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差点拍到马腿
花富贵2018-08-03 18:233,246

  秦甘棠多想此刻,她改名换姓,叫什么张三李四王狗蛋,都比叫秦甘棠,还恰巧位份就在美人上,要好得多。

  这满宫里站着的,坐着的,现在对于她来说,全都是些豺狼虎豹。而她,不过就是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绵羊啊!

  秦甘棠收拾了起身,拿着礼盒诚惶诚恐地走过去,伏在地上还没开口,就听到旁边有人说了句:“这不是没死成的那个秦美人吗?她怎么也来了。”

  秦甘棠撇嘴,心里想到,要不是太后点名要我来,老子才懒得出门呢。

  “臣妾,祝太后娘娘童颜……”她刚说了几个字,就听到宁妃那尖锐的声音说道:“娘娘,臣妾刚翻了宴客名单,里面确实没有秦美人。”

  “秦美人?哪个秦美人?”西太后厉声问。

  宁妃本就是看好戏的心态,当然愿意去促成这场戏的发展。“回太后的话,这后宫里,除了那个死而复生的秦美人,哪还会有别人呀。”

  秦甘棠根本不想上前,可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身上,逼迫着她不得不上前“领死”。没有办法,秦甘棠低着的头都恨不得插到地上去,磨磨蹭蹭的对着西太后和萧瑜越行了个礼。

  “妾身秦甘棠,前来为太后祝寿,祝太后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容颜永驻,健康如意。”秦甘棠这话,纯属是本着现代人对年轻貌美的追求,不是没考虑到这话说出来不够庄重,可前面那些姐妹儿,根本没给她留活路,也只能这样。

  所以现在,秦甘棠所有的期望,就是坐在上面的那个老太,能把她当成屁,给放了。

  “谁让你来的?不知道自己是个晦气的人,还一个劲儿地往哀家面前凑,就不怕哀家治你的罪!“西太后看着秦甘棠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只腐烂发臭的死鱼一样,嫌弃得不能再嫌弃。

  “太后息怒,为了这么一个小小的美人,何必扫了自己的兴致。”宁妃也是脸色不愉的白了秦甘棠一眼,附和着西太后的意思。

  这话说的,不是太后让我来的吗?秦甘棠也是奇了怪了,自己本来是一万个不愿意来,怎么现在都成了她死皮赖脸要过来的。

  不用多想,也知道,这是有人算计了她。可是原本的剧本中,秦甘棠是早早炮灰了,现在活着,势必就存在了太多的难测因素。

  但眼下,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要怎么从这样的局面中,全身而退。

  ”妾身,只是见着宫中诸位姐妹,皆为太后寿辰之事欢喜,便,便……“

  “你这种不祥之人,只叫哀家见着,便心烦意乱,又怎么会有欢喜。没事,就赶紧离开,免得让晦气沾染了整个宫殿。“西太后不是个能忍的人,见着秦甘棠就烦,当然就立即要驱赶她离开。

  得,让我滚就滚,这都是直接甩到她脸上的大好机会,秦甘棠简直就是恨不得捡了就跑。

  “等等。”谁知道,还没等到秦甘棠跑到门口,萧瑜越就开口叫住了她。

  秦甘棠那一脚踩出去又紧急刹住脚,差点扑到在地,险险稳住自己的身体,举动有些滑稽可笑。

  在场的妃嫔也是忍不住,掩嘴偷笑。萧瑜越倒是表面上看不出个什么来,只是声音低沉地说:“既然人来了,只这么走了,也不像话。不如先把你准备好的贺礼献上,让母后看看,是否真有心意。“

  萧瑜越你怕是有毒吧!秦甘棠咬牙腹诽,却又不得不缓缓转过身,说一声“是”。

  萧瑜越就看着她那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偏生又只能闷着气,心里觉得有些好笑。

  西太后本就不耐烦见她,只是皇帝既然说了这话,她也不好逆了自己儿子的脸面,于是说:”瞧上一眼就退下吧。“

  秦甘棠吞了吞唾沫,跪在地上,让红缨呈上了自己随手选来的一件贺礼。

  西太后只是扫了一眼,便急忙挥手让人收下去。

  关嫣儿垫着脚看了看,哼笑一声说:“我还当她能拿出个什么样的贺礼来,这样的手镯,不管是款式,还是成色,都不过尔尔。你这心意,也太随意了吧?”

