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荼靡花事2018-08-03 18:264,608

  幽深的海底是可以看清的世界。事件

  身边有各种各样的鱼游过,这都是为了养殖这头鲨鱼而定期从海里抓来大量的鱼投放的,以保证它的食物充足。

  夏之星忽然感觉到一队鱼群从眼前放过地游过,仿佛被什么追赶一般。

  她猛地闪身,躲到一个珊瑚礁旁。

  这时候,她告诉自己要平稳心态,因为鲨鱼可以感应到心跳的,不能太紧张。其实大部分鲨鱼都害怕人类,因为人类对它们来说是未知的,全世界每年只有5起鲨鱼咬人事迹。只要不主动招惹它,其实鲨鱼是很和谐的,没有传说的那么恐怖……

  夏之星静静地等待着。

  果然,深海中窜过一道身影,身形矫捷,霸气不可一世。

  夏之星尽量不呼吸,减少氧气产生的气泡。

  有珊瑚礁的遮挡,她成功瞒过了第一次危机。

  等到鲨鱼走远了,夏之星感觉四周的鱼恢复了闲适安逸的状态,才继续启程。

  身体越来越冷,气泡在她眼前上升……

  那种冰冷一点点蔓延着她的理智和四肢,让她几近麻木,就想停下划动的步伐,沉在深海之中。

  每次当她想要放弃了,脑海中又飞快闪过皇甫赫连的脸。

  他那双定定盯着她的绿眸。想到千羽,她肚子里的宝宝……

  她麻木机械地划动着。到后来,那冰冷已经让她逐渐失去了自觉,她觉得牙齿快要咬不住吸氧器。

  她就快要死了吗……

  沉重的身体仿佛变得很轻很轻,脑子一阵发窒。

  她好像看到了夏老爷,他慈祥地揉揉她的发:【我的夏夏又长高了。】

  【爸爸!】她清脆稚嫩的嗓音在喊。

  他微笑着,就慢慢伸出手,仿佛要接她走。

  夏之星想握住他,那一丝温暖笼罩而下,迷-惑着她,让她想像小时候那样回到爸爸温暖的怀抱中去,而不是这漆黑冷冰冰的大海。

  放弃吧,未知也许是更大的危险,她回不去了!

  不,她不能就这样死了!她绝不认输!

  由于神游,在经过一个珊瑚礁时,手臂被粗粝的珊瑚划开一道口子。

  她痛得拧起眉,而鲜血如红丝绸一般在海水中绽开。

  她开始惊恐起来,只要鲨鱼闻到鲜血的气味……她就在劫难逃了。

  夏之星凝聚着身上最后的力气,靠着异于常人的坚持,继续向前游动。

  终于,身体撞到一面巨大的网上。

  她几乎欣喜若狂:到了!

  慌忙地抓着肩上的包,拿出她早就准备好的工具。

  冰冷的手指扯不下拉链,也差点握不住工具的手柄……

  她克制住发抖的手臂,启动开关,锯-子开启,她颤抖地切着铁网。

  然而,身后却仿佛传来一丝躁动——

  她僵硬着背脊不敢回头,知道是什么恐怖力量在涌来!

  夏之星让自己冷静而专注,更快地去切着,然而她越急,双手反而越不听指挥。

  手指一松,工具滑落手心,迅速沉进了深海之中。

  夏之星有瞬间的怔忪,绝望了,甚至真的想死了!

  可是那种绝望只维持了几秒钟,就又被坚持的想要活着的力量击溃——

  她弯腰而下,奋力地游着,去追寻工具。

  身后传来巨大的一声响,那头鲨鱼凶残地碰在她刚刚待过的位置。

  被切开的铁网锐利无比,划伤了鲨鱼的身体,疼痛让它愤怒,肆虐,它发出更为嗜血可怖的袭-击。

  夏之星接住工具,连一眼都不敢往后看,怕失掉勇气。

  又一次感觉到水流的波动,它在过来了!

