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孝敬狐仙
花富贵2018-07-13 10:123,222

  秦甘棠觉得,自己这忽上忽下,死里逃生的戏码,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她只是个没有变成灰的炮灰而已,请让我在这宫里低调做人好吗!

  “谢太后隆恩!”

  慢慢的,秦甘棠在各种目光之中,缩着肩膀,坐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上,脸上的汗珠融了不少脂粉。因为刚刚那遭,自己的头发散乱了一些,发丝也粘在了脸颊上。

  自己现在样子狼狈到什么地步,秦甘棠是知道的,所以她一边用帕子擦着自己的汗,一边还不忘多吃几口东西。

  这种提心吊胆的生活,谁知道哪天就断气,还是趁着时机,能多吃一口算一口吧!

  正满口塞着呢,秦甘棠接过红缨送到手边的茶盏,仰头喝了一大口,正巧撞上了萧瑜越那凉飕飕,又深不见底的目光。

  秦甘棠“咕嘟”一声吞了一大口,然后脸色就涨红了。

  她噎住了!

  这个萧瑜越,真是她的灾星转世的吧!

  西太后的寿宴就这么热热闹闹的过去了,寿宴结束之后,宫中妃嫔全部离开。满宫里,也就留下了皇帝和西太后二人,要话一话家常。

  “哀家听说最近皇帝不大爱去宁妃宫里了,前日宁妃还在哀家面前伤心了许久。”西太后摸着自己手中的一只玉如意说道。

  “她倒是爱和母后念叨这些闲话。”萧瑜越冷笑一声说。

  “哀家也不过就是当个笑话听听就算了。皇室需要开枝散叶,自然不能专宠哪一个妃嫔,宁妃在哀家面前哭诉这种事,也是有些糊涂了。哀家替你训斥了几句便罢了。”西太后说着,看着萧瑜越笑道:“皇帝重孝道,可皇帝也忘了哀家如今最想见到的,便是子孙满堂的景象。”

  萧瑜越淡淡地笑:“儿子必定努力。”

  “光是你努力又有什么用?后宫里的这些个女人,也是没什么大用的。倒不如……”

  “儿子会在这件事上用心的,母后不必过虑。”萧瑜越知道自己的亲娘到底要说什么,故意出声打断。

  “……”西太后深看着自己的儿子,料想他是没看上自己的侄女,却也了解自己这个儿子的脾性,不敢勉强,只好说起往事:“当年如果不是那罗家的贱妇,你也不会如此这般,防备着所有人,也不肯真正的与谁亲近。”

  “此事已经过去数年,儿子不愿意再提及了。”萧瑜越脸色未有什么改变,只是声音有些微沉重。

  “你不愿意提及,是因那贱妇伤你太深,如今竟然还能好端端的做着她的亲王妃。这口气,哀家是至今都咽不下去,更何况是你?所以,哀家才这般不待见罗清瑶,同是一族所出,必定品性想象。嫡女尚且如此伤风败俗,更何况一个庶出女儿。”西太后骂起人来,半点也没想到自己之于先皇,也不过就是个妾,自己这个已经成皇的儿子,曾经也不过是个庶出子。

  萧瑜越对此不发表任何意见。

  “前几日,那罗清瑶还同嫣儿争执起来,不过是一些小事,却闹得那样难堪。哀家瞧她十分牙尖嘴利,当真是没有礼数教养。皇帝也少与她接触为好。”西太后说着,再看自己儿子的脸色,依旧是喜怒不形于色,和先帝倒是如出一辙。

  母子二人说这话,西太后将手里的玉如意放置到一边,碰上秦甘棠送来的那只装有玉镯的盒子,拿到手中,掀开盒盖,仔细打量着。越看越满意,越看越觉得仙气环绕。

  萧瑜越从西太后手中接过玉镯瞧了瞧,却忽然说:“这镯子似乎有些不同。”

  “仙人开光的物件,自然是与众不同的。”西太后说着,便又将镯子接回手中,然后尝试着戴到了手腕上。左看右看,爱不释手。“这狐仙,可是哀家同皇帝的福星,救过皇帝的命的。”

  萧瑜越不信这些鬼神之说,却也不会当面和西太后辩理。于是叫来候在殿外的徐顺海吩咐道:“既然狐仙娘娘给太后送来了这么大的一份厚礼,朕同太后也要回一份心意过去。你按着朕的意思去做……”

  秦甘棠回了自己的丽景轩,脱了一身束缚,躺到床上,心里回想着今儿个的事情,真是命悬一线。那个萧瑜越分明就是故意要整她,现在恐怕宁妃和关嫣儿都把她当成眼中钉肉中刺了。

  她立刻爬起来跪在床上,对着空气拜了拜:“要是真有狐仙娘娘,你可要保佑我不要再遇到这些屁事了,我只想好好的等到罗清瑶当上皇后,然后出宫。”

