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东太后的大腿呀
花富贵2018-08-03 18:234,316

  东太后自然是看到了秦甘棠那极力克制却又无法掩饰的微微颤抖,似是有些不落忍,又似是有些厌烦,撇过眼神,淡淡地问:“可说了是何种死法?”

  徐顺海还是那样微躬着身体没有什么变化,“回东太后的话,皇上的意思,是要送秦美人去监青司,由易玄道长做处置的。”

  秦甘棠这一下抖的厉害了些,倒是引来了徐顺海的注意,但也不过就是多看一眼,可有可无。

  “恐怕这旨意,也不单单是皇帝下的吧?照这意思看,应该是西宫里的那位不放心,便是要秦美人挫骨扬灰了,才算太平?”东太后的语调从进门以来,就一直没有怎么变化过,秦甘棠料不准这东太后到底靠不靠谱,万一她半路撒手不管,自己岂不是真要被活活烧成灰?

  徐顺海并没有回答东太后的这句话,只是仍旧毕恭毕敬地站在一边,身体躬的更深了些,看不清表情。

  “你可还有什么话要对哀家说的吗,秦美人?”东太后这一声说的,直把秦甘棠的心都从身体里掏了出来,秦甘棠慌张之中整张脸都快贴到地面上,然后匆忙惊惧地说道:“回东太后的话,妾身实属无辜,还请东太后为我做主!”

  “你既然坚称自己无辜,那便拿出证据来,这证据若是能为你自己洗脱冤屈,哀家便向皇上求个情面,饶你不死,若是你只是为了利用哀家为你自己拖延死期,哀家也自然有手段,让你生不如死。”东太后坐阵,徐顺海即便是想尽快办完事交差,也不敢有任何异议。

  秦甘棠心中喜惊掺半,这东太后看上去像是长了一副菩萨心肠,内里的城府手段,可远比那西宫里的高明狠辣许多。自己就是太了解她了,所以知道,自己现在无异于与虎谋皮,字字句句,都要小心谨慎。

  “妾身不敢欺瞒太后,也是有确凿证据为自己证明清白的,只是现在证据不在此处,还望东太后能容许妾身找来人证,当场对峙。”秦甘棠整个人跪趴在地上,一直没有起过身,现如今是膝盖疼痛,腰也发酸,可她就是不能站起身,这样一个没有人权,只有皇权的社会,你也只能奴性一点儿,才能保自己不出纰漏,不变炮灰。

  东太后幽幽地说:“说吧,你要找谁来与你对峙?”

  “妾身要与当日指认妾身谋害林昭仪和她腹中皇嗣的那位宫女对峙!”秦甘棠这一声说的,铿锵有力的,哪怕嗓子现在被那毒酒毒伤,疼痛难当,也依旧要说得那么信誓旦旦,否则,东太后难免要怀疑自己是在耍弄心机。

  徐顺海就站在那儿,斜对着秦甘棠,一双精明有神的眼睛,就那么打量着她,当即就怀疑起这秦美人,难道是被酒毒得脑子清醒了,还是真的借尸还魂?

  东太后默了片刻,才对自己身边的近身奴婢说道:”燕嬷嬷,你去找人把那个宫女带到丽景轩来,哀家倒是要看看这事儿,还能怎么翻案。“

  燕嬷嬷应了一声,便从丽景轩出去,找来一个宫女,直接去宝仪轩传旨了。

  “行了,你也别跪着了,先站起来说话吧。”东太后状似随意地说道:“要是真能洗刷冤屈,以后跪哀家的日子,有的是。”

  秦甘棠心下了然,东太后是准备插手这件事了,今日只要自己能活下来,怕也少不得为她所用,可眼下她的命都快没了,哪儿还顾得上以后,苟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正经。

  于是,秦甘棠便谢过了太后恩典,试图站起来时,才发现腿都跪麻了,根本无法独自站立。

  “你去帮她一把,找张椅子让她坐下。”东太后一声令下,就有一个宫女上前扶住秦甘棠,然后让她就着最近的一张椅子坐下。

  那宫女看着秦甘棠的眼神之中带着恐惧,只在勉强自己做完东太后吩咐的事情后,就立马几步跑回了东太后身边。秦甘棠倒是能理解,所以也不在乎这个宫女如何避自己如蛇蝎。

  “太后娘娘,那个叫文眉的宫女过来了。”燕嬷嬷站的靠门外,远瞅见自己安排的那个宫女带了人来,便出声提醒了东太后一句。

  秦甘棠一听到这话,整个人就拾起所有的战斗欲,做好了好好打一场硬仗的准备。一抬眼,那个叫文眉的宫女惨白着一张脸,跨进了丽景轩,对着东太后,跪了下去:“奴婢给东太后请安!”

