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日常请安
花富贵2018-07-18 09:253,379

  秦甘棠临进东太后寝宫凤栖宫前,认真回忆着自己原本的那个剧本里自己写的东西。剧情中,有一个情节是西太后在自己的霞云宫中因为不满次次月初的嫔妃请安总是先去凤栖宫,日积月累的不满堆积起来,西太后最后忍耐不住,直接移驾凤栖宫,要同东太后一同接受妃嫔请安。

  说白了,就是眼红气不过,不甘人后而已。

  摆在西太后身上,无法割除掉的,就是她比东太后身份低微了一些。所以即便是她的亲生儿子当了皇帝,这最正统的太后,也仍旧是先皇的正宫皇后,也是自己儿子的嫡母。

  在这封建的古代,嫡庶尊卑就如同刻在人骨头上的痕迹,抹都抹不掉。西太后心中记恨这样的制度,十分在意。再加上东太后又向来不爱把她放在眼中,以至于西太后从来都是对她恨得咬牙切齿,又不好发作。

  所以今天这一趟,会不会就是剧情里安排的那一出“好戏”呢?秦甘棠心里疑惑万分,还是低着头跟着其他前来请安的妃嫔一道,进了凤栖宫。

  东太后此时还在内殿洗漱,各宫妃嫔皆是候在门外赏花谈心。

  秦甘棠从进门就开始用目光搜寻着罗清瑶的身影,看着她站在人群里头,正和玉美人说话,自己有心要上前打招呼,奈何那玉美人先一步瞧见了她的动机,拉着罗清瑶转去了角落里。

  得,被人这么明显的不待见,自己也没必要凑上去讨个没脸了。于是秦甘棠就只能找了个无人的地方站着,和红缨不时说上两句闲话。

  “太后已经在殿内等候诸位了,请各位娘娘入内吧。”燕嬷嬷出来面容慈祥地说着。

  “是。”一众妃嫔应声。

  秦甘棠落在最末尾进的凤栖宫。

  这还是秦甘棠头一次进凤栖宫,之前在剧中,秦甘棠就是把东太后设定为一个大家千金,闺秀典型。所以寝宫内,从来都不是那种富丽堂皇的风格,而偏重于书香气些。如今踏进这个凤栖宫,秦甘棠才有了机会四处观看,宫殿内多是红木陈设,内里焚着淡淡的檀木香,墙壁之上,更多的是一些泼墨山水画和一些古玩真迹。和西太后的宫殿相比,真是少了暴发户的特征,多了文人雅士的格调。

  要说这东太后能稳坐皇后宝座从未有一丝撼动之意,气质才是真正的会随着岁月沉淀积攒的,容貌,多是贬值最快的东西,或许会有一朝一夕争过风头的时候,却绝对不会长久。

  这么一想,秦甘棠就想起自己和罗清瑶的对比了。那不就正是一个空有皮囊和才貌双全的两个典型?自己也又是胸无大志,只求一个苟且偷生得过且过。

  真是好在自己如今跟罗清瑶是没有利益冲突的,等日后出了宫,寻个住处,养养鸡喂喂猪,再找个老实人嫁了,和这个皇宫断个干干净净,就算是自己的毕生追求了。

  秦甘棠一想到自己以后出了宫就不用天天怕人拧了自己脑袋,还能三不五时想吃什么吃什么的日子,就简直是跪在地上都要笑出声了。

  “臣妾给太后娘娘请安,愿娘娘——”妃嫔这样千篇一律的请安的话还没说完,那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太监的声音:“西太后娘娘驾到——”

  这一声,倒是惊得整个凤栖宫里的人都面露了讶色。

  秦甘棠虽说有所防备今日这一出,可真碰上了还是要不免叹气,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哀家这是来的巧的很啊。”西太后由着桂嬷嬷搭着手不急不慢地从正门走了进来,听声音,有些得意也有些掩藏不住的不忿。

  那些跪了一地的妃嫔见西太后出现,便赶紧跪到两侧,给西太后让出了一条路。

  东太后在见到西太后的第一眼后,脸上的表情虽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眼神却淡了一些。

  “原来是妹妹过来了。燕嬷嬷,快给西太后……”

  “不用了,哀家已经数日没见着姐姐,正好同姐姐坐的近些,也好叙叙话,联络联络感情。毕竟也是这么多年的姐妹情分,可不能生分了。”西太后皮笑肉不笑地说着,然后自己就直接走到了东太后面前,微微扬起下巴,挑衅地看着东太后。

  在场的又有谁不是表情僵硬起来,各个都担心着两宫太后要是针锋相对起来,自己又要如何劝解而不至于殃及池鱼。

  东太后虽然有些恼怒这个林萍儿半点尊卑礼数都不遵循,可又不想当着小辈儿的看了笑话,日后落了话柄难以管束。于是忍了忍,还是慢慢起了身,挪开了些位置给了西太后。

  而西太后见到东太后这样忍让了自己,非但没觉得东太后这样让她有所触动,反而是觉得,这东太后还是畏惧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做了皇帝,只能避开自己的锋芒了。心里一得意,嘴角也就上扬起来了。

  毫不客气的,西太后就直接坐到了东太后身边,和她并肩同坐了。

  在场的妃嫔也是跪在下方面面相觑,这算是怎么回事?

