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远离一种叫皇上的生物
花富贵2018-08-03 18:233,425

  “罗……才人!你今日怎有空来御花园赏花?”秦甘棠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主动与罗清瑶打起了招呼。

  要说罗清瑶,可是一个开了挂的女主,次次险象环生,回回化险为夷。

  主角光环点亮智慧人生的啊有没有?

  见到罗清瑶,秦甘棠仿佛在她原本打算混吃等炮灰的灰暗人生里,看到了一丝小小的生机。她身体里沸腾出一种叫求生欲的东西,恨不得此刻就抱着罗清瑶的大腿叫一句“大佬带带我”。

  但理智告诉秦甘棠,一定要镇定。克制,克制自己不要一脸痴笑地看着罗清瑶,免得还没求生成功就被人当成真傻叉了。

  可不管秦甘棠是以如何克制又“迷恋”的目光看向罗清瑶,罗清瑶看向秦甘棠的眼神,都是带着防备的。只见她微微曲起膝盖,对着秦甘棠低头施礼:“给秦美人请安。”

  “快起来吧,不用多礼。”

  看着罗清瑶那疏远冷漠的表情,秦甘棠真的是欲哭无泪。

  这件事要论起来,还是她自己作死。把秦甘棠写成了一个仗着母家权势,在宫里横行霸道,却又喜欢拜高踩低呢。先前的剧本中,自己穿越来之前,就已经算是把罗清瑶得罪尽了。

  因为罗清瑶的身份特殊,皇帝不待见,西太后也烦她,再加上罗清瑶那一张的清雅脱俗的面容,真是让秦甘棠这个眼皮子浅的即嫉妒又嫌恶了。

  这合宫里,但凡是要送到罗清瑶听雅阁的东西,只要不是御赐的,秦甘棠都是要夺去不少好的,又总是喜欢在私底下耻笑羞辱罗清瑶,不管人前人后。

  自己这个身份,怎么现在想想,就那么招人嫌呢。

  想到这里秦甘棠叹了口气:“罗才人,近日可好?”

  罗清瑶显然对这样的寒暄并不适应,秦甘棠此前总是瞧不上她的,见到她连点头微笑的门面功夫都不做。

  她清了清嗓子:“同往日并无不同,多谢秦美人关心。”

  秦甘棠刚想回答,身后一个穿着软银轻罗百合裙的女人就出声:“瑶瑶。”

  罗清瑶对着秦甘棠做了个揖,转身走到那个女人的身边。

  秦甘棠这是吃个软闭门羹,看来抱大腿的路任重而道远。她努了努嘴颇有点小气地问:“那个是谁?”

  “回主子的话,那是玉美人。听说同罗才人是手帕之交,故而之间熟络热情些。主子,你不记得那个玉美人了吗?”

  秦甘棠拉长了音调“哦”了一声,然后想起了,这不就是自己写出来的那N多炮灰之中的一个嘛。不得不说,自己当初为了让女主罗清瑶经历各种波折磨难之后,最终成为最大赢家,可算是给她铺了不少的炮灰,自己同这个玉美人,都是那其中之一。

  算了,不急在这一时吧。秦甘棠耐心给自己打气。

  “没,只是这人多,一时看晃了眼才问你的。”红缨是秦甘棠自小就养在身边的丫鬟,虽然了解秦甘棠这个人,却也是胆小怕事的,秦甘棠作为编剧,了解自己剧中的每一个人人物。所以知道,即便是红缨真的问了自己,自己也完全可以借口了自己死里逃生大彻大悟来搪塞,倒是不放在心上。

  在各种探寻耻笑的目光中,秦甘棠自动自觉地走到了罗清瑶和玉美人身旁不远处,状似在赏花,其实正束着耳朵细听那边的动静呢。

  “……西太后的诞辰就要到了,你可是准备了什么贺礼送过去?“玉美人的声音已经尽量压得很低了,可是奈何秦甘棠离着她们近,而她们也不好说悄悄话说的太过明目张胆,于是秦甘棠就能听得见她们说的什么了。

  “哎,西太后因着家姐的事,对我已是……只是那毕竟是太后,我便是冒着再被斥责的风险,也还是得去。“罗清瑶唉声叹气,十分伤神。

  玉美人似是能体会到她的难处,便出言宽慰:“诞辰那日,西太后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闲心来管你的,你也不用过于忧虑了。”

  “但愿吧……”

  秦甘棠只听这几句,就记起了自己剧本里西太后大寿这件事来,当时可是撕逼高潮。

  大寿那集播出的时候收视率可是一路破了二。

  当然女主罗清瑶肯定是没有那么顺顺利利度过的,而自己是不是可以借着原编剧的金手指开挂,借此机会,与罗清瑶套套关系,亲近一些呢?

