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又见狐仙
花富贵2018-07-15 09:493,532

  “回宁妃娘娘的话,臣妾与秦美人只是在宜春宫外碰巧遇上,并不是相约而来的。”罗清瑶恭敬地回话。

  既然都有人先开口圆了话,秦甘棠当然也省得开口免得自己说错话。

  “哦,这样。本宫还当是你们两个私下又因着什么事交好了,倒是宫里无人知的。”宁妃笑笑,,好似没有在意这件事的样子。“都坐着干什么,快尝尝本宫新得的这上好的岩茶喝起来到底如何。“

  宁妃往常从来没有对罗清瑶这类低阶嫔妃有过这等和颜悦色的时候。如果没有秦甘棠事前在宫门外的提醒,这情形还真是十分能迷人眼了。

  罗清瑶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小心应对着宁妃,偶尔偷偷瞧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秦甘棠,以为能看出个什么所以然来,却发现,秦甘棠只顾着闷头吃宁妃宫里的点心。那模样,还真是憨傻得很。

  不是她说让自己仔细小心的吗,怎么到头来她自己倒是吃吃喝喝,好不欢快?罗清瑶觉得有些好笑,却又不敢当着宁妃的面表露出来,于是也只能是低头喝着自己的茶,奉承了宁妃几句。

  “哎呦,秦美人,你是在丽景轩饿了多少日哦,怎么来了也不同本宫和罗才人多说说话,光顾着吃自己的。瞧瞧,她那张小嘴上,全是粘的点心屑,也不比本宫宫里的那只贪吃的波斯猫好上多少了。”宁妃掩着嘴笑话着秦甘棠的吃相不佳,引得自己身边的宫人也忍不住偷笑。

  秦甘棠被人点了名的说,当时就赶紧用手去抹自己嘴巴上的碎渣,然后傻笑着说:“这不是宁妃娘娘您宫里的小厨房做的点心太好吃的缘故吗,我……臣妾这也是嘴馋了,就顾着吃,还望娘娘别怪罪。”

  “现在倒活像个小耗子了。”宁妃笑得更厉害了。

  罗清瑶本来还不想笑的,只是看着秦甘棠用力拍着嘴巴,又擦了两下,把嘴巴上的红色口脂都给抹糊了,便也忍不住了。

  秦甘棠脸皮上有些过不去,却也只能是附和着陪笑。

  罗清瑶也实在是看不过秦甘棠就那么出丑,于是对着她隐晦地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秦甘棠得了信号,就又用手用力擦了擦,又抬头看着红缨。

  红缨拿着手帕,给秦甘棠擦干净了唇边的口脂,才算是勉强能看了。

  “好了好了,我们都不笑话你了。”宁妃说着,就对自己身边的珊儿说:“去,把宫里新请进来的那位琴师带过来,我和两位妹妹这么坐着说话也是无聊,不如听点儿现在宫外最受欢迎的《辞令曲》来打发打发。“

  珊儿弯腰说:“是。”然后就躬着身体从厅内出去了。

  罗清瑶对于这件事还是有不少兴趣的,那是她自己擅长的琴,当然也听说了外头盛行的一些词曲。本来还以为要等机遇才能看到曲谱,自己演奏,没想到宫里新请进来的这个琴师还能让她早很多时候听到,当然是喜上眉梢的。

  可相对于罗清瑶的喜悦,秦甘棠就可以说是感到万分无趣了。

  我哪儿有那种情调啊!你现在就算是找几个大妈在广场上给自己跳一段《最炫名族风》,也比给拉她听什么琴曲要有意思的多。至少,自己还能找点节奏感一起摇摆。听琴曲那种让她一个外行人根本找到节奏和美感的,简直就跟逼多动症儿童面壁思过一样。

  找我来做什么啊!秦甘棠心里有很多抱怨,可脸上还得摆出一副很感激宁妃邀约赏赐的表情,坐等着那个琴师抱琴过来。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那个新进的琴师就领着自己的琴童过来了。

  秦甘棠百无聊赖地挠着自己的头发,不经意地扫了那个琴师一眼,瞬间浑身血液都似凝固了。梗着脖子转过脸来,再仔细一瞧——这不就是那个在后山那儿偷听自己说话,又被自己打了的小白脸吗?!

  只见那琴师恭恭敬敬地向宁妃下跪行礼,又分别向罗清瑶和秦甘棠行礼问安后,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卧槽……”秦甘棠被那琴师忽然闪烁的眼神看得脖子上的寒毛都立起来了。

  “怎么了秦妹妹?”宁妃察觉到秦甘棠小声嘀咕,便问道。

  “啊,没,没什么。就是我当琴师都该是那种耄耋老者,没想到新进宫的这位琴师,倒是年轻,有些意外而已。”秦甘棠赶紧找了个借口说。

  “哦,是吗。那妹妹可真是不大爱去听琴曲的。宫里的琴师,虽然也有已经白发的老师傅,却也有不少年轻的。只不过——这位宋先荣先生,也算是青年才俊,琴技了得,所以格外受人推崇,这才进了宫的。”宁妃看着秦甘棠眼中的惊讶,也只当她是草包性子,没有多在意。

  “是,是吗,呵呵,还真是青年才俊的。”秦甘棠恨不得当场擦汗,奈何在这种场合不能做出这种太过心虚的动作,于是就着手中的茶盏连喝了好几口。

  那个叫宋先荣的琴师脸上表情并无什么异样,除了刚刚那若有似无的闪烁眼神,之后便按着宫里的规矩,安安分分地给在场的三位嫔妃演奏起了《辞令曲》。

  宁妃和罗清瑶都是沉醉其中的样子,只有秦甘棠在那儿坐立难安,毫无欣赏的心情。

  开玩笑,这个宋先荣手里很有可能就拿着自己的锦帕,又听到了自己不信鬼神的话,要是真拿着这所谓的人证物证去告发自己向皇帝求个升官发财的好路,自己岂不是又要死一回?命都保不住,谁还又心情听这些哆来咪。

  这曲子听到一半,宁妃便笑问:“罗才人觉得这曲子,如何?”

