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恶仆
花富贵2018-07-20 10:333,261

  初冬起初也不肯,这宫里本就是人吃人的地方,除了罗清瑶之外的人她都无法相信。

  可是她看着红缨的样子好像是真的紧张她,又想想最近秦甘棠对自家主子那么亲热的样子,她也有些半信半疑了。再说,自己这副鬼样子回去,也的确会让罗清瑶担心,半推半就的,初冬还是跟着红缨后面,去了丽景轩。

  秦甘棠没想到,自己派出去个人,本来就是去帮她约人的,这没多久就回来了,身后还带了个人,也没说人约到没有。

  起初秦甘棠还没注意那是谁,还当今天太阳从西边儿出来,这宫里还给自己加派伺候的人手了,等那人走近了,她才发觉,这人,不是罗清瑶身边的那个贴身丫鬟吗?

  “秦美人安好。”初冬对着秦甘棠行了礼,低着头也不敢看。

  “这不是罗妹妹身边的人吗?红缨,你怎么把人家给带到我宫里来了?那罗妹妹要是手边缺人怎么办?”秦甘棠说着,就让红缨把初冬给扶了起来。

  “不是的,奴婢是见到初冬在路上,我看她的样子被人打得有些难看,这要是回了罗才人的听雅阁,该把罗才人吓到,这才就近让她来主子这里,主子一定有药膏让她先擦一下的吧?”红缨这跟着秦甘棠身后久了,说话也有时候不会那么注意什么主仆之分了,甚至也会有时候耍点小心眼跟秦甘棠撒撒娇。

  秦甘棠也是不知道自己能说她什么好。

  “你伤着哪里了?”

  “奴婢,奴婢没伤着,没伤着……不碍事的……”初冬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和秦甘棠说,只能一味的说自己没事,却忘了自己来就是为了讨点上药涂一涂的。

  “主子,初冬的脸被人打得好厉害呢,你看!“红缨自顾自地拉扯着初冬,把她的脸给抬了起来。

  初冬的力气敌不过红缨,也只能仍由红缨这么做了。

  秦甘棠一看,嚯,还真是厉害,脸上指印明显不说,那指甲划伤的地方,只要再稍微用点力,这个初冬保不齐也是要破相的。

  “红缨,你别用手捏着人家的脸,人家初冬不疼的吗?你去里间,找一瓶伤药来给她涂一涂。“秦甘棠说话间,红缨就”哦“了一声,拔腿往里屋跑。

  秦甘棠转脸看着站在她面前还有些畏手畏脚的初冬,微微笑了起来:“你先坐下吧,在我这儿不用太拘束了。”

  “奴婢不敢,奴婢站着就行了,谢谢秦美人恩典。”初冬并没有就势坐下,还是唯唯诺诺的样子。

  “我跟你家主子关系虽然以前不怎么样,但是怎么说现在还能说得过去。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不吃人的。”秦甘棠的笑容更大了些,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十分和善。

  初冬点点头,继而又摇了摇头。

  秦甘棠知道她这是不肯坐的,自己也不好强求,只看着红缨过来手里拿着药膏就要给她涂药。

  “不用不用,奴婢自己来就行的……”

  “你自己来还要找铜镜来给你,倒不如我给你上药了,也快。”红缨是有理有据地说。

  初冬见她那样,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就这么梗着脖子站着,让红缨给她上药。

  有时候红缨上药手重了点儿,初冬疼得眉头一跳一跳的。

  秦甘棠趁着这个机会问:“你这脸怎么回事?”

  初冬听她这么问,眼皮重重地跳了两下,低垂眼眉:“没事,是奴婢不小心摔得,不碍事。”

  “摔能成这样?你且告诉我,我才好替你想办法。”

  初冬也不敢说实话,心里却很是委屈,说:“回秦美人的话,没什么事的,就是不小心起了点争执,真的不碍事。”

  秦甘棠笑说:“我看你以后还是叫不碍事好了。问什么,都是不碍事,没事的。“

  初冬抿着嘴,不敢说话。心中的委屈也不知道跟谁说,鼻子一酸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红缨,你给她上好药,就去把今天早上的那份荷花糕拿过来。“秦甘棠看她的样子也着实有些心疼,说到底都是十几岁的孩子却早早学会了隐忍。

  “主子,你不是说那个荷花糕你要留着明天早上……”红缨话还没说完,就被秦甘棠给打断了:“你现在真是越来越爱管着我了,马上通知了父亲,来宫里把你接走才好。”

  红缨被秦甘棠说了一句,也是一下子就收敛了起来,可战战兢兢地抬头看着秦甘棠,脸上还是有着笑意的,她的胆子就又放了开来。

  “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奴婢这就去拿。”