  夏之星已经将铁网划了个半圆,只要再争取一点时间。

  她猛地想到了什么,快速地手里的那支灯朝鲨鱼扔去。

  红光起到让它害怕的作用,调了个方向,落在离她不远的铁网上。

  这力道可见很猛,它有点晕了,一时竟没有立刻发起攻-击。

  夏之星抓紧时间,终于切割出一个圆……

  就在鲨鱼再次追来之际,她从大网中的小缺口里游出去。

  庞大的鲨鱼卡在那个口子前,它过不来了,隔着这面结实的网,她终于九死一生,逃离了地狱。

  可是悲哀的是,夏之星发现自己方才将所有的力气都用光了。

  在海边泡的时间太长,她已经毫无力气回到岸边。

  不,她奋力地想要往海面上游去。

  身体却越来越沉,仿佛身体灌着铅,直直地往下沉。

  皇甫赫连,千羽……

  她半磕上眼,意识逐渐迷离着,还有宝宝,妈妈对不起你。

  然后,她的世界里是再也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爱奇艺首发*蔷薇六少爷作品☆☆☆☆☆

  早晨,居然出了太阳。

  暖暖的金色阳光覆盖着美丽的天空,大海,沙滩……还有海滩边上一具横躺的人。

  几个早起的渔民见难得有好天气,正准备出海,有人发现了沙边的人,立即大喊着:“那是什么!好像是个人?”

  “快过去看看!”

  几个渔民走近了,互望着问:“他死了没有?”

  其中胆大点的男人走上前,将夏之星的身体翻过去,她的潜水帽子有点脱落,翘出美丽的长发,被海水泡过的面颊白皙如雪……

  那在阳光中沉睡的美丽惊到了几个人。

  “是个女人,她死了没有?”

  胆大的那个探了探夏之星的鼻息:“还活着,不过气息非常微弱……”

  又发现到夏之星的身体滚烫得不同寻常。

  “好烫!她发高烧了……她的胳膊受伤了?!”

  而此时,一只白色的猫头鹰穿过冷家偌大的庭院,停在窗头前敲了敲。

  片刻后,窗户被打开了。

  冷安琪一身白色纯丝绸睡衣,迅速地将猫头鹰放进去……看到她带来的消息,她的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意。

  而就在此时,门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弄响。

  冷安琪匆匆将纸条烧成灰烬,不悦地大喊:“这么早,是谁在敲门,扰我好梦!”

  “小姐,罗管家带着一群保镖强势冲进来了。”

  冷安琪略微挑眉,尽管有心理准备……

  据消息显示,皇甫赫连昨天赶到海边别墅,别墅在大火之中已经化为灰烬。他仍然固执地做了救火和挖掘工作……陷在巨大悲伤之中的他在海边坐了一整晚。

  外面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门突然被大力撞了几声,猛地破开,卫兵手里端着抢冲进来。

  两队人马僵持着。

  冷安琪正从衣柜里拿起一件外套快速地披上,回过脸微笑说:“罗管家,这样硬闯冷家实在是莽撞之举,这不符合你的行事作风。”

  罗德冷声说:“帝少要我带你去见他。”

  “他要见我?打个电话告诉我我会立即去到他身边,何必大费周章?”

  罗德冷了面孔,他还以为冷安琪做了亏心事,现在已经在想着什么逃脱了,没想到她却好整以暇……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

  “三天了,你们连个屁都审不出来,留着这群废物!”皇甫赫连脸色暴戾。

  罗德不敢接话……

  不准用-刑、还不准逼迫,确实很难啊。

  不过这个女人心理素质也真是强大,不管他们怎么恐吓她,她就是无动于衷。

  正常人被帝少的人抓住了,还没有打下去,就主动交代老实了,偏偏,这个女人非但不怕,还认命似的不吃不喝。

  皇甫赫连一步步踏进这间起居室,闻到一股潮-湿的霉味……

  为了防止夏之星逃跑,房间到处都是锁死的,窗户加了电焊网,空气不流通。

  皇甫赫连皱了皱眉眉,一眼就看到靠着床头蜷缩着抱着自己双膝,瘦得像一只小小刺猬的夏之星。

  她一直在急剧消瘦——

  从海里逃亡之后,她昏迷着靠打营养液维持生命,偶尔在秀姨的照看下喝点汤汤水水,加之流产的原因,她就瘦极了。

  这三天不吃饭,她瘦得更是一把骨头。

  皇甫赫连的心脏,像被一把斧头劈开,硬生生扯成两半。

  她埋着脸蜷在那里,不看她那张脸,和夏之星有什么区别?