  东太后瞧着那个叫文眉的宫女,头上戴着的那簪花,不是普通宫女所戴的,想到之前说是皇帝嘉赏了一位护主有功的宫女,升了阶位,料定也就是她了。

  “起来吧。”东太后语气冷淡,听不出是什么情绪,以至于刚刚站起身的文眉,心里也是惴惴不安。

  “知道哀家找你来,是为了什么事儿吗?”东太后问道。

  文眉低着头,用眼角的余光瞥了那坐在一旁的秦甘棠,来之前就已经听说秦甘棠冤魂不散,重归原身,自己本就害怕,现在看到这架势,心中一直在打鼓,交握在腹前的手都忍不住有些哆嗦。

  “太后问话,你这大胆奴婢竟敢不答?”东太后身边的一个小宫女怒道。

  文眉被这一声呵斥,吓得冷汗如浆,差点当场跪坐下去,头上的簪子也晃得有些不稳。

  “回,回东,东太后的,的话,奴婢,不知,不知的……”那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几乎听不清了。

  “不知?哀家可真是不喜爱你们这种口是心非的奴才。”东太后冷笑一声,接着道:“既然你说不知,那便由你身后死而复生的秦美人,好好跟你说说,让你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秦甘棠一看那个叫文眉的宫女的样子,就知道,她这也是忌惮着自己冤魂索命的事,想想也是可笑,活着的秦美人,她没怕,“死”了的秦美人,她反而惧怕起来。

  “文眉,我且今日当着东太后的面,再问你一遍,林昭仪腹中皇嗣,是否是因为我手中帕子上的气味,才导致了林昭仪所饲养的猫儿发狂,扑倒了林昭仪,致使她胎中不足,生下死胎的?”秦甘棠厉声质问,半点不似刚刚那羸弱无助的样子。

  文眉皱着眉,咬紧下唇,几乎都要将嘴唇咬破了。

  “自,自然是。这件事,亲眼目睹的人那样多,岂会是我一人所言。”

  “那我再问你,林昭仪的猫儿,常年是谁在照料?”秦甘棠再问。

  “是……是……”文眉支支吾吾的样子,在他人眼中,还真是给秦甘棠带了很不错的效果,就单单是东太后,眼中就已经是带上了质疑的神色。

  “是你,对不对?那我再问你,既然是你照料饲养的那只猫儿,那它平日里的那些喜好习惯,你可都是记着的?”

  “是,奴婢当然是记得的,但是整个宝仪轩里知道那猫儿喜恶的人太多了,便是被谁传到丽景轩里,也不是什么稀罕事,秦美人何故又来问一遍?”文眉此时已经听出秦甘棠在慢慢套自己的话,自己大着胆子看那秦美人,五官和平日无异,举动也无异,更有东太后在此,心中便定下了点心神,留有余力去琢磨秦甘棠说的那些话,自己又要如何应对。

  “那倒也是。你可还记得当时我的那张帕子上,是什么味道?”

  “自然是我家主子养的那只猫儿最讨厌的素京香,那只猫儿闻见其他气味都不会如此,只有素京香会让猫儿惊狂,难以控制。您这丽景轩里搜出的素京香,也是证据确凿,还有什么可分辨的呢?”文眉柔柔弱弱地站在一旁,说的话倒是很有为自家主子不平的意味,旁人听了去,还真是要感叹一句忠仆。

  “可即便是我的帕子上沾着那香,怎么那猫儿就转身扑向了你家主子?我却还能完好无损?”秦甘棠不依不饶地追问,根本不管那文眉怎么说起那些证据又是如何确凿。

  “猫儿本就是畜生,一时发狂不能辨认误伤也不是稀罕事,这事儿太医院里的钟太医也是说了的。”

  “哦,是吗。”秦甘棠一转身,对着东太后再次跪下:“妾身恳请太后再帮妾身一回,把那宝仪轩里养着的猫儿,和那日林昭仪身上穿用的东西衣服物件,还有所谓的致使猫儿发狂的素京香一并找来。”

  那文眉听闻这些话,眼皮子猛地一跳,直直地跪倒在东太后面前哭道:“太后娘娘,我家主子刚刚失子,那猫儿如今已是她对母家最后的惦念,还请太后娘娘饶了那只猫儿!”