  说完,红缨就小跑着出去了。

  初冬自己和秦甘棠独处,一下就更不自在了,想着请了安就走的,没想到秦甘棠却先开了口:“你家主子性格随和,你又和她主仆情深,在外面受了欺负肯定也怕她知道回头心里不痛快,不如你跟我说说,我也好给你想想办法。“

  初冬闭紧嘴,还是拼命摇头。

  “你在我这儿涂了药,等着脸上消一消肿再回去,也好看些。”秦甘棠倒是不那么在意地说着,红缨就拿着一盘荷花糕进来了。

  要说她还以为自己被禁足,宁妃又对自己各种刁难,肯定是没落得什么好了,饭能吃饱已经万幸,没想到自从东太后给派燕嬷嬷给自己送来了几份凤栖宫里小厨房的吃食后,自己的伙食也有了些改善,时不久的得来份点心,自己也是一边万幸,一边省着吃。没想到今天还得拿出来,食诱一下别人。

  顾不上心里那点小算计,秦甘棠就让红缨把荷花糕送到了初冬手中。

  初冬和红缨都是一脸惊讶,只是初冬的更为惶恐,红缨则是更为纠结。

  “主子,这荷花糕,好吃的很呐……”红缨也是个小气的,知道自家主子贪吃,自己平日里也跟着沾点光,这荷花糕就这么白送给别人,自己都舍不得。

  “秦美人,不用的……奴婢不饿的……”被红缨这么一说,初冬脸都更红了。

  “红缨,你怎么这么小气,荷花糕过两日还有,你这么贪吃,迟早变小胖子。”秦甘棠笑话着红缨,却也把意思表明了,这荷花糕就是要给初冬的。

  红缨也不好违拗了秦甘棠的意思,还是老老实实把荷花糕送到了初冬手中,并且说:“很好吃的哦。”

  初冬也不是那种小门小院出来的,好吃的也没少吃过。只是自己和自家主子现在在宫中位份低,又颇受宁妃打压,处境艰难之下无什么旧情,还有人愿意这么对待她们主仆的,也已经是少之又少。

  初冬心里有些感动,在秦甘棠的默许之下,才抬手接过了红缨手中的糕点。

  “你这伤是在外头宫里伤的,还是被你家主子罚的?该不会是你做事不妥当,惹了罗妹妹生气,才罚的你,所以不敢说的吧?”秦甘棠换了种思路问。

  “不是的,我家主子,从来不会打奴婢的……”初冬护主心切,赶紧就说。

  “除了你家主子,皇上太后,妃嫔可以责罚你,这满宫里也没别的人了吧?你总不会告诉我是皇上太后打了你。”

  “奴婢玩不敢这么说的,不是皇上太后,奴婢贱命,人也卑微,又怎么值得让皇上太后为奴婢动怒。是奴婢自己在宫里,和别的宫女起了争执,这才挨了训,不是大事。”初冬吓得恨不得丢了点心直接跪下去。

  ”你不要害怕,既然是你自己跟别的宫人闹出来的事,我也不是你家主子,当然不好多管,你且放心吃点心就好。“秦甘棠笑眯眯地说着,然后问红缨:”你怎么还能半路捡着她的?“

  红缨说:“奴婢正要去给主子办事的时候,碰上的。初冬哭得可惨啦!”

  初冬小声说:“奴婢心里有点难过,就私自跑出来了。怕主子看到奴婢的样子……”

  这大体上,秦甘棠也就了解了,无非就还是宫里的那些私斗,明里暗里的,上至妃嫔,下至奴才,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初冬这是乍一听是宫里的下人们之间争斗,实际上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罗清瑶原本住得倒是很偏远,离宁妃和她的那些同党都不算近,当时入宫的时候罗清瑶的身份尴尬,又是明摆着被罗家送进宫来定罪的,也就住在最偏远的宫殿。可这也不妨碍宁妃想要算计她,宁妃掌管后宫事务,想要教训罗清瑶再简单不过了。

  前阵子宁妃失宠,早就将这笔账算到了罗清瑶头上。不过是就把之前宁妃在自己身上使得手段用了出来。交代下面两句,就能让罗清瑶在宫里更辛苦许多。位高权重,在这宫里,也是铁一样的规则。

  剩余的事,秦甘棠也不好再追根究底下去,免得惹了初冬怀疑她的目的。

  等着初冬的脸稍微能看了点后,秦甘棠就带着红缨,亲自去送初冬回听雅阁。

  初冬惶恐,却也抵不过秦甘棠一句:“我也正好有事要与罗妹妹说,顺路。”

  初冬跑出来已经有了一会儿了,想必罗清瑶那边也快着急了,所以秦甘棠没有什么耽误的,幸好这一路上也没遇到什么“熟人”,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走到了听雅阁。

继续阅读:第19章 加个神助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N号的宫闱生存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