  东太后懒得同西太后多作计较,淡淡地说:“你们继续。”

  “是啊,哀家光顾着和姐姐说话,倒是忘了你们还跪着了。那安便接着请吧。”西太后也摆出一副大度的模样来说道。

  秦甘棠也是早就不想跪了,那个西太后搞这么一出,弄得她两个膝盖跪在那儿都疼。心里只想着,赶紧请安,请完了就散了吧。

  “臣妾给两位太后请安,愿两位太后福寿安康,同享天伦。”张贵妃是东太后的侄女,脾性也有些似东太后,相较于宫中其他妃嫔来说,是难得的沉稳有度。这也是西太后最最讨厌张贵妃的地方,既为了她是东太后的侄女,也为她处处,无不显露出东太后的影子和仪态。

  张贵妃这一声儿出来,底下的其他妃嫔也就有样学样地把这些请安的话又给重复了一遍。

  “要哀家说,这张贵妃不愧是姐姐母家里出来的人,哀家瞧着还真是哪哪儿都是个拔尖的。前些日子哀家还跟皇帝说了,要把张贵妃列入皇后人选,毕竟是姐姐母家选出来的,一定是最好的。可皇帝却说,这张贵妃性子太过沉闷,倒还不是那么如他心意。这皇后之位,却是要挑一位自己最中意的,才能定下来。”西太后这话一说,又把平身的时间给耽误了,底下的妃嫔又有几人能吃得这种苦头,都是膝盖跪的酸麻疼痛起来。

  这个西太后,是故意的。她就是要给这些妃嫔一个教训,让她们处处敬东太后为尊,让她低了东太后一截。

  她不好拿祖宗训制如何,却是可以拿这些妃嫔出气的。

  “妹妹说笑了,这皇后之位,当然是要由皇上自己定夺的,也免得日后怨怪我们姐妹二人干涉他的后宫太多,倒像是另有图谋似的。妹妹你说是不是?”东太后在后宫经营数年,应对起西太后那明里暗里的刀子,还是很得心应手的。

  你既然说皇帝不中意自己的侄女,那就不如谁都别想在皇后之位上打主意好了。

  西太后哼笑一声,冷冷地瞥了张贵妃一眼,没有说话。

  “好了,你们都起来坐下吧。”东太后这样的发话在底下跪了许久的妃嫔听来,简直就是如临大赦,纷纷谢过了两位太后的恩典,慢慢起身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几日,哀家发现御花园后头的那座小亭子里长出了两处野草,这往常宁妃执掌后宫时,却是从来没见过的情景。怎么着担子分到了张贵妃身上,就出了这样的情况了?想来张贵妃也是不够尽心啊。”西太后借题发作,那御花园后面的亭子里到底有没有长草,现在谁都说不准,可西太后既然说长了,又有谁敢说没长?

  宁妃听了后,便拿起锦帕先向两位太后告罪了起来:“回太后的话,这事儿的源头还是怪臣妾。是臣妾犯了错,惹得皇上不喜才罚了臣妾,臣妾近来静心抄写佛经。贵妃妹妹也是临时担了臣妾的责任,一时看顾不周全,也是可以理解的,还请太后要怪便怪臣妾不要怪张贵妃。”

  秦甘棠就那么看着为首的那几个位置上坐着的人在那儿尔虞我诈,惺惺作态,全是演技实力派。

  “宁妃姐姐说的是,只是既然皇上把协理后宫之事交付与臣妾,臣妾也应该早早地去向宁妃姐姐学习,就不会出这样的疏忽了。臣妾一定谨记此事,日后绝不再犯。”张贵妃清清冷冷的一张脸,说话时,也不多有什么表情,只是言语之中也一如东太后那般,不肯吃亏太多。

  眼看着宁妃和张贵妃二人你来我往的,全是绵里藏针。自己当初怎么有脑子给他们设计这些桥段和对话的。自己身临其境了,还是真是有些听得心累的。秦甘棠就坐在那儿偷偷揉着自己的膝盖,就差打哈欠了来表示她现在有多无聊了。

  “好了,你们两个这么互相敬重礼让,自然是好的了。”东太后不想再听下去了,出声打断后,身边的燕嬷嬷也及时提醒道:“太后娘娘,药已经煎好了,您看您是不是要现在先去喝了药再说?”

  东太后也懒得再和西太后在这儿斗气,借机便离开了正殿。

  这没了西太后和她唱对台戏,这西太后也觉得无趣起来,训诫了妃嫔几句后,也说自己乏了起驾回宫了。

  凤栖宫里的妃嫔并不知道东太后何时会回来,西太后走前也未说让她们离开,于是,她们便如被人遗忘的孩子,都是干坐在那儿,不知所措。

继续阅读:第16章 张贵妃的小算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N号的宫闱生存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