  “回宁妃娘娘的话,臣妾只觉得这琴曲高荡起伏,悠扬悦耳。只间奏那段,却又婉转连绵,听在耳中,甚妙。”罗清瑶这些话倒是出自真心,看向宋先荣的目光,也不乏欣赏。

  秦甘棠看到罗清瑶那有些痴迷的目光,心下大叹不妙。什么甚妙,这简直就是大大的不妙。

  自己现在这内忧外患的,坐在这里听琴曲,根本就是受着煎熬。

  “哎对了,前几日本宫听着秦妹妹说起狐仙的事,还是挺好奇的。只是当时正在太后寿宴,本宫就算再如何好奇,也不好多问。今日得闲,秦妹妹如果不觉得麻烦,不如再跟本宫详细讲讲?”宁妃这话头忽然转向秦甘棠,让秦甘棠也是一时有些措手不及。

  秦甘棠微微张着嘴巴,模样十分呆傻。

  “啊,啊,哦。是是是,是有这么回事。”

  “秦妹妹这是怎么了?本宫不过是多嘴问一句,你倒是结巴起来了。本宫有这般骇人吗?”宁妃弯起的双眼,让人看不清她到底是什么绸缪,可宁妃这种本来也不信神佛鬼怪的人说什么要听秦甘棠讲那些神神鬼鬼的话,无非就是试探。

  秦甘棠也不知是怎么想的,收回眼神之时,便扫过了宋先荣那张依旧毫无情绪变化的脸,隐隐觉得,他正可劲儿憋着,要看她出糗笑话她。

  “那个,宁妃娘娘,此事都已经过去数日了,臣妾都忘得差不多了。您也知道,臣妾是死里逃生的,脑子也不似从前机灵。还请宁妃娘娘恕罪。”秦甘棠说着就对着宁妃跪了下去。

  宁妃眼神淡淡的,嘴上却说:“哎呦,本宫也就是随口一问,你既然记不起了,那便罢了,何必还要跪着谢罪。本宫找你们来,只是在宫里烦闷了一些,想着做个陪。都是自家姐妹,怎么总是这么客气疏远。快起来吧。”

  秦甘棠听了后,又对着宁妃谢了恩才慢慢站了起来,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这曲子弹罢,也已经是黄昏时刻了。宁妃说要留她们一同用膳,可秦甘棠和罗清瑶又有哪个愿意在这里吃饭,只怕饭没饱,自己先噎死了。所以连忙谢了宁妃的恩典,说自己不愿意打扰宁妃用膳。宁妃也就是随口一说,当然不会拦着。

  等从宜春宫里出来时,秦甘棠和罗清瑶都是不约而同的轻叹了口气。

  两个人如此默契,倒是互相看了一眼,也不约而同的笑了。

  “你叹什么气?”罗清瑶问。

  “罗妹妹为了什么叹气,我自然就是为了什么叹气。”秦甘棠对着罗清瑶挤眉弄眼地说道。

  “我叹气,不过是可惜那《辞令曲》我还没有完全记住,你叹气又是为何?”罗清瑶笑问。

  秦甘棠听她说起《辞令曲》的事,就又记起了当时宋先荣弹琴时,罗清瑶那满眼欣赏的样子,于是拉着她走到一边,又看了看四周无人注意才说道:“我可跟你说啊,你少跟那个琴师接触。这里是皇宫,他长得那副小白脸的样子,实在是太容易惹是非闲话了。”

  罗清瑶虽然可惜自己身在宫中不能与那位琴师流琴技,却也知道轻重。听了情感他的话,也是点了点头,没说其他。

  情感他很满意自己的这个女主是个分得清好赖的人,满意地点了点头,和她在前面的路口那儿分道扬镳。

  “主子,那个琴师……”红缨刚刚在场见到那个宋先荣也是差点露馅儿,好在她本身就不起眼,又一直低着头。只是这会儿只剩下她和秦甘棠了,便忍不住要问。

  “他没在宁妃面前揭穿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什么事,都先回宫再说。”秦甘棠说着就加快了自己回丽景轩的脚步。

  从宁妃的住处回到丽景轩,其实距离还是挺远的,隔着一个御花园。秦甘棠往常都还有心思去御花园转转的,今天因为心事重重,所以直接就从御花园外经过看都没看一眼。

  谁知道,自己脚下走的那样快,却还是被人撞上,拦了下来。

  “秦美人,这么急着回去,也要小心脚下才是啊。”

  秦甘棠猛地一抬头,就看到了比她和罗清瑶更早一步离开宜春宫的宋先荣。此时正站在她面前,还是那副欠揍的表情,让她总人不知想揍他。

  “你想干嘛?”

继续阅读:第12章 饥不择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N号的宫闱生存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