  这话说出来,西太后的脸色也是更差了,甚至多看了一下那个镯子。

  “这镯子,倒像是去年的样子,臣妾宫中也有一只,只是长久不戴,也识不大清了。“立在宁妃之后的一个身着淡紫色宫裙的女人很是诧异地说。

  秦甘棠哪里会认得什么镯子的成色,只是随手挑来,谁知道这左一个右一个的,没了罗清瑶可以发作落井下石,反倒自己倒了霉,成了众矢之的。

  “呦,拿着去年的物件来给太后贺寿,这心意,未免也藏得太久,也不知道有没有落了灰呀。”宁妃边说边笑,还用自己手中的锦帕在鼻子前面挥了挥,真像是被灰尘扑了鼻子一样。

  这接二连三的有人来寒碜这个镯子,西太后心里的火也是被越拱越旺了。

  “你倒是敢糊弄哀家,当你自己头上的脑袋能掉几次?!”西太后发怒,一手拍到自己座位的扶手上,当即就下旨:“来人,给哀家把这个虚情假意,满口胡话的女人押到监正司去!”

  秦甘棠满头大汗,跪在地上重重地磕着头,心里慌得不成样子。

  这宫里的人,怎么动不动就要人命啊,自己这送礼的,可不是来送命的!

  听旨后前来的两个太监,夹着秦甘棠的两个胳膊就要拖出去,秦甘棠喊着无数遍的“饶命”都没能得来一句宽恕。萧瑜越那个“始作俑者”也只是淡定地坐在一边,喝着宁妃奉上的一杯茶,好像被拖走的不过是一只阿猫阿狗,十分可恨的样子。

  情急之中,秦甘棠就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转向了罗清瑶的地方,只见罗清瑶偷偷用手指了指西太后的方向,秦甘棠只当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赶紧看了过去。西太后身后,真是刚刚被挂上的,罗清瑶送来的那副观音画像。

  也不知是不是强烈的求生欲,导致秦甘棠那一瞬间的智商就蹭蹭上涨了,总之她当即就大呼:“太后!太后,妾身那只镯子,不是普通的镯子,送来也是有缘由的,还请太后容我分辨几句再做定夺啊太后!”

  秦甘棠声嘶力竭地喊着,那种贪生怕死的模样,虽然有些难看,倒也真的让西太后有了些许犹豫。

  “既如此,那母后便暂且留她一时性命,听听看,她到底有何缘由吧。”萧瑜越眼皮都不抬一下,还是那副事不关己的冷淡模样。

  看得人就来气,全是你害的!又得我编胡话!秦甘棠心里是又气又急,两眼直瞪着西太后,看她怎么说。

  西太后直接对着秦甘棠翻了个白眼,没有出声。驾着秦甘棠的那两个太监也只能松开手,放任她跪爬到原来的位置上说:“回太后的话,这镯子虽然是旧款,但它却是被仙人点化过,指名是要先给太后,为太后祝寿祈福的。”

  “此等胡话你也讲得?真是胡言乱语不知所谓!”关嫣儿当即就回呛了一声。

  “关姑娘,万事信则有,信则灵的道理,你不知道吗?”秦甘棠回道。

  “你!”关嫣儿有些气急败坏,怎今日来的,都是些能说会道的。

  “好了,嫣儿,你先不要说话。哀家倒是要听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西太后迷信,即便对秦甘棠现在所说的话存有疑虑,却还是忍不住要听完,免得真得罪了神佛。

  秦甘棠对着西太后磕了一个头后,就把那日搪塞萧瑜越的话,又给说了一遍,其中又充分发挥了她作为知名编剧那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把一大段的和狐仙在梦中相遇,又如何得到点化,再如何得到指点送镯子的事,给说得神乎其神。

  我自己都快信了好吗!秦甘棠心说,擦了擦自己额上的汗,然后接着说:“狐仙娘娘说,太后您如今一心向佛,一心向善,又有倾世容貌,这镯子受她点化施法,想要赠与您,却又不想扰了太后清净,只好借由妾身之手了。”

  “你这些话,毫无凭证!太后,你可千万不能受其蒙蔽。”宁妃不信神佛,自然就觉得秦甘棠根本就是睁眼说瞎话。

  “太后!狐仙娘娘与我谈及您的容貌之时,曾说先皇初见您之日,便夸赞您容貌无双,得您一人,便叫天下美人尽失颜色!”

  原本西太后还对秦甘棠所说之事半信半疑,这会儿听的秦甘棠将她与先皇的隐秘情话一字不差地说出来,倒是彻底相信了她所言非虚了。

  “这,这是,狐仙娘娘竟然真是如此神通!这镯子,当真是仙人所赠吗?快,桂兰,快把那镯子拿来与哀家仔细看看!”西太后一时看着那镯子,竟然神情激动万分。

  秦甘棠偷摸看了一眼,只能感慨,这也算是粉丝滤镜了吧?迷信神佛,也不比那追星的脑残粉差啊。

  西太后越看那镯子,越是觉得灵气逼人,当即就让人好好收着,然后对着秦甘棠的脸色也好上了许多。

  “既然是仙人让你来的,那你便坐回你原来的位置,也免得仙人知道,当哀家不敬神明。”

继续阅读:第9章 孝敬狐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N号的宫闱生存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