  “你当东太后是那等心狠手辣的人吗?只不过是找来那只猫儿为我作证,你何苦哭得像是死了亲生爹娘?”秦甘棠真是有些对这个文眉不耐烦了,现在她的举动已然是出现了纰漏,各种推三阻四也不过就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半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

  “去,找人把林昭仪那日穿的衣物帕子,用过的物件都拿过来,再把那只伤人的猫儿也带来。”东太后也是将文眉的举动看在眼中,知晓其中定是有内情,便对秦甘棠更加偏袒一些。“想来哀家还真是面目可憎,竟然会让一个宫女觉得哀家会滥杀无辜。”

  “东太后何苦跟一个小小的卑贱宫女置气,若是不喜,待会儿奴才直接带她去惩规所便是了。”徐顺海此时忽然发话,真是将文眉吓得半个字都不敢再吱出来。

  “你倒是惯会说嘴,怪不得皇帝看重你点儿。”东太后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徐顺海也就当是夸奖,谢过了东太后。

  不多时,那些秦甘棠提到的东西便如数送到了丽景轩,为防止猫儿伤人,燕嬷嬷早就提前一步,挡在了东太后跟前,小声说道:”太后小心,这畜生厉害得很。“

  东太后倒不是那么怕,推开了燕嬷嬷一下,她要亲眼看到,这个秦甘棠要如何为自己证明。

  秦甘棠对于这些小猫小狗的,其实还是蛮有心得的,原本自己家中就养了三只猫,两只狗,所以对于如何让一只猫顺毛舒心,她很有办法。不多时,那还在喵呜乱叫的猫,就被她抱在怀中,挠的嗓子里咕噜噜直叫唤了。

  “素京香拿来。”秦甘棠一伸手,便有了小太监给她拿上了一盒绿色膏状物,这一举动,也是让所有人紧张起来,团团护住了东太后。

  这猫想来还真是讨厌这素京香,秦甘棠不过是拿着那膏状物让它闻了一下,它便伸了爪子,尖锐的叫了两声,从她怀中跳到了地上,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它要伤人之时,它却只是厌恶地远离了秦甘棠找了个偏远的地方,缩了起来。

  “再把林昭仪那日穿的用的东西都拿来。”秦甘棠说着,那个小太监就递上了林昭仪那日穿的那些衣物,这时秦甘棠才提醒道:“太后小心些,离远了看才好。”

  燕嬷嬷一听,当即就拉着东太后退到了后面,只见秦甘棠将那沾了血的衣物拿在手中稍微一翻,扔到那猫面前,那猫便嗅了嗅那衣物,不多时便尖锐的叫喊着,宛如春日发情那般凄厉,拼命撕咬着那件衣物。

  文眉见状,整个人都软坐到地上,脸色青白。

  “太后!”秦甘棠猛地转身,对着东太后直直跪下,磕了一个响头哭道:“妾身真的是冤枉的!您也是亲眼所见,那素京香虽是那猫儿不喜,却也只是会让那猫儿远离,只那林昭仪当日穿着的衣物,才是真正让猫儿发狂的根源啊!”

  东太后脸上厌恶之色显见,手一挥,便有那太监将那衣物拿开,然后再将猫儿抱起送了出去。

  “文眉,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东太后微微眯起眼质问道。

  “太后,太后,这猫儿情绪反常行为捉摸不定,许是当日秦美人身上的素京香过于浓郁才造成这猫儿错乱,伤了人,这并不能证明什么呀太后!”文眉跪伏在地,慌张说道,因为害怕,语调都有些尖锐了。

  “太后!如果这些证据还不足够证明此事根本与妾身,那妾身斗胆再请太后派人,去这文眉的屋中,搜一搜,是否有与那衣物上香味一样的东西,便可为妾身证明清白了!”秦甘棠也是就地一跪,哀求东太后做主。

继续阅读:第3章 玛丽苏大女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N号的宫闱生存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