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死而复生
花富贵2018-07-05 10:053,512

  秦甘棠醒过来的时候,蔚蓝的天空中,正飞过一群灰鸽,她甚至都听到了那群灰鸽子扑腾着翅膀的声音,所以耳边那两个小太监说的话,她也是听得一清二楚。

  “……哎,你说这宫里,接二连三的死人,我们这些做奴才的,时不时的就要做这些收尸抛尸的活,会不会身上缠上怨气?”其中一个小太监听着声音,细细亮亮的,想来是净身还没多久,年纪尚轻。

  “这满宫里,现在谁还会在意个死人会怎么样?说的不好听,他们要是真死了,还能有点良知,就该给我们俩到地底下,去求求阎王,多添上点阳寿给我们,也不算亏待我们俩还送了他们一程。”另一个太监说话就显得有些老道了,对于这等鬼神之说,显然不大信。

  “哎……”这是那个年轻的小太监叹的第二声气了:“这秦美人,长得也算是出挑的了,就是这宫里姿色过人的太多,她呢,仗着母家的势,性格又过于跋扈惹来这杀身之祸,皇上没罪及家人,也算是格外开恩了。”

  “哼,她呀,就是猪油蒙了眼,光想着自己爬上了龙床,便眼里再无其他。要我说,皇上御赐了一杯毒酒让她自行了断,都算是便宜了她,不然就她这样的,在这宫里往后的日子,也未必能比现在死了高兴。宫里皇嗣本就稀少,林昭仪这腹中龙子被她害的落了胎,断了林昭仪一步登天的愿景,便是她死了,林昭仪等过了这阵子失子之痛,怕也不会让她在地下安生投胎……“年纪稍大的太监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压得低,除了跟自己搭把手抬尸的小太监,也就秦甘棠这么个半道醒过来的人能听见了。

  忽然,这抬人的架子就停了下来,小太监不明所以,硬生生是被拽回了一步,扭过头疑惑道:“金子,你怎么了?”

  那被称为金子的太监脸部抽搐的愈加厉害,整个人僵硬地站在原地,手上还抬着架子,哆哆嗦嗦,结结巴巴地问:”小银子,她,她,她好像睁开眼了……“

  小银子还没反应过来,只是这忽然吹来的穿堂风,倒是把他冻得颤:“金子,你可别大白天的吓唬人,你就是想吓我,也得等到晚上不是?”

  “不是不是,是真的,你低头,她睁着眼,你自己看啊!”金子尖锐的嗓子喊得都有些破了音,搔刮着秦甘棠的耳膜,让她忍不住揪起了自己的脸。

  而小银子也是脖子一梗,低头一看,正好和秦甘棠的视线相交,四目相对,不出片刻,那两个抬着秦甘棠的小太监就立马撒手,宛如被什么妖魔鬼怪追在身后,拼命尖叫,撒腿就跑,速度之快,根本都没有容秦甘棠说出任何一句话。

  “诈尸啦——有鬼啊——秦美人索命来啦——”

  整个青砖巷子里,回荡着那两个逃命去的小太监狂呼乱喊的声音,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整个皇宫里,人人都知,秦美人冤魂索命,死而复生的事了。

  不出多久,她就被人押送到了她原本住的丽景轩去了,并且加派人手看管,只等皇上裁决。

  秦甘棠一直没能说话,脑子里混沌一片,等她自己伸手掐上自己微微还带着软肉的脸颊的时候,疼痛感十分清楚明白的告诉了她,这不是做梦。

  丽景轩门外众人把守,门内,只秦甘棠一人,如死人般躺在榻上。就算是喝口水,她也只能自己起来,去到桌边,倒上一杯已经不知凉了多久的水,咽下后发现,之前喝的那个毒药忒难喝了点,到现在,嘴巴里都是一股怪味。

  秦甘棠坐在桌边,撑着手臂,支着自己的下巴,独自愁苦。自己未死的消息,现在已经是传遍整个宫里,估摸着自己还能活着的时辰也不多了,自己这样诈尸还生,对现在的局面来讲,十分不利。因为这宫里,最是忌讳这些怪力乱神的事,自己原本就背着一条谋害皇嗣的大罪,要是再不找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自己怕是连个全尸都留不住,妖女多半被抓到,都是挫骨扬灰的下场,这要是死了,能回到自己以前的生活,倒还好说,这万一回不去呢?

  于是,对于秦甘棠的当务之急,就是要赶紧找到办法,去证明自己的清白,否则,真是要被那太监说中,不如当时直接被毒死来的快活。

  “来人,来人啊,快来人!我要见东太后,你们快去禀报,我现在就要求见东太后!”秦甘棠用力拍打着整个丽景轩的门,惹来守门的侍卫的不满,直接骂道:“你如今已是罪妇,东太后何等尊贵,岂是你相见就能见的?还是省点力气,待会儿想想自己怎么才能死个痛快干净!”