  “我让你们留她一口气——把我的话当耳旁风?”皇甫赫连抬腿就是一脚,那个端送食物进来照看夏之星的佣人,被踹倒在地,腿骨都好像要断了,哭诉求饶。

  “帝少有所不知,这女人软硬不吃,好烦好菜每天都尽她享用,但是她就是不吃。”

  夏之星脸埋在膝盖里,只在皇甫赫连出现时,看了他一眼,她就一直是这个动作。

  不想见到他,不想听到他的声音,不想感觉到他的存在……

  只有这样不闻不见,她就可以按捺住那颗跃跃欲跳的心!

  她怕自己随时会绷不住,扑到他怀里,告诉他——她就是夏之星。

  可是,她无法原谅他对别的女人的多情,她离开才半个多月,生死未卜,他就可以叫着别人“宝贝”,抱在怀里,和他住一间房,睡在他们的大床上……

  他对那个女人做的一切,都和对她毫无二致。

  夏之星的心很小很小,小到只能装下他一个人……爱上他以后,就不允许他跟任何人分享!

  就算认出来又怎样呢,皇甫赫连已经不干净了,她不想玷-污过去。

  “你是真的想死?”皇甫赫连眯起眼,扫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食物。

  菜色十分丰富,但是她一口未动。

  “说话——我要你说话——!!!!!”

  他突然如雷一般低吼,每一声,震得水杯里的水都在荡-漾。

  那个跌坐在地上的佣人,被吼得立马晕过去,吓坏了……

  但是夏之星,只是那样冷冷清清地卷着,仿佛跟这个世界已经脱离了。

  皇甫赫连一把揪起她的头发,迫使她的脸抬起来。

  夏之星像没有灵魂的木偶,白皙的脸被迫扬起,露出修长的脖颈,她的眼神空洞地看着他,穿透他望着虚无的地方。

  头皮被他的手指抓着一阵发麻得痛,但是她感觉不到了。

  他灼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他的味道咄咄逼人地袭-来。

  是他的气味……皇甫赫连的味道……

  夏之星那颗死寂的心,又开始止不住地疯狂跳动,冰冷的血液也肆意流窜起来,她压抑着自己,不许她的眼眶湿热。

  “他-妈-的你怕是哑巴了?我叫你说话?!”

  “……”

  “只要你开口求饶。我就饶了你,放你走!”皇甫赫连阴狠地瞪着她,只想逼出她的声音。

  夏之星白白的肌肤剔透,像是透明的,灯光打在她脸上,照出她青色细细的血管。

  她瘦得不盈一握,像要折断了。

  皇甫赫连不由得想起在小镇里的她……也是把自己折磨成这幅惨样。

  他好不容易把她带回来,想把她养胖了,结果没养几天,就早到冷安琪的暗算,别墅大爆炸……

  “你不想走?嗯?我给你求生的机会你也不要?”皇甫赫连忽然冷笑起来,“你是谁?”

  夏之星知道他不会那么简单放他走,会开出这样的条件,不过是引-诱她而已。

  然而她,太了解他的性格了,她不上当。

  “你是谁?是谁?”他连串地逼问,“到底是谁——?!”

  夏之星被攥着头发,冷冷清清地看着他,空洞的眼没有丝毫的情感。

  明明是他的阶下囚,被他这样制压着,她却仿佛是轻蔑地高高在上看着他的那一个……

  那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骄傲、以及倔强,只有他的夏之星,才有。

  皇甫赫连喘了两口气,猛地松开手,退后了两步。

  脑子开始一阵阵地炸痛,他诡异地看着她,猛地掀翻了整个床头柜:“再不说话,我立马杀了你。”

  是他真的脑子犯病了吗,怎么会随便揪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就觉得她是夏之星?

  如果她真是夏之星,怎么会不说话,不理他……

  如果她是夏之星,那在他房间里躺着的那个,是谁?!

  0328号叫出了冷天辰的名字,她有着过去的记忆,她不是夏之星还能是谁?

  仿佛0328的灵魂,穿越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上,一个人有着容貌外表,一个有着性格,只有她们加在一起,才是完整的一个人。

  皇甫赫连被自己的大胆想法惊到,这个世界不会有灵魂穿越的灵-异事情,除非,是他的脑子真的出了问题,得了精神病。

  太过担心夏之星,让他病得不清!

  “少爷,你没事吧……”罗德皱起眉,不明白少爷这情绪突然变得如此激烈。

  翻到的床头柜,碗筷杯子碎了一地……

  夏之星眼睛都不眨一下。皇甫赫连,我后悔爱上你了。

  不告诉你我是谁,是因为我不原谅你的背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总裁的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