘娘后,心中便认定,那普度众生的菩萨,必定似太后娘娘这般慈眉善目。”

  罗清瑶这番话正中了西太后的下怀,她脸上掩饰不住的笑意。其实刚才她听徐顺海那么说便已经心花怒放,可是又碍于面子不好直接说,现在罗清瑶给了她个台阶连忙说道:“快把那画在呈近些给哀家看看清楚。”

  宫女赶忙把画拿近,西太后这一看,立时就捂嘴笑起来:“这罗才人还真是有心,你们看连着观音坐下的童子都与哀家的两个丫头无意。桂兰,来帮哀家收起来。”

  她这话一出口,关嫣儿瞪大眼睛盯着罗清瑶的那幅画,恨不能烧出两个洞来。在罗清瑶之前,自己送的那尊八面佛像最是得太后欢心,可现在自己非但没教训到罗清瑶,反而是被她抢去了自己的风头。

  关嫣儿的性格怎么可能让这种事情发什么呢?她腾地一下站起来,不顾皇上和太后都在,说道:“罗才人这礼物可真是有心,比宣王……”

  她的话还没说完,只听皇上说道:“朕觉着这罗才人的礼物倒是有心,倒是嬷嬷手里那佛像及其普通了些。”

  关嫣儿听了这话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嬷嬷手里的佛像就是她送的。

  侄女和亲儿子相比,当然是亲儿子重要一百倍。所以西太后也就没有太在意关嫣儿要说的是什么,只是笑着点点头,赞同了皇帝的话。

  秦甘棠听了这话,真的是忍不住要给萧瑜越拍拍手。真是厉害了我的皇帝陛下,明明就偏袒罗清瑶,还随便埋汰了关嫣儿一把,真是妙哉妙哉。她就一个人像个偷了米的小耗子似的,猥琐在众嫔妃之后,暗自得意起来。

  罗清瑶坐了回去,眼看再过几个人就要到自己了,秦甘棠这嘴上却越发的不利索。

  萧瑜越视线在下方略微一扫,就瞧见了秦甘棠微微颤抖的身体。眼中有些凉飕飕的意味,但也没给别人看到。

  “那接下来,该到谁了?”宁妃说。

  “接下来,该是……是……”那报名字的宫女说到一半,支支吾吾起来,惹了西太后不快,抬头看了一眼问:“是谁你就叫名字,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宫女一哆嗦,赶紧认了错,接着就把“秦美人”这三个字大声地报了出来。

  这三个字一出,全场没一个人的脸色是正常的,就连罗清瑶,也是用一种“你自求多福”的眼神看向了她。

继续阅读:第9章 差点拍到马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N号的宫闱生存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