  毕竟以后罗清瑶可是掌握了全局的女人,自己的生死就掌握在她手里。

  秦甘棠挑了下眉毛,计上心头。

  “前几日你在惠林苑那儿和那关嫣儿为着我生出龃龉,你这嘴上不饶人的本事就又出来了。早就叫你在宫里收敛着点脾气,你非是不听,这下好了,现下你又得罪了她的亲侄女,可怎么是好?”玉美人语气之中不乏担忧,也听得出是真情实意的。

  “你总是忍让她,她可曾念着你的好就此罢休?还不是次次都要与你为难。她本就不是这后宫里的女人,不过就是仗着是西太后亲侄女,在这后宫里出入竟然也就当自家府苑,倒是要名正言顺住在这宫里的人都要处处迁就她,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罗清瑶不肯轻易服软,即便是知道西太后点了名要她去参加寿宴,多半是没个好果子自己吃,也要硬着嘴出口气。

  秦甘棠站在一旁听了许久,心里只想着,彼时的罗清瑶还是有着一些小姐脾气的,还没到剧本中后期开始强势现实的时候,所以说话做事,也是不管不顾的。

  想想,还真是有些天真烂漫的,现在的罗清瑶自己恐怕都没想到,自己日后会变成那样一个手段过人又认清现实的人吧。

  “嘘!你看你,又是口无遮拦了,这地方人多眼杂的,你这些话要是被旁人听去,指不定要如何给你编排出去了。”玉美人虽然跟罗清瑶差不多时间入宫,却比她更懂得宫里的生存法则。

  秦甘棠听到这里不由同意玉美人的话,频频点头。

  “玉姐姐同我说话,这样小声隐蔽,哪里还会有什么人听到?若是听到,那便是无耻小人……了……”罗清瑶说话间,便转了头,在四处望了一望。

  就这么一望,就望到了正在对着自己小小挥动着手心的秦甘棠,那一脸笑容,真是……处处都在告诉她,我听到了哦!

  玉美人在看到秦甘棠之时,也是脸色大变,将罗清瑶掩护在身后便说:“你躲在那处做什么?难不成就为了听人墙角?秦将军为人正直,怎么会教出你这样行迹鬼祟的女儿来?”

  秦甘棠叹了口气。

  刚还在心里夸完玉美人是在宫里的“老人”,这后脚她就打了自己的脸了。

  你说你骂人便是了,扯上秦将军,那不就等于是问候人家爹妈了?好在秦将军也不是我真正的爹,就不同你多计较了。

  秦甘棠心里想着,嘴上一句话都没说,脸上仍旧是对着她们两个笑嘻嘻的。

  “你若是敢把清瑶刚才的话传出去,我便会把你上次抢夺清瑶份例的事去告诉太后去!到时看,皇上和太后是信我们,还是信你这个死活都分不清的人的话。”玉美人也是怕秦甘棠出去传话,扯着罗清瑶的手便怒道。

  “你们放心,我现在就是说了也没人信。”她说完打了个哈欠,出来这么久,荷花倒是也看得差不多了,嗯,看来摘莲藕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

  玉美人看着她一副懒洋洋地模样,撇嘴还要说什么,被罗清瑶拉住。

  罗清瑶说道:“我和玉姐姐自然是信任秦美人的,也请秦美人守信用。”

  “清瑶,别说了,一会儿皇上来了,我们要到前面去,不然岂不是白费了我们顶着烈阳来此的心意了。”

  秦甘棠看着罗清瑶和玉美人的背影,摇了摇头。

  此时的罗清瑶两眼蒙尘,识不清个人的好赖,只一心当自己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姐妹是个好的,却不知她这姐妹入宫这段时间,已经变了许多。

  日后便有苦头是从自己这个小姐妹身上吃到的,可即便是现在自己去跟罗清瑶说这些,恐怕也只会被当做是挑拨离间吧?

  秦甘棠惋惜地摇了摇头。人心呀!隔肚皮。

  她心里刚感叹完,就听到太监尖锐的声音:“皇上驾到。”

  她脑子里那根弦绷着跳了好几下。

  她的经验告诉她在宫斗剧里想要生存下去,除了要抱主角大腿之外,还要远离一种叫皇上的生物。

  这种生物除非掌握了你的生杀大权,喜怒无常,更可怕地是只要是他看上的人,基本都没有好下场。

  而且她剧里的那个皇上,是个极度变态的存在,人性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的。

  秦甘棠打了个冷颤,趁着皇上还没发现她,要赶紧跑路。

  “红缨,我们回去吧。”秦甘棠赶紧拉着红缨就要走。

  红缨刚才听着皇上要来了,正想着怎么让自家主子朝前面蹭一点,也好在陛下面前露个脸,别真忘了自家主子。可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秦甘棠拉着一路小跑地出了御花园。

  萧瑜越刚走进御花园,就看到一个人影鬼祟猥琐地溜出了御花园,倒跟被狗撵了似的。心下就觉得可疑,开口问徐顺海:“那个是谁?”

  徐顺海眯着眼睛看了会儿,附在他耳边说:“回陛下的话,好像是秦美人。”

  “秦美人?”萧瑜越对这个名字没太多印象。

  徐顺海解释道:“就是上次喝了您赐的毒药,没死成的那个。”

  萧瑜越只是挑了挑眉,目光凉薄又深意地在秦甘棠身影消失的那处多停留了片刻。

继续阅读:第5章 偶遇罗才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N号的宫闱生存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