  “我有急事要向东太后说明,我要证明我的清白!此事关乎一人性命,你们岂能儿戏?”秦甘棠怒道,整个身体都扑在了门上,还在拼命拍打。

  “清白?你如今借尸还魂,是人是鬼都已经说不清,你竟然还想给自己证明清白?我劝你这妖孽还是乖乖受死的好!”那侍卫讥讽着,门上贴着一道黄符,是刚刚从祝云观请来的降魔符,十分有效,所以对秦甘棠是妖是魔,并没有多少忌惮。

  秦甘棠可不想就这么坐以待毙,自己贪生怕死,更不想被活活烧死,可你让她现在直接自戕在屋内,她又实属做不到,气恼之下,她便改了之前哀求的语气,厉声说道:”你既然也知我如今非人,便更该知道,我现在是可以做些人做不到的事,区区一张黄符纸,就想锁住我。我劝你最好乖乖听我的话,去把东太后请来,否则,我便是死了,也要将你家中妻儿老小,一同带去与我作陪,你给我小心着点儿!“

  是以,这科学知识,的确对人很重要。秦甘棠这话一出,那原本恶声恶气的侍卫,也是话都噎在喉中,不敢再轻易恶言相向。

  “即便是我去找,东太后也不会来见你的,你又何必为难于我!”那侍卫语气之中充满了怨愤和憋屈,却比之前要小心许多。

  “这不怕,只要你听我的话,照办,东太后若是实在不肯见我,我自不会怪罪到你头上。”秦甘棠听着有戏,说话也显得很是大度容忍。

  这给一棒子再揉一下子的,还真是把那个侍卫给说的有些动摇了。

  秦甘棠吞了下唾沫,内心无比紧张,她也怕啊,如果今天见不到东太后,自己恐怕真要被当成妖孽拿去焚烧炼丹了。

  “要不你就去一下吧,想来东太后仁慈,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你去吧,这里我们看着……”

  门外几个侍卫小声催促的声音,虽然不高,但把耳朵贴着门缝死命听的秦甘棠还是能听见一二的。

  那被威胁了的侍卫也只能是怨自己没事搭什么话,现如今后悔也无用,只能啐了一口痰,粗声粗气地问:“你要我怎么办?”

  “你听我说……”秦甘棠就站在门那儿,隔着一扇木门小声说了一通,那侍卫听罢,又啐了一口痰,不情不愿地跑出了丽景轩。

  秦甘棠其实也不能保证东太后是不是一定会来见她,这件事的不确定性,也同样是源自科学知识的不够深层次更是不够普及,如今的她也只能期待东太后是个念旧,并且还得是个无神论者,不然,她就要先一步渡劫了。

  等了大概半个时辰,外面依旧没有什么动静,再等下去,皇帝都该下朝了,秦甘棠的内心无比焦灼,她在整个屋内,坐立难安,徘徊了无数遍,终于,在她恨不得拔光自己满头秀发的时刻,门外来了动静。

  “东太后驾到——”

  秦甘棠从来没觉得这样尖细的嗓子能如此悦耳动听,她的脸上控制不住的笑意,在整个丽景轩大门被推开之时,她也已经跪在地上,俯身下去,重重地磕上了一个头。

  “东太后万福金安!妾身秦甘棠,给太后请安!”秦甘棠这嗓子喊得,真是凄凉到了极处,那东太后离她并不近,只是身前两个太监忍着惧意,挡在她跟前,而东太后便就那样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卑微地匍匐在地上,半点不见往日的嚣张跋扈。

  东太后就那么看了她好一会儿,没察觉到哪里不对劲后,才坐到了身边的奴婢给自己端来椅子上,神色冷淡,带着些微防备。

  “你既已是必死之身,何苦还要求哀家来见你一面?难不成是有什么冤屈,要与哀家说明,或是有什么临终遗言,要哀家替你转达给你父亲?”

  “若是有什么临终未了心愿,妾身是万不敢劳烦太后的,只是妾身,当真是无辜的,满宫之中,也只有太后您,还愿意见妾身一面,您于妾身,如今,当真是救命菩萨,还求太后念在婶母和云姐姐的情面上,救妾身一命!”秦甘棠跪伏在地,不敢起身,只是语气之中的凄婉哭腔,真足够让人动容。

  东太后原本冷淡的面容上,有了些许的哀悯之色,不是为了秦甘棠,只是为了她口中所说的那位婶母和云姐姐,也正是她早逝的亲姐和侄女。

  东太后一直没有出声,秦甘棠感觉自己浑身都被汗浸湿,命悬一线的感觉,当真是叫人生不如死。

  这时,丽景轩外,又来了三个太监,其中一位,正是皇帝的近身总管徐顺海,见到东太后之时,还有些许意外,但也没有显现出来,领着自己身后的两个小太监,从容不迫地跪下给东太后请了安。

  “起来吧。你来是奉了皇帝的旨意?”东太后话虽问在徐顺海,但目光却一直停留在那个跪伏在地的秦甘棠身上,声音也是缓慢的。

  徐顺海起身后,微躬着身,站到东太后身旁,毕恭毕敬地回答:”回太后的话,是皇上让小的来,亲自送秦美人上路的。“

  秦甘棠跪在地上,心跳都满了半拍,整个嗓子眼都堵了个结实,自己是真的跑不过一个惨死的下场了吗?

继续阅读:第2章 东太后的大腿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N号的宫闱生存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