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心思不纯
花富贵2018-07-14 10:173,201

  等等!她这剧本里,好像没这号人物吧?这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这亲王不像亲王,太监不像太监,看衣着打扮,斯斯文文的,显然也不是宫中侍卫呀。

  “你到底是谁?”秦甘棠虽然偶尔会犯点花痴,可这并不会影响她的智商。所以,她打量着眼前这个陌生男子,语气格外的严肃。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在欺——君——”那男子说话间脸上还是笑意连连,可这说出口的话,却十分让人心惊胆战。

  红缨只被这一吓,差点跌坐到地上去,还是被秦甘棠稳稳拉住,才不至于太狼狈。

  “我欺君?呵,就凭你这一句话,就可以断定我欺君,你也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有本事,你就去皇上面前告状,看看他是信你的一面之词还是信我。”秦甘棠其实心里也慌啊,这大半夜的哪儿冒出来的这么个人,故意跟她作对一样,要是那个萧瑜越真信了这个人的话,下旨斩了自己的脑袋,自己又该怎么办。

  此地不宜久留。这是秦甘棠当即在脑海里闪出来的一个念想。然后,拉着红缨就准备走,却被那男子一手挡住去路。

  “这就急着走了?”

  秦甘棠不想再在这里跟他多废话,免得说多错多,落了什么把柄过去,于是呵斥道:“你敢拦我?也不怕我叫人来把你给抓了,直接送到监正司去!”

  “……你怎如此凶悍,不过是多说几句而已……”

  “说你奶奶个腿儿!”秦甘棠心虚,拿起红缨手中的食盒就直接砸向那个人,被他匆忙闪躲开,额角却也是被撞到了一下。只听得男子“哎呦”了一声,秦甘棠就赶紧带着红缨溜之大吉了。

  “主子,主子,那个男的……”红缨跟着秦甘棠跑得是满头大汗,回到丽景轩里还是不能放心,关上门就问。

  “什么男的,哪有什么男的?我没见过,你见过吗?“秦甘棠扶着桌子坐了下来,粗重地喘着气,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嘟咕嘟的给灌进了肚子里。

  红缨立时就明白了秦甘棠的意思,乖乖地闭上了嘴。

  这件事秦甘棠是准备直接烂在肚子里的,可是天不遂人愿,隔日一早,红缨在给她收整容妆时,发现秦甘棠的那方绣着海棠花的锦帕没了。

  这事儿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可坏就坏在,好像是昨晚在打那个桃花眼的小白脸时丢了的!

  “主子,这可怎么办啊?那帕子上,绣着粉色海棠花,是主子您贴身带着的,这丢了……要是被那个……”

  “红缨,你陪我先去后山那边找找看再说。”秦甘棠当即作出决定,和红缨一起趁着午间日头足人又少的时机,再次去了躺后山那儿,可沿路找了许久都没找到那方帕子的影子,也只能是放弃了。

  这要是放在现代,丢了张手帕又怎么了,丢钱的都不用这么着急地找。可这是在古代的皇宫里啊,手帕上绣着海棠花,又是贴身的物件,要是被除了女人之外的男人或者是宦官捡了去,那都是能随时扣下来一个大帽子,会压死人的。

  找不到手帕后,红缨简直就是分分钟要哭死给你看的架势,也是让本来就懊恼的秦甘棠更加心烦意乱。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我这是丢的手帕,又不是肚兜,你这么害怕做什么。”秦甘棠心想,自己这还没什么底呢,还要去安慰自己身边的小丫鬟。也是命苦啊。

  “那,那怎么办啊主子……”红缨抽泣着问。

  “你先去总管处那儿报备一下,就说我昨日出门不小心弄丢了方绣有海棠花的帕子,让他们那边登记在案,帮我寻寻看。”秦甘棠说。

  “是,主子。”红缨应下,看秦甘棠渐渐冷静的样子,自己倒也慢慢平静下来。

  自红缨去总管太监那边报备了丢了帕子的事后,一切也算是相安无事。过了几日,秦甘棠忘性大,也就当无事发生了。只是没想到今天丽景轩会来了一位自称是宁妃宫中侍女的宫人,说要请秦甘棠去宜春宫品茶赏花。

  自己跟宁妃,没什么交集的,怎么还会请自己去她宫里品茶?真要是单纯去喝杯茶倒好了,可自己还记得在剧本里,也差不多是这个时节,同样的借口,宁妃是用来邀请罗清瑶的。为的,就是当着西太后的面,给罗清瑶泼一身脏水,说与宫中乐师私通。

