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心情挺好
花富贵2018-07-18 09:243,318

  “怎么会,玉姐姐来,我才是高兴得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初冬,你快去给姐姐沏上一壶好茶来。“罗清瑶说着就拉着玉美人的手,坐到了榻上。

  “你刚才这是去哪儿的?”玉美人问道。

  “我就是拿了点吃食去探望了一下丽景轩里正在禁闭的秦美人而已。”罗清瑶没什么话是不好跟玉美人讲的,所以也不准备遮掩什么。

  “秦甘棠?你怎么跟她扯上关系的?”玉美人奇怪道。”你忘了她之前都是怎么对你,怎么对我的了吗?“

  “哎呀,我只是看她可怜,而且她自从死里逃生后,人也变了不少。不似从前那样跋扈蛮横,玉姐姐没发觉吗?”罗清瑶问。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若是说她转了性子,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如果说她变了,那一定是因为什么才会转变。我可跟你说,现在这样让你都分辨不清好坏的秦甘棠,才应该是最需要提防的,以前她虽然跋扈蛮横,但是却没什么脑子,应对起来也容易。”玉美人接过初冬沏好的茶,喝了一口说。

  罗清瑶听着,也是若有所思,也没有再把秦甘棠试图跟自己交好的事说出来。心里对玉美人的话,还是听进了几分的。

  “嗯,你这贴身的丫鬟初冬,沏茶的手艺就是好。不像我宫里的,个个都是笨手笨脚的。”玉美人笑夸着,惹得罗清瑶说:“玉姐姐身边的静月不也是个妙人,女红也是一般人比不上的。这么相比,初冬这沏茶的手艺才是更简略了。”

  玉美人佯怒道:“夸夸你身边的初冬,你倒好像怕我抢了你的丫鬟似的。当真是小气的很。”

  罗清瑶也是笑,面对玉美人时,总是显得那么单纯真挚。

  “哎,玉姐姐,你这戴着的红玉耳环,倒是很别致。这是宫里新出的样式吗?”罗清瑶无意瞧见玉美人白嫩的耳垂上不断摇曳的耳坠,十分精致醒目,便开口问道。

  玉美人微微睁了睁眼,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耳朵上的耳坠,说:“是前些日子皇上特许我的母亲来探望时,带来给我的。只这一对,不然倒是可以送妹妹一副的。”

  “我可不敢占了玉姐姐的便宜,只是看着好看,羡慕一句而已。”罗清瑶说着,也没有把这个耳环的事放在心上。

  这几日天气有些炎热,萧瑜越除了上朝,几乎都是在自己的寝宫里批阅奏折休息的,也少了去后宫看看的次数。

  今日从朝堂下了后,萧瑜越还是老规矩,直接回了御书房。

  徐顺海深知皇上怕热,端着一碗冰镇杨梅汤给送了进来,搁置在了萧瑜越的御案旁,等着萧瑜越得空品尝。

  萧瑜越也是热得不行,端起汤碗喝了两口,才算是有些舒坦的感觉。徐顺海瞅准萧瑜越休息的片刻,便开口说道:“启禀皇上,前些日子被禁足在丽景轩的秦美人,今日就是解除禁足的日子了。”

  萧瑜越本不会过问这种事,只是因为他似乎对死而复生的秦美人多有了一点注意,这位总管大太监就极其细致地将这件事记在了心头。

  “哦,是吗。”萧瑜越状似不在意地问:“那她在这禁足期间,都是些什么动静?”

  徐顺海不知道萧瑜越是想听到什么样的动静,只看了一眼萧瑜越依旧冷淡的神色,便实话实说:“奴才瞧那秦美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好像心情,还挺不错的。”

  萧瑜越一听这话,那喝着冰镇杨梅汤的手就顿了下来。

  “心情还挺不错的?”

  “额,回陛下的话,应该是的。”

  萧瑜越随手就将那碗杨梅汤放到了案上,碗底撞击到案上,发出“咚”的一声脆响。

  徐顺海弯着的腰就更低了。

  “皇上,那这秦美人现在,还要解了她的禁足吗?”

  萧瑜越虽然有些不痛快秦甘棠这种散漫不在意的态度,但怎么说也还是有点儿言出必行的风度的,所以并未因为自己的那点情绪,就反口了自己说的话。

  “解了吧。”

  徐顺海听不出萧瑜越此时的心情,只是照着吩咐去办了事。

  秦甘棠这禁足刚被解了,就立马想到一件事——最近的荷花池里,莲藕和莲蓬应该都差不多能吃了吧?自己这能自由出入了,不能去御膳房,那就搞点莲藕莲子,再弄点儿荷叶回来做荷叶饭,这总行的吧?