  外头就传来了声儿,徐顺海领着人,带了好几个食盒进来。

  红缨带着徐顺海撩帘子进来,便看到秦甘棠衣衫不整的对着空气又跪又拜,红缨连忙咳嗽了几声。

  秦甘棠注意到来人立刻从床上下来。

  “秦美人,这是陛下让奴才带来的,专为回谢狐仙娘娘贺礼的礼物,还劳烦秦美人代为转交给狐仙娘娘,也好让奴才回去交差。”徐顺海一挥手,身后的那些个小太监就把食盒端上了桌。

  秦甘棠一闻那味道,还挺想,觉得是肉食。自己已经多日没怎么见着荤腥,刚刚在西太后那里胡吃海塞了一顿,只是个半饱,现在被这香味一勾引,嘴巴里也是止不住的渗口水。

  “是什么呀……”秦甘棠一掀食盒盖子一看,“吓!”

  那里面,密密麻麻躺着的,全是拨了皮,分不溜秋的老鼠!

  秦甘棠整个头皮都在阵阵麻痒,红缨更是胆小,一手揪着秦甘棠的衣摆,浑身打着哆嗦。

  徐顺海却似什么都没看到一样,继续说:“秦美人,这可是陛下御赐的,特意给狐仙娘娘享用的,您还不快点儿给狐仙娘娘送去?”

  秦甘棠干巴巴的笑了两声,说:“徐公公所言极是,本宫这就给狐仙娘娘送去。”说完这话,她就瞪着眼珠子等着徐顺海回去复命,谁知道那个徐顺海就硬生生地杵在那儿,那架势,分明就是非要亲眼看到秦甘棠送完了才行。

  没别的办法,秦甘棠只好让红缨拿上食盒跟着她,七拐八拐的绕到了皇宫后山那儿,找了棵百年老树,命人挖了坑,亲手将那些已经熟透了的老鼠肉全部放到了树根下的土地上。然后当着徐顺海的面,对着那棵树,表情贼虔诚地拜了拜,闭上眼,对着老树,将“how are you?i am fine,thank you,and you?i am fine too……”仗着徐顺海是个老实人,硬是来回念了无数遍。

  那徐顺海看得是半点摸不着头脑,最后也只能是领着这个命,去回复萧瑜越了。

  等徐顺海走后,秦甘棠才睁开眼,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主子,这里真的有狐仙娘娘吗?”红缨有些害怕得靠近了秦甘棠,小心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这里到处都黑漆漆的,也就是顶上一轮残月和红缨手中的一盏宫灯还能隐约照亮一些脚下,气氛有些诡异。

  秦甘棠不信这些鬼鬼神神的,只见红缨怕得脸都白了,一时起了玩心,一眼看向红缨脚下叫了一声:“红缨!你脚旁边是什么!怎么有只人手在抓你的裤脚!”

  “啊啊啊啊!!!”红缨当即就吓掉了魂,原地跳了起来,恨不得蹦到树上去。“什么啊什么啊!我们什么坏事都没做过!谁都别来找我们!求你们了,别来找我们!”

  秦甘棠看着红缨都快吓尿了,自己是控制不住面部表情,咧着嘴大笑:“红缨,你怎么那么好骗啊!什么都没有,你看你都要爬树上去了!”

  红缨一听秦甘棠的话,这才敢低头用手中的宫灯去看地上,的确是什么都没有。

  “主子!”红缨怒了,对着秦甘棠就是一阵跺脚:“主子你太坏了!奴婢胆子都要被你吓破了,要是真吓死了,你看谁还给你找好吃的!”

  秦甘棠更乐了:“呦,这一吓,脾气倒是见长!你忘啦,那些好吃的,你也没少吃的!”

  ”呵呵,你们主仆二人在此装神弄鬼的,骗了那个阉人,自己却不信鬼神半分。可见和那江湖骗子,也没什么两样。“这大半夜的,忽然有个男人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说实话,还真让秦甘棠和红缨吓得浑身打了个冷颤。

  “谁?谁在说话!”秦甘棠一手护着红缨,警惕地看着四周,厉声问。

  “谁?我不就是你供奉的那个狐仙吗?”

  “我供奉的可是狐仙娘娘,可没说是个狐仙人妖!”秦甘棠心里其实也害怕,这种地方,虽说是在皇宫,可这要是真被人弄死在这后山里,也不是什么难办的事。“装神弄鬼的,以为我会怕你吗?”

  那笑声越来越近,一双皂靴先在宫灯的微弱光线中现了形,等那个人彻底出现在她们面前时,也还是把秦甘棠和红缨吓得向后倒退了一步。

  宫灯高举,才将那人的容貌映照了出来。

  这,这可真是个俊俏的小鲜肉啊。秦甘棠看着那人笑得微弯的桃花眼,克制不住地犯起了点点花痴。

继续阅读:第10章 心思不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N号的宫闱生存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