  而此计也的确是惹得西太后想起罗清瑶嫡姐的事,由此发作了罗清瑶。

  那这种借口拿来邀请自己,又是为了什么?自己可没有那给皇帝戴绿帽子的姐姐啊。如果宁妃是要给自己泼一身这种脏水,那也是毫无理由并且动机不足啊。

  秦甘棠想不明白,所以趴在自己的梳妆台上,发着呆。

  “主子,你怎么了?”红缨送走了宜春宫的宫女之后回来,就见着秦甘棠像个霜打了的茄子似的,不免疑惑。

  “啊?没怎么了,就是奇怪,宁妃怎么会请我去品茶赏花的。”

  “这有什么奇怪的呀?宜春宫的宫中花卉甚多,也是时节盛放了。奴婢听说,有一年宜春宫那儿的花引来了许多蝴蝶,场景十分新奇好看呢……”

  “我说的是这个吗?我们俩是不是思维不在一个频道上,还是说你的脑电波信号不好啊?红缨,你是不是个傻子呀?”秦甘棠听着红缨在那儿兀自幻想着那种梦幻场面,赶紧就用双手握住她的肩膀,拼命的摇动:“你快醒醒!青天白日就做梦呢!”

  红缨听不懂秦甘棠说的一些词,只能傻傻瞪着眼看着秦甘棠,表情呆滞又单纯,让秦甘棠生出一股无力之感。

  “哎,算了算了,你去帮我打听打听,应邀去的,是只有我一个人,还是有别人吧……要是有别人,还能搭伙做个伴儿,免得我出太多纰漏。”秦甘棠打发了红缨去探听消息,没多久,红缨也就回来了。

  “主子,这次受宁妃娘娘邀请的,还有罗才人呢!”

  得,这剧情看来,还没出什么大的偏差。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受了宁妃邀约后,秦甘棠倒是早早的就去了宜春宫,到了却也没急着进去,就站在宫外等着。红缨不知道秦甘棠的打算,只小声问:“主子,咱们不进去吗?”

  “进去呀,但是我这一个人进去,多尴尬寂寞,等个人一起的好。”秦甘棠正说着呢,就见着不远处罗清瑶缓缓走了过来,穿着一身青素的宫裙,上面绣着几片竹叶样子,十分清新雅致。

  “罗妹妹。”秦甘棠上前去迎罗清瑶,见着她就笑:“等了你会儿,看来还是有缘分,没多久你就来了。”

  罗清瑶也是意外秦甘棠还在这里等着她,于是对着秦甘棠施了礼后便问:“秦美人来的好早。”

  “我也就是闲的蛋……无聊,就来早了,也好等着你一起进去。对了,上次你帮我的事,后来我也一直没得空去你宫里和你道谢。”秦甘棠拉着罗清瑶的双手,不停摩挲着罗清瑶的手背,嗯,果然是肤如凝脂,不枉自己把她刻画得如此得天独厚。

  罗清瑶虽说是和秦甘棠有了些接触,彼此也算是互相帮助了,可还没到那种亲近的地步,所以她面带微笑,缓缓抽出了自己正在被秦甘棠揩油的双手。

  “秦美人说笑了,我哪有帮到你?还是秦美人你吉人天相,能够化险为夷。”罗清瑶客套着。

  “罗妹妹也是有福泽面相的人。”秦甘棠说着,就和罗清瑶并肩,慢慢走向宜春宫大门。”宁妃宫里的茶想必都是满宫里最好的了,今日有幸能去喝上一杯,也算是天大的福气。“

  罗清瑶不咸不淡地附和着:“可不是。”

  “只是罗妹妹应该也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

  “天上掉的,不是馅饼,只怕是陷进哦。”这句话,秦甘棠可以压低了嗓子,只容罗清瑶一人听清。

  罗清瑶闻言,转过头,深看了秦甘棠一眼,然后问:“秦美人可是知道些什么?”

  “我可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就是提醒着自己,小心驶得万年船。”秦甘棠装作深沉地说了这么一句,还真是把罗清瑶给唬住了,脸上的神色都沉了一些。

  进了宜春宫,秦甘棠和罗清瑶一同向宁妃行礼后,宁妃笑容满面地让她们二人起身了。

  “你们两个,要来都是一起过来,还真是没想到呢。往日里,也没见着你们两个有多要好,怎么现在就已经冰释前嫌了?”宁妃手里拿着一只玉珠串,通体翠绿又很通透,秦甘棠这个不识货的看在眼里都知道那玩意儿一定很值钱,可抬起头看到宁妃那微微上挑的精致眉眼中,并未抵达深处的笑意时,就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这是在试探也是在挑拨离间啊。秦甘棠再次后悔自己当初人物建设时,怎么就弄了这么多难搞又可怕的角色,现在好了,自食恶果,统统都要自己切身体会一遍,当真是生活不易,全靠演技了。

继续阅读:第11章 又见狐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N号的宫闱生存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