  可这白天在荷花池那儿晃荡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秦甘棠可不想被人抓个现行在那儿挖藕,于是就盘算着傍晚黄昏再去。那时候差不多是饭点,应该人不多,而且那时候多少还有点儿光亮,能看清莲蓬和莲藕。

  这么盘算了好一阵儿,秦甘棠就在自己被接触禁足的这一日的傍晚时分,去了荷花池。

  果真是没什么人的。我可真是个惹人喜欢的小机灵鬼呢。秦甘棠无比自恋地想着。正准备再走近点儿看看荷花池里的莲蓬长得如何了,看到还在御花园里漫无目的游荡的罗清瑶。

  这个时间点,她怎么还不回去吃饭?是因为御膳房也不给她做好吃的了?还是说她也打上了这些莲蓬的主意?那自己要不要为了长久打算,和她五五对半的分上一分呢?秦甘棠满脑子都充斥着她的那些莲子和莲藕,直到罗清瑶渐渐走近了自己,她才上前打了声招呼。

  “嘿!罗妹妹!”

  秦甘棠这声叫的罗清瑶还吓了一跳,等看清是她后,才慢慢放松了下来。

  “秦美人今天被放出来了?”罗清瑶对着她施了礼之后,淡淡的问。

  “是啊,可把我给憋死了,丽景轩里要啥没啥的,连蚊子苍蝇都懒得来搭理我。我这刚放出来,可不就是得找个好看热闹的地方待着,免得自己人还年轻,心先老了。”秦甘棠无意的一句话,倒像是惹了罗清瑶的忧思。

  “人还年轻,心先老了吗?”罗清瑶轻轻地重复了秦甘棠的这几句话后,便没有再说什么。

  秦甘棠瞧着她脸色不大对的样子,便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被禁足在丽景轩里,什么消息都探听不到。有什么烦心的事,你要是不介意,可以跟我说说看的。”

  罗清瑶面色犹豫地看着秦甘棠,想想自己好像也没别的人可说的,权衡了一下,还是把自己最近的遭遇说给了秦甘棠听:“最近宁妃娘娘不知是为了何事,被东太后训斥了几句,还罚了几个月的份例。这银子不银子的,倒也不打紧,就是东太后难得动怒惩戒嫔妃,第一个就拿的宁妃开刀,让宁妃娘娘大为无颜。这事儿连带着皇上都不太爱去她那儿了。”

  “那不去就不去呗,你跟着瞎操什么心啊。”秦甘棠没心没肺地说。

  罗清瑶看了秦甘棠那傻乎乎的样子,闭了闭嘴,有点怀疑起自己找这么个人诉苦,到底是不是对牛弹琴了。

  “那接下来呢?”秦甘棠察觉到她脸色有点勉强,于是就追问道。

  “可皇上不去宁妃处,少有的几次来后宫,林昭仪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情绪不稳,也多是让乔嫔和……和我在皇上身侧伺候。宁妃娘娘后宫坐大,这事儿落到了宁妃耳中,不知道会如何作想又如何盘算。”罗清瑶说的很委婉,但是秦甘棠还是听明白了。

  也就是以宁妃这样善妒的性格,在知道了自己备受冷落的这段时日里,乔嫔和罗清瑶却备受宠爱。铁定会认为是二人蓄意争宠,企图威胁自己的地位。

  而乔嫔本就是宁妃一党,不过是多多低声下气些,倒也不会如何。只是罗清瑶却不是宁妃的“自己人”,估计下手整治起来,是断然不会心慈手软的。

  罗清瑶最开始也不过是想在公众安稳度日,现在这样的情景,也是她自己所料未及的。

  “你有和玉美人商量过此事吗?”秦甘棠问。

  罗清瑶微微皱起眉头说:“玉姐姐生性胆小,又多年受宁妃压制,我若是同她说这些话,怕要吓坏了她。”

  秦甘棠听后在心中冷笑。

  哼,吓坏了玉美人?可鸡儿拉倒吧。那位主儿可是个为了一己之身,可以不择手段的狠角儿。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那一集哦。秦甘棠想着这些事,嘴上却没说。

  “你也不用太杞人忧天了。这宁妃不是还没做什么吗?你先尽量避着她。行事说话再谨慎些,她总不能无端发作你。宫里不是还有两位太后和皇上吗,又不是她能只手遮天的。”秦甘棠安慰道。

  罗清瑶听了后,心里也稍稍有些开解,谢过了秦甘棠后,两人就此分开。

  秦甘棠站在原地,目送着罗清瑶离开的背影,只叹:我这剧情,只有到后来才会有爽点,现在看来,这处处受人胁迫要步步提心吊胆的日子还得持续一段时日。怎么当初就把这剧本写那么长了呢!罗清瑶一日不浴火重生,自己也是一日不得离开这座偌大的金色牢笼啊。

  这眼看着就到了初一的日子,这宫里的妃嫔又要去东西两宫的太后那儿请安。每每到这个日子,宫中妃嫔也总是头疼不已的。

  自古以东为尊,自然是要先去东宫请安,再去西宫的。可每月到了这个时候,西太后也总要窝着一口不平,等着撒给妃嫔受着,所以每到初一,就成了各宫妃嫔最不愿意经历的一天。

继续阅读:第15章 日常请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N号